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7|回复: 0

[2015年飞言情] 老婆大人很威武(六)

[复制链接]

1438

主题

1438

帖子

796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964
发表于 2021-6-9 22:05: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上期精彩回顾】王维希和陈可心的婚后生活总是不平静。王维希因为让陈可心刷碗,而引发了一系列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这些事情彻底打破了他对美好新婚生活的幻想……

  王维希来到收银台时脸已经开始泛青了,看着歪倒在自己身上依然不肯离远点的易端方,他亲切地冲那此刻一脸八卦的收银员笑了笑,咬牙切齿地低声对易端方威胁道:“你如果还想喝羊肉汤,就给我滚远一点。”

  易端方立刻瘪了瘪嘴,一双原本犀利的凤眼现在也变得水汪汪的,异常无辜地望着他,然后一点点地松开抓着他肩膀的手,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看得一众花痴们尖叫连连,甚至有人立刻掏出手机为两人拍照。

  王维希强忍着暴走的情绪,催促收银员赶紧清点自己买的东西,匆匆付完账后便脚下生风地离开了。

  刚走几步,发现后面无人,他好奇地回过头去,结果差点没被气死:易端方正一脸委屈地站在原地望着他,见他转过脸来,“楚楚可怜”地问道:“亲爱的,我现在这样的距离,离你够不够远?”

  “靠!”王维希终于爆了粗口,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易端方的身前,毫不留情地死命拽着易端方的胳膊“夺门而出”,留下一干花痴尖叫着大喊“加油”“不要放弃真爱”之类不着边际的话,听得王维希嘴唇发抖,恨不能一巴掌把易端方这家伙拍到天边去。

  易端方紧紧地跟在王维希的身后,一边窃笑着望向他那张不断变换颜色的脸,一边露出和陈可心一样人畜无害的表情,撒娇着道:“维希,等等我啊,走太快好累的。”

  发嗲的声音和小女孩一般抱怨的语气,果断又为两人迎来了一拨观众。王维希挺直脊背,僵着身子转过脸来,目光愤懑地望着矫揉造作的易端方。

  尽管面前这人有一张雌雄莫辨的美颜,有一双一挑起来就会勾人的丹凤眼,甚至有无数女孩梦寐以求的、吹弹可破的皮肤,可是这货是不是忘了自己真的是一个男人啊?

  尽管王维希的心里已经在歇斯底里地咆哮了,但脸上依旧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他努力藏好要揍死易端方的心思,贴近他的耳畔咬牙切齿地说道:“王八蛋,你给我正常一点。”然后便混入人群,过了马路,一路往家里赶去。身后的易端方一直在聒噪着,而王维希充耳不闻地继续走自己的路。

  今天的王维希是体会到了那句“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是有多么的浑蛋,这简直是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和折磨。

  终于回到了家,王维希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转过脸就劈头盖脸地把易端方教训了一通,丝毫没有发现此时厨房有一个人正面色不善地盯着他。

  原以为易端方会小心翼翼地认错,谁知道这家伙被教训了之后竟然没有一点悔改之意,反而咧着嘴笑了起来,还笑得比什么时候都欢。他突然想起以前高中的时候,易端方总是和一群浑小子逃课去网吧,他这“当哥哥的”总要板着脸替阿姨教训几句,可每次易端方非但不生气,还笑得异常开心,让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在白操心。

  现在也是,易端方听着王维希那如竹篓倒豆子一般噼里啪啦的声音,眯起弯弯的眉眼,笑得异常开心。不过很快,易端方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王维希还以为这小子总算开窍了,听得进去自己的劝诫了,正准备提高嗓门再多说两句,就听到后面传来“噔噔噔”的声音。他这才想起来,回来还没有和陈可心打招呼呢,忙转过身去,温柔地笑着说道:“可心,我回来……”一个“了”字在看到面无表情的陈可人的那一刻,硬生生地被给吞了回去。

  陈可人没有看他,一双漂亮的眸子此时正上上下下、带着鄙夷的神色打量着易端方,眼底的轻蔑比之前几次不减反增。

  易端方挺了挺小身板,挑了挑眉,一脸不爽地回瞪着她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吗?”

  陈可人冷冷地笑了几声,不用回答就已经充分体现了她的答案。

  王维希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虽然对这个小姨子的脾气感到无奈,但还是堆起一脸笑容说:“可人什么时候来的?也不让可心给我打一个电话,我好多买一些菜。”

  “老公……”这时,陈可心小心翼翼地从厨房里探出半个脑袋来,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上,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格外惹人疼惜。

  王维希心里“咯噔”一声,连忙走上前,拉着陈可心的手,一脸担忧地问道:“可心,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陈可心像一个犯错的孩子一般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拖鞋鞋尖,红着眼睛,嗫嚅着不知道该说什么。王维希看到她这副样子,又是心疼又是焦急,一边软语温言地安慰她,一边琢磨着是不是小姨子背着自己说了什么话,惹得美娇妻委屈落泪。

  陈可人看着急得满头大汗的王维希,唇边扬起一抹冷冷的笑意,挑眉淡淡地道:“我也很想知道究竟怎么了。姐夫不如问问,姐姐的手为什么会被碎片扎破了?为什么从来不干活的她要做这些不喜欢的事情?”

  王维希微微一愣,随即明白过来。陈可心低头抽泣道:“对不起,老公,我不是故意要把碗盘都摔碎的……对不起……”

  王维希这时才发现她的中指上贴了一张创可贴。看着她一脸内疚的神情,他无奈地叹息,有些后悔自己的急躁,更后悔就这么将她一个人丢在家中。他拿起她的手,一边往她的手指上吹气,一边柔声道:“对不起,老婆,是我不好,我不该让你做那些的。”

  “嗤!”一旁被彻底无视的易端方终于怒了,皱眉冷笑着说,“至于吗?不过是手指上受了一点伤,搞得好像天崩地裂一样。”一边说着一边往厨房走去。当看到地板上那一堆碎片和洗碗池四处溢出的水时,易端方瞪大眼睛,倒吸一口气,转过脸来望着此时正一脸不满地瞪着他的陈可人,冷哼一声道:“女人洗衣做饭不是应该的吗?”

  陈可人语气凉凉地说:“哦?姐夫也是这么想的吗?”她转过脸去看王维希,乌黑浓密的睫毛下,那锐利的眸光好似结了一层寒冰一般,看得人毛骨悚然。

  王维希微微皱眉,刚要说什么,陈可心已经挡在他的身前,回视着陈可人,怯怯地说:“可人,你别生气,这些都是我要做的。你不是也常说我没用吗?我不想一直这么笨蛋、这么一无是处,学会这些也是应该的。”

  一时间房间陷入了沉默中。

  原本还对陈可心颇有意见的易端方,此时正一脸诧异地望着她,显然对她的乖巧懂事和善解人意感到吃惊。而王维希则带着一脸疼惜和感动望着怀中的小娇妻,对自己“急功近利”的心情越发后悔。

  陈可人与陈可心对视了几秒后,冷淡地调转了目光,来到沙发前拿起包,冷声道:“随便你,反正日子怎么过是你自己的事情。”说着,便准备离开。

  陈可心连忙走上前,不顾她愠怒的神色,拉着她的胳膊,撒娇道:“可人,我知道你是心疼我啦。我这么努力不也是因为想要变得和你一样厉害吗?不要生气好不好?今天中午就在我家吃饭吧。”

  “不要!”这时,陈可人和易端方异口同声地说道。

  王维希狠狠地瞪了一眼易端方,陈可心也幽怨地看了他一眼,害得差点反客为主的易端方满是尴尬。

  陈可人眯了眯狭长的凤眸,脸上的担忧被一抹玩味取代。她挑了挑好看的眉梢,淡淡地道:“既然姐姐如此热情,我这当妹妹的自然不能不给面子。”说着,便将已经背在肩膀上的包重新放回了沙发上。

  易端方恶狠狠地瞪着这个和自己不对盘的女人,心里把她骂了千万遍。该死的,这女人分明是因为想给自己找不快才留下来的!

  危机解除,王维希长吐一口气,看着发小那吞了苍蝇一般难看的神色,连忙说笑道:“有你们两个陪我和可心吃饭,一定很热闹。”

  陈可心也笑着说道:“是啊,是啊。”

  于是王维希拎了菜去厨房。易端方转过身看着他,见他望着杂乱的地面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不由得有些窝火,但想到那伶牙俐齿的陈可人,最终还是把想说的话给吞了下去。

  王维希很快便将厨房收拾干净,然后从购物袋中拿出草莓,细细地洗干净后,将草莓递给一直安静地看着他忙碌的易端方,笑着说:“端出去和可心她们一起吃吧,我这就给你们做饭。”

  心酸……易端方看着王维希脸上的笑容,只觉得心酸得很。

  “草莓?我要吃草莓!”陈可心突然笑着冲过来。易端方看了一眼王维希,见他望着自己的眼神里带着些许哀求,只好挤出一个笑容,对陈可心说道:“那我们一起去吃吧。”

  “好啊,好啊。”

  看着一起转身离开的两人,王维希总算松了一口气。易端方与他是从小到大玩在一起的好友,在他数次几乎走投无路的时候,都是易端方拉了他一把。对他而言,易端方就是自己的亲兄弟,所以他真的不想易端方和陈可心之间有什么嫌隙。

  王维希一边切菜,一边听着客厅的动静,一颗心一直都提着,直到听到陈可心和易端方的笑声,才总算彻底放下心来。

  客厅里,陈可人跷着腿,冷冷地看着谈笑甚欢的两人,心里非常郁闷,无奈陈可心就是这么不长脑子,竟然看不出易端方根本不喜欢她,还对他那么热情、亲昵。不过这易端方也是缺根筋的,明明刚刚还是一脸看不上陈可心的表情,现在就和她打成一片了……

  陈可人一边想着,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易端方。饶是淡定的易端方,在她那冷冰冰的目光下也终于忍无可忍了,抬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不满地说:“看什么看?没看过帅哥吗?”

  陈可心有些激动地望着陈可人,满脸都透着发现奸情的味道。陈可人狠狠地白了她一眼,不动声色地望着易端方说道:“我只是想看看脑残究竟是怎么炼成的。”

  “你!”

  眼看着外面即将又要爆发新一轮的争吵,一股浓郁的香气突然从厨房飘了出来。易端方嗅了嗅,立刻将讨人厌的陈可人抛在脑后,一脸欣喜地奔向厨房,还边走边说道:“我的羊肉汤好了?”

  王维希点了点头,把他拉到自己的身边,贴着他的耳朵低声说道:“你给我一点面子,别老是和可人过不去。你都多大了,还老跟一个孩子过不去?”

  易端方一头黑线地望着王维希。孩子?他简直不敢想象竟然有人用这个词语来形容外面那个黑心黑面的人。

  “好了,你快出去吧,和可心多聊一会儿,我还有菜要做呢。”王维希看着面色僵硬的易端方,好笑地将易端方推出去。瞟了一眼此时正皱眉听陈可心说话的陈可人,他的目光落在心不甘情不愿转身离开的易端方身上,眼底闪过一抹促狭。

  又过了许久,当易端方趴在茶几上,毫无形象地抗议自己的肚子饿了,嘴里的口水也因为那满屋的菜香想要造反时,王维希终于解开了身上的围裙,双目含笑着说道:“饭菜好了,快过来吃饭吧。”

  陈可心欢呼一声,立刻起身冲向厨房。易端方也马上恢复了精神,高兴地往厨房冲去。陈可人看着两个毫无形象的人,目光淡淡地落在王维希的身上,此时的他依旧如往常一般温润、含笑,正宠溺地望着陈可心。感觉心里有什么被轻轻地触动了一下,陈可人摇摇头,很快将那根松动的弦再次绷紧。

  她攥了攥拳头,低声自言自语道:“不要被外表所迷惑,陈可人。”

  王维希见陈可人站在那里岿然不动,忙笑着催促起来。她有些不自然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顶着一张万年冷脸跨进了厨房。

  这顿午饭没有王维希想象中的那么热闹,但还算和谐,而且陈可心和易端方好似再没有矛盾一般,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菜,一边交头接耳。

  有阳光自窗户中透进来,热气没有全部散去的厨房刹那间像是蒙了一层淡淡的雾。那雾笼罩在每个人的脸上,将每个人的脸都笼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辉。王维希含笑看着身边最亲近的两个人,这一刻只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吃过午饭后,陈可心立刻举起手来,自告奋勇道:“老公,我要刷碗。”

  其他三人的脸色俱是一僵,紧接着,王维希温柔地拍了拍她的发顶心道:“你的手受伤了,不能沾水,这些还是老公我来做就好了。”

  “老公,你真是太好了。”陈可心开心地扑到王维希的怀中,甜甜地在他的脸颊上印下一个温热的吻。

  王维希略微羞涩地看了陈可人和易端方两人一眼,忙低声道:“赶紧松开,你去客厅和可人他们聊会儿天。”

  陈可心乖乖地松开他,转过脸冲那两人吐了吐舌头,眉眼弯弯,含笑道:“我们出去坐一会儿吧。”

  陈可人却摆摆手,淡淡地道:“不用了,我还有事,这就离开。”

  易端方听后,一脸高兴地说:“是吗?那赶快走吧,万一耽误办事就不好了。”

  看着喜形于色、恨不能立刻将她轰出去的易端方,陈可人只是冷冷地笑了笑,却转身来到沙发上坐下来,随手将包中的杂志拿出来,头也不抬地说:“反正我也不急,等会儿再走也来得及。”

  易端方立刻后悔万分。他发现这女人就是爱跟他过不去,他越是希望她走,她就越是要留下来,这讨厌的麻烦精!

  “太好了,可人,那你多待一会儿。端方哥哥,我们再继续聊聊老公小时候的事情吧。”陈可心说着也不顾陈可人那僵硬的神色,拉着易端方便来到她的身边坐下来。

  易端方得意扬扬地朝陈可人抬了抬下巴,眼底的挑衅不言而喻。陈可人冷冷地望着他,挑了挑眉,以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口吻说道:“脑残和废柴往往很合拍。”

  易端方怒瞪着她,陈可心则一脸委屈地说道:“可人……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姐姐呢?”

  易端方不由得满头黑线。承认了……这家伙竟然承认自己是废柴了,那他不就是那个脑残了?

  厨房里充斥着哗啦啦的水流声,王维希听着外面的对话,唇角微微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只要易端方对陈可心没有意见,他想怎么和陈可人闹腾就怎么闹腾,最好能闹腾出感情来。

  客厅中,正在翻杂志的陈可人蓦地觉得脊背发寒,好像被谁算计了一般。

  一旁的陈可心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快的笑声,易端方也一边笑着一边拍着她的肩膀,与她腻在一起絮絮叨叨地说着些什么。两人那副模样明显就是一对无话不谈的“好姐妹”!

  陈可人不咸不淡地扫了那两人一眼,目光在两人紧挨在一起的胳膊上逗留了许久,眉头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然后“啪”地合上杂志,端着茶杯来到饮水机前倒水。

  这时,王维希解下围裙从厨房走出来,看到陈可心和易端方两人笑得那么开心,不由得有些兴致勃勃地走过去问道:“你们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陈可心与易端方两人对视一眼,均收敛笑容,一本正经地坐好,异口同声地道:“没什么。”

  王维希有些哭笑不得地望着两人,也没有要追问的意思,将略有些疲惫的身体窝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揉了揉太阳穴。这时,陈可心忙起身来到他的身边,依偎在他的怀中,一脸内疚地说道:“老公,对不起,你都这么累了,还这么辛苦地洗刷碗筷。等我的伤口愈合以后,我一定好好学习做这些,帮你洗衣,帮你刷碗,帮你拖地,帮你做好多好多事情。”

  王维希看着一脸认真的她,心里大为感动,含笑温柔地说:“没关系,这种事情慢慢来就好,你不必太勉强。”

  陈可心轻轻地“嗯”了一声,再次往他的怀中蹭了蹭。

  陈可人听到两人的对话后,微微眯起双眸,淡淡地扫了他们一眼,眼底闪过一抹无奈。

  易端方则安静地望着他们两人,脸上的笑容不知不觉间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眼底的一分轻蔑和……伤痛?陈可人极为意外地挑了挑眉,为自己的发现感到奇怪。毕竟这种表情出现在易端方的脸上,确实有点格格不入。

  正在这时,易端方缓缓地起身,有些百无聊赖地道:“你们继续,我该回去了。”

  王维希有些惊讶地说:“不再玩玩?”眼神下意识地瞟向坐在那里翻杂志的陈可人。说起来,要不是易端方太娘了,就那相貌还真的配得上这个冷傲的大美女。可惜……唉!王维希有些感慨,自己的这个死党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觅得自己的“良人”啊!

  易端方摆摆手,然后便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陈可人轻皱着眉头,像是考虑到了什么,在易端方关了门以后,也站起身,淡淡地说:“我也走了。”

  “不多留一会儿吗?”陈可心惊讶地说。这几天她见到陈可人的次数简直比她上半年见到她的次数还多,但是姐妹俩依旧很少说话,所以她还打算好好地和陈可人聊会儿来着。只是因为易端方提到了王维希的一些事情,所以她暂时忽略了这个妹妹。

  陈可人抬眼望了望王维希,理了理头发说:“我就不打扰你们俩了,不然我真怕自己中午的饭都要恶心得全部吐出来。”

  王维希的脸渐渐地青了。自己的这个小姨子,不说话则已,一说话绝对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明明是恩爱的场景,怎么在她看来就只剩下“恶心”二字了?难道她不是女人吗?

  陈可心歪着脑袋思量一番,便说道:“那好吧……你走吧。”丝毫没有自己被侮辱了的觉悟……

  陈可人点点头,便拎着包快步离开了。

  王维希抬头望去,只见她纤细的背影此刻显得那么孤单、落寞,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盛气凌人。

  电梯中,陈可人皱着眉头,有些烦躁地看着电梯上显示的数字。电梯门刚开,她就立刻走了出来,只是并没有转向停车场的方向,而是迅速来到马路边,一双冷漠的眸子淡淡地在马路上扫了一圈,便看到了人流中正漫无目的、晃晃悠悠地沿着街道向前走的易端方。

  “易端方先生!”

  此时的易端方正为在王维希家看到的那一幕而感到抑郁呢,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回过头便看到了朝着自己走来的陈可人。

  竟然是她?易端方左右看了看,确定她是朝自己走来的,便急忙转身。上次被打了一顿,他是打死都不想在这种没有熟人的场合和这个无理取闹的女人有任何交流的。当然,他也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只有在王维希家里才敢逞口舌之快。

  不过,他刚走一步,便听到一声娇喝:“站住!”

  【上市预告】

  王维希和陈可心的婚姻还会有哪些变故呢?御姐气场非常强大的陈可人和伪娘气质的易瑞方能否修成正果呢?想知道陈可心和陈可人两姐妹的幸福将会怎样吗?废柴到威武地步的陈可心能否逆袭成功,变成王维希心中的完美老婆呢?虽然短短六期的连载已经结束了,但是主角的故事并未结束,请和编编一起期待《老婆大人很威武》上市吧!老婆威武价26.80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盘优网  |Sitemap

GMT+8, 2021-6-18 14:20 , Processed in 0.081060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免责声明: 本站所有百度云资源均搜集于互联网公开的资源,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相关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其录制、上传等服务。若本站收录的内容侵犯了贵司版权,请与1042565872@qq.com 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帖子并致以深深的歉意!

Powered by Discuz!X3.3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