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1|回复: 0

[2015年飞言情] 亲吻是一种病

[复制链接]

1438

主题

1438

帖子

796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964
发表于 2021-6-9 22:0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迟子恒刚被追求没几天,季菲菲就将他“打入冷宫”。想着要上门讨个说法,一个意外的吻居然让他过敏住院,更可气的是,他发现自己仅仅是季菲菲追求名单上的第八号!而他这个八号先生要转正,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季菲菲拿着一摞单据在医院的窗口排队缴费,缴完了才忽然反应过来,凭什么该她承担全部责任?

  追根究底,那也该是迟子恒那浑蛋的错。哪有他这样的,光天化日之下占了她便宜,还把她指使得团团转。

  季菲菲绕回病房,将收费单扔到迟子恒的面前:“快起来给我写个借据,医药费算是你借我的。”

  她生气的时候习惯性地扬起眉毛,一副凶相。迟子恒却看得有点想笑,最终还是憋住了,镇定自若地回应道:“你还有理了?是谁在餐厅里强吻我,还导致我晕倒的?”

  隔壁病床的人闻言好奇地转过脸来,季菲菲一张脸羞得通红。

  能不能不要这么断章取义啊?

  事实上是迟子恒没事到她就职的餐厅来找碴儿,她想教训他一下,谁知道刚动手就摔了一跤,刚好就摔在了他的身上,并且还碰到了他的唇。

  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人居然对花生过敏,而就是那么巧,季菲菲的早餐是白面包蘸花生酱。

  结果这位先生当场就倒在了餐厅大堂,把客人都吓得跑光了。

  幸好医生说他并无大碍。

  季菲菲狠狠地瞪了一眼隔壁床的病友,回过头来继续跟迟子恒理论:“那只是一个意外!医药费的零头我就不要了,麻烦你打一千块到我的卡上,从此咱们各走各的路,天涯不相逢。”迟子恒没接话茬儿,而是扯开话题问道:“你就这么对待你的追求对象?”

  他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她追他都是早翻过去的事了。

  也幸好她“迷途知返”,弃他而去,要是真追成功了可怎么办?她最爱吃花生酱,可他却对花生过敏。光是这一点,就说明他们根本就不般配。

  季菲菲决定打压一下他的嚣张气焰,一撇嘴后道:“追你那会儿是我的视力不好。自从配了隐形眼镜,我就‘弃暗投明了。”

  不过迟子恒的脸皮可不是一般的厚,他面不改色地接道:“其实我还是蛮不错的,你要不要再重新评估一下?而且,现在因为你我还卧病在床,你得接我回家休养。”

  季菲菲恶狠狠地瞪他一眼:“没门。”

  “哦。”迟子恒抓起手机来,“那我就在朋友圈发一条状态,广而告之一下我住院的前因后果……”

  拜托,他们是有共同朋友的好吗?而且那帮朋友里十有八九都是大嘴巴。

  这要是传出去了,她以后还怎么追别的男人?

  为了自己的终身大事,季菲菲立刻认怂:“大家有事好好商量嘛,发什么朋友圈,要不然医药费算我的?”

  她已经做出很大让步了,可这位对花生过敏的先生特别拧,仍然傲娇地扬着下巴:“没什么好商量的。我过敏很严重,需要五星级大厨每天大餐伺候。”

  他哪里严重了?欺负她这个厨师没文化,看不懂病历吗?

  她刚才就应该给他看脑科,这人明显脑子有毛病。

  不过季菲菲觉得自己也该挂个号看一下了,因为她连个脑子有毛病的人也对付不了,大概她的脑子也有点问题。

  尽管季菲菲百般阻挠,迟子恒还是没羞没臊地住进了她家。

  她只答应让他住一个星期而已,没想到他的阵仗还很大,差人打包了三个行李箱送过来,一副要长期盘踞在此地的架势。

  更过分的是,他一进门就跟侦查小队长似的四处张望,在书桌前站了半晌之后,忽然举着台历,气急败坏地叫嚣起来:“太过分了,我竟然是你的第八个追求对象……”

  季菲菲忘性大,习惯在台历上备注当日行程,而在本月九号的那个小框里,赫然写着:给八号先生迟子恒送午餐。

  糟糕,她忘记毁灭证据了。

  季菲菲脸上的神色红白不定,一尴尬就结巴起来,开始没话找话:“那个……那个,你不觉得‘八是一个挺吉祥的数字吗?”

  吉祥什么啊?谁愿意当第八,要当也是当第一好吗?

  这个女人要不要这么随便?他当初被她追时还窃喜过一阵子来着,没想到她追男生就跟买菜似的,“萝卜”“白菜”都可以,还真是一个“不挑食”的好姑娘。

  怪不得她追自己追了一阵子就没影了,看来是找到新目标了。

  迟子恒生气地质问:“也就是说你逮着谁追谁?我很好奇九号先生是谁,他知道你选择追求对象是很随意的吗?”

  才不随意呢!她季菲菲也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而她的原则就是看心情。比方说遇到迟子恒的那晚,她的心情就很好。

  那晚是为一个朋友庆生,迟子恒是朋友的朋友,整个KTV里面只有他站起来给女生让了位置。

  他缓缓起身的动作好帅,季菲菲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他,心脏冒了好长一串粉红色泡泡,

  于是她立刻就决定追他了。

  季菲菲觉得自己虽然在爱情的道路上屡战屡败,可是她的喜欢还是很有诚意的。

  哼!迟子恒竟然还有脸来嘲笑她的朝秦暮楚,他才是最没诚意、最虚伪的人。那天去给他送饭,她刚好听见一个女职员在跟他的助理聊八卦。

  “听说有一个女厨师在追你们老大,还每天都送爱心午餐。”

  “是啊。一个破酒店的厨子,也不掂一掂自己的斤两。我们老大每次都把她的午餐倒掉,看来是还忘不了前女友啊!”

  才不是破酒店呢,是五星级酒店!

  站在门外的季菲菲被气得脸色发白,心想,怪不得饭盒那么干净,原来是被他倒掉了,还以为他特别喜欢才都吃光的呢!

  迟子恒也太可恶了,不喜欢她的话大可直说,她季菲菲的心是24K纯铁铸造的,就算被拒绝也不会伤心,可要是被戏弄就有大问题了。迟子恒不主动也不拒绝,就这么耗着她玩,是把她当猴耍吗?

  迟子恒一边躲,一边继续不要脸地嚷嚷道:“刚表白完就要扑过来!亲爱的,你这么热情,我会不好意思的。”

  季菲菲没有抢到手机,还要被他调侃,本来就已经气得够呛,再点开微信,看着那条微信下面他们共同的朋友在哗啦啦地点赞,心中更是万分焦虑。

  这帮人要不要这么眼明手快?

  不过眼下是在病房里,也不能真的把迟子恒怎么着,季菲菲气哼哼地收了手,摔门而去。

  风水轮流转,山水有相逢,总有一天迟子恒会落在她的手里,到时候就别怪她不留情面,哼哼……

  值得庆幸的是,迟子恒出院后很配合地搬走了。

  对于他这种识趣的办事作风,季菲菲十分欣赏。

  不过很奇怪,自打他搬走之后,季菲菲就觉得偌大的房子变得异常冷清,甚至到晚上一个人看电视的时候还会产生幻觉,似乎迟子恒还在沙发上跷着脚看财经杂志,休息的间隔还会贱贱地跟她抱怨哪一道菜不合口味。

  回过头来再一想,季菲菲觉得自己也有做得不妥之处。无论如何,他的脚伤的确是她暴力导致的,自己好歹也该上门致个歉。

  嗯,这真是一个不错的借口,既能自然而然地见到迟子恒,又能体现自己的宽容大度。

  季菲菲决定就这么办。

  她炖了骨头汤,又炒了几个小菜放进饭盒里,去之前特意换掉了厨师服,还把压箱底的连衣裙翻了出来穿上。

  一切妥当,季菲菲才怀着有点忐忑的心情去了迟子恒的公司,拉下脸让那个碎嘴的小助理通报。

  季菲菲本意是想把饭盒留下就撤退的,谁知迟子恒不但不让她走,还莫名其妙地留下了那个小助理。

  “小方,正式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朋友季菲菲。”说完,迟子恒便利落地打开饭盒开吃。

  难道那些闲言碎语已经传到经理的耳中了?没想到那女厨师还真的能转正,小方有些尴尬,红着脸退了出去。

  季菲菲怔了一下。刚才他特意在小方面前强调她的身份,是想要为她出头吗?

  其实他待人还挺不错。

  她从前追他是一时兴起,并没有真正了解过他。

  那天在医院跟迟子恒扯不清之后,季菲菲就在朋友圈里旁敲侧击地打听了迟子恒的事情。

  冯蓝告诉她,在她追迟子恒之前,他有过一个相恋五年的女友,最后这个女孩竟然和他的好朋友在一起了。那件事情给他的打击很大,在面对新感情时他自然会多加考量,倒也并不是跟她玩暧昧。至于一开始倒掉她送的便当,只不过是因为他不爱吃葱姜蒜,又懒得逐一挑出来,就干脆倒掉了。这点在与他同住的时候,她就已经明白了。

  重新梳理了一下来龙去脉,季菲菲觉得迟子恒对她算得上亲和有礼,倒是她有些忽冷忽热,表现得太过激烈了。

  她正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解释时,迟子恒又开始犯贱地捂着胸口开演:“亲爱的,我拖着残废的腿想你想了好几天,你怎么这么晚才来?不过,看在你穿了一条漂亮裙子的分上,我就原谅你了。”

  他是想了她好几天,好几次想要拨她的电话,可是都忍住了。

  虽然是季菲菲主动追的他,但他其实并不太确定她是不是真的喜欢他。毕竟以她追过八个人的勇猛历史来评估,她追他有可能也只是玩玩罢了。所以,他要耐着性子等她来。

  现在她来了,说明她是喜欢他的,他很高兴。

  迟子恒这副卖力表演的样子让季菲菲哭笑不得,暗叹他不去考“北影”真是愧对中国娱乐圈了。

  不过他注意到了她的裙子,她很高兴。她一高兴就很容易感性,一感性就答应当他的女朋友了。

  要当迟子恒的女朋友,其实是很不容易的。他这个人十分龟毛,不吃葱姜蒜,不吃带壳的食物,还对花生和洋葱过敏。日常生活中,她除了要细心、耐心、贴心,还要有包容心,总之,需要有一颗很强大的心。

  比如此刻,她透过关得并不严实的办公室门听见他的前女友在跟他求复合,要面不改色心不跳。她尽力让自己呼吸的频次减少,以免打扰到里面的“谈判”。

  那个叫宋蕾的前任她并不认识,只看过照片,长得倒是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不像她,茁壮健康,一看就是一副抗摔打的模样。

  “子恒,我知道你忘不了我。”里面传来宋蕾柔弱的声音,“你和她在一起时还忘不了我,这对她也不公平是不是?”

  娇滴滴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连站在门外的季菲菲都觉得她说得有道理。

  不过道理归道理,敢来抢她季菲菲的男人,她一定会把对方变成一道可口的下饭菜。

  季菲菲正思量着要怎么冲进去,迟子恒却开口了:“我当然忘不了你。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记个几年也正常。放心,我会记得你的,以后见了你都会绕道走。”

  “可是我们之间有很多的第一次。”宋蕾并不死心,为了霸着前男友,她也是蛮拼的,竟然开始数了起来,“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接吻,第一次……”

  季菲菲估摸着,她要再不进去,宋蕾就要说到第一次开房了。

  为了保护耳朵,她提着饭盒踹开了门,挺直了身板,站在了宋蕾的面前,那叫一个威风凛凛。

  正室嘛,就一定要拿出正室的范儿来。

  季菲菲顾不得看一脸惊诧的迟子恒,大步走到宋蕾的面前,道:“那又怎样?第一次很了不起吗?我有他以后的每一次,最重要的是还能陪他到所有的最后一次。”

  他以后的每一次都属于她季菲菲,哼!

  宋蕾有些灰头土脸。其实她也称不上多喜欢迟子恒,只不过是听说一直忘不了自己的他找到了新人,不甘心自己这么快被遗忘罢了。现在惧于季菲菲的气势,她便赶紧开溜了。

  而刚从惊讶中缓过来的迟子恒,哈哈大笑着过来搂住了自家母老虎的腰:“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斗得过小三,打得过流氓。季菲菲,你这么能干,嫁给我好不好?”

  季菲菲有些呆愣地看了他一眼,好半天才明白过来,他这就算是求婚吗?

  鲜花呢?钻戒呢?

  看她有些发怔,迟子恒继续唠叨:“不要担心。你虽然只是一个厨师,但我们家也不是那种势利的家庭,我妈肯定会喜欢你的。”

  担心还是要担心的,只是季菲菲担心的并不是未来婆婆,她担心的是她的娘亲大人。

  地球人都知道,论势利,她娘亲大人敢说第二,就没人敢说第一。

  迟子恒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进了季菲菲的家门,之后才觉得自己很寒酸。

  屋里的家具不是古董就是名品,他未来的岳母大人林美玉正垫着一个芬迪的靠垫在涂指甲,指甲油滴了好几滴在上面,她就跟没看见似的,还在继续涂。林美玉涂完指甲,把靠垫一扔,这才抽空看了迟子恒一眼,眉毛上扬,不是十分满意的样子:“听说你家不过是开了几间小的制造厂,竟敢看不上我家菲菲?”

  圈子里到处疯传她女儿倒贴一个小白脸,还被小白脸各种嫌弃的事,这让她在牌桌上颜面尽失。但女大不中留,女儿的脾气又是出了名的犟。女儿的事情林美玉一直插不上手,也只能由得她了。如今女儿既然把这小白脸带了回来,林美玉自然先要把架子摆足了。

  其实只怪自家的孩子不争气,别人家的孩子都是念完MBA就回自家公司任要职,可是自家女儿却对经商一点兴趣都没有,偏偏喜欢当厨师。也好,喜欢就喜欢吧,反正家里是开星级酒店的,学成归来还能在家里就职,也算肥水不流外人田。

  迟子恒一脸愁苦地看着季菲菲——大小姐,你家世显赫也早点吭个声啊,到现在他才知道未来老婆是仁智集团的唯一继承人,集团旗下运营的板块包含连锁酒店、房地产、农林牧业,还有若干个健身房与跆拳道馆。这样子的飞来横财,你男朋友会有些招架不住的。

  “那个其实都是误会,我一开始就很喜欢菲菲的。”虽然现在这样说听起来很假,但迟子恒说的却是实情。

  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生那么缺心眼,所有人在唱歌、喝酒、混人脉,只有她把圆圆的一张脸埋在蛋糕里,独自消灭了大半个蛋糕,那副走的时候还不停打饱嗝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他本来以为那只是他一厢情愿,没想到她很快就开始追他。他喜欢她,刚好她也是,这个世界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了。

  迟子恒有些按捺不住地想答应,可出于过往的失败经验,又一直提醒自己要沉住气。谁知道自己刚稳住了心弦,季菲菲那边就完全没有动静了。

  他到酒店去找她,全靠自己不要脸、不要皮的无赖相才终于抱得美人归。他深吸一口气,在心底暗暗地鼓励自己,就差这临门一脚了,前方就是胜利,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泄气。

  偏偏岳母大人并没有打算放过他。林美玉优哉游哉地质问道:“你喜欢她就要跑到我们家酒店闹事,还吓走了全部客人吗?”

  呃,那不是闹事啊,那是为了追你女儿才跑去死缠烂打的啊。

  迟子恒诚惶诚恐地望着林美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只能用脚悄悄地踢季菲菲。

  一直在神游的季菲菲这才回过神来。她知道自己妈妈不好对付,所以在来之前就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

  “妈,”季菲菲双眼眨巴眨巴地看着娘亲大人,拼命挤出几滴眼泪,“我也不想这么早结婚的,可是没办法,我好像有了。”

  林美玉大惊失色,站起身时还碰倒了指甲油瓶。指甲油瓶咕噜咕噜地滚到地上,林美玉赶紧抓住迟子恒的双手:“女婿啊,尽快挑个日子结婚吧。酒店、酒席什么的,你都不用担心……”

  季菲菲冲迟子恒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其实她说这样的话,也不算是欺骗双亲,反正他们结婚后,会很努力地把这个“好像有了”变成“一定有了”的。

  按照风俗,婚礼前的几天新郎新娘都不能碰面,这真是太让她郁闷了。

  婚礼前夜,季菲菲躺在家里的红色大床上给迟子恒打电话:“哎呀,列宾客名单的时候忘记列一个“未追求成功者”桌了。还有你的前女友,是不是也要发个请柬啊?”

  真想把她抓过来揍一顿啊!迟子恒有些咬牙切齿地说:“请,当然要请!你把名单发给我。”

  不请怎么行呢?

  他得把自己前面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号都认得清清楚楚的,以后必须断绝季菲菲跟他们的全部往来,以绝后患。

  季菲菲没想到自己就是开个玩笑,他还当真。她才不想让自己的婚礼被他那个做作的前女友给搞砸,连忙补充道:“不过你的前女友就算了,看见她我就堵得慌。”

  想起他们有过那么多的第一次,季菲菲的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舒服的。

  对方酸酸的语气,听在迟子恒的耳中分外受用,连嗓音都沙哑下来:“季菲菲,我很想你。”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这一句让季菲菲的耳朵痒痒的,她也好几天没见着他了。

  “要不然,要不然你偷偷到我家楼下来……”季菲菲小声地提议着,毕竟这样不合规矩。她的话音未落,那边已经啪的一声挂了电话,大概是迟子恒已经夺门而出了。

  季菲菲百无聊赖地趴在家里的窗户上苦等,等一个人的时候,一秒长过一年。

  她想起第一次见到他,他彬彬有礼地冲她微笑。喜欢就像感冒一样,迅猛而热烈,很快就蔓延全身。她还想起他们的第一个吻是在餐厅里,他在昏倒之前还皱着眉头确认她有没有事。

  大概罗密欧就是在这样的夜晚爬上朱丽叶的窗吧!

  季菲菲很臭屁地想,她比朱丽叶可要幸福多了,因为她的罗密欧只是对花生过敏,不会一吻就失去生命。如果她失去他的话,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呢!

  等到迟子恒的电话打过来,季菲菲顾不得换衣服就偷偷地溜出家门。

  她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睡衣,迟子恒紧紧地把她揽在怀里,用外套把她裹得严严实实的:“笨蛋,也不知道多穿一点,万一冻感冒了怎么办?”

  他的怀抱很暖,暖得季菲菲都不想跟他顶嘴了,暖得她只想这样抱着他,一直抱着他。

  “季菲菲……”迟子恒在头顶用轻而温柔的声音叫她的名字,“你今天吃花生酱了吗?”

  季菲菲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还是温顺地摇了摇头。

  “那你等一下如果想要打我的话,也要轻一点哦。还有,一定不要打脸。”迟子恒小心翼翼地捧起她的脸来,然后慢慢地将嘴唇凑过去。

  他们每一次接吻都必然有乌龙事件,这一次他要小心、谨慎一点。

  终于,他的唇瓣碰到了她的,让他暗叹她的唇真是温暖、柔软。

  如果亲吻是一种病,那么他早已病入膏肓。

  作为八号先生,他很争气地变成了她的唯一。这一刻,迟子恒无比确定她是他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盘优网  |Sitemap

GMT+8, 2021-6-18 14:09 , Processed in 0.084725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免责声明: 本站所有百度云资源均搜集于互联网公开的资源,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相关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其录制、上传等服务。若本站收录的内容侵犯了贵司版权,请与1042565872@qq.com 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帖子并致以深深的歉意!

Powered by Discuz!X3.3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