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9|回复: 0

[2012年花火杂志] 比末日还悲伤的你

[复制链接]

1438

主题

1438

帖子

796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964
发表于 2021-6-6 22:2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蓝朵朵推荐:那个曾经在《花火》杂志逢稿必过,甚至同期上两篇稿的卫妆,你们还记得她吗?

  是的,阔别两年的妹子终于回来了,带着她具有独特风格的故事,和你们重逢……

  也许有一天,我不再被那段不愿回首的记忆束缚,不再是暗夜里绝望又懦弱的复仇修罗,变成都市中一个普通的鲜活明丽的少女,我们再重逢,再不会笑着告别,哭泣回首。

  一、你这个凶残的女人!

  浩浩荡荡的银色奔驰车队,每一辆都挂着粉红芭比娃娃。橘色眼影,精巧美人尖,银粉扑在眼角三分之一处,香槟玫瑰团团簇簇,拥出一张亮晶晶的脸。

  美人却没有身为美人的自觉,看也不看我第五次举起的化妆镜,一边吭哧吭哧地往嘴里塞棉花糖,一边对着手机怒:“为什么这段路这么长?我感觉我的妆都要掉了!”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美人一怒,则怒也怒得赏心悦目。电话那头的声音仍然温柔又宠溺,终于哄得美人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弯月一般眯起来:“嗯,快了快了,放心吧宝贝,你是最漂亮的啦!”

  “砰!”一个急刹车,贴满kitty猫的手机摔到座位底下,这场从上车就开始的真假艳照门之争总算告一段落。在我和司机同时长舒一口气时,美人周嘉宁终于迷茫地抬起眼:“到了啊?”扯起拖地的礼服裙就要往下跳。

  “英雄止步!”我肃穆地指了指窗外,但见黑云压境,密密麻麻的车,纹丝不动。周嘉宁好奇地趴在窗上,一脸雀跃:“这就是传说中的……堵车?”

  十分钟,美人对平民的日常生活很感兴趣。

  二十分钟,美人看着窗外丝毫未变的单调风景,打了个呵欠。

  三十分钟,美人接了个电话,有点急躁。

  一个钟头,美人接了数个电话,不断地绞手指,可怜巴巴地抬头:“小夏夏……”

  最难消受美人恩。我丹田一热,拎起小礼服在大腿上打了个结,豪气顿生地下车指挥司机左右突围,企图杀出一条血路。终于,司机成功……地塞入绝无一线生机的死包围圈,哭丧着脸探头:“壮士饶命。”

  周嘉宁也噔噔噔地踩着十厘米的“恨天高”出来了,把手机壳上的kitty猫抠得一个一个往下掉:“怎么办啊秦夏,订婚礼的仪式就要开始了。能把我爸的私人飞机调来吗?”

  我膝盖一软,但也知道周嘉宁是真的急了。只有着急,这位整天嘻嘻哈哈的小公主,才会连名带姓一起叫人。

  越来越多的人从车窗探出头来,好奇地打量着周嘉宁和我。毕竟,在这堵车堵得日月无光的焦躁时段,两个穿着礼服站在大街上仓皇四顾的少女,实在是最好的调味剂。而且,标准模特身材的周嘉宁着香槟色礼服,顶着一张小小的脸,早春万物尚枯,这一抹清丽,便似造物主特别的恩宠。我小心翼翼地往前站了站,希望遮住周嘉宁被人指指点点。但显然失败了。我比她,矮一个半头……

  本市十年来最大的堵车事件开始在电视屏幕上滚动,周嘉宁讲电话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六十六辆花车的司机都聚在我们周围,一筹莫展。想当初,周家选“六十六”这个数字,便是希望众星捧月的小公主,由此走向顺遂喜乐的一生。现在……“咔嚓”,我还没感慨完呢,就见一个手机镜头远远地对着周嘉宁狂拍。

  我愤怒地走过去,偷拍者倒很是镇定,直到面前才把手机移下一点:“Hi,美女。你的脸挺大,屏幕放不下。”

  眼前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眉毛长而密,眼睛大而深,漫不经心地笑着,懒洋洋倚在铁锈红的机车上。等等……机车?我眼前一亮,耳边周嘉宁的呜咽瞬间成了喜马拉雅山上的浮云。

  当我和周嘉宁裙裾翩飞,在一辆重型机车上绝尘而去,离开所有愤怒捶打方向盘,陷在这场世纪大堵中的痴汉们视线时,机车男也在边杀出重围,边绝望地呐喊:“你这个凶残的女人!”

  我让吓得瑟瑟发抖的周嘉宁把脸埋得更深一点,扬扬手中突出奇兵抢来的最新款流行手机,高贵冷艳地一笑:“放心,到目的地就还给你啊,亲。”

  二、少女,为什么你的眼中含着泪水?

  鸡皮疙瘩自裸露的大腿和肩蔓延,最后抵达包扎得最严实的尾椎骨时,本市最高档的酒店终于呈现眼前。

  机车男把头盔一取,摆了个甩头的POSE,回头看着我四分五裂的头发,恍然大悟般一敲手:“啊,忘了拿头盔给你们了哦。”

  他的眼睛弯弯的,笑意却未达眼角,只如狼似虎地盯着我冷汗涔涔的手中捏着的手机。我一边去扶冻得全身僵硬的周嘉宁,一边准备“不小心”就把手机摔在地上。一抬眼,便看到了等在门口的乔路明。

  黑西装,白衬衫,一百个人这样穿,九十九个人看似保险推销小哥,他却恰恰是那唯一的一个。此刻,他一贯温良的眼睛里带着焦灼,被酒店旋转门上的玻璃一映,生生藏了整片湖泊的月光。

  周嘉宁终于回过神来,“哇”的一声扎进早就准备好的怀抱里。乔路明一边轻轻地拍打着她的后背,一边脱下西装盖住她裸露的肩,拥着她往门内走去。走了几步,他回头看向我,淡淡地笑了:“秦夏,进来。”

  旋转门一动,那个完美无瑕的笑容,像被突兀的利刃劈得一阵模糊。再一看,笑还是那个笑,但我们之间隔了一道冰冷的门,那笑容便再没有任何温度。

  我扯着不知何时被刮破的礼服裙轻轻地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得去换衣服。乔路明便点点头,俯身对周嘉宁说了些什么。灯光顺着他们的背影开始变色,我忍不住喃喃自语:“长得高就是好,真是一对璧人。”

  “看看你这萧索的背影,绝对是一个充满了悲情故事的少女啊。”机车男叼着一根烟,欢快地踢着石子。

  我一瘸一拐地走到那辆风骚的红色机车旁,把手机里周嘉宁的照片删了,拍到他手里:“以后请做一个有高尚品德、脱离低级趣味的人。”想了想,我凑近一点,“能给我根烟吗?”

  机车男在牛仔裤口袋摸了许久,递到我手里的,却是一块创可贴。他向我刮得斑斓的小腿努努嘴:“以后请做一个符合自己年龄的少女,而不是张牙舞爪的大猩猩。”

  春寒陡峭,我们蹲在酒店拐角处的墙后吸烟,机车男把薄得像纸一样的外套借给了我,我还是冻得直哆嗦。此时的温暖,仅剩烟头那一丁点明灭的红色火星。风一吹,也就散了。

  默默抽完三根烟后,机车男撞撞我的手臂,幽幽一叹:“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说那句经典台词,这是一个很老套的故事吗?”

  我翻了个白眼,却被一口风灌进来,呛得欲仙欲死,直扯脖子。机车男则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故事应该是这样的,爱穿白衬衣的青梅竹马看上了闺密,你侬我侬,爱情与友情天人交战,最后你选择成全,给他最好的爱是手放开。其实只是你他妈不知道怎么下台,于是在他们订婚之日,黯然神伤……”

  他顿了顿,肃穆地打量我:“少女,为什么你的眼中含着泪水?”

  我擦擦眼角:“被你雷的。你是不是喜欢看《知音》?”没等他接话,我站起来,把他的外套啪一下盖在他头上,“走了。你有一句话说对了,他确实爱穿白衬衣。”

  不过,那是跟现在隔着漫长的岁月河流,无船可摆渡的,很远很远的过去。那时天高云淡,小城笼在浓浓的米酒香中,姑娘们拎着玉兰花一串串叫卖。小小少年,爱穿白衣,跟着空中飞机留下的气压线奔跑。他给我念海子的诗,说生活不只这缓慢的四季轮转,应有远方和诗歌,还有青海湖奶蓝色的水光。

  在远远传来的订婚现场喜庆乐曲中,那岁月香浓芬芳,熏得我想流泪。

  三、你记忆中味道最好的酒是什么?

  那一夜我梦到了幼时的乔路明。他看着我笑,整个背景便成了天空向大地倾倒牛奶,我正满齿浓郁,手机响了。

  “小夏夏,快点来,我们在‘零点’!”酒吧震耳欲聋的乐声里,传来周嘉宁的声音。我看看时间,正好零点。无忧无虑的小公主从来不会考虑到别人的方便与否。只是啊,一个人如果自出生起,就待在圆心,把世界当成一个圆,也是顺理成章。

  午夜的酒吧正是群魔共舞时刻,我推开N个醉汉,终于在闪烁的灯光下找到周嘉宁。一桌人都是小公主的好友,个个打扮得又美又炫。我第一眼,却只看到了一个人。

  周嘉宁在讲我已经听过一百遍的,她与那人的初识故事。北海道白雪皑皑,小公主第一次单枪匹马出门旅游,温泉水烘得整颗心都是暖的,一出门,却发现随身携带的所有财物被偷。身无分文,蹩脚的日语说到一半,先哭了起来。温泉旅馆坐落山中,一扇门,外面冰雪肆虐,里面热气蒸腾。身着滑雪服的少年推门进来,走了几步,忍不住回头看看呆呆站在门边哭泣的少女:“你是……中国人?”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盘优网  |Sitemap

GMT+8, 2021-6-18 13:32 , Processed in 0.083932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免责声明: 本站所有百度云资源均搜集于互联网公开的资源,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相关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其录制、上传等服务。若本站收录的内容侵犯了贵司版权,请与1042565872@qq.com 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帖子并致以深深的歉意!

Powered by Discuz!X3.3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