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1|回复: 0

[2012年花火杂志] 积木城池II(八)

[复制链接]

1438

主题

1438

帖子

796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964
发表于 2021-6-4 11:0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再也不是那个特殊的人。

  圣诞节这天,“时光倒影”的生意比往常火许多,连深居简出的老板娘都过来帮忙,更别提老板本人。今天简洁的任务尤为繁重,因为老板的女儿,秦晓盼小萝莉摆驾过来了,一直纠缠在简洁左右。

  “姐姐,你做过的每一种蛋糕自己都尝过吗?”

  简洁不假思索地摇头,不过她很快又点头,说:“嗯,尝过。”

  小孩子当然识不破谎言,她用崇拜的目光望着偶像,羡慕地说:“姐姐真幸福,吃蛋糕都不胖,我就不敢吃太多蛋糕,变胖就嫁不出去了!”

  我忍不住笑出来,插言问道:“这些话谁教你的?”

  小萝莉指着外面的收银台,说:“她!”

  果不其然,真是名师出高徒,小收银员是一个疯狂的瘦身达人,甚至比当初的卫薇还要疯狂。卫薇顶多忌油戒甜,而小收银员戒得几乎只喝白开水,只要体重超过四十公斤,她便觉得世界末日降临了。如今,她已然将魔爪伸向下一代。

  与前几天一样,简洁态度冷淡,对我置若罔闻。今天的工作量大,大蛋糕的订单多了,名目也丰富起来,除了生日蛋糕还有什么恋爱××天纪念日。少年们真会玩浪漫,与他们相比,我简直弱爆了,老大不小还是光棍一个。

  圣诞节与春节一样,重头戏基本都在节日前夜,当天 正午之后的节日气氛便消散许多。天黑之后,圣诞节留给我们的仅剩各店铺门口“圣诞节大酬宾”的促销广告牌,精明的商人大概又要着手迎接“元旦大酬宾”了。在这个时代,节日存在的最大意义是促销,是刺激消费,拉动内需的强大工具。

  我给她准备了一份圣诞礼物,是我自己挑选的一条施华洛奇水晶项链,我对这类东西并不热衷,但听说女生天生喜欢闪闪发亮的东西——就像喜鹊一样。相识多年,我从未见过她拥有一件像样的首饰,希望这个小礼物能够调剂她低迷的情绪。

  我耐心地等候下班的时间。

  然而,下午五点,那辆熟悉的MINI Cooper停靠在门口,宗琦佑走了进来。他只是与我稍稍寒暄几句,便径自走进糕点间,与简洁攀谈起来。我顿时觉察不妙,佯装帮助杂工大婶收拾餐桌,透过窗口往里面窥视。

  简洁一反前几天的颓废,与宗琦佑说着话,不时露出甜美的笑容——那绝不是敷衍别人的客套微笑。宗琦佑从包里掏出一只小巧的盒子,上面还系着粉红色的丝带,显然是精心准备的圣诞节礼物。

  我以为简洁会拒绝,但她当着宗琦佑的面打开礼品盒,发出惊喜的叹声,而后小心翼翼地将盒子放进围裙口袋里。

  这一刻,我有些不知所措。

  兴许只是朋友之间正常的来往,圣诞节一个小礼物没什么大惊小怪,等会儿我也要送礼物的。尽管我这样安慰自己,但我也隐约明白它的苍白无力,以往除我之外,她从不接受任何人的馈赠。

  我再也不是那个特殊的人。

  圣诞节,香车美人与帅哥,还有绑着丝带的礼品盒。所有的字眼都暧昧得合情合理,仿佛一幕偶像剧发生在眼前,店里的人纷纷观望着,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子。正是在此时,我听到身后那张餐桌的两个女生的窃窃私语。

  “就是她吗?”其中一个问道,“我们校刊上的那个女孩?”

  另一个起身张望片刻,说:“大概是,扎着同样的头巾。”

  “那帅哥在送圣诞礼物,不知道那盒子里装着什么,好像蛮好看的样子。”

  “大概是手表或者首饰之类的,反正不会便宜,”说话的女孩停顿一下,往落地窗外指了指,“喏,看外面那辆车子,那帅哥的……”

  “怪不得用那么贵的包,原来背后有一台专用ATM。”

  倘若现在是高中,我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兴许会找她们交涉,绝不会让自己的不爽留到下一秒。然而现在,我只能忍气吞声,因为眼前这一切似乎与我毫无关联,甚至找不到一个站出来的理由。

  这已经不是我的时代。

  这个世界真的变了,不再是我的时代。

  大约五分钟后,宗琦佑走出糕点间,他的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神采,一如那些陷在爱情中的男女。他走到吧台前,用食指敲了敲桌面,语调轻松地说:“小泽哥,圣诞快乐。”

  “嗯。”我点了点头。

  “上次跟你说的那部iPhone,哥们儿可没放鸽子,我爸的秘书来上海办事,我让他顺便带过来了,下次我拿给你。”

  “不用了吧,随口说说的,你干吗当真?”我婉言拒绝道。

  “客气什么,反正是别人送的,摆在家里又没人用,何况不值几个钱,”他停顿一下,又低声补充道,“这是我家老头子亲自批准的,如果我要送给其他人,他不一定答应。”

  这样一说,我便不再有拒绝的理由,否则就是“给脸不要脸”。他父亲宗铭的确对我的印象挺不错,但大部分是看在父辈的面子上,倘若我装腔拿势让他不爽,以后可就不好混了。

  我看着在他食指上缓缓旋转的钥匙扣,这一瞬间内心有些恍惚,仿佛被催眠一般,空无一物。他絮絮叨叨说了一些话,无非是春风得意马扬蹄的内容,不过它们像一阵风吹过我的耳边,没有在我脑海留下一丝痕迹,我的目光全然停留在那只旋转的钥匙扣上。

  他将钥匙握入手心,我这才回过神来,说:“行,回头我打电话向他道一声谢。”

  “算了吧,这是咱俩的交情,干吗和他扯上关系?”

  他走出“时光倒影”,打开遥控锁时车子发出声响,店里的客人往外望,刚才不知道车子主人是谁的,现在都知道了。在上海这个号称魔都的城市,拥有一辆宝马并非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但同时年轻又帅气的,才最让人艳羡。

  仰天长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在这样一个隆重的节日,没有几个小时的加班,如何体现节日气氛?于是我们一直加班到八点多,好幸福。

  我与简洁同行,与往日一样并肩走在街道上。隔壁那家店的门口有一个人打扮成圣诞老人,向过路的行人派发小红帽,简洁饶有兴趣地领了一只,然后踮起脚扣在我的头上。她说:“不要取下来呀,今天就这样戴着。”

  “你这是要毁我一世英名吗?”

  “那你戴不戴?”她摆出不高兴的样子。

  我只得点头应承:“戴……”

  她这才得意地笑起来,显而易见,今天她的心情很好, 大概与宗琦佑的礼物有关。趁这个时候,我从衣兜里取出那只装着项链的盒子,递到她面前,说:“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就挑了这个。”

  “这个是什么意思?”她的情绪突然收敛。

  这个情形是我没有预想到的,一时有些尴尬,于是故作轻松地说:“没什么,圣诞节礼物而已。”

  她只看了一眼,低声地说:“我听同学提过这个,蛮贵的,我不能接受。”

  “哪里贵了!圣诞节又不是天天过,礼物也不是天天收,稍微给自己一点物质鼓励也很正常呀。”说到这里,我又补充道,“这几天看你心情不太好,所以希望你开心一点……”

  她抬头看着我,问道:“可是,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开心吗?”

  我点了点头:“知道,贷款资格被取消的事情。”

  “那么,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说我没有贷款资格吗?”

  这个问题着实将我问住了,我只知道有人揭发她的什么事情,至于具体内容一无所知。她没有容我细问,轻叹一声,说:“以后不用为我花浪费钱了。”

  “可是,买都买了……”

  她更加严肃地说:“如果真的为我着想,请不要这样了……”

  “嗯。”我点了点头,但心里十分不爽,下午宗琦佑送来的那只精美小盒子再次浮现在脑海中。他随手送我一部iPhone,都懒得带过来,压根儿不当回事,那他特意开车送给简洁的礼物兴许比iPhone昂贵多了。而我手里的这个礼物,虽然是我用自己的薪水买来的,但这一点并不能让它显得耀眼毫厘。

  大概,这个世界真的变了,不再是我的时代。

  如同一个小丑,一个拥有劣质道具的小丑,失魂落魄的小丑。

  地铁在这里停留,又火速离开,将她带离我的视野。我独自在站台的蓝色长椅上坐了一会儿,内心只有一些情绪,却空洞得没有内容,而后起身往外走去。外面的寒风肆虐着灌进地铁站的入口,猝不及防地呛入我肺,将我的眼泪都逼出来,以至于不停地咳嗽。当我呼吸平稳下来,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往外走,稀稀朗朗进站的行人都投来异样的目光,尤其是一些感性的小女孩。

  她们以为我哭了吧,哈哈。

  可是,我真的很难过。

  我将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沿着大街的盲道,闷头往前走着。走到一家花店门口的明亮路灯下,忽然听见背后有人喊道:“喂,安泽义!”

  我转身张望,“咔嚓”一声,一道强光照得我有些发愣。张熙辰从街道对面跑过来,左手举起手里的相机,右手向我伸来,说:“一般人呢,一百块一张,你呢,给个优惠,随便给点吧!”

  “哦。”我从口袋里摸出一枚一元硬币,递到她手里。

  “安老板,你这也太抠门了吧!”她这样说着,将那枚硬币揣入自己的包里,她又盯着我的眼睛,“哟,你哭过啊?”

  我毫不客气地反驳:“你没看过港剧吗?是沙子迷了眼睛!这大冬天空气干燥又阴冷,吹伤眼睛再正常不过了吧?”

  她皱起眉头,似乎我的话惹恼她了,不过她很快又释然,说:“算了,今天是圣诞节,就不和你这顶撞学姐的家伙计较。”

  “学姐?你和我同一届,算哪门子学姐?”

  “哪,我就给你讲讲,假设你有一个兄弟,你大哥的妞儿便是你的嫂子,难道嫂子和你一样大甚至比你年龄小,你就不叫她嫂子?你和宗琦佑是兄弟,我是他的学姐,那你也必须尊我为学姐,懂了吗?”

  她这段话听起来特别绕,我整理半天都没理出一个头绪,最后只得使出看门绝招——换话题。我问道:“你这么晚还在外面游荡什么?”

  “圣诞节嘛,和朋友一起逛街,顺便拍一些照片,以后可以做校刊版面的素材。”

  “给我看看。”我伸手去拿她的相机。

  她后退一步,将相机藏到背后,说:“这可不能随便看,有版权的!”

  “哦。”

  她笑了起来:“你还真好骗,说什么信什么……”

  平心而论,她的笑容很好看,两排牙齿又白又整齐,拖去拍牙膏广告都绰绰有余。眼前是一个岔路口,我往右,她往左,两者并不同路。她没有逗留,对我摆了摆手,独自往H大的方向走去。

  那只装着水晶项链的盒子仍然在我手里,它曾经承载我过多的寄望,现在却失去最后一丝光芒。我原本打算将它丢进路边的垃圾桶,但转念又收了回来,重新揣回大衣口袋里——我已经不是阔少爷了,没资本用这种方式耍酷,何况将为她准备的礼物丢进垃圾桶,怎么看都是一种亵渎。

  当我走进F大校门,经过一面风纪镜,这原本是用来提醒学生注意日常仪容,但此时它照出我的糗态。一只做工略显粗糙的圣诞帽,红色的顶,白色的边沿,软塌塌地戴在我的头上,只露出一缕凌乱的额发。

  如同一个小丑,一个拥有劣质道具的小丑,一个失魂落魄的小丑。

  恋爱这种事情兴许不过如此,沉迷其中时觉得非谁莫属,一旦放下了,才知道自己的幼稚。

  从圣诞节到元旦,我都过得浑浑噩噩,似乎灵魂游离于虚空,不再属于我自己。起先只是重感冒,而后呼吸道感染,又是咳嗽又是喷嚏,仿佛即将不久于人世。我向老板请了假,又让甫仁去买了药,开始漫长的养病之旅。

  尽管如此,我对生活依然抱有积极进取的心态,每天都喝着板蓝根,吞着白加黑,裹着军大衣,陪那帮家伙通宵打麻将或玩牌。这次我不再像以前那样点到即止,而是敞开了干,搞得五楼那对哥们儿往取款机跑了三趟。

  “平时见你打牌挺温的,今儿生病了反而手气这么好,怎么回事嘛?”输钱的人有些沮丧,开始质疑我是否有猫腻。

  我听不出弦外之音,循循善诱道:“中国人讲究各种气嘛,同时又认为万物平衡,此消彼长,所以我体气弱,运气自然要好一点。”

  他们看着我一脸严肃的表情,不知道所言虚实,听得云遮雾绕的。大学里千人万相,思维与喜好各不相同,其中不乏嗜好特别的,譬如专研一楼专研周易八卦的,二楼那个喜欢用咏叹调说话的,像我这种偶尔假装出来的唯心论爱好者更是数不胜数。赌徒无论大小,大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相信唯心论,进而产生两个极端,或是盲目地相信自己的主宰能力,或是信仰一切皆有天命。

  甫仁显然是前者,他喜欢与命运博弈,像在高空走钢丝,像在刀尖跳舞。在我认识的诸多朋友里,他的存在感尤为突出,心思也最缜密,譬如眼下,他是唯一能够看出我对宗琦佑的态度发生微妙变化的人。倘若这事儿搁在别人身上,大都唯恐避之不及,不愿意掺和这种狗血的麻烦事。

  但是,他不同,他乐于掺和。

  肥昊最近认识新的妞儿,如今天一黑就出去鬼混了。恋爱这种事情兴许不过如此,沉迷其中时觉得非谁莫属,一旦放下了,才知道自己的幼稚。

  三个人炸金花显然没意思,打麻将又三缺一,于是康子提议喊宗琦佑来,而我直接打电话给楼上的家伙。甫仁没有发表意见,他袖手旁观着,任由康子拨通电话。最终,楼上的家伙表示鏖战通宵,无力出兵,而康子那边得到肯定答案。

  感情归感情,兄弟归兄弟,这一点我还能分得清。宗琦佑并未做出什么越轨之事,我有我的权利,他有他的自由。不过现在,我真心不想见他,不是因为嫉恨,只是不知道如何面对。

  在宗琦佑来之前的半小时里,只有康子乐呵呵地闲扯,而我和甫仁各玩各的手机。在这场说不清对错,甚至单方面存在的事件中,甫仁的态度似乎有意向宗琦佑那边倾斜,尽管他现在似乎保持中立。

  随他去吧,反正这事不需要观众。

  宗琦佑来了之后,麻将开场,刚打了两圈,肥昊也回来了。我本来想让肥昊接替我的位,但他坐在旁边煲电话粥,我只得耐着性子坐下去。

  宗琦佑的麻将水准一般,不过他喜欢凑这个热闹,反正输赢都一样。与节奏快的牌局不同,麻将桌向来可缓可疾,是谈论事情的绝佳场所。宗琦佑叼着烟,码着城墙,漫不经心地问道:“小泽哥,看到我们学校这期校刊没?”

  “嗯。”我点了点头。

  “看到‘时光倒影’那个专栏吧,你觉得怎么样?”

  “挺好的,张熙辰的文笔还不错,有两把刷子,就是有点刻意堆砌辞藻了。”

  “我不是说学姐的文章,我是说我拍的照片,拍得怎样?”他停顿片刻,又补充道,“那张简洁的大照片,漂亮吧?”

  这句话一出口,小客厅里顿时安静下来,连煲电话粥的肥昊都闭嘴观望着,我甚至能够听见他电话里传出的声音。宗琦佑也愣住了,他环顾四周,迷茫地问道:“怎么了,干吗都不说话?”

  那三个家伙都看着我,而我拿起防风火柴点烟,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怎么?你们没有见过简洁?可惜了,不过小泽哥知道的,你们平时不去‘时光倒影’捧小泽哥的场吗?”

  康子终于按捺不住,开口问道:“简洁?简洁不就是小泽哥那个……”

  此时我手里微微一颤,坚固的火柴棒竟然折断,倘若这件事情在这个阶段被旁人捅出来,倒也不是什么坏事。然而,康子的话尚未说完,便被甫仁打断,他说:“康子,去我那边拿,拿一包烟来,右……右边抽屉里。”

  “你自己干吗不去?”康子愣头愣脑地问。

  “叫……叫你去……你就去,哪……哪有这么多废……废话?我坐在这死角,难道飞……飞过去啊?”

  康子早已习惯这种待遇,他骂骂咧咧着,以此来寻回一点颜面,但他仍然顺从地去帮甫仁拿烟了。肥昊则挂掉电话,表情严肃地望着在场的每一个人,他性情憨厚,虽内心有自己的准则,却绝不会做出头鸟。

  我没有指望他,也不指望任何人。

  “哪里有烟?找不到啊!”康子的声音从卧室里传出来。

  甫仁掀开盖在双腿的毛毯,穿上拖鞋跑进卧室,并且顺手将房门带上。我知道,他这是要私下里提点康子几句,让那个不通人情世故的二愣子看清局势,选择正确的站位。几分钟之后,他俩才一前一后地走出来,甫仁故作轻松地吹着口哨,而康子神情凝重,目光游离,极力避开我的视线。

  “小泽哥,没……没烟了,我和康子去……去买烟。” 甫仁说。

  康子也穿上羽绒服,准备和甫仁一起去超市,但肥昊忽然站起来,怒气冲冲地吼了一句:“站住,别走!”

  甫仁和康子都站在门口,谁也不敢动,他们其实很忌惮肥昊,因为脾气好的肥昊一旦动起真格来,是相当不好控制的。宗琦佑迷茫地望着众人,他觉察到气氛的异样,又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只能这样观望着。肥昊的沉默持续大约十秒,最终他的懦弱还是占据上风,语气一转,说:“我和你们一起去。”

  人世之间,柴米油盐固然重要,这些都免不了钱与财,但嬉笑怒骂更为重要,这些便是基本的人性。

  甫仁明显松了一口气。

  肥昊看了我一眼,他踢开凳子,颇为不满地出去了——他们谁都不愿意开罪宗琦佑,宁可躲得远远的。房间里只剩我和宗琦佑,他伸手拿起甫仁那边的烟盒子,轻轻地晃了晃,说:“这里还有大半包,干吗急着去买烟?”

  “大烟枪嘛,半包烟哪里够。”我替甫仁解释道。

  “哦,”宗琦佑抬眼看着我,疑虑仍未打消,“总觉得怪怪的……”

  这样耗下去不是办法,事情总要摆到台面来的,我稍稍整理一下思绪,打算将这件事情讲清楚。至于结果如何,只能看他如何看待,反正在这件事情上,我无法让步。然而,我正要开口,宗琦佑抢先一步说道:“你知道吗?上一期校刊的美食推介栏目反响很不错,论坛上很多人对简洁很好奇,所以主编决定后面一期的热点人物专栏推简洁。”

  “推简洁?”

  他点了点头:“我认识S大一个哥们儿,他也知道简洁,他说简洁的家境不好,以前差点不能上大学,后来不知道怎么又来了。她申请助学贷款,今年突然被驳回了,似乎里面有点戏……”

  “你也知道这事?”我没有想到他对简洁信息的掌握竟然如此深入,不免有些惊诧,“那你知道她的贷款申请为什么被驳回吗?”

  “不清楚,不过想要弄清楚又不是什么难事。”

  “你去问简洁?”我故作镇定地问着,内心却狠狠地酸痛一下,倘若简洁真的将不愿透露给我的秘密告知他人,那我真的应该找一块豆腐撞死得了。

  “问她?怎么可能!她都不跟我多说半句话,不过我认识S大学生会的人,总能从他们嘴里抠出一些消息来,到时候就好办了。”

  “你刚才说有戏,是什么意思?”

  他笑了起来,说:“助学贷款这玩意儿,能算得上什么破事,不过是在名单上打一个钩而已,但在她那边倒是可以记一个大功。”

  尽管我不希望简洁对他的印象有所美化,但事关简洁的助学贷款,我不能只顾争风吃醋,让她错过这次绝佳的机会。我说:“名单上打钩,也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哪是我们一个学生能够左右的?”

  “找人啊!何况那不过几千块钱而已,大不了我自掏腰包,咱又不在乎那点。”

  我在心底冷哼一声,他终究对权财的力量过于依赖,而忽视别人的性情,这是他的软肋。人世之间,柴米油盐固然重要,这些都免不了钱与财,但嬉笑怒骂更为重要,这些便是基本的人性。简洁那么一个骄傲的人,威吓的硬扛,利诱的免疫,绝不会接受别人的嗟来之财。

  宗琦佑这样的想法,刚好适得其反。

  “圣诞节那天你不是给她送礼物了吗?关系应该还可以,干吗不自己去问,拐弯抹角多麻烦。”我试探着问。

  “礼物?”他思索片刻,终于恍然大悟地说,“哦,那个不过是采访时拍摄的照片,她说想寄给家里的弟弟,让弟弟知道自己过得很好,所以我就冲洗几张给她送去了。

  “不是礼物?”

  “不是。”

  我顿时豁然开朗,又有些自责,我与简洁相识那么多年,自恃互相信赖,不料如今竟然捕风捉影,怀疑简洁的人品。简洁的弟弟如今也懂事了,虽然张简异性,却不妨碍姐弟之情,他开始爱护自己的姐姐。对于她而言,这个世界还有一个嘘寒问暖,互通讯息的亲人,也算是一个慰藉了。

  心结终于解开,阴霾消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盘优网  |Sitemap

GMT+8, 2021-6-18 14:07 , Processed in 0.080690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免责声明: 本站所有百度云资源均搜集于互联网公开的资源,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相关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其录制、上传等服务。若本站收录的内容侵犯了贵司版权,请与1042565872@qq.com 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帖子并致以深深的歉意!

Powered by Discuz!X3.3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