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今古传奇武侠版 > 正文

逃杀·不理原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3-13

  章一 忘川路口

  经过了江南十二楼的一番风波,冼红阳、越赢、杜春、叶云生、白小川五人乘坐飞刀沈家的船只,自寒江而至大西南。

  旧友重逢,真是人生至大喜悦。下船后,几人找了一家客栈住下,先行休整一番。

  较之京城又或江南,这间小客栈可说是十分简陋。越赢笑言:“这间还算是好的,再往后到了不理原,只怕连客栈也没得住了。”

  冼红阳并未来过大西南,道:“我听传言,都说不理原这里十分险恶,到底是怎样一个险恶法?”

  越赢也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套茶具,泡了茶,拎着一把青瓷茶壶走回来,笑道:“你可知西南王?”

  冼红阳道:“西南王?我听说他盘踞西南一带,很有势力,再多的可就不知道了。莫非这不理原和他有关系?”

  越赢放下茶壶,斟了两杯茶水,道:“有关,也无关。”

  冼红阳有些不懂。越赢喝了一口茶:“这要从头说起。西南王其实不是王,是个侯。本朝开国时,大将傅天啸封抚远侯,派驻此处,后来便一代代驻扎下去。因西南偏僻,傅家势力也已形成,朝廷便听而任之。到了这一代的抚远侯傅镜,势力尤其强盛,又极擅经营,聚集了许多财富,因此都称他为西南王。”

  冼红阳点了点头,心下有些担忧:“既然这位西南王在这里这般有势力,那我……”他想说若傅镜有意对付他,西南又岂是一个安全所在?

  越赢似已猜透他心中所想,笑道:“你不必担心,西南王势力再大,主要也是在丹阳城一带。过了丹阳城,崇山峻岭不计其数,又有各种民族混杂其中,就连西南王,也只是与他们和平相处,无意征服。”

  冼红阳松了一口气,却又想:这般说来,自己进入大西南山中,岂不是还要经过西南王的势力范围,又是一番不小的麻烦。

  越赢悠哉喝着茶水,似乎在回忆着什么:“早年间我和阿莫来大西南,倒也和西南王打过交道……不是和傅镜本人,是他手下的钱粮总管陈庆辉。这人虽然是商贾出身,但精明之外更颇有见识,武功亦是十分高明。西南王有这般手下,可想见其人。”

  冼红阳不由颔首。越赢又道:“不过,西南王最有名的手下却不是陈庆辉,而是他的侍卫头领,千面人魔风陵渡。”

  单这绰号就已让人一凛,越赢偏偏又卖关子:“想知道风陵渡的事情,等等你去问阿春。”

  冼红阳“嘿”了一声。越赢笑道:“你不想知道不理原的事情了?”

  对啊,本来想问的就是不理原,这说了半天还离题甚远,冼红阳自己也好笑。却听越赢慢条斯理又道:“欲到大西南山中,须先经过西南王控制下的丹阳城,那是西南的贸易中心。去往丹阳城有两条路,一条近,一条远,可来往行人走的却都是远的那条通关大路。”

  冼红阳奇道:“这是何故?”

  越赢继续慢条斯理:“因为近的那条路,须先过不理原。不理原是一大块丘陵地带,沼泽丛生,人烟稀少,山水极是险恶,因为实在没什么油水可图,朝廷和西南王都放弃了这块地盘,连土匪和马贼都看不上这里。天不理,地不管,因此才叫不理原。只不过,这里却住了一个人。”

  越赢喝下杯中最后一口茶:“你知道关山雪是什么出身?”

  云阳卫人字部大头领,武功甚至超过江南第一剑客叶云生的超凡高手关山雪,传言中乃是血魔的关门小弟子。这一点,被追了一路的冼红阳当然知晓。他怔怔看着越赢,却听越赢道:“不理原上住的,乃是血魔的师弟,曾发下誓言终身不出不理原的纵横天,阙纵横。”

  这名字出口,冼红阳忽地打了个冷战。他心里想:有这样一个煞星在,怎么越大哥又说我们要走不理原?

  他这句话还没问出口,越赢却放下杯子,道:“阿春和小川两个也罢了,叶子怎么这么久还没出来?”

  随着他这句话出口,一身白衣的叶云生便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眉头微皱,手中拿着一把灰白色的长剑。

  这正是叶云生赖以成名的飞雪剑,叶家长老所赐,这些年来片刻不曾离身。越赢见他神气,便起身问道:“叶子,怎么了?”

  叶云生道:“飞雪剑上有了裂痕。”说罢,眉头皱得更深。

  越赢接过那把剑,果然,剑身上有隐隐的一道裂痕。这是当初叶云生为救冼红阳,硬闯秋声阁破机关时留下的印记。之后风波无数,在寒江上更不可能有什么铸剑的地方,这件事也就一直耽搁下来。

  然而现在他们所处之地,若想寻一个出色的铸剑师修补飞雪剑,却也是件不可能的事情。越赢仔细审视了那把剑一番,叹道:“这确是没办法了,若是经历大战,飞雪剑只怕难以支撑太久,我那里还有一把含英剑,你若愿用,可以先拿去对付一阵子。”

  其实飞雪剑虽是利剑,却非宝剑。但二十几年来叶云生的这把剑不曾离身,这意义自然不同。因此叶云生虽是谢过越赢,眉间仍有些郁色。冼红阳晓得飞雪剑是因自己才出了问题,心中惭愧,正要上前安慰几句,却听门声一响,杜春与白小川两女联袂而出。

  冼红阳霎时眼前一亮,走在前面的白小川一身玫红色的衣衫,也还罢了,后面的杜春白衣绿裳,裙上略点缀了一些春水般的波纹,发束梅花银簪,打扮得清丽简便、亭亭如竹。原本冼红阳还想着问她那“千面人魔风陵渡”到底是怎样个人物,未想一见杜春,竟是半个字说不出来。他怔了一会儿,忽觉膝盖上一片冰凉,原来不知何时,他手中的茶杯已然掉落,茶水湿了一身。

  他不敢多想,忙笑着起身:“这怎么弄的,我去换个衣服。”其实他出身丐帮,常风餐露宿,焉有为了这点水渍就去更衣的道理?

  越赢看着他的背影,默然一笑,也不多言,只为这几人各斟了茶。

  冼红阳在房间里镇定了一会儿,也没换衣服,听着外面笑语阵阵,一切都是寻常模样,就掸掸身上走了出去。他看到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甚至还有一小壶酒。越赢招呼他说:“过来吃饭,你出来还真及时。”

  冼红阳也就哈哈一笑,过来就坐。白小川侧着头正和杜春说笑,叶云生端然正坐,一切一如既往。

  吃过了饭,又休息一阵,越赢起身笑道:“好了,我们也该上路了。”

  此时外面暮色已临,冼红阳小吃一惊:“我们连夜赶路么?”从前他独自逃亡时,自然昼夜不分一路逃下去的时候也有很多,但越赢这次专程找了客栈,又说之后路程十分险恶,他原以为今晚几人会在这里好好休息一番,方才离去。

  越赢道:“我找这客栈,目的有二,一则是为了大家休整;二来,也是为了告别。”

  “告别?”冼红阳又吃一惊。

  越赢笑笑:“是啊,今晚之后,咱们就要分路而行了。”他正了颜色,“之前我的话尚未说完。云阳卫忙于江南那个烂摊子,没能在寒江上捉到你我,但他们也已知晓我们要走西南一路,因此已在大路上设下重兵,那条路,小冼你是不能走了。然而若没有一个人走大路,云阳卫必会怀疑,说不定会派兵来到不理原。”

  冼红阳道:“那……”

  “你、我、阿春,三人一路,由不理原入大西南,叶子带着小川走大路,引开追兵。今晚也算是个饯别之宴吧。”

  要知不理原上虽有纵横天,但偌大一个不理原,与一个人对上的可能并不大,而若走那通关大路,则必会被云阳卫所截。因此冼红阳忙道:“不可!”他心里想:若是叶云生与白小川一路,白小川岂不成了自己的替身?她是个姑娘家,风险未免太大。

  越赢笑道:“你怕小川出事?她也是江湖儿女,何况有叶子在她身边。与其担心她,倒不如担心一下你自己,你当那不理原上的纵横天就很好惹么?”

  越赢天生有一种兄长气质,不必高声说话,自然令人信服,当年就算是浪子莫寻欢,在他面前也不会太过造次。被他这么一说,冼红阳虽然还想争辩,最终却也只能听从越赢安排。

  白小川笑着起身,她那只擅长追踪的黑狗不便随行,已托付给了飞刀沈家,道:“冼红阳,那咱们就告辞了。”又叹口气,“这一路同行,还怪舍不得的,也不知道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见面。”

  这却是真的,这几人分路而行,不知前景如何,说不定之后叶云生与白小川便会与自己再难碰面。而自己入了大西南,就算侥幸有回到中原的机会,至少也要再过二三十年,想到这里,冼红阳不禁也有几分伤感,他忽然弯下身,向白小川深深鞠了个躬。

  白小川吓了一跳,忙向一旁跳开:“喂喂,你这是做什么!”

上一篇:扇骨师
下一篇:百家·风花月
栏目分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