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今古传奇武侠版 > 正文

荒刀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3-13

  瑾怀,玄武纪写作小组成员,洛阳女儿,北京林业大学在读。爱天爱地,看山看水。风前久雨檐花落,扇底青霜烈酒温。未逢尽喜尽悲事,亦非独爱独恨人。有书斋半间,知交三两,可以书,可以画,可以醉,可以歌。常怀对武侠的珍视与敬重,不管哪一个时代,我们总是孤身或者并肩战斗,去追寻自由与爱。

  《埤雅》:“江湘二浙,四五月间,梅欲黄落,则水润土溽,柱础皆汗,蒸郁成雨,谓之梅雨。”民谚有云:“小暑雷,黄梅回。”

  ——题解

  (一)

  谢襟睁开眼的时候,面前是一片空茫。盛夏之时,天风如怒,在万山之巅翻滚腾跃,滚雷骤雨直削而下,千仞悬崖伏于袖底——差一步他就粉身碎骨,之所以没掉下去,只是因为面前架着一把刀。

  四尺半的刀弯如眉月,从身后勾住了他的脖颈,迎风呜咽出旷古的杀伐之气。

  持刀人道:“醒了?”

  谢襟抬手,轻轻地拈起刀锋,向后退了一步:“见笑了。武榜第一的剑客,是个随时都会神志失常的疯子。一无是处,偏偏还不能去死。”

  那刀客的面容低低压在笠帽下,收回了刀,不接话。谢襟转过身来,一身透湿,却不见狼狈,只温和地笑了笑:“又有人看不得我死……是想让我做些什么?”

  “朋友。”

  谢襟一愣,像是没听懂。

  刀客却摘下了斗笠,露出一张好看的年轻女孩儿的面孔:“不做什么,想和你做个朋友。我是褚青青,幸会。”

  (二)

  谢襟住的地方是崖山上的一个荒宅,方圆十里都没有村落,唯独一个三进的院子孤兀地立在山间,透出时殊事异的凄荒来。黄昏时分,褚青青把包裹搁在屋角,挽起袖子整理满是浮灰的客房。雨季天黑得早,桌子椅子都看不太清楚。纵然习武之人能在夜中视物,谢襟还是贴心地端来一盏灯。

  褚青青:“别……好不容易这时节多雨,你别让我见光,烦。”

  谢襟心道,这年头年轻人的怪癖真是越来越多了。他吹灭了烛火,帮着褚青青一起整理,这才发现她的刀旧得很,像是许多年没有用过,晌午被她救下的时候自己要疯不疯,竟然没注意到。

  “沧桑老大侠装酷也就罢了。你一个姑娘家,为什么用一把生锈的刀?”谢襟问。那刀半边是锈蚀的痕迹,分不清是铁的味道还是血的味道,让人心里堵得慌。

  褚青青:“你一个高手,为什么住一个破宅子?”她嫌弃道,“三间客房,只有这间不漏雨,还朝西。”

  谢襟失笑:“我只有这一个宅子啊。”

  褚青青撇嘴:“我也只有这一把刀。”

  谢襟没话说了。他其实没什么朋友,并不知道两个人之间要怎么相处。早年刚成名的时候他家曾经门庭若市,来决斗的人从山腰排到谷底,在爬上山前先死一批。后来每年出武林排行榜,他都是第一,写排名那厮也烦了,找他确认的时候酒也不带的,渐渐这边就又荒废起来。

  按应小怜的话说,他是个高手,却不是江湖人。

  “应小怜是谁?”褚青青问。

  “你没听说过?”谢襟疑惑。

  褚青青:“我第一天走江湖啊。”

  谢襟叹了口气,道:“她是天下第一的美人儿,你可要记住了。”

  褚青青一脸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能否带我去见她?”

  谢襟摇摇头:“你……其实已经见过了。”

  “嗯?”

  “你找到我的那座山崖,是她埋骨之地。九年前她死在那里,我答应她好好过十年……但其实我每一日,都想去死。”

  “所以……你是因为这个疯的?”褚青青把疯长到阶沿的草拽断,拿草茎编蚱蜢玩儿。她左手拇指压着已经编好的尾巴,手心里扣着一个半圆形的胎记,道,“别怕,我不嫌弃你呀。你看,你是个疯子,我呢,是个无名小卒,朋友还是照样做,天才们总是惺惺相惜的。”

  谢襟苦笑:“我时常神志不清去跳崖,你武功再高,挡得住一次未必挡得住第二次。这十年是我答应她的,所以跳下去以后,多半会半死不活地爬回来。但眼看期限要到了,我很担心下次再疯起来,会拿剑自己把自己分尸。”

  褚青青三两下编完了蚱蜢,却随手把它扔了,道:“你愿意为她死,却不愿意为我活着。现在我是你朋友了,她是你什么人?”

  谢襟道:“爱人。”

  (三)

  第二日雨停了,褚青青便不愿出门,又过了两日,雨又下起来了,谢襟却不见了。褚青青跑了大半个山头,才在一株古松上看到他。

  褚青青站在树下喊:“谢襟,雷雨天别去树上。”

  谢襟像是根本没听到,自顾自地找死。

  褚青青一把甩开伞,轻身掠至他身边,道:“你又疯啦?你醒醒啊。”

  谢襟依然不说话,剑却出了鞘。

  “一言不合就动手啊……”褚青青噘起嘴。她身在半空无从借力,合该避不过这一击,却不知怎的身形蓦然一闪,毫发无伤。

  谢襟这会儿显然还不知道她是谁,一个回合收不住,刀剑交鸣地纠缠了半个时辰才开口:“我刚刚做什么了?”

  褚青青:“坐在树上,打我。”

  谢襟揉了揉眉心。

  “你也别太自责,我功夫不比你差,就当练手了呗。”褚青青笑得爽朗,像是阴雨天气里的一缕光。

  谢襟道:“谢谢你。”

  “不然你给我讲讲你过去的事吧,”褚青青说,“你这次疯可没去悬崖寻死,让我一番好找。”

  谢襟点了点头:“好啊。”

  (四)

  “那天你说我是为她疯的……其实不是。我本来就是个疯子,疯起来的时候生死不顾,才捡了一身功夫。起初我还不知道,有次路上遭劫,伸手去挡的时候一连推倒了三五个壮汉。后来我才知道……我身体里……有另外一个人,是个武痴。”

  “好厉害!”

  “他除了练武,不大打扰我的生活,我便没太在意。后来见到小怜——那时她是千岳会的护法,我喜欢她,便去和人比武。武榜第一的时候,我跟她求婚,她说想要个大院子……我就带她去找崖山宝藏,谁料……遇上了地动。我们被困在地下整整四十三日,为了活下来,我杀了她。我也不知道自己那时候疯是没疯,但走出来的时候,我满嘴满身干涸的血迹,她只剩下一半的血肉。”

  “你……”褚青青睁大了眼睛,捂住嘴,吓得刀都掉了。

  “我把她生吞活剥——就因为她说她愿意为我死。”谢襟低低地笑了出来,“我清楚地记得那时候自己太饿太渴,先找到动脉去割,狠命地喝血……然后又想止血,怕喝了这次,以后就没有了。肉也不好撕开,女人其实没有他们说的那么柔软。吃了一会儿我就再也不敢看她的脸,只好拿刀砍下了她的头——她还是微笑着,勾魂摄魄的样子。哈哈哈哈……我很想为她报仇——可她明明是我杀的啊。她要我替她活着,可我活着的世界,所爱者皆亡。”

  谢襟眼中带泪,褚青青却煞风景地道:“我有个疑问。她说要你为她活着——是什么时候说的?”

  谢襟一愣,欲言又止。他的记忆太乱,似乎那个温软动人的声音就响在他吃掉她的时候。可是断头而亡的人怎么能说话呢?他痛苦地闭上眼睛。

  褚青青又问:“还有还有,你不是用剑么,那刀是哪儿来的?”

  谢襟睁开眼睛,神色冰冷。

  “诶!一言不合你怎么又疯了!”褚青青发现有变,赶忙跳开,去身后摸刀,“刀呢?哎呀以后千万要刀不离手,太可怕了。”刚抓到刀柄,两人又打作一团。

  (五)

  “喂……你、你说了那么多,我也讲讲我吧。”褚青青刚和谢襟从前院打到后院又打回前院,此刻正趴在房梁上喘气。

  “从小,我师父就说我是个天才。所以我走江湖的第一天,就问他有没有高手推荐,其他人我都看不上眼。我师父说起你,我便去找你……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呀,觉得你实在是……”

  正说着话,忽然有叩门的声音。

  谢襟正欲起身,褚青青赶忙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拉着他躲到梁上。

  谢襟在手上写,别闹,大概是千岳会的人,我得赴约。

  褚青青不知那儿来的力气,一把抓起谢襟的手,把他揪出了窗外。两人迎着风疾驰在盛夏的山谷,雨将停未停。

  谢襟:“你干什么?”

  褚青青答非所问:“你答应她的十年,还剩几日?”

  谢襟:“三日。”

  褚青青:“那你若是三天后就死,现在想做什么?还为千岳会杀人吗?她又不在那里。”

  谢襟:“我……我其实想去看看她以前呆过的地方。”

  褚青青:“那就别管门口是谁了呗。我陪你,你想先去哪儿?”

  “千岳会后山……有片竹林,还有条小溪。我第一次遇到她就是在那儿。”

  (六)

  翻山越岭,数日风尘,到千岳会的时候恰是个月夜。月色如雪,雨后的竹海泛着深沉的碧色。

  谢襟缓步向溪边走去,忽然看到一个熟悉身影。

  “小怜……”他念出了日思夜想的名字,却在唇齿间渐渐化作苦笑,“你看,我都出现幻觉了,以为她还活着。”

  无人回应,褚青青不知何时又不见了。

  应小怜仿佛比十年前更美了些,螓首蛾眉,低头捧映着月色的清泉。她身着轻柔细腻的绸裙,宛如山野中的精灵。

  谢襟屏住呼吸,凝望着。心道,这次疯得真是时候。

  那边,应小怜却向他这儿望了一眼,启唇如拨弦:“子约,好像有人在这儿,我是不是听错了?”

  子约?谢襟这才发觉她的小怜旁边站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每次来后山,你都犯疑心病。”秦子约笑,“别多想了。十年前的第一高手,叫什么襟来着,不也被你制得服服帖帖。崖山宝藏是你的,千岳会是你的,江湖天下都是你的,我也是你的。你担心什么?”

  谢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看见应小怜面色忽沉,说:“别提他。不成器的东西,杀个人就发疯,留了十年也没什么精进,真不知要他何用。”

  “还不是你心慈手软么。”秦子约嗓音低沉,语调却温柔如水,“小怜,别生气了。”

  谢襟忽然觉得头疼得要命,一半的身体说“好痛苦啊,还是彻底疯了算了”,另一半还在僵持“你都已经疯十年了”。

  “能不能别吵了!”他想。

  谢襟握着剑柄,拧着眉,一步一步地后退。竹涛在夜风中起起落落,如往事飞掠。

  “笨蛋。看到了吧,应小怜是个女魔头,你为她杀人,多亏啊。”身后忽然响起一个清澈的声音。

  “笨蛋。你发起疯来一点儿也不好看。我怎么会第一天走江湖,就迷上你了呢?”谢襟转过身去,那声音又到了前面。

  “笨蛋。现在的我……是你想象出来的啊,你不想我,我当然就不见了。” 左边道。

  “笨蛋。你疯了之后总是什么都不记得。当年被你吃掉的人……是我呀。”右边道。

  “笨蛋。你还记不记得我是谁?” 这次……响在心里。

  夏日的月光清澈得像水,能把泪滴到眼眶。谢襟眨了眨眼,轻声道:“你是……褚青青。”

  (七)

  千岳会的后山多了具白骨,起初是没什么人在意的。那骨头散落得厉害,分不清是人是兽。只是有个衣衫褴褛的疯子非要坐在骨头旁边,自言自语哭哭笑笑。

  那疯子武功还很高,左手刀右手剑,寻常高手三五个人都制他不住。巡逻弟子通报分会长老,分会长老通报总盟主,总盟主在应小怜耳边淡淡地说了一句,应小怜妖娆一笑,说,我去去就来。

  走出门的时候,天上打了道闪,雷声滚滚而来。倒黄梅的天气,她也见怪不怪了。于是她姿容不变,款款走到谢襟身边。

  “你就这么想来见我,嗯?”她笑着问。

  谢襟背着剑,把刀抱在胸前,抬头说:“是啊,我今日,比十年以来的任何一日都、想、见、你——”

  应小怜还没回神,一柄锈刀自身后刺来,当胸穿过,溅落大捧的血花,在她眼底透出雪亮的锋尖来。

  谢襟复拿剑一挑,又给了三分力道,刀意继续向前,剑意却向后。

  应小怜满脸惊恐地后退,但那锈蚀的刀锋既是背向而来,她便退不过——前剑后刀,以气为御,迅疾如电,俱是没柄才停。她如何也想不到这个藏锋十年的人何时练就了这般惊世骇俗的刀与剑,能分身化影,一者御刀,一者御剑。且对着她勾魂摄魄的容颜,不言不语,不慕不从。

  “你是不是也忘了?”谢襟道,“那日崖山,你我之外的第三个人。”

  应小怜倒在地上,土地泥泞,生前的风华都似不存。

  (八)

  褚青青第一次走江湖的时候,问师父有没有高手和宝藏推荐,师父沉吟半晌,道,崖山,谢襟。于是她上路了。

  那时候谢襟白衣策马,身后应小怜红裙曳地,鸳鸯眷侣,羡煞旁人。她却一眼看到应小怜眼底,一闪而逝的不屑和冰冷。于是她横在路上,抱着弯刀,灿然一笑:“谢襟?”

  谢襟勒住缰绳,问:“何事?”

  她伸出手:“想和你做个朋友。我是褚青青,幸会。”

  (九)

  谢襟抽出那把刀,放进怀里。血色殷殷,铺天漫地。破碎的襟袍当风支离,闪电在远处燃起荒草,天倾地覆。

  有人披风雨而来,衿带青青,在他颊边落下轻柔一吻。

  他顺势一歪头,闭上了眼睛,却缓缓露出了一个笑容。

  “你……回来啦。”

上一篇:小暑·江湖·刀剑
下一篇:扇骨师
栏目分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