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今古传奇武侠版 > 正文

惊魂谷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3-13

  日落时分,雷驹正骑马穿过山谷。

  波浪般的长草不断延伸至天边,草地两旁群山环绕,嶙峋的山石在夕阳映照下透着一丝狰狞。

  雷驹在马背上挺直背脊,按辔徐行。他身穿一件发旧的粗布麻衣,头戴一顶宽大笠帽,遮住了面容。腰畔悬挂的羊皮水袋,随马背颠簸轻轻晃动。

  空中时有几只飞鸟掠过,在艳丽的霞光下伸展双翅,自由盘旋。

  望着这些鸟儿,雷驹忽然忆起三个月前同武林名宿——浪花道人在山中比武时,也有几只鸟在天上飞来飞去。

  当时,他施展出生平绝技——电光石火拳,招招猛烈无比。怎奈对手不急不缓,东刺一剑,西刺一剑,犹如蜻蜓点水,看似软绵绵的没有力道,实则一步步巧妙地化解了他排山倒海般的攻势。

  十余招过后,对方长剑已悬在雷驹脖颈处。

  刹那间,他生平第一次体会到接近死亡的滋味,凌厉的剑气仿佛一条毒蛇缠绕在他颈边,令他全身肌肉都变僵。须臾,剑气消失,浪花道人收回长剑,冲雷驹微笑道:“后生可畏。这二十年来,能接我十招以上的,你是第一个。”顿了顿,又道:“小朋友,你不玩剑真是可惜了。”说完这句话,转身飘然离去。

  雷驹呆呆望着浪花道人的背影消失在山坳后,感觉一身轻松。虽说败给对方难免有些遗憾,但转念一想能得到前辈高人的称赞,无论输赢,也不枉此生了。

  忽然间,雷驹注意到前方不远处散落着一团白森森的物事。他好奇心起,跃下马背,走过去查看,见是一堆零碎的骨头,形状各异,分辨不出是哪一类野兽的。

  接着,他又在岩石后面发现一些腐肉,散发出阵阵异臭。雷驹皱了皱眉,心想天色不早,赶路要紧,何必留意这些东西。好在身边食物还算充足,穿过这条山谷才是当下最要紧的事。

  天很快黑了。

  一轮明月从谷中升起,照耀着一人一马,缓缓而行。

  不知不觉行出数里,雷驹喉咙里一阵干涩,解下腰畔快要干瘪的羊皮袋,拧开塞子,将最后几口水都灌了进去。然后他开始意识到水源的重要性。

  他抚摸着马儿背脊,喃喃道:“老朋友,不用担心,前方必定会有水源出现。”自我安慰一阵,继续朝前赶路。

  又行了半晌,忽看到前方有火光闪动。

  雷驹深感讶异,莫非这谷中竟还有除自己之外的人?

  火光是从一个山洞内传来的。雷驹走过去时,除了一堆熊熊燃烧的火焰,并无人影。他正在想会是谁生起这堆火时,脚下踩到个硬邦邦的物事。俯身瞧去,是一根骨头,较之前看到的那些,这根算比较完整的。

  只不过它的形状颇有些像人身体某个部位的,雷驹笑了笑,暗想应该是自己想多了。

  这时,洞外传来一声马嘶,雷驹快步奔了出去。

  月光下,一个身躯高大的家伙正抓着马的缰绳,在奋力拉扯。

  雷驹见状喝道:“喂,你是谁,快放开我的马。”

  那人愣了一下,扭头看到雷驹,松开缰绳,朝这边走了过来。雷驹见他胡须浓密如刺猬,一双精光四射的小眼睛里满是贪婪之色。

  那人走了两步又停下,从腰边解下一张十字弩,对准雷驹,咧嘴一笑,道:“老天开眼,又送来一顿美餐给老夫解馋。”

  雷驹听他言下之意似乎是要吃了自己,联想到之前那些骨头,暗想此人多半是个在谷中居住的食人魔,既然让自己遇见了,一定要替天行道,免得他日后再伤及无辜。

  只见那人抬了抬十字弩,喝道:“老夫熊万屠,向来不食无名之人。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雷驹摘下头上的笠帽,用锐利的目光盯着熊万屠,缓缓道:“我是谁不重要,因为你手中这破烂根本伤不了我。”

  熊万屠似乎觉得这句话很好笑,狰狞的脸上露出笑意,随即厉声道:“大言不惭!”

  话音未落,一支黑色短箭突地自弩弦上弹出,锋锐的箭尖携着风声,扑至雷驹面门。

  霎时间,似有一道光割裂黑暗,在熊万屠布满血丝的眼眶内闪了一闪,接着他脑袋里“嗡”的一声响,就什么也看不到、听不到了。

  熊万屠倒下去的时候,雷驹就站在他面前,握成拳的左手慢慢收回,右手中笠帽一翻,一支折断的黑色短箭落了下来。

  雷驹面对着他的尸身,叹了口气,道:“是你先出的手,可不要怪我。”接着,他又在熊万屠怀里找到一个小包,拆开来看,里面竟是一对干瘪的人耳。

  雷驹胃里一阵恶心,不愿在此地逗留,牵着马儿继续往前走。

  也不知过了多久,绕过第四个山坳后,他终于如愿以偿地看见了水流。

  皎洁的月光照耀下,一条小河似银带子般静静流淌着。起初雷驹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直到干涩的皮肤真切感受到水的滋润后,胸怀大畅,一扫之前的沉闷。他轻抚马儿的柔鬃,笑道:“老朋友,你是否也在为咱们找到水源而高兴呢?”

  远方忽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道:“归云一去无踪迹,何处是前期?”

  雷驹循声望去,一艘小船从河面漂来,船头站着一人。

  漂至近处,一个青衫男子从船头跃下,微笑对雷驹行礼,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敢问阁下大名,要到哪里去?”

  雷驹见他身形瘦削,眉眼含笑,嘴角弯起来的时候呈月牙状。

  此人瞧来温文有礼,但此情此景,令雷驹心底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毕竟刚摆平了一个食人魔,又冒出来一个身份不明的青衣人。

  他沉吟片刻,答道:“在下雷驹,冒昧问下,尊驾是从哪里来,为何夤夜至此?”

  青衫男子微笑道:“我家就在不远处,晚间无所事事,所以外出赏月游玩。”

  雷驹点点头。只听青衫男子继续说道:“今日有幸得见雷兄,不知能否赏脸去我住处参观一下,休息一晚,明早再赶路不迟。”

  雷驹刚想说不必了,但转念一想今夜发生之事颇为神秘古怪,隐隐有了一探究竟的冲动,于是道:“也好,正巧时候也不早了,如此便叨扰老兄了。”

  青衫男子跃上船头,轻笑道:“何谈叨扰之说,雷兄请随我来。”

  于是,雷驹翻身上马,紧随船尾而去。

  夜色渐浓,明月隐没在浓雾中,路途一片漆黑。

  在路上,雷驹得知青衫男子叫做西门夜风,之前是翠微门下的弟子,后来在一次争斗中误伤了同门师兄,因此被门派驱逐。他心灰意冷下,来到这山谷中隐居,至今日为止已住了半年有余。

  “不知道你在谷中可曾见过食人者?”这句话一直在雷驹内心徘徊,但并没有说出来。

  行了有一炷香时间,蓦地,一簇火光在船头亮起,西门夜风举着一根火把跳下船头,冲雷驹招呼一下。

  雷驹跃下马背,牵着马儿跟过去,只见一面黝黑的石壁嵌在两山夹缝间,仿若一个屏障,阻住了去路。

  西门夜风在石壁附近徘徊摸索,寻到一块爬满植被的山岩,拨开上方缠绕的藤蔓,露出一个凹陷的小洞。他探手入洞,少顷,轧轧声响,右侧转开一道石门。

  进入洞穴后,雷驹眼前一亮。在这条丈许来长的通道前方,赫然是一座空旷的大厅。厅内火光通明,石柱高耸,画壁蒙尘,地面积了一层厚厚的土,角落里蛛网耷拉,不知道已有多少年未打扫了。

  雷驹瞧得心头愈发惊异,暗想今天的旅途实在是奇诡。

  只听西门夜风在旁说道:“此地是我无意间寻到的。由于鄙人生性懒散,因此就没怎么打扫,雷兄不要见怪。”

  接着,西门夜风又带雷驹参观了下内室,里面摆着两张石床,此外还有锅碗盆等一些生活器皿。

  “这些东西都是我从谷外带进来的。半年来,偶尔到山穷水尽,无米下炊之时,我还是会出谷去,用平常捕到的鸟兽换取一些食粮回来。”

  出了内室,西门夜风脸上忽然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道:“雷兄想不想看看我收藏的一些好东西?”

  雷驹道:“什么好东西?”

  西门夜风眨了眨眼睛,道:“跟我来,必会令你大开眼界。”

  雷驹跟随他走到大厅西首一幅壁画旁,见上面绘着个正在抚琴的美女,旁边头戴高帽的男人探笔去蘸竹砚里的墨汁。

  西门夜风伸出手掌按住那块竹砚,身侧一道石门缓缓而开,眨眼间露出一间暗室。他举着火把走进去,点燃了壁龛内的巨烛。

  雷驹怀着警惕之意迈步入内,看到眼前景象,吃了一惊。

  只见地面上散落着无数具人形状的骸骨。白森森的骨架在蒙眬的火光照耀下更添几分诡异。

上一篇:言危诡话
下一篇:迟剑行
栏目分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