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今古传奇武侠版 > 正文

墓法墓天•金风玉露(下)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1-11

  03恋战,难测如阴

  人心叵测。

  最忠勇的,可能内藏奸狡。

  最懦弱的,也许内藏刚猛。

  最热情的,心中的孤苦,无人可诉。

  最冷漠的,遇上弱者,或者会伸出援手。

  最平凡的,在危险面前,可能突然迸发出令人无法直视的光芒。

  而最伟大的,可能下一瞬间,便黯然失色。

  人心便是世界。

  来玩嘛,来玩一个,把世界装入人心的游戏。

  1、

  从英灵塔上一跃而下,摇光只觉得整个人,蓦地一轻。

  商思归和孟浩天忽然表现出来的真实面目,早已令她的心里一直被恐惧、愤怒、委屈、绝望所填满。和商思归厮打时,她的胸臆间堵着一口坚硬如顽石的气,冷冰冰地越涨越大,令她连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

  二十年为复国奔走,到头来在别人的眼里却如同一场儿戏。忠肝义胆的背后,竟是那些猥琐龌龊的欲望。借着狂雷闪电,摇光从英灵塔上一跃而下的那一瞬间,她的头脑中什么也不想,心中只洋溢着放下一切的轻松喜悦。

  风声呼啸,她笔直地向下面的黑水沼泽落去。

  最后一次施展灭宙术拦住商思归之后,她已再无余力施展神通,这样落下,自然是必死无疑。

  可是这样死了,至少还可以保持清白之躯。

  风撕扯着她的头发,她用仅有的余力紧紧地拉住已经破碎的衣襟。

  摇光在空中笑了一声,闭上眼睛,流星一般坠落。

  蓦然间,摇光下落的身子一滞。

  她的身体忽然受到了许多由下而上的阻碍之力,那些力量不停地崩溃,可是却又不停地补充上来。恰到好处地令摇光下坠的势头迅速变慢,却又不至于令她的身体受伤。

  摇光吃了一惊,一睁眼,却吃了更大的一惊——

  只见在她的眼前,一颗丑陋的头颅正在半空中滚来滚去。

  那颗头颅圆滚滚的,如同一只葫芦,头发已经脱落得只剩了几绺,头皮、面皮皱巴巴、湿漉漉,隐隐发青,一双肮脏的灰白色眼睛一边淌着污水,一边骨碌碌地转着。

  ——那是一只……水鬼?

  “公……公主……”

  那水鬼惨叫着,头顶上飞起半条手臂,一条大腿。

  摇光才发现,这水鬼已是被自己砸碎了。不光是它,在自己的身下,原来是有许多水鬼聚合起来,叠罗汉一般攒了尖尖的一个堆。

  水鬼堆中,外层的水鬼仰面向天,一起伸手来接摇光,煞是悲壮。

  然后就摇光摔入在那一群摇曳的手臂丛中。水鬼的身子松软无比,给她一砸,登时四分五裂,胳膊腿乱飞。

  不过一只水鬼碎了,便有下层的补上。一群水鬼,争前恐后,像是在石柱底部铺上一个厚厚的肉垫,“咕叭”一声,终于前仆后继地将摇光接了下来。

  污水四溅,断肢满地,摇光从尸堆中落到实处,发现身下是一条竹筏。

  冷凄凄的月光照在沼泽地中,弯曲的树影如同鬼爪。

  “公主,你没事吧?”先前和她说话的那颗头颅在滚在她的脚边,露出两排参差不齐的牙齿,“嗒嗒”叫道,“公主,您怎么了?”

  摇光满身污秽,心力交瘁之际,又受到这样的惊吓,真恨不得还不如就这么死了。伸脚一踢,把那颗头颅踢下了竹筏。

  忽然,在摇光身后,一个人怯生生地道:“公……公主……”

  竹筏的尾部蹲着一个人。那人戴着一顶硕大的草帽,帽檐压低,令人看不清他的五官。说完这句话后,他才微微抬起头来。草帽下,他皮肤黝黑,一双牛眼,眼白硕大,在月色下乱转。

  ——如果不是鼻子下方挂出两道鼻血,他的样子,倒也有几分高手风范。

  “快逃。”摇光道。

  “什么?”那人愣了一下。

  “逃……”摇光说出最后一个字,心神一散,已是昏了过去。

  那个人,是弱水劳家,现今唯一的神通将领劳大。

  劳大这人在复国军中的身份,颇为尴尬。先前他的父亲为亲族排挤,带着他和他的弟弟劳二流落在外。一直等到父亲去世、弟弟病死,复国军人手不够,他才被秘密召回。可是他人又土气,偏偏又市侩得厉害,没有半分淳朴。四处讨好人时,只会弄巧成拙,说出的话常常令被他恭维的人疑心自己是挨了骂。

  加之他父亲的旧案,劳家寥寥可数的几个人都跟他合不来。劳家尚且如此,何况别人?于是虽有一身神通,却只被派着掌管了黑水渊与外界联络的一只竹筏。

  惶惶如丧家之犬一般,劳大终日躲在竹筏上。

  可是谁又甘心一辈子做个渡夫?他其实也一直在等立功的机会。今日摇光公主遇刺,复国军下到沼泽中搜人,劳大自是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他的竹筏在沼泽中来去自如,速度远快于常人,不知不觉,便成了在搜索圈边缘单独行动的唯一一人。

  他有他的打算:一来,若是和别人一起行动,发现了刺客,只怕没有他立功的机会;二来,若是载了别人,竹筏行动缓慢,他也难于发现敌人;三来,他熟悉沼泽,万一他发现了刺客,自然也不想便宜了别人。

  他一个人在沼泽中游荡,忽然听见头顶上有鸟翅声响,仰头望时,便见一大团飞鸟浩浩荡荡地向着英灵塔飞去。

  劳大虽然见识浅薄,但却也有些小聪明,一眼便认出那鸟群是苏寻的神通,立刻想到,苏寻居高临下,只怕比他更易于发现敌踪,于是跟了过来。

  ——那也是他的“必胜法”!

  却不料,在英灵塔下,没给他找见刺客,却给他等来了公主。

  塔顶一声雷,把他吓得魂飞魄散,抬头去看,便看见了在漫天的电光中,一个人飞扑而下。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人,但几乎是灵光一闪,立刻召唤水鬼叠起罗汉,接下了摇光。

  他的“鬼影憧憧”,原本只是幻术,但给他日夜苦练,终于由虚入实,凝出了水鬼实体,可还是脆弱得厉害。今天给摇光一砸,几乎全军覆没,就连他本人也受到灵力反挫,鼻血横流,内伤得不轻。

  “公主,你……到底怎么了?”劳大抹了一把鼻血,一时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也就在这时,他已蓦然感到一阵杀机。

  一道乌黑的剑光骤然从英灵塔顶辗转落下,飞快地向他逼来。

  “孟大人?”劳大又惊又喜。

  英灵塔咔咔作响,在这一瞬间,已从石缝中长出了许多树枝、灌草。劳大恍惚了一下,回想起来,那应该是文丞商大人的春生剑的效果。

  孟浩天在草木上得以借力,左右迂回,反复起落,转眼便要落地。

  他不发一言,却又来势汹汹。劳大心中不安,筏尾两杆小旗,手不知不觉已扶上了绿旗。

  孟浩天那一向英俊高傲的面孔,越来越近,可是却五官扭曲,满是杀气。

  劳大看清楚了,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

  ——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孟大人、商大人同在,摇光公主却重伤坠崖?

  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不知不觉他已将绿旗轻轻一摇。

  蓦然间,沼泽震荡,他与英灵塔之间的水面猛地扩大,原本只有两丈多宽的污水,忽然间便已有十几丈之遥。

  劳家神通“水天一色”,只消摇动绿旗,便可改变水域的面积。

  孟浩天一剑落空,远远地落在英灵塔下,隔着水面大喝道:“劳待芒!”

  劳待芒就是老大的名字,他愣了一下,隔着一段安全距离,他终于能思考一下。

  出鞘的寒寂剑、藏而不露的春生剑、坠崖的摇光公主、全军追捕的刺客,一条条信息纷至沓来,在他的脑海中拼凑起来。

  “你……是你们行刺公主!”

  福至心灵,劳大忽然惊叫一声,一点竹篙,竹筏已如离弦之箭,驶向远方。

  毫无准备,可是他已救了公主。

  劳大心花怒放,竹篙急点,竹筏在沼泽中左穿右插,如鱼得水。摇光倒在竹筏中段,虽然意识全无,但瞧来呼吸平稳,也暂无性命之虞。

  若不是他与复国军中的人一直格格不入,他也不会这么快地怀疑孟浩天。

  而若不是他一直被孤立着,整天在回天沼里转来转去,他也不会对眼前的水路这么熟悉。

  ——所有的一切,都仿佛是命中注定。

  ——今天,就是他劳大时来运转,救驾立功的时机!

  身后人影起落,孟浩天如同一只黑鹰,在沼泽中小心落脚,紧紧追赶。劳大挥汗如雨,奋力向前。远远地,前面的石林中火把闪烁,复国军搜寻刺客的大队人马,已在附近。只要与他们会合,六姓合力,即便是孟浩天,也拿他没有办法。

  功劳尽在咫尺,劳大一手撑篙,一手摇动红旗、绿旗。

  “救命啊!救命啊!”劳大不顾一切地大叫道。

  “鬼影憧憧”与“水天一色”不绝使出。前方复国军的火把已经一乱,人们是听到了他的叫声。他的竹筏与孟浩天之间的距离被不断放大,水鬼如同飞鱼,跃出水面——

  可是那却是他最失败的一招!

  黑光一线,孟浩天已纵身而起。在高耸入云的石林之间,在森森照下的月色之里,他脚踏水鬼们圆溜溜的秃头,蜻蜓点水一般,瞬间已经越过了被放大过的水域,在复国军不及赶到的时候,在没有人能够拯救劳大的时候,他已逼近到了劳大的七尺之内。

  “劳大——”孟浩天以上示下,大喝一声。

  “小白脸!”

  在比孟浩天更高的地方,蓦然响起一个森然的声音。

  一道雪亮凄艳的刀光猛地自竹筏旁边的一根石柱上跃下,直劈孟浩天。

  孟浩天大吃一惊,半空中变招,横剑一挡。

  寒寂剑的黑吞之力放出,与那钢刀以毫厘之差,交错而过。“唰”的一声,那持刀的人的身子在半空中蓦然一转,整个人已倒飞回去,轻轻巧巧地落道了劳大的竹筏上。

  “刺客在这里了!”

  远处的复国军发现这边的动静,火把蜂拥而至,将劳大、孟浩天,以及那忽然现身的不速之客,围在中间。

  “你是谁?”孟浩天问道。

  “你是谁!”劳大叫道。

  “她是谁?”那人凑热闹似的叫道。

栏目分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