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今古传奇武侠版 > 正文

御天鉴·玄门卷(卷十三)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3-07

  二十九 七窍玲珑山

  龙轩公与尹凌风生死之战一触即发,此时却有一缕低沉的传音倏地钻入李泠耳中:小子,留意了,好好静心体悟,让你看看真正的御道境之争!

  李泠心中一震:原来龙先生早就觉出我来了,只怕风长老也已发觉。忙虚心内守,全副心神如清溪中的游鱼般活泼灵动,对身周的感觉愈发清晰明澈。

  忽觉眼前一花,龙轩公的身影陡然不见,李泠霎时一凛,凝眸再看,却见龙轩公那道挺拔的青影已现身在风长老头顶丈余,一掌轰向尹凌风的顶门。此时他凌空飞降,那道如血残阳在他身后照来,映得他猎猎飘飞的全身衣襟发出灿然红芒,宛若从天突降的神魔。

  随着这一掌挥下,天地间风云色变。龙轩公头顶上的云气似在剧烈地开合翻腾,滔滔杀气横卷而出。刹那间,整座证石林都变得虚无缥缈起来,仿佛全成了他这一掌背后的恢宏映衬。“太冲机”这随手一掌,俨然已与天地合一。

  风长老的满头灰发在掌风中飒飒飘飞,目光浓烈如酒,眨也不眨地凝望着头顶的巨掌,犹如画道名家在饱览名篇画作。

  龙轩公这一掌从天飞落,看似雷霆万钧,却又缓若浮云,似乎永远没有落下的一刻,快与慢,简与繁,在这一掌之间完全扭曲了。

  片刻之间,这永无穷尽的一掌已到了尹凌风的头顶,李泠忽地生出一种怪异之感,似乎这铁掌一直就按在风长老的头上一样。

  尹凌风踏步上前,双掌飘然挥出,出手也是舒缓悠然,却瞬息不差地接住了龙轩公的铁掌。

  天河暗劲!李泠的心底登时一震,这才是真正的玄门绝学,天河暗劲!尹凌风挥掌之间,双手全无形迹,似乎化成了婉转无尽的水流,而这水流还在无止无休地漫溢。

  龙轩公的铁掌如同飞落的巨峰,天河暗劲则流转起伏,化成激转奔腾的怒涛。二人的掌势交在一处,龙轩公单掌持续按下去,李泠吃惊地发现,他这一掌似乎没有用老的一刻,随着他掌势下按,万千变化随之而出,带得那巨峰也在永无止境地生长变大。

  风长老也陡觉对手的掌上生出无穷无尽的黏力,闷哼声中,竟又踏上一步,左掌依旧起伏如水,右掌却骤然激变,一道雄浑如峰的掌势峭拔而起。

  李泠只觉眼前一黑:九重山功!在风长老的掌下,这两大奇功的转换竟是如此浑然天成,不着痕迹。

  若说龙轩公拍下的这一掌是从天飞降的巨峰,尹凌风挥出的九重山功则是地下涌起的奇山,更可怕的是,他左掌的掌势仍如激流穿峡,无孔不入。一招之间,玄门第一高人竟兼具极柔软与极刚强两种极致的变化。

  龙轩公不由痛哼了一声,只觉尹凌风的右掌以九重山功扛住了自己凌空下击的巨力,而左掌却带出一道道翻腾如浪的劲气,每一道劲气都在变化角度地攻来,将自己下按掌势的万千变化尽数消解。

  青影闪动,龙轩公的身子已倒翻而回,目光如电闪烁,道:“一招之间,将山河两大奇功融合为一,真是闻所未闻……”忽地双肩一颤,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尹凌风呵呵一笑:“太冲机果然变化玄妙。相传太冲有九变,这只是第一变,贫道静观其变!”

  李泠吃惊地发现,风长老的口角也流下一线血丝。想不到这两大御道境高手硬拼首招,便均受内伤,而若风长老一步不退,便将龙轩公击退吐血,自己却只口边流下血丝,显然已稳稳占得上风。

  “你这是……九遁奇功?”风长老向龙轩公深深凝视,忽道,“听说此功有渡死劫、化重伤的奇效,果然名下无虚!”

  李泠闻言,也重又望向龙轩公,登时大吃一惊,适才这逍遥圣尊明明已口吐鲜血,但转眼之间竟又神完气足,眸中神采奕奕,似乎气势更盛,不由暗道:似乎谷姐姐也说过,龙先生精修一种九遁神功,想不到这门奇功用以疗伤,竟有如此奇效。

  龙轩公呵呵笑道:“贵派的五岳真形图也有再造五脏、宛若重生之效,但眼下看来,用之于内伤自愈,终究不如老夫这九遁奇功。”

  尹凌风冷哼一声,道:“五岳真形图重在长生大道的修炼,自不能与九遁奇功这等邪法相提并论!况且,圣尊远道赶来,偷窥我玄门宝典,只怕眼下九遁奇功这如神的效验中,少不了我五岳真形图的功劳吧?”

  龙轩公的双眸熠熠闪烁,森然道:“不管怎样,你我二人受伤后此消彼长,长老若再逞强,怕是熬不过余下两掌,只怕性命不保!”

  他的目光如刀如剑,锐利逼人,李泠在旁远观,都觉心神为之所夺,暗道:看来御道境的高手之间,更注重神意之争。龙先生这是攻心为上,若是这时候风长老改变一步不退的承诺,必然道心松动,接下来只怕也难逃一败。

  尹凌风微笑依旧,清澈的眼神犹似古井无波,道:“胜与败,生与死,老道的心中早已没有这个了!”

  龙轩公眼露讶色,却淡然道:“还剩两掌,小心了!”双手撑圆走弧,画出一道奇异的圆圈。

  这道圆圈气韵绵绵,恍惚间似有无数的手掌在不停地旋转,李泠凝神看时,登觉眼前发花,那大圈内竟套着无数大小不一的怪圈,不住起伏盘旋。

  飞旋的无数怪圈更带出一道道鼓荡的旋风,发出动人心魄的尖锐怒啸,势若万钧地横扫过来,转眼间证石林内的山石林泉,都已被无数旋风扫得面目全非。

  若说龙轩公的第一掌是奇峰天降,这第二掌的意蕴则是天象,天风怒号、横扫万物的天象。

  李泠拼力摇头,他知道,这必是自己心神深陷掌势中所生的幻觉。龙轩公终究是个凡人,决不会呼风唤雨,召来扫荡万物的旋风,但这一掌之威,竟让自己的心神震撼如此,而直撄其锋的风长老只要稍有疏忽,便会心神破碎,不战而败。

  尹凌风忽地目射奇光,斜斜踏上一步,双掌连环,转眼间劈出数十掌,疾转狂啸的旋风被他连绵不绝的掌力稳稳封住。旋风发出更加骇人的怒啸,四下里激荡飞转,更加汹涌地撞来,带得两人的罡气不住地全力撞击。

  尹凌风的口角有鲜血溅射出来,他眸内的精芒却越来越盛,掌势也越发肆纵,九重山功与天河暗劲激荡而出,掌指间似有翻天搅海之势。

  龙轩公叹道:“长老,你这是何苦?”口中低叹,这一掌气势连绵,似乎永无止境,四面激转的旋风犹如无数张口噬人的漩涡,将尹凌风紧紧困住。

  李泠忽地明白了龙轩公的战法,这位御道境的高手一上来竟便以必死之心,施出两败俱伤的搏命打法,他与尹凌风虽然齐受内伤,但他毕生苦修九遁奇功,在参悟了五岳真形图后如虎添翼,生出神速自愈的奇效,脏腑内伤随创随愈,渐渐地反占得了上风。

  这法子恰似龙轩公所施展的商道赌法,兵行险道,出奇制胜,虽如莽汉拼命般落在下乘,却又难以破解。他心中陡地一动:奇怪,连我都明白其中道理,为何风长老仍要执意苦拼,莫非老爷子真要拼命了?

  “三十年来,老道还从没有受过如此多的伤,”尹凌风忽地朗声长笑,“御道境之后是什么,贫道困惑已久,难得今日窘厄如此,可唯有如此艰难,方能感悟道境……”他嘴边的鲜血已成串迸出,如梅花绽放般洒溅前襟,但他的笑声却依旧悠然自得,丝毫不见慌乱。

  李泠虽与他只有两面之缘,听得此语,也不禁为之生出莫名的感动与担忧。他忽然明白,为何风长老和龙轩公会成为天下寥若晨星的御道境高手,他们都用尽了生命之力,去磨砺道心,体悟道境,感受凌云绝顶的美妙风光。

  谈笑间龙轩公这一掌气势已尽,尹凌风忽地扬眉一笑:“受了圣尊如此大礼,凌风子感激涕零,也该还礼了!”势若开山般劈出了数掌。这数掌劈得错落有致,掌意起伏,带得身周的景物都生出了奇异变化,仿佛云横奇峰,霞绕群岚,证石林的一切都在刹那间闪耀出了勃勃生机。

  恍惚间嵯峨青山和萦青碧林都不停地向龙轩公掌间的漩涡逼近,展现出惊人的美丽,又展现出绝大的气劲。

  龙轩公忙双掌回护,沉声道:“九重山功与证石林的地煞合一,这是……九重山阵?”

  风长老掌势不停,笑声已是冷峻骇人:“圣尊明鉴,破不得此阵,你便生生世世留在此地吧!”

  李泠的心霎时一寒,二人激战方酣,风长老已不停地伤上加伤,便如坚固的瓷器,在迸出第一道细缝后,未及修补,又慢慢裂出更多的细纹,但身陷绝境,风长老竟不顾一切,挥出了最凌厉的反击,提起十成功力,布下了九重山阵。不知是尹凌风这尊瓷器当先碎裂,还是龙轩公被他残破的瓷片割断生机。

  二人唇枪舌剑之间,掌力一直毫不停歇。

  证石林内幻象四起,山陵纵横交错,如同弓起身子的巨蛇翻滚起伏,林木摇摆挤压,犹似怪兽狂舞的爪子,一尊尊奇形怪状的巨石活了一般横冲直撞过来,一时间剑鸣声、长吟声、出拳声、音咒声轰然齐作,带动着绝大的劲气煞力,疾风骤雨般卷向龙轩公。

栏目分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