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今古传奇武侠版 > 正文

逃杀·江南路(上)(10)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3-05

  这话说得严重,阮庭安亦是恼怒,他亦是个聪明之人,更不与唐慧多说,只看向唐绝:“唐公子,唐门原已与十二楼定下合作之意,莫非这便是唐门的态度不成?”

  这话绵里藏针,暗指唐慧僭越。唐绝微微一笑:“阮副楼主莫要误会。”随即面色一变,“唐慧,还不道歉!”

  唐慧知道这位少主,对权力一事,控制欲极强。而自己方才那句话有代表唐门之意,已大大犯了他的忌讳,想到这位少主素来翻脸无情,纵是心中不愿,也只得道:“阮副楼主,我言语有失,还请恕罪。”

  阮庭安便借这个机会笑道:“好说,大家本是一家人,唐女侠不必多礼,我们便一并入内吧!”

  几人匆匆来到后面,却不见叶云生,只有曾如颜站在当地,抱手胸前,嘿嘿不语。

  阮庭安来到近前:“如颜,飞雪剑呢?”曾如颜却不答话。

  阮庭安又道:“唐门几位先生到了,有他们在,便不必担忧。”

  曾如颜还是不答,过了一会儿方道:“何必麻烦唐门几位,我们十二楼自己便可搞定。”

  暗魁首被阮庭安恭恭敬敬请到这里,却被一个曾如颜这般对待。几人心中都是不满,唐慧本想开口,想到方才唐绝态度,又闭上了嘴。

  唐绝负手身后,看也不看曾如颜一眼,只看着阮庭安微微笑道:“既如此,想必唐门与十二楼之间的联盟,也是没必要了?”

  这话他含笑而说,语气轻柔,究其话中深意,却是极重,阮庭安忙忙赔礼,心中亦是暗恼曾如颜,但曾如颜当年对陆君明有拥立之功,他却也不好多加指责。

  这一边方将唐绝安抚下去,他心中还奇怪叶云生的去处,却见曾如颜双眼一直瞭望东方,他忽然想到一事:“你、你莫不是将他引进秋声阁去了?”

  曾如颜便点了点头。

  阮庭安大惊失色:“你、你怎能做这等事,这是楼主的大忌讳,你不是不知!”

  曾如颜却不再说话,嘴边噙着冷笑,看似神态自若。但仔细看去,却见他眼神闪烁不已,可见心中亦有惶恐之意。

  阮庭安又道:“你还不快将叶云生弄出来,倘若楼主知道,就算擒住了他,你也得不了好!”

  曾如颜嘴唇抖动几下,却未曾答话,就在这时,忽听远处一阵阵金属摩擦之声,阮庭安“啊”了一声,此时机关已然启动,无论做些什么,都已来不及了。

  曾如颜对叶云生言道:那冼红阳就在秋声阁内。以此将飞雪剑诓入其中,其实叶云生也并非没想到其中可能有诈,但事已至此,有进无退,但凡冼红阳有一分希望在这秋声阁中,他便要进去一看。

  叶云生仗剑直入其中,飞雪剑灰白剑光回旋身畔,气息流动不已,但凡有任何埋伏接近他身体,都会被这剑光反击回去。未想进阁一看,却与他想象大不相同。

  这秋声阁是一栋三层小楼,灰瓦白墙,与十二楼其他那些花红柳绿的装饰不同,这阁子外表便十分素朴。

  进去一看,内里更加简约,阁中全部打通,一阵檀香气息细弱可闻,室内空无一物,只墙上画着佛本生故事,中间又饰以金箔,看上去倒很像一座佛堂,只是没有佛像。

  没想到这般一个黑道组织,竟也信奉这些,难不成是白天打打杀杀,晚上还要对着佛祖赎罪不成?

  叶云生抬头望去,一二层之间有一座楼梯相连,隐隐可见上边的彩石壁画,只不知上面具体又有些什么。他扬声喝道:“冼帮主,你可在?”

  他气息悠长,这一声更是绵延不绝,一声喝罢,更有回声不断,仿佛在一口深井中回旋往复,“你可在——你可在——”这份内力着实了得。但他喊了数声,却不闻有人答话。

  叶云生也不诧异,这一层触目可及处,并不见有人,但也不排除有机关暗道。自打他踏入秋声阁那一刻起,便总觉得这座阁子有些什么地方不对,但究竟是何不对,却实在看不出来。

  他叹了口气,心中忽然想:倘若是莫寻欢在这里,那便好了。

  那是叶云生的平生好友,有“悠然公子”之称的江南浪子,擅谋断,通机关,倘若他在这里,必定看得出这阁子中有何不对。

  但此刻再怎么想,莫寻欢也决不可能神兵天降。于是叶云生举步向前,打算查探一下墙壁,但刚踏出两步,便听“吱吱嘎嘎”一阵响声不绝,四周墙壁洞开,数十个重甲武士从中缓缓踏步出来,手中各持一把重剑,恰将叶云生包围其中。

  这些重甲武士身量足有丈二,面上也覆着甲胄,小楼本来不高,这些武士便几乎顶到房顶,他们围成一个水泄不通的圆圈,手中重剑挥舞不停。

  何处不对,原来便是这里不对!入秋声阁之后看其中面积,似乎比在外面看小了一圈,原来,在墙壁中竟藏着许多的武士!

  叶云生曾听莫寻欢说过,云阳卫分天地人三部,其中地字一部中便有这等重剑武士。但十二楼中为何也有?且看这些武士举手投足整齐划一,剑法朴拙力大,似乎又在云阳卫之上,心中甚是奇怪。

  飞雪剑已然出鞘,他更不停息,一剑刺向其中一名武士,这武士竟不闪躲,叶云生这剑异常精准,飞雪剑穿过甲胄缝隙,直刺到那武士关节处。

  然而那武士仍然全无反应,连动作也无滞涩。反倒是飞雪剑猛地弯成弧形,幸而这一剑刺探为多,并未用尽全力,否则,怕不要剑折当场!叶云生急忙撤剑,才消去那种反弹之力。

  这不是人,是铜人!

  叶云生这一番吃惊不小,却在这时,机关之声又响,这些铜人忽地一同举起手中大剑,齐齐踏步向前,动作虽不算快,却绝无停顿之意。一个飞雪剑被他们围在中央,就算不被劈死,挤也被挤死了。

  此刻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这些铜人距离极近,从两个铜人之中穿过并无可能;而这些铜人偏又奇高,从头顶跃起也是妄想。若说击倒一人,那铜人并无穴道,又无痛感,却是如何击倒?

  叶云生提起飞雪剑,朝着另一个铜人天灵、双目、咽喉后再度击出三剑。这三剑乃是“阴晴雪”中的绝技,但铜人无知无觉,并无阻碍。咽喉处那一剑力度最大,从铜人身上刮下一些铜屑。但于铜人本身,并无损伤。

  飞雪剑虽是利剑,却非宝剑。

  叶云生二度暴起,这一次却用上了他的绝技“快雪时晴”,小楼之中风雪密布,虚实难辨,那数十个武士身上一并中剑。倘若是人,只怕这小楼中已然没有一个活口。

  但铜人不是人,它们依旧迈着步子,重甲覆盖的面部全无表情,直冲冲地继续朝着目标前进。

  叶云生一咬牙,纵身跃上楼梯,向二层疾奔而去。

  然而,当他跃上二层时,又有十余个重甲武士一拥而出,这二层小楼较之一层楼上面积更小,而武士包围的速度也更快了几分。

  与此同时,机关声音再响,一层与二层之间的通路,已被一层钢板挡了个风雨不透。

  如今纵然是饮鸩止渴,可也顾不得,叶云生只得一跃而上第三层楼,这一层楼地方更是狭窄,檀香的气息却也更重,虽是匆忙之间,他却也依稀可见三楼处似乎有座佛堂。但此刻他却也顾不得细看,因为第三层的武士,已然再度将他包围中央。

  曾如颜、阮庭安几人围在外面。唐门中人已然离开,阮庭安不住地搓手,喃喃道:“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

  曾如颜冷冷道:“阮副楼主,这是我一人之事,和你什么关系。”

  阮庭安叹了口气,他素来知道陆君明的性子。今日这桩事若是惹翻了他,只怕拿自己来出气也未可知。

  正在这时,忽闻远处脚步声响,阮庭安抬头一看,暗叫不好。眼见前方走来几人,左手边那人瘦长个子,年纪颇轻,一张脸上戾气、英俊、桀骜混在一起,但最令人瞩目的则是他那双眼,极冷,极硬,仿佛在寒冰中冰封了千万年的岩石,让人诧异这般年轻的一个人,怎会有这样一双无情的眼睛。

  然而,若是与他双眼相对,却会发现那双眼眼底深处燃了一团火,仿佛翻卷不息的岩浆,迫力十足,令人疑惑:那双眼里,到底是冰杂了火,还是火杂了冰?

  这个人,正是十二楼楼主陆君明。

  与陆君明并肩而行的还有一个人,这人却是个十分秀雅的青衣书生,身形不高,甚至有些伶仃,一双手都笼在袖子里。看陆君明的神态平和,对这书生言辞也颇有礼。

  十二楼诸人看得都诧异,要知道这副神态在其他人身上出现不过是平常待人,但在陆君明身上出现,那简直可以说是难得的恭敬了,纵是唐门的暗魁首,也未曾有过这般待遇。这个青衣书生,到底是什么身份?

  在那书生身后,还跟着个年少女子,一张清水脸,端雅庄重。江湖中人,少见这般气质。

上一篇:三剑客·节气
下一篇:剑归藏
栏目分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