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今古传奇武侠版 > 正文

逃杀·江南路(上)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3-05

  章一 岭南黎家

  前丐帮帮主冼红阳遭人陷害,诬其刺杀当朝太子,人证物证俱备之下,冼红阳被朝中的云阳卫及各路江湖人物一路追杀,幸得江湖浪子莫寻欢相助,二人杯水相交,遂成知己。

  莫寻欢的好友,青林庄庄主越赢与锦江门门主杜春护送他江北一路,而江南一路,则由莫寻欢的另一位好友,兵器谱上排名第三的飞雪剑叶云生护送他前往。

  可这一路,和冼红阳起先走的一路大不相同。

  剑光起,如雪落。

  叶云生的这柄佩剑亦是名剑,与江湖上其他宝剑不同,飞雪剑剑身呈灰白色,剑鞘上则以月光石镶嵌成数点雪花形状,自然有一种大方沉稳之意。

  眼下这把剑被放在一边,叶云生手中拿的是另外一把剑……不对,准确地说是一把刀。

  一把菜刀。

  菜刀刀光明亮,菜板上的白萝卜如雪飞落。冼红阳站在一旁,笑容僵硬,道:“叶大侠,累了就歇会儿吧,我来炒菜。”

  叶云生手中不停,淡淡道:“冼帮主不必客气。”

  冼红阳只好点点头。

  时间不长,两菜一汤已经端了上来,菜是刚才的白萝卜切成丝清炒,另一盘是凉拌苦瓜,清凌凌连点油水都没有,只有那碗白萝卜苦瓜汤上面漂了一两点油星。

  好,很好。冼红阳抄起筷子开始吃饭。

  这几日和叶云生一路走来,冼红阳是要多别扭有多别扭。他眼下是被通缉的钦犯,按理而言能逃得性命已是上上大吉,实不该有所埋怨。

  但凡事就怕比较,前些时日他是与越赢和杜春二人一路行走,这两人皆是一方之主,起居坐卧都有相应规格,更重要的是这两人个性与冼红阳相投,相处起来十分契合。

  而飞雪剑叶云生虽然是一代剑侠,武功人品皆令人尊敬,但那等认真拘谨的个性却着实难以相处。何况这几日以来,两人一直没住过客栈,叶云生一路寻找农户投宿,连饭菜都是自己打理,虽然江南第一剑客为己洗手做羹汤听起来很有面子,但连吃了二十几天的青菜萝卜,冼红阳看到肉时眼睛都绿了。

  不过,飞雪剑确也不愧为兵器谱上的探花,这一路行来,追兵无数,黑白两道、官府宫中,皆有出手,但对上叶云生后,却如春雪逢朝阳一般,再无抵抗之力。这一路上,叶云生为他挡下了多少风险,因此冼红阳心中对叶云生也着实十分钦佩。

  但钦佩归钦佩,仍然改不了这一餐着实索然无味之事实。

  吃罢饭,叶云生自去清洗碗筷,冼红阳在一旁插不上手,干笑道:“叶大侠,明日我们何时赶路?”

  其实每天都是清晨起身,随后赶路,但是冼红阳实在想不到什么话好聊,只听叶云生答道:“明日一早。”

  冼红阳点头:“好。”

  以上对话已经重复过若干次,冼红阳问了一句本打算回房,却听叶云生在他身后补充了一句:“明日,我们一定要赶到玉京。”

  “哦?”

  玉京是江南最有名的一座城池,比起京城另有一番清丽繁盛之处,这些年来不知发生过多少传奇,时至今日,江南杰出的武林人物依然在这里层出不穷。冼红阳若去西南,这里便是必经之路。虽然冼红阳眼下是逃亡身份,但想到即将到达玉京城,心中倒也有几分喜悦。

  胡思乱想了一番,他忽又想到一事:“叶大侠,为何我们一定要赶在明日到玉京?”

  叶云生答道:“到玉京之后,我们便要改行水路,越大哥他们已雇佣了飞刀沈家的船,到得玉京后,自有人接应我们,由寒江直下大西南。”

  飞刀沈家在江南成名已久,是水路上的霸王。越赢竟能得到他们的合作,实属难得至极,冼红阳心中欢喜,只待抵达玉京之时。

  一夜无话,第二日,二人起早动身。冼红阳在江北时,面上本戴了杜春所赠的人皮面具,但这张面具已在云阳卫面前露了相,加上江南气候潮湿多雨,一张面具贴在脸上实在是不舒服得紧,因此他索性将面具收起。

  但冼红阳自己也觉得这般行走实在是太过明目张胆,他也曾小心翼翼地和叶云生商量:“叶大侠,要不我们买顶斗笠戴上?”

  叶云生诧异看他:“江南虽然多雨,但似无必要每日戴上斗笠。”

  冼红阳:“……”

  于是他自己买了一顶斗笠戴上,但是晴天里,这样遮遮掩掩的打扮似乎更为惹人注目,冼红阳只好又把斗笠拿下。

  此时两人一路行来,风光明媚,冼红阳心生感慨,笑道:“江南的风景,真是好生秀丽!”

  叶云生微一点头,没有答话。

  冼红阳又道:“叶大侠,你是江南人氏,莫寻欢又有‘江南寻欢’之称,那你二人当初是否也是在江南相识?”

  叶云生摇头道:“我们是在北方相识。”

  冼红阳好奇问道:“你们是如何相识,又是如何成为好友?”这两人个性差异实在太大,为何竟能成为好友,他怎么也想不通。

  叶云生道:“他当日在冰河洗剑,之后又将剑掷入水中。我见那把剑不同凡响,于是上前询问,由此结交。”

  冼红阳想象当日情景,觉得应是十分荡气回肠的一段故事,但被叶云生几句讲来,却是有些无味。他又问道:“既如此,那把剑又是谁的?莫寻欢为何要丢掉它?”

  叶云生轻轻一勒马缰,道:“是他一个红颜知己,阿莫掷剑时,那女子已坠入魔道。”

  “那女子……”

  “后来死在我手里。”

  冼红阳一愣,自悔问得鲁莽,不敢多说,带马前行。

  他虽然也是十分聪明的人,但对情感一事却不甚了然。否则他会注意到,在叶云生提到那女子之时,眉梢眼角,全是黯然。

  这一日傍晚,二人赶到了玉京,这时无法借住在农户家,于是投宿在一家客栈中。

  为避人耳目,叶云生包了一个偏僻院落,连晚饭也是一并叫到房间中。冼红阳忙不迭地叫了两个肉菜,风卷残云吃罢,才觉得肚子里有了些油水。

  他找了根草棍剔牙,忽听外面有个年轻声音道:“我们又不差你银子,这样大一个客栈,怎的一个房间都没有?”

  小二赔笑道:“两位客官,真对不住,确是没有房间了。”

  另一个较成熟些的声音道:“那边的院落倒是清幽,也有人住了?”

  小二继续赔笑:“这个院落已经被两位客官包下了。”

  那成熟些的声音道:“两个人包这样大一个院落?我们也是两个人,只住一晚,你和他们商量下,分一个房间给我们不成么?”

  听到这里,冼红阳不由一惊,暗想这两人指的正是叶云生所包的院落,莫非他们是冲着自己来的,难不成是敌人?又一想,叶云生曾言,到玉京后,越赢会派出人接应,莫非就是他们?

  他悄悄走出,把院门推开一条缝,向外张望。见门外一高一矮站着两个人,身材较高的一人生得十分俊挺帅气,年纪似乎也要大上一两岁;另一人一张娃娃脸,看似年少,但眼神流转之间,却极为锐利。

  这两人相貌虽然不同,但装束却颇为相似,举手投足之间,可见是有功夫的人。冼红阳推测二人多半是师兄弟。心中暗想:这是哪个门派的人,难不成便是那传说中的飞刀沈家?

  这时那个娃娃脸的青年又开口道:“你便去问问那两个客人,又有什么不可?”

  听到这个声音,冼红阳倒有些诧异,原来这青年相貌稚气,但声音是却是较为成熟的那个。

  小二颇有些为难,正在解释。叶云生却已走了出来,他先对冼红阳摇了摇头,随后向房间里一指,冼红阳一惊,知道这两人并非自己期待的接应人,而是两个不速之客,便悄悄溜了回去。

  门外几人还在争执,叶云生一推门,已经走了出来。

  “出门在外,都是不易,两位朋友请进来吧。”

  两人见得是他,似乎也是一怔,那娃娃脸的青年目光投射到叶云生腰间的佩剑上,惊讶道:“原来是江南飞雪剑。”

  叶云生拱手道:“不敢,在下正是叶云生。”他目光落到二人腰间,见皆挂了一个黑色皮囊,便道,“不知二位尊姓,姓唐还是姓黎?”

  原来这腰囊乃是盛装暗器所用,江湖上擅使暗器的门派,一是蜀中唐门,一是岭南黎家。这其中黎家人数虽然远较唐家为少,却有一样唐门不及的功夫,便是接暗器。另外黎家祖训规定,子弟暗器皆不准淬毒,因此黎家虽不如唐门势大,江湖中人对之却是会多几分敬意。

  娃娃脸笑道:“飞雪剑好眼力。”他一揖为礼,“岭南黎玉,这是舍侄黎文周。”

上一篇:三剑客·节气
下一篇:剑归藏
栏目分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