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今古传奇武侠版 > 正文

高秋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3-04

  秋水剑神张高秋遭到追杀,身负重伤,恰巧少年莫寻欢正在洞中,便救了他一命。张高秋本不愿牵连莫寻欢,奈何被机灵的莫寻欢识破了身份,于是说出了缘由。知晓内情后的莫寻欢执意出手相助,在强大的对手面前,二人能否转危为安?

  天幕漆黑,夜晚已至,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和着风声一并传来。天畔间或有电光一闪,随后隐约有闷雷滚过。海岸线上,目之所及处皆是一片昏暗,唯有距离海边不远的一处石窟内有荧荧火光亮起。

  那石窟是天然形成,长年累月侵蚀下来,外表看着有许多空洞,四处漏风,然而走进去倒也没那么不堪,地表的岩石有些嶙峋,到底还是可以坐下的。周边虽有风灌进来,石窟中间却燃了一堆火,火上又架了一口小锅,里面的水正滚着,便显出些暖意来。

  火堆边坐了个十一二岁的少年,穿了件白夏布的旧衫子,一双眼睛乌溜溜的。他小心翼翼地从怀中取出两个油纸包,分别打开,一个里面是冷掉的红烧肉,一个里面却是几块芋头,那少年把这些都放进锅里,取了干净树枝慢慢搅拌,直到锅里的水慢慢蒸发,芋头都融化在里面,少年才满意地点一点头,又从怀里拿出张炊饼,在火上烤了一会,蘸了肉汁放到口里。

  炊饼烤得酥脆,肉汁滋味香浓,少年满足地叹了口气,正待咬上第二口,外面忽然一个闪电直划下来,映入那少年一双眸子中。他见到那闪电,怔了一怔,便跳了起来,把手里的食物都放到油纸上,随后捧起沙子,三两下浇熄了火堆,又把小锅等物藏了起来,自己则躲到一个隐蔽角落里,扯出件皂色披风往身上一搭,黑暗中竟觅不得他半分痕迹。

  又过片刻,一个白色人影走入石窟,少年抿一抿唇,将气息压得更低,手指将将触及腰间的匕首,那人影忽如玉山倾倒,再动弹不得。

  这一下变化突然,少年吃了一惊,却分毫不曾移动,又过了良久,地上那白色人影仍是一动不动。少年这才走出来,晃亮火折子细细观察。只见栽倒那人约是二十八九岁年纪,生得甚是俊秀温雅,一件象牙白长衫胸前都是斑斑血渍,而他的口中还在不断涌出鲜血,照这么下去,也不必旁人下手,这人便先要吐血而死。

  少年拧着眉毛,目光在那人的面上转了几圈,又转到那人腰间的长剑上。那柄长剑与众不同,剑鞘是氤氲的淡紫色,错落镶嵌着几颗珍珠,那珍珠虽不甚大,珠光却如水波荡漾,可见其名贵不凡。少年盯了一会儿那把剑,忽从怀里取出一个瓷瓶,倾了几颗碧蓝异香的药丸子出来,都塞到那人口里。那药丸入口即化,说也奇怪,时间未久,那人真的止住了吐血。

  少年又重新点燃了火堆,把自己身上的披风垫在那人头部,取出银针连刺那人几个穴位。那人“噫”了一声,便睁开了眼睛,见到少年不由吃了一惊,目光又落到少年手中的银针上:“小兄弟,多谢你救我。”他扶地而起,靠坐在洞壁上,仍是行礼如仪,向少年致谢。

  少年尚未开口,就听那人又道:“小兄弟,我有一不情之请,望你能尽快离开此地。”

  少年哼了一声道:“你让我离开我就离开,多没面子。”他嘴角一弯,做了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也不对,你是秋水剑神张高秋嘛,面子还是挺大的。”

  张高秋被他一语点破自己身份,倒吃了一惊。那少年抱着手:“你吃惊什么?你佩的不是紫皇剑?”他伸手点点那柄剑,“紫皇魏紫,方生方死。江湖上多有名的两把剑啊!魏紫剑原来在嵩山掌门手里,后来被生死门的门主拿走了;紫皇则一直是秋水剑神的佩剑,‘十二门前融冷光,二十三式动紫皇’。你拿着紫皇剑,又是这样的年纪相貌,自然就是张高秋了。”

  秋水御剑至,风雪踏潮归。这说的是如今江湖上大有名气的两位侠客,秋水剑神张高秋与风雪客魏君临。张高秋位列其中,可见其能为。这少年年纪尚小,说起江湖掌故却如数家珍,令人惊异佩服。可他声气中不知为何却总带了些冷冷的嘲讽,似乎看这世间一切皆是不惯,真不知他这般年纪,何以有这等愤世嫉俗的态度。

  张高秋自是看出,却不多言,只道:“小兄弟见识过人,委实难得。不错,我正是张高秋,不知小兄弟如何称呼?”

  那少年想一想道:“你叫我阿莫就是了。”

  张高秋寻思,不知少年是姓莫,抑或是名字中带一个莫字。但他素性温文,不喜刨根问底,并不多问,只道:“阿莫,你还是赶快离开吧。”

  阿莫道:“你总说让我走,可也得有个缘由,你说清楚了,我倒可考虑考虑。”他抱着手,抬着眼睛看张高秋,虽然这般说,心中却也知这位秋水剑神是江湖上有名的人物,如今受了重伤,不定是惹了什么大事,未必便会告知自己。谁想张高秋见他问起,就答道:“三日前,我师门上下七十三人,一夕之内被人屠戮殆尽。”

  这句话一出,阿莫听了亦是大惊,须知张高秋剑法高超,有秋水剑神之称,固然是因他天赋出众,亦是因他出身于江湖中大大有名的昆山门,这个门派立派七十余载,素以剑法闻名,张高秋的紫皇剑就是昆山门中代代相传之物。可想而知,这门派中其他人物,虽不似张高秋这般了得,却也是不同凡俗,怎就被人杀了个干净?

  阿莫虽然惊讶,但年少之人好面子,反要摆个宠辱不惊的模样出来,道:“竟有此事!我在这海边住了几天,消息闭塞,竟不曾听说。”抬眼见张高秋神情虽未有明显变化,一双俊秀的眼中却是满含悲戚,忙又道,“你别太难受……哎,不行你倒不如哭出来,这是什么人干的?谁能有这样的本事?”

  张高秋道:“都是因我的缘故。”

  阿莫便道:“你别乱讲!有事没事地往自己身上乱揽责任,就算你是剑神,也不见得能护住自己整个门里的人了。”

  张高秋苦笑一声:“一年前,我在北疆结识了一个人,他名叫萧任,使一柄凤尾金枪,武功高超,不在我之下,更兼见识开拓,令人心折,我与他杯酒相交,结为知己好友。”

  阿莫道:“用凤尾金枪的?那他是出自白山黑水门了?”这白山黑水门是江北一个中等门派,却并未有多少出众人物。又道,“你二十八岁剑中封神,青年一代高手中,不算那些各为其主的、给朝廷卖命的,你也算是一等一的人才了,和你武功能相提并论,这萧任早该成名才是,我怎么没听说过他?”他前几句话作老气横秋状,后一句到底还是露出些少年的意思。

  张高秋道:“我从前也未曾听说过他……”

  阿莫道:“那你便信了他?”语气中满是怀疑。

  张高秋看着他:“是。”随后道,“我信错了人。”

  平平淡淡的五个字里,满是心灰绝望。阿莫素来言语无忌,此时却不禁把舌头一咬,原打算的一句讽刺言语便没有说出口。

  又听张高秋道:“我认他是平生唯一一个知己,所为之事,全不曾避讳于他,三日前,我邀他来门中做客,他借机在水井中下毒。大半人中毒身死,少许人虽未中毒,却被萧任带来的七名高手所杀。我那日醉酒沉睡,侥幸不曾中毒。醒来后追上萧任,与他一搏,两败俱伤,之后一时难觅得他踪迹,我又追上那七名高手,连杀四人,自己亦受了重伤,余下三人不久后多半会搜到此处,阿莫,所以我劝你尽快离开。”

  这几句话均是平平道来,可中间惊心动魄之处却令人思之骇然。阿莫嘀咕道:“我就说刚才那道闪电看着不同寻常,原来是你杀人时的剑光……”他这句话声音轻悄,张高秋并未听清。随后阿莫便问道,“那我倒不明白,这萧任既和你结为好友,为何又要灭你满门?”

  海浪的声音一阵一阵从外面传过来,天愈发地黑了,张高秋一字一字道:“他并非出自白山黑水门,他原是戎族新封的左贤王。那七人亦是戎族中知名高手,合称‘贪狼七子’,被派来帮助萧任杀人。”

  戎族与中原对峙多年,上一位左贤王萧扈死于昆山掌门,也便是张高秋的师伯时雪中手下之事,天下皆知。

  阿莫听到这里,神态中不免也有一瞬错愕,他的双眼亮了起来,只是下一句说出的,却是张高秋从未想到的回答:“你这人真不坏,有一说一,倒没因我年纪小随便编个理由。”

  张高秋想过他各种反应,甚至想过这少年若是听到这里还坚持不肯离开,自己是不是要用最后一点内力打晕他,偏偏就没想到阿莫会这般说,怔了一怔道:“阿莫,你方才救我,是我恩人。既是你问起,我理应告知于你。”

  阿莫听了这句话,面上就有些眉飞色舞的意思:“你不因我年纪而小看我。”

  张高秋淡淡一笑,他本生得俊秀,虽然身受重伤,面色憔悴,这一笑仍可看出几分剑神风采:“有志不在年高,你很好,我为何不能说。有些人年纪虽长,却不辨是非,不通情理,这样人也不见得就比那年小的人好了。”

栏目分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