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今古传奇武侠版 > 正文

雨水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3-02

  武无吾,又名武唔呜,本名武博文,玄武纪写作小组第一期签约学员,工科在读研究僧。常幻想,所以爱做梦。此次参加玄武纪小组,听经受法,多有所获。自以为写文如朝圣,常庆幸漫漫前路,知音已有一二。关于我的其他种种,就靠故事来说,在此正色敛容,长揖到地。

  苍蓝的天是老天爷的一只硕大而干涩的眼。

  站在戏台上的南丰抬头望天,也不知是要看看老天爷,还是让老天爷看看他。

  戏台一角并排摆着两把太师椅,两村的里长挨着坐下,正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戏台下挤满了双柳村的村民,刺耳的哄闹声中,站在南丰对侧的狄青山抱拳,朝着几年不见的同门温暖地笑着:“师弟,可以开始了吗?”

  南丰攥紧刀柄,微微抬头:“师兄,我得赢。”

  狄青山的脸上闪过一丝讶异,却仍是温言道:“当然了!咱们比武,当然都是为了赢。”

  深吸口气的南丰望向擂台下一张张陌生的脸:“那么,开始吧。”

  狄青山皱着眉多看了一眼面色凝重的南丰,才朝着戏台另一侧微微颔首。

  一个壮硕的男子随之擂响戏台边的立鼓,急骤的鼓声中,南丰率先抽刀。

  人活着,需要多大力气呢?

  整个冬天,南玉村不曾下过一场雪。

  眼瞅“立春”已过,快到“雨水”了。可老天爷仍是皱着一张干巴巴的脸,不愿挤出一滴雨。

  此时南玉村村头的大石下,聚起了大半的村民。

  在镇里学过两年刀法的南丰被一帮青壮拥着,撺掇着周围的村民早日迁村。

  坐在大石上的里长耿石生沉着脸,倒了倒烟袋,也未倒出半片草叶子,他叹了口气,用力嘬着旱烟嘴,过过干瘾。一帮半大小子听着南丰的演讲,也不见得真听懂了什么,就陪着他挥舞拳头,似是要挥舞出个崭新的天地。

  南丰正说到激昂处,却头皮一紧,被人揪住了头发,他在镇上习过几年武,一拧身,下意识地使了招“霸王举鼎”,刚托上那人的腰,才发现身后的人是自己的爹南田恩。

  他一下没了主意,任由他爹将他生生揪出了人群。

  “南田恩!你干什么!”几个年轻人看不过眼,朝着南田恩喊。

  南丰摆了摆手,示意无碍,他弯腰歪头,嘴里讨饶:“爹!轻点、轻点。”

  南田恩恨恨地松了手,骂道:“你个不孝的东西!天天吵吵着迁村,迁什么村?”

  “爹。”南丰揉着还有些发麻的头皮,“今年一整个冬天也没下雪,地里都干成什么样了?眼瞅着‘雨水’就要到了,你看这天,有一丁点儿要下雨的意思吗?这都旱了四五年啦!”

  南田恩恨恨地跺脚:“不就是日子苦吗?真不能活了吗?要是真不能活,你们这帮不长进的东西,还有力气在这儿闹?”

  “爹,若是今年再旱,就真不能活啦!更何况,要是到处都旱也就罢了,东面的双柳村离咱们不过百十里地,人家这几年风调雨顺,一点灾也没赶上。是咱们这村子风水不好……”

  “啪!啪!啪!”坐在大石上的里长耿石生突然将手中的烟袋锅子往石头上狠命地磕,下面的村民闻声望来,都静了下去,他却仍不收手,直到黄铜撞击石面的锵音里夹进了一声木杆折裂的“喀嚓”,耿石生才不得不停了手。

  大概,需要所有的力气吧。

  折断的烟杆两端双双落在地上,从断口处延展出的木刺,像是猛兽呲着尖利的牙齿。

  耿石生沉沉开声:“今天想跟大家说的事儿,就跟双柳村有关。你们可能不知道,双柳村这些年之所以风调雨顺,是因为一个玉碗。

  “十几年前吧,有个云游四海的真人路过咱们村,他跟我说,他在双柳村见到一件宝贝,是天宫上玉帝呈酒用的碗,当年齐天大圣大闹蟠桃宴,这碗便掉落到凡间。但凡仙器,若是没有仙露的滋润,就会开裂,龙王心疼宝物,断不会让此事发生。所以那道士说,只要玉碗在,双柳村今后都会风调雨顺。”

  “啊——”村民们低声惊呼,都在感叹双柳村的大好时运。南丰皱了皱眉,扬声问道:“既然是仙宫的宝物,玉帝怎么不收回呢?”

  南田恩瞪了他一眼:“那是玉帝!能跟你一样小家子气吗?”

  南丰不服道:“就算玉帝不收。可龙王因为这事,十天半月就要给双柳村单独施雨,多麻烦啊,我要是龙王,我就直接把碗拿走,还给玉帝。”

  耿石生轻咳一声:“按照天规,仙器落了地,沾了凡尘,就不得收回了。”

  南田恩朝着儿子道:“就是!你以为就你聪明啊!龙王能比你笨?”

  南丰又问:“可这跟咱们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耿石生挑了挑老皱的眉,“你忘了咱们这村子叫什么了吗?”

  南丰怔了一下,沉着脸不语。

  村子之所以叫南玉,是因为数百年前,这里发现过一条玉石矿脉,大量的玉匠和苦工随之拥入,按照老辈口口相传的说法,南玉村着实兴旺过一阵,只不过玉石的数量不多,几年就被采空,大多人也就离开了,剩下的大概就是现在村民的先祖。直到现在,村后还有道深沟,说是当年挖空的矿脉。

  耿石生点头:“是啊,那真人说,这块仙玉就出自咱们南玉村,雕碗的匠人也是咱们南玉村的人。玉碗雕成时,天门洞开,有金童踏下玉阶,领着那匠人升入仙宫,得以长生,也拿走了玉碗。所以这宝贝,其实出自咱们南玉村!”

  村民们面面相觑,半晌也无人言语,南田恩见无人说话,朝着一脸肃穆的里长,怯生生地问:“那……咱们要去把玉碗要回来?”他说着便摇摇头,“这么好的宝贝,人家能还吗?”

  耿石生咬了咬牙:“所以,咱们抢。"

  一片死寂中,人们窃窃私语,那小声的试探越聚越响,不知何时,就变成了一片咒骂。

  村民们被耿石生的话撩拨起了怒火,他们咬牙切齿,原来这些年来一切的不幸,都是因为双柳村盗走了属于他们的宝物。

  刚才还围在南丰身边商量着如何迁村的青壮们,转过头来振臂一挥,玩了命地喊:“他们抢了咱们的宝贝!双柳村的人不让咱们活!咱们就自己拼出条活路!”

  人们举着手,挥着拳,似是一瞬间就陷入了肆无忌惮的癫狂中。

  叫骂着的人群里,南丰是唯一一个还未疯狂的人。

  于是他成了唯一的不正常。

  耿石生仍旧沉着脸,他给即将崩塌的南玉村指出了条活路,但他似乎并不开心。

  “散了吧,准备好干粮,愿意与我同去的,明日五更一过,咱们就出发。”

  他费力地站起,扶着腰离开。

  喧闹的村民又在村口闹了个把时辰,才算尽兴。

  散去的人群如同倒掉的一面墙,本来被挡在墙两侧的南田恩与南丰得以重见。

  意犹未尽的南田恩望见了南丰冷透的眼,心中有些不解,他想不通为何自己的儿子,对自己永远都是一副嗤之以鼻的模样。

  “你……你与我们同去吗?”

  南丰冷哼一下:“去跟你们干什么?当山匪吗?”

  南田恩涨红了脸:“我们是去拿回我们自己的宝贝!有了那个宝贝,咱们的村子就活啦!”

  南丰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不再多说,转身迈步离开。

  南田恩在后面低声骂了句不孝子,便拖着条跛腿,努力跟上了他。

  五更已过,蓝苍苍的天透出微亮。

  及时赶来村口的男丁,不足昨夜的两成。

  南田恩踮着未瘸的左脚,往村里眺望。

  “怎么这个时候贪觉,要不我去叫叫大家。”

  里长耿石生摇了摇头:“别叫了,不来的就是不愿去。”

  他早就料到会是这样,早料到一场宿醉后,有些人会什么都不记得,有些人,会装作什么都记不起。

  “点点人吧。”耿石生望着身边拿着朴刀、斧子、短刃的村民,徐徐说。

  “一共十九个。”南田恩似是早就数好,脱口而出。

  “走吧。”耿石生捶了捶有些发僵的腿,带着众人离村向东。

  出村不久,背着把钢刀的南丰默默从后面赶上。

  南田恩见了,心中一阵感动,他凑过去,无声地搂上了南丰的肩。被他搂住的南丰却扭了扭身子,不声不响地挣开了。

  耿石生若有所思地朝着有些别扭的父子二人看了一眼,并未说话。

  初起的朝阳正对着众人的脸,晃得他们睁不开眼。红澄澄的曦光里,一行廿人,低着头,无言向东。

上一篇:
下一篇:墓法墓天·立地成佛(中)
栏目分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