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今古传奇武侠版 > 正文

沥春香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3-02

  “寒来暑往,秋收冬藏。闰馀成岁,律吕调阳。云腾致雨,露结为霜。”——在古中国的农耕时代,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们上观天象,下辩地理,将一年分为二十四个节气,因时而动,因地而为,从自然中获取生存的智慧。

  武侠江湖脱胎于农耕文化,与同是其精髓的二十四节气,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本期三剑客,精选“玄武纪写作·二十四节气征文”之立春、雨水中优秀作品,为大家带来最极致的阅读体验。

  姑洗,玄武纪小组第三期学员,出生于东北大地,现于北京攻读工科学位。从小挚爱中国传统文化,虽然是理科出身,却对诗词经史难以割舍,敬服金庸先生的磅礴大气,亦惊艳于古龙先生的瑰丽文笔,心中自有一股快意恩仇的武侠情怀。

  严冬寒夜,晋阳正紧闭城门来抵挡这场十年不遇的大风雪。

  城中东北角,一位行人拎着酒坛,东摇西晃地走在街头,只穿着粗制的皮袄,戴个毡笠,便毫无畏寒之态。雪夜巷弄行人稀少,逢上个纤瘦影子仓皇行至,便被他一把拦下:“……这位,呃,姑娘……你可知晓牛角村该往哪个方向走?”

  只差几步就可以逃出晋阳城了,竟被这不知从何处来的醉汉拦了去路。青萝抵着石墙,不由急得冷汗直冒,颤声道:“小妹真的不知道牛角村,你、你先将我松开!”

  那醉汉“唔”了一声,果真放开了手,又打了个酒嗝,正待再说些什么,忽听得一记破空响,眼前这瘦瘦弱弱的少女便似给什么缠住了脖子一般,尖叫一声猛地被掼到了地上,裹着风雪被倒拖出了老远。

  还是追来了。青萝面现绝望之色,只在嘴中喃喃道:“可叹我一条活人性命,今夜怕是要断送于此,给这恶人炼成丹丸下酒了!”

  “嘿嘿……小青姑娘如此心急,冒雪赶夜路,却是要往哪里去?”来人疾风似的跃下站定,堵住逼仄的巷口,便要上前将青萝捆个严实。未料眼前忽地蹿过两道寒光,手上一阵剧痛,竟多了数道冒着血的伤口!

  “鬼手老贼,你又在欺凌女子了!今日既被我等撞见,你还不速速退去?”那暗巷中传出一阵朗笑,又转出三个佩剑青年来,紫冠素氅,竟是北域剑派的行头。

  那鬼手老人显然恼恨至极,怪叫道:“呸!少在这作君子派头!今日你等埋伏在此,还不是冲着这副‘灵药’来的?”

  那三个青年笑而不语只提剑围上来,四下寂静,唯剩风雪呼号。

  鬼手老人拖着绳索退了两步,感到伤口痛痒难耐,暗道对方剑上有毒,才终于满目怨愤地扔下青萝,跳上房檐跑了。青萝忙从雪地上爬起蜷缩墙角——北域剑派,也并不是什么善茬。

  果不其然,那三个青年收了剑便要来拉扯她,全无前一刻的君子做派。风急雪促,冷冰冰地糊在少女脸上,她一声不吭地盯着他们,看他们人影晃动,如同扮了场荒诞的皮影大戏。也确有人因这接连上演的变故嗤笑出声——竟是那个始终被遗忘在侧的醉汉!

  首先反应过来的便是那北域剑派的领头人,他“唰”的一声抽出佩剑,语气森寒:“你是何人,报上名来!”

  那醉汉闻言又是嘿然一笑,却只将酒坛一抛,手上不知使了什么劲道,坛子竟在半空碎成了数瓣,他撩起衣摆一记旋腿,酒坛便似裹挟了一方飞雪,以万钧之势砸来——

  那三个青年见他起势已知对方不好惹,挥剑便挡,长剑击在瓦片上竟有兵刃相交的铮然之声。就在此时,那醉汉也飞身冲了过来,雪沫纷扬,却只在三人身侧打了个旋,便拎起少女冲出了这狭小巷口。

  一切归于寂静后,那领头人才后知后觉,颓然咬牙道:“好一招大风起兮!这人果然便是扶风子的那个徒弟,陆放。”

  而此间陆放早已挟了青萝奔出了百十里,到了这荒凉城郊才停了下来,入目便是个破落山神庙。入了庙门,陆放将青萝放下,取下毡笠抖落了一身雪,才喘了口气。

  青萝只觉得这一程如凭虚御风,虽被颠得头晕眼花,却立时感激得倒地便拜:“小妹得大侠相救,此生无以为报……”

  陆放见此,连忙将这少女从地上拎起来,摆手道:“你别拜我,我本也没想救你,不过是见了北域那几个道貌岸然的腌臜东西有意戏弄罢了。”

  青萝笑了笑便不多言,径自从那大殿中央挂满蛛丝的金刚像下拖出个烂蒲团,倚着柱子坐下顺起气歇起脚来。

  陆放见她这一连串的动作,不由又惊奇起来:“你这便信了?不怕我也是来抢夺你东西的?”

  “夺我?”这少女垂下头去,语气突然变得沉重起来,苦笑道,“大侠想怎么夺……煮了我,还是将我制成丹丸?恐怕大侠都不知道将我夺来有何用处吧。”

  陆放闻言怔了怔,哑声重复道:“你是说他们……”

  青萝打断他,干脆将脸埋到了两膝之间,“我便是青萝。立春出生,体带异香,传说中有着回生妙用的‘灵药’。”

  “什……什么?”陆放一时惊呆——

  他自是知晓‘青萝’的,江湖上近年来传得沸沸扬扬的“立春香”,谁能想得到,这味据说可生死人肉白骨的神药居然是个大活人?

  那少女却不再说话,弓着身子,仿佛睡着了一般。

  四下寂静,唯门窗外传来劲风呼啸之声。陆放僵立着,方才注意到这股自始至终萦绕不散的香气,那根本不是娇柔的脂粉味道,而是强韧的、沁人的浓淡自宜的春日之香。

  陆放心头跳了跳,咳了一声,从怀里掏出打火石来,凑到香案处,寻了支还算规整的香烛点了起来,又坐到大殿另一边的柱子下,犹豫道:“那么,你接下来有何打算呢?”

  他知晓了,竟不预备杀掉我!青萝猛地抬起头,这回脸上才是真真切切的惊喜神色了,几度欲言又止,终于试探着说道:“恩公可愿意……陪我一道去苏州?”

  方才还是大侠,这一会竟已改作恩公了。陆放苦笑一声,道:“我姓陆,单名一个放字,你若不嫌弃,叫我陆大哥便是。我本漂泊四方无处可归,往苏州一趟倒也无不可。”

  青萝闻言‘啊’了一声:“陆大哥之前所说的牛角村,又不去了么?”

  未料陆放听闻“牛角村”三个字神情竟是一僵,半晌才回道:“那只是我醉酒之后的胡话罢了,它并不在晋阳附近。”

  “那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它在哪里。”

  二人敲定行程后,便各自闭目休憩去了。临近破晓,外头的风雪也渐渐止息,万籁俱寂,破庙内突然传来一声轻响,青萝仿佛受到召唤,径直朝门外走去。她身体极是僵硬,脚步也一顿一顿如同木偶。

  大殿中央的怒目金刚于高处俯视这游魂一样的少女,她瞳色已与之前不同,变得更浅更神秘,也更加病态——

  “师兄。”

  “陆放人呢?”

  “已中了迷香。”

  “做得对,既然他赶上了,那就先送他上路。”

  “是。”

  紫冠素氅的青年站在庙门外,注视着少女提着匕首一步步逼近猎物,露出满意的笑容来,自语道:“立春香……可真是我北域剑派最锋利的剑。”那五官赫然便是昨晚巷口的领头人。

  看了一会,他转身便走——陆放这边解决了,鬼手老人那边也不可失了良机。

  庙门洞开,风雪虽停了,寒意却更胜。青萝跪在陆放身侧,双手握住匕首高举过头。

  可她额上却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牙关咬得死死的,眼神一时清醒一时迷离,仿佛正陷入一场毫无胜算的挣扎里。一行清泪顺着她僵硬的面孔淌了下来,滴在陆放眉间,又从这个青年紧闭的双眼冲刷而下。

  他正陷入迷梦,梦中是层层袅袅拨不开的香雾,一如两年前的滇南之行。

  “少年人,你求什么?”一只手从缭乱的烟雾中探出,按在他的心口上。柔荑皓腕,一开口却是苍老女声。

  “求求您,救活我师父!”对方是滇南最负盛名的女祭司,无所不能,哪怕是起死回生,“我知道您能做到的,我愿意以命换命。”

  “不行,还差一些…….”

  “还差什么?”

  “你的心已经死了,还差一味生机。”

  说着,那只手便在他心口一推:“去吧,静待春归。”

  陆放猛地惊醒!天已大亮,日光透过洞开的庙门打在他脸上,他喘着粗气,半晌才缓过神来。

  “陆大哥,你醒了。我方才在附近寻到了些浆果来,也不知能不能吃。”少女正迈过庙门走近,脸色苍白至极,一副彻夜未眠的样子。

栏目分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