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今古传奇武侠版 > 正文

钱多多的江湖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2-26

  小城的酒肆里人声鼎沸,充盈着牛肉、烈酒和各种汗味混杂的气息。

  “可知这几日江湖中最劲爆的消息是什么?”一瘦子的声音突兀而出,吸引了众人。

  “听说千面药王又重现江湖了,而且还曾现身在城外的日落山?”“定是右家庄铁掌柜的金盆洗手观礼会。”瘦子听着众人七嘴八舌地猜测,面露不屑:“你们可真是小狗没见过大坨屎。”

  这话激了众怒。有人反驳道:“你不单见过,恐怕还尝过吧!”

  “今日不说个清楚,别想离开。”也有人威胁。

  瘦子作势掌自己的嘴:“莫怪小人嘴臭,这消息是花了十两银子买来的,好汉们听了,或许便能得到天大好处,请多少赏点,莫让小人……”

  话音未落,一黑壮汉从怀中掏了锭十两大银拍在桌上:“说!”

  瘦子赔笑道:“这只够本钱。”

  “快说!”另一独眼汉子不耐地又摔了把碎银。

  瘦子嘻笑着将银子一一收入囊中,才压低了嗓门道:“步云镖局一个月后就要举办比武招亲大会了。”

  黑壮汉最先反应过来:“步云镖局的步清柳不是已许配了广进镖局的少镖头钱多多么,莫非他有两个女儿?”

  瘦子摇头道:“非也,非也!据说步大小姐和钱多多赌气,独自从塞北回家了,这是她自个儿在半道散布的消息。”他顿了顿接着道,“所以那钱多多也是半路折回来了。”

  众人释然,钱多多回乡的消息早已闹得沸沸扬扬了。

  “一个月前,钱家和世交的木家闹得很不愉快。据说是钱多多为了步大小姐,拒绝了木府结亲的请求。要说木二小姐的美貌端庄那可没得说,可钱多多非要千里迢迢跑去找步大小姐,反倒不招人待见,这闹的是哪一出?”

  “有钱就是任性呗!钱家家大业大,家中资财何止千万,钱老爷子以客栈起家,后来又开钱庄、当铺、镖局。这城中一大半银子恐怕都得跟着姓钱,钱少镖头想干啥不都是一句话的事。”有人不无感慨地说。

  “钱镖头已经为儿子聘请了几位高手名师。”

  瘦子道:“诸位若是有意去招亲,不妨早些准备准备,或能横刀夺爱,成为步云镖局的东床快婿哩。”

  众人聊得痛快,浑不知钱多多正从这酒肆外经过。

  从塞北归来也没几天,距那比武招亲还有一个月,先去微雨斋喝杯君山银针,再过江南堂品尝醉赤鲤,然后上落花楼听赛韩娥的小曲。这是钱多多今早的行程安排。

  他摇头晃脑拐过街角,猛地撞上一名黑衣人。

  肚子有点痛,可钱多多一双小眼已不见。他一向认为,像他这样的重磅人物,便是增添再多的鱼尾纹,也不能停止微笑,胖人多福这四个字就是为他的微笑而创造的。

  黑衣人也笑,但笑得与钱多多不同,他的笑是奔放、得意的,仿佛捡到了大把银子的那种。一尺半的刀握在他手中,森冷凛冽,刀锋直指钱多多的圆肚腩:“有人让我捅你。”

  一对小眼一闪,然后再度隐形。钱多多的微笑真诚而可爱:“你不是狗,不需要那么听话。”

  “三百两,能让很多人比狗还听话。”

  钱多多低下头,打量了一下肚子:“三百两,两百斤,也就是说我只值一两半一斤?”

  黑衣杀手点头:“这价格已经不便宜!”

  钱多多摇摇头,从袖中取出银票:“六百两,我买回我的两百斤,顺便就地涨个价。”

  “我只想做个有原则的杀手。”利刃毫不动摇。

  “八百两。”银票在风中哗哗作响,仿佛为主人的大方鼓掌。

  “钱不是万能的。”杀手努力板着脸,嘴角已经开始抽搐。

  “一千两。”

  刀身反射着阳光,在不断自我增值的钱多多身后的青石墙上跳跃,如一尾调皮的光鱼……

  刀颤抖着入了腰间的鞘,黑衣人手里捧满了银票。

  “如今人银两清了。”钱多多似乎也很开心。黑衣人突然发现,刀不知何时已握在了钱多多的胖手中,慢慢折成了半圆,接着刀尖就碰到了刀柄,一次、两次、三次,钱多多似乎很兴奋,向上折,又向下折,如同孩童把玩着手里的玩具,玩得不亦乐乎!

  黑衣人眼直了,心冷了,能把钢刀折断的高手,江湖中不少,可将短刀如面条般玩耍的,只听说过掘地派失传已久的奇功“熊爪手”能做到。他颤声道:“你不是想我告诉你雇主是谁吧?”

  刀圆溜溜一晃,插回他腰间的鞘中。“心领了。他花钱杀我,一定有他的理由。”钱多多依然笑容可掬,“杀手兄有了钱,不用再刀头舔血,做些小本生意也不赖。”

  黑衣人才放下心去,立马又愁眉苦脸:“这我可不懂。”

  “杀人我不行,拿钱砸人你不行。”钱多多语重心长道,“你不如把银子存到钱庄吃利钱。前面拐角的金玉钱庄就不错,你报我的名号会有优待。”

  “名号?”

  纸扇“啪”的一声,画出个优美弧线,白白的扇面处,五个金字闪闪发光:“富人钱多多”!

  “咸鱼!卖咸鱼!”街角转过一辆破旧的手推车,差点撞上正目送黑衣杀手远去的钱多多。

  “鱼贩兄,不用喊啦,大家都闻到了!”钱多多以扇掩鼻。

  “咱不是鱼贩,咱是郎中叶不错,为生计所迫,暂时卖咸鱼而已。”

  钱多多袖中一摸,大喝:“看招!”

  叶不错只觉劲风扑面,十几道亮光擦脸而飞。他转身瞧去,青石墙上半陷着十几枚通宝,阳光下一闪一闪,泛着铜光。

  “咱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你竟用暗器射咱?”叶不错正义愤填膺。

  不想钱多多怪叫一声,比他更响亮,接着就直接扑上青石墙,狂拍狂叫:“雷公电母啊!难怪今早出门觉得身轻如燕,我还以为自己瘦了,没想到是金钱镖被换成了铜钱镖。老爹,你和我玩这一手,等我回去再和你算账。”

  “你想干啥?”叶不错摸不着头脑。

  钱多多指指墙壁:“我的意思不是早就写在上面了么?”果然,墙上十几枚铜钱镖组成的,是个大大的“买”字。

  “咸鱼我全包了。”

  “多谢,给送到贵府去吧!”

  “不,我买了送你的,你可千万不要转行,放弃郎中那大有前途的职业。”钱多多放下银票,走向微雨斋。

  叶不错停了车,拦住他:“像咱这样的穷人,怎样都无所谓,就是不能欠人情。因为除了命,咱再没其他可还的了。”

  “好。”钱多多转身摸出几张银票,塞入叶不错手中,“现在你不是穷人了,我再把咸鱼送给你。”

  “穷人也不接受施舍。”

  钱多多接过塞回的银票,抛洒在地,径直要走。

  风动,票飞。叶不错好不容易全捡了回来:“你的银票。”

  钱多多转头微笑,如刚偷吃了糖人:“是你的银票。”他左手分出一半银票,又塞了过去,“这次是你拾金不昧应得的报酬,不是施舍。”

  叶不错呆了一下,把双手笼在袖中:“路不拾遗,是人都会这么做,咱不要报酬。”

  “叶大侠。”钱多多单膝跪地,小眼中晶光闪烁,“我求你离开这里,好吗?喝着君山银针,闻着咸鱼味,我受不了!”

  穷人总是心软的,叶不错推着一车咸鱼离开了。钱多多招呼过一路人,塞了两张银票:“去把叶不错的咸鱼全买了,送给金玉钱庄钱掌柜。我刚给他介绍了一个客户,好歹也要让他闻闻咸鱼香。”

  “钱掌柜?”路人道,“传言他不是最讨厌咸鱼的吗?”

  “我爹的习性我当然知道,所以我要送给他!谁让他老逼着我练武打擂。”钱多多又摸出一张银票,“你可能会挨顿胖揍,这是医药钱。你可以回头找那鱼贩郎中叶不错瞧瞧,到时报我的名号……”

  “富人钱多多!”路人紧紧抓住银票附和。

  钱多多仰头大笑,挺着肚腩走进了微雨斋。

  小轩窗、绿竹椅的斋内,空空荡荡,一金衣人背门而坐。两名大汉拦住钱多多:“我们包场了。”

  金衣人听到声响,转过头来,三十来岁模样,锐目如鹰,鼻梁直入双眉间。

  钱多多皱眉:“啧啧啧,你们当真瞎了狗眼,连富人钱多多也敢拦。”

  鹰目汉子笑道:“钱兄别来无恙?”

  “就算镶了金,狗屎依然是狗屎。”钱多多目光扫视他的金衣,“山小农,你回来做什么?”

上一篇:逃杀·乐游原
下一篇:朗月吟·淮城雨
栏目分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