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今古传奇武侠版 > 正文

逃杀·乐游原(7)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2-26

  越赢身形并不如何高大,这一句声音也不甚高,但不知为何,自然有一种令人不得不听从的力量。冼红阳只好又躺回床上,心中犹自挂念不已。

  就这样,冼红阳在床上足足躺了三天,这三天他的饮食伤势都是越赢照应。他几次问到莫寻欢的伤势,都被越赢一语带过。欲待自行查看,又恪于越赢威严。

  到了第三天晚上,越赢拿了一本册子来到他床前,首先检查了一遍他腿伤,之后很满意地表示:“明天你可以下床了。”

  冼红阳如蒙大赦,他本就是个好动不喜静的性子,这几天被硬拘在床上实在难挨。却见越赢搬了一把椅子坐到床边,又拿过一杯茶,眼见是要长谈的架势。他便也坐起身,洗耳恭听。

  越赢拿起那本册子,翻了几页又放下,随后问道:“冼红阳,你日后有何打算?”

  冼红阳第一日到这里时,越赢原称呼他“冼帮主”,冼红阳怎听怎别扭.便道越庄主你叫我名字就好。越赢从善如流,当即便改了称呼。

  此刻听他问到此处,冼红阳自己倒愣了,这些时日他一直在逃,几乎是每一日都在生死之间徘徊。晚上若能有个地方睡上一觉,那便要感叹自己又赚了一天。至于日后究竟要如何,却是并没有想过。

  却听越赢又道:“你的事情,莫寻欢已经都与我讲了。虽然你并未刺杀太子,但如今铁证如山,翻案一事几不可能。不如先以保命为先,日后若有机会,再说其他。”

  冼红阳一惊,他惊讶的是越赢居然也相信他并未刺杀太子。这一路上欲除他性命者不知多少,有谁肯听他说一句话,没想到先有一个莫寻欢,后有一个越赢。帮他不提,居然都对他深信不疑。

  越赢一伸手阻住他要说的话,道:“其他的话先不必说,你可有能去的地方?”

  冼红阳摇一摇头。

  越赢拿起那本册子,道:“这几天我和莫寻欢商量了一下,研究出两条路子。第一个办法是由乐游原直下江南,由江南入蜀地,再入大西南,那里山高林密,当地土着势力强大,朝廷素来难以管辖,你躲到那里,料想云阳卫也难以捉拿。”

  冼红阳点头赞同,他并未去过西南,但亦知那里乃是蛮荒之地,崇山峻岭无数,瘴气毒兽又多,自己大可随便找座山往里一躲,云阳卫再有能为,也没可能一座座山搜过来。只不过由此到西南路途遥远,这一路上尚有许多危机,亦是难处之事。

  于是他又问道:“那么另一条路呢?”

  越赢道:“另一条路,便是由海路而至东瀛,那里距此万里之遥,自然也可逃过此劫。”

  冼红阳对此倒是颇感兴趣,他虽然一直在江湖漂泊,却未曾出过海,便问道:“那东瀛是怎样的所在?”

  越赢不紧不慢回答:“我未曾去过。”

  说的也是,距离那么远,谁没事去东瀛闲逛一圈?冼红阳心想这倒无妨,便道:“那我去东瀛好了。”

  越赢翻开手中册子看了几眼,道:“东瀛也好,听说那个国家种植有大片樱树,花开之时云蒸霞蔚,他们又常到樱树下饮酒取乐,很有趣味。”

  冼红阳笑道:“那好极了。”

  却听越赢又道:“东瀛的食物也十分特别,那里的人多吃生冷,对了,主要是生鱼。谷物则十分昂贵。”

  冼红阳说:“啊?生……生鱼?”

  越赢点点头:“对啊,吃鱼有什么不好,吃鱼聪明。”

  冼红阳瞠目结舌,他是北方人,生冷腥膻完全吃不惯,听到“生鱼”两字都要抖上一抖。又听越赢道:“那边没有烈酒,当然滔还是有的,就是淡了点。”

  冼红阳问:“有多淡?”

  越赢道:“放心,比水好一点。”

  冼红阳顿时觉得东瀛简直是一片黑暗了。

  越赢拿起册子继续看,忽然道:“对了,还有一个问题,东瀛的语言与中原不同。你到那边,与人交流也是个问题。我们都是不懂的,你大概要从头学起。”

  冼红阳在这方面没什么天赋,丐帮的副帮主,也是他的义兄凌松老家在江南一带,两人打小一起长大,他到现在连最简单的南方话都听不懂。

  他叹口气,说:“越庄主,我终于弄明白了,你是压根儿就不打算让我去东瀛对吧。”

  越赢一笑:“对啊。”他收起册子,端起茶杯准备起身,临走前补了一句,“其实你到西南也好,现在避一阵风头,将来万一有望翻过案子,还可以回家的。”

  如果去了东瀛,那只怕真是要在那里终老此生了。

  冼红阳看了他的背影,心中感慨至极。

  直到很久以后冼红阳才知道,当年越赢和莫寻欢曾因一事去过东瀛,二人对东瀛颇有好感,种种见闻都记录在越赢手中那本小册子上,根本不似越赢所说那样。

  眼见越赢走了,冼红阳想到他说自己可以下床一事,心情不由大好。他披了一件长衣下地,想到越赢讲莫寻欢就住在他隔壁,决意去看看他。

  这一出门,才觉室外天高云淡,黄花满地,世间风景,竟无一处不是美好至极。

  他绕过一根廊柱,果然看到隔壁有一个房间,雕花木窗半敞,一阵药香袅袅,他想这应该就是莫寻欢休养之处,于是直接推门而入,笑道:“莫寻欢,你、你……”

  一个“你”字喊了两三声,硬是没说出口。他总算明白为什么越赢劝他先不要见莫寻欢了。

  房间里有两个人,一个人半躺在床上,只穿着白色里衣,一条右臂上都是厚厚的绷带;另一个人坐在床边,素白衫子藕色裙,手里拿着一只药碗,正在给床上那人喂药。冼红阳只能看见她侧面轮廓和窈窕身形,虽只惊鸿一瞥,却是娇美异常。

  这两人坐得很近,远超一般男女大防。再看二人虽然并无什么亲热动作,却自然有一种水泼不进的感觉,琴瑟谐调之处竟如夫妻一般。只看一眼,冼红阳便觉自己站在这里真是多余,三两步便退了出去。

  这小子运气真好,哪里都能认识女人。他心里暗想,可是自己也知不对,看那两人气氛,分明是相识已久的模样。

  他回自己房间没多久,就听见莫寻欢快活的声音从窗外传来:“嘿,冼红阳,出来!”

  冼红阳的心情一下子好起来,推门而出:“莫寻欢,你还活着?”却见莫寻欢披了件长衣站在院里,面色委顿,神色却十分欢愉。

  洗红阳走到他面前,欲待问一句他手臂伤势怎样,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莫寻欢却已知他心意,笑道:“不碍事,我早和你讲这里有神医的。我的手废不了,你的腿也是。”

  他若不说,冼红阳几乎都忘了自己腿的事情,这一下才明白越赢为何三天不准他下床,此刻他伤口处还有些微疼痛,但行走几无大碍。

  这时却听一个声音道:“虽然没废,可也不像你说的这般轻松。这条腿医得到底有些晚了,即便伤好,走路还是要有些瘸的。”正是越赢。

  冼红阳笑道:“能走就好,瘸一点有什么关系。”

  越赢又道:“还有莫寻欢,谁准你下床的?两个月内你不能再和人动武知道不知道?否则,神仙也救不了你!”

  莫寻欢答应了一声,神色里可没有半点惶恐的样子。

  越赢拿他没办法,只好又转向冼红阳:“明天我们便该动身了。”

  “我们?”冼红阳多少有些不解。

  “对。”越赢点一点头,“此处也并非久留之地,莫寻欢已经无法动手,明日我和另外一人,护送你出发。”

  “另外一人?”冼红阳奇道,“那是何人?”

  “医你的医师。”

  “你方才见过的。”

  一时间,越赢与莫寻欢二人同时答道。

  章六 冰山名录

  当天晚上,三人首次坐在一起,共进晚餐。

  越赢坐在主位,冼红阳自然是宾位,莫寻欢打横相陪。冼、莫二人皆是有伤在身,因此有菜无酒,稍显可惜。

  冼红阳拿起筷子开始吃菜,他病伤初愈,心情又好,胃口大开,莫寻欢笑道:“我觉得冼兄还是该少吃些的好,后面还有好东西。”

  冼红阳嘴里还含着食物,模糊不清地抬起头:“哦?”

  越赢拍拍手,有仆从端上一个青花瓷大碗,里面用鸡肉、枸杞、高汤烩了香气浓郁的一碗面。面条很宽,汤很浓,有种大气的爽利。

  冼红阳看着那碗面,呆了半天,然后从椅上蹦起来,叫道:“大哥!”随着他这声叫嚷,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推门而入,面上带笑,眼中有泪,叫了一声:“兄弟!”

  冼红阳在江湖上朋友不少,但正式的结拜兄弟只有一人,那便是丐帮的副帮主凌松。有人私下讲若无凌松在一旁辅佐,冼红阳这个帮主连一年都做不下去。

上一篇:
下一篇:钱多多的江湖
栏目分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