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今古传奇武侠版 > 正文

逃杀·乐游原(3)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2-26

  奠寻欢笑道:“也没什么人,不过是我一个朋友。”

  江湖人皆知他风流成性,右手边的严宏便诡笑道:“是哪一个女子啊?”

  莫寻欢轻描淡写,说了四个字:“雪山魔女。”

  严宏吓一跳,刚伸出欲揭车帘的手马上缩了回去。

  这雪山魔女乃是江湖上有名的女魔头,据说生得十分貌美,但个性十分狠毒,又擅长用毒.有传言说惹过她的人都会被毒药化成一摊血水。二人偷眼看莫寻欢,心道这小子果然了得。

  但云阳卫毕竟令下如山,两人对视一眼,正要说些什么,却见莫寻欢自怀中拿出一把绢扇,逍遥自在地扇了几下。

  那把绢扇十分精致,扇面呈半透明状,扇柄处坠了两颗小水晶石,正是雪山魔女的冰蚕扇。察梓咳嗽一声,道:“严兄,你便去车中搜查一番,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人。”

  严宏本来欲搜查马车,此刻却已退到了三步之外,道:“察兄,你心思缜密,我认为由你搜查,较为合适。”

  察摔脸色便有些不好看,道:“这马车又不大,看一眼即可。”

  严宏道:“那你为何不去看?”

  察梓道:“你方才明明不是想去看么?”

  二人怒目相视,谁也不去伸这个手,莫寻欢抄着手在一边看着,看了一会儿闾:“姹紫嫣红二位大人,您到底是看还是不看啊?”

  “姹紫嫣红”四字他说得快,那两人倒也没听出来。察梓道:“看!为何不看!”

  严宏在一旁捅捅他:“察兄,我们是搜查,不是看……”

  察梓没好气道:“用你说,我们自然是奉命搜查!”

  莫寻欢笑道:“那么,二位请。”

  他说出这个“请”字,两人倒是同时退后了一步。

  莫寻欢收回绢扇,一手抖缰绳,一手扬起象牙柄宝镶珊瑚的马鞭,“啪”的一声脆响:“走!”

  “追!”两人在后面喊得声响,离马车的距离却越拉越远。

  直到走远了,冼红阳才探出头来,面上神色有些古怪:“莫寻欢你……当真识得雪山魔女?”

  莫寻欢拿出绢扇:“你说这个?五十文钱在街边买的。”

  到入夜时,两人离乐游原已经不远,在一家小镇上寻了间客栈住下。

  先给冼红阳的伤口换了药,莫寻欢也脱下身上那件糟蹋得看不出样子的丝绸长衫,随手一团扔在屋角,换了件式样简单的青衣,一条淡青带子拦腰一束,十分清爽,已是方便动武的装扮。然则细看那套青衣,料子做工十分讲究,依然还是浪子习气。

  店里伙计端了饭菜进来,一一摆放在桌上。虽是小镇,山野风味却也十分可口。冼红阳两日来只自奠寻欢那里吃了几个无甚滋味的馒头,一见到有油盐的东西,心中大喜。他夹了一筷子碧绿的野菜嚼了几下,只觉那种清香充溢了满口。

  莫寻欢吃得倒不多,他要了壶清茶坐在窗下,慢悠悠地喝着,仿佛十分惬意。 洗红阳吃了个八九成,用袖子一抹嘴站起来,道:“莫寻欢,多谢。”

  葜寻欢笑道:“说这话俗了,还用什么谢!”

  冼红阳却难得正色道:“只怕我以后也报答不了你什么,这一声谢总得说。你帮我,毕竟是玩命的勾当。”

  莫寻欢笑道:“说不定你日后有什么出息,我救你就不亏了。“

  冼红阳自嘲一笑:“丐帮帮主都当不明白,我这人还有什么出息。”

  莫寻欢笑道:“是啊,你这个丐帮帮主可太了得了,刚当帮主第三天,就在赌场里押上了自己的裤子。”

  冼红阳听到此语,不由汗颜。

  那时冼老帮主过世不久,冼红阳初任帮主,但这人浪荡惯了,当了帮主才三天,便忍不住跑到赌场里,输得一塌糊涂后连裤子也一并押上,最后居然要丐帮中人把他赎回来,那些长老大是不满。

  葜寻欢看他窘迫表情,笑嘻嘻又道:“我还听说,后来你还拔过一位长老的胡子。”

  冼红阳脸黑了:“你怎么专挑这些事说。”

  “后来听说你不但在丐帮里面惹事,还欺负到武当派头上去了。”莫寻欢喝了口茶,不紧不慢道。

  听到这里,冼红阳怒道:“我没有!”

  那是一次在淮阴路上,他救了一个被恶霸欺凌的孤儿,又率领丐帮帮众,把那恶霸当众揍了一顿。那恶霸大声叫喊:“我是武当清风十三剑孟凡的叔叔,你敢打我!”他心中气恼,暗道莫非你仗着武当势力便可胡作非为?下手更狠。冼红阳这么一闹,虽为那小乞丐出了口恶气,却也令武当丐帮之间大生罅隙。

  莫寻欢笑道:“不管怎样,武当丐帮之间结了对头总是有的。如你这般个性,难怪当了两年帮主就被赶了下去。”

  冼红阳垂首道:“那又如何。”

  听他这么说,莫寻欢喝了口茶,忽然慢慢笑了。

  他说:“冼红阳,你这人,可太有意思了。”

  他不待冼红阳说话,又说:“别人不知道,我却知道你是怎么当上这个帮主的。冼老帮主当年骤然去世,几个长老都想坐这个位置,可惜大家半斤对八两,谁也当不上,索性把你推上台,你名义上是帮主,手里只怕也没什么实权吧。难怪后来你拼了命地折腾,到底那几个老头子忍不得,把你轰出去了。”

  莫寻欢面上神情似笑非笑,冼红阳哼了一声:“莫寻欢,你耳朵倒长得很。”

  莫寻欢笑道:“这就算长了?我再讲一件你听听。”

  “你可知道,三年前我遇到过一件事。那年奇寒无比,未到十月已然大雪纷飞,北疆与戎族交界处有一条红牙河,平日里水流遄急,是一道天险,未想竟在十月里被冻上。戎族便借此良机,派出一队骑兵,在马蹄上包了稻草,欲在红牙河一处隐秘之处,越冰犯我疆土。

  “镇守北疆的将领乃是玉帅江澄,此人虽然心机一流,却未想到戎族竟有此举,待他发现时为时已晚……”

  他刚讲到这里,冼红阳忽然摇手道:“这是国家的事,枯燥无趣,有什么好讲。”

  莫寻欢笑道:“做什么不讲?我觉得可有趣得很。”他虽如此说,却是敛容郑重,续道,“江澄镇守北疆多年,又曾大败戎族,绝非庸者。他虽知时间不及,却仍是派了精锐部队赶赴红牙河边,未想抵达河畔,却见戎族骑兵尚未渡河。”他加重语气,“有一支五百人的小队,在那风雪之夜,阻了戎族骑兵半个时辰。”

  他说到这里时,冼红阳终于不再开口,面色沉重。

  那一晚大雪纷飞,戎族骑兵渡河方至一半,对岸斜刺里却冲出一支队伍,挡住去路。这支队伍人数不多,并不晓得兵法战术,然而武功却均是不弱,更兼泯不畏死。这样一支队伍,竟是硬生生把戎族的精锐阻挡了半个时辰。待到江澄军队赶赴之时,生者只余下十余人,红牙河的冰面被鲜血染遍,雪色月光之下,一片猩红。

  那死去的四百多名战士中,基本全是胸前受伤,当着纵横天下的戎族骑兵,竟无一人退后一步。

  莫寻欢说:“后来玉帅忙于抗敌,那支小队的首领借机离开,这人一直戴着面具,无人知他真实面目,不过倒有听说,那人的前胸上文了一朵红色莲花。哎,只有乞丐才唱莲花落,偏偏这首领身上就文莲花,你说多有意思……”

  冼红阳几乎蹦起来:“够了够了!”他两只眼直瞪着莫寻欢,“你这混蛋,怎么知道这些事情?”

  “我当时恰好路过北疆,也被卷入了这一场战事,只是时至今日,才想清楚那人究竟是谁。丐帮祖训,弟子不得参与朝廷之事,而那场战役之后半月,你便辞了帮主之位。”

  江湖人都说,冼红阳为人轻佻冲动,不堪大任,使性子辞了帮主之位,丐帮元老亦未阻拦。

  “冼红阳,你当日如何得知此事?”

  “有弟子在北疆,传来消息。”

  “那支队伍……”

  “是我当日召集的丐帮中人,多是年纪较轻的一二袋弟子。”

  “当日你赶赴红牙河,可知后来之结果?”

  “自然知道!”

  “你悔不悔?”

  “不悔!帮主不做便不做,凭什么让那些戎族鞑子入我河山!”

  莫寻欢忽然大笑出声,举起茶杯,与冼红阳的杯子用力一碰:“好!”

  “你若只是个本领不济的浪荡子弟,我就和你做个酒肉之交;你能见义勇为,不计权势,我也便高看你一眼;可偏偏你还能为国做一番事业,不计名利,不计生死。最有意思的是,你是第一种人,是第二种人,更是第三种人!

上一篇:
下一篇:钱多多的江湖
栏目分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