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今古传奇武侠版 > 正文

逃杀·乐游原(2)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2-26

  他看到的地方,是一家妓馆。

  三绕两绕转进里面,躲不过陈鹰和云阳卫,躲几个龟公打手还不在话下,眼见前面有间屋子颇为隐蔽,又不见灯火,冼红阳一猫腰便蹿了进去。

  这屋子里果然空无一人,刚进去,就听外面人声鼎沸,冼红阳一惊,心想莫非官兵已搜到了这里?又想妓馆人多耳杂,也少不得有些有身份的人物,官兵不见得搜得多彻底,自己倒不必一味惊惶。

  这边刚放下心事,鼻端便闻到一阵香味。房间里虽未点灯,冼红阳却是天生一双猫儿眼,四下里一溜,不由大喜过望。

  一盘酱红油亮,汁多味美的梅菜扣肉正放在一旁的桌上,原来他误打误撞,间进的竟是妓馆的小厨房。这一天他水米未进,看到这盘扣肉,真比什么金银财宝都来得诱惑。

  不再犹豫,不再退缩,前丐帮帮主毅然决然亮出一只满是污垢的手,朝着那盘梅菜扣肉就伸了过去。

  电光石火一瞬间,厨房里忽然又多了个不速之客,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地盯着冼红阳,一副下一刻就要扑上来的样子。

  “……”冼红阳手停在半空,不动了。

  “要不,您先让让?”冼红阳谄媚地假笑。

  不速之客不动,不让,一双眼睛虎视眈眈。那是好大一只黑狗,站在当地足有半人来高,眼睛里冒着绿光,跟狼似的。

  外面还在吵,也不知是不是真来了官兵,若是来了,这大狗放声一叫,只怕半个妓馆的人都要被引来。冼红阳一咬牙,抓起一块扣肉,“嗖”的一声扔了过去。

  这一块肉扔的,真比从他身上剜一块肉下来还疼。黑狗一口叼住肉,没两口就咽下去了。眼睛又转了过来。

  冼红阳心想我真是给丐帮丢了大人啊,打狗的祖宗今天倒被狗欺负,转念却想到如今惹下这般祸事,自己那个过命的兄长,丐帮的副帮主,现在又是怎样?

  这一想,不免有几分儿女情长英雄气短起来,手上的动作也慢了几分,那黑狗可等不得,口水直滴,“嗷”的一声就扑上去了。

  下一刻,只听“砰”、“当”、“扑通”之声连绵不断,知道的道是在打狗,不知道的准当两个江湖高手在那儿比拼,半晌声音才慢慢平息下来,

  一个穿浅碧衣衫的青年一摇一摆地走过来:“呵呵,这是谁家的姑娘在这里发疯呢?”他走过去一推门,“唰”地一展火折子,“我说……啊!”

  门口的人,屋里的人,同时吃了一惊。

  那条黑狗早跑得不知踪影了,冼红阳身上本来就狼狈,这下子更狼狈。他和那青年目光相接,两人看了一会儿,那青年神色慢慢了然,一双眼睛里的绿光比方才那只狗还明显:“哎呀,这可是捡着宝贝了!”

  当然是宝贝,四处城门都贴了告示,死的冼红阳五百两,活的一千两。那可不是白银,是货真价实的黄金!

  冼红阳认识那青年,这人姓莫,双字寻欢,绰号悠然公子。“江北贺兰,江南寻欢”,原是江湖上有名的风流人物。两人之间虽没什么交情,但也都晓得对方,不知是三年前还是两年前,也曾在一张桌子上喝过酒。

  莫寻欢上前一步,笑得一双眼都眯起来;冼红阳冷笑一声,已经抄起了一旁一条凳子腿。

  两人对峙片刻,冼红阳暗道此刻自己无甚气力,须得先下手为强,他一条腿瘸了,行动不便,忽地着地一滚,一手握住凳腿,便向莫寻欢踝骨击去。

  这一击出其不意,力沉势猛,姿态风度是通通的没有,倒也和他丐帮出身相合。莫寻欢也未曾料到他竟然如此出击,匆忙间向上一跃,悠然公子轻功了得,躲过一击后,落地时还摆了个身段:“来来来……哦?”

  方才一滚,冼红阳本已狼狈至极,此刻衣衫也已绽开,露出胸口文的一朵莲花。

  是时刺青在男子中颇为流行,但通常文身多为青色或黑色,如冼红阳这般刺一朵红艳艳莲花在身上的极为少见。冼红阳却已顾不得这些,他一击不巾,手持凳腿,恶狠狠直瞪着莫寻欢。

  正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候,外面又一阵嘈杂声,这次离得近了,甚至听得到铁甲摩擦的声音。

  是云阳卫!

  什么叫前有狼,后有虎,冼红阳终于领教了。就在这时候,莫寻欢忽然一把拽住他胳膊,速度奇快:“云阳卫来了,藏这里去!”一伸手,拽着冼红阳就往一边甩去。

  这一下冼红阳若是想躲,也未必就躲不开。但他听得这一句话另有他意。心中一动,竟没躲。

  “啪”的一声,他被莫寻欢甩到了厨房里的一口大水缸里。

  这口水缸里还有半缸水,藏一个人倒也绰绰有余。可是莫寻欢忽略了一件事,冼红阳这一路奔波,身上受伤无数,腿上伤得尤其严重,这一摔力道不小,他腿上伤口恰好磕到缸沿上,身上伤口再被冷水一激,加上他这些时日逃亡,体力已到了强弩之末。掉入水缸那一刹那,竟然生生疼晕了过去。

  水缸……里面翻船了……晕过去之前,冼红阳咬牙切齿地想。

  醒来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时辰。冼红阳动一下脑袋,也不知自己死了还是没死,正琢磨着这件大事,一道光忽然照进来,跟着探进来的是半个身子,口气里带着笑:“哟,醒了!”

  那人一身揉得稀烂的浅碧衫子,面上笑意盎然,正是莫寻欢。

  章二杯水相交

  冼红阳怔了征,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真是没死,他撑着身子坐起来,借着那道光线审视一下周围环境,这才发现自己原来是躺在一辆马车上,这马车不算多华贵,却很舒服。自己身上那套一个月没洗又滚进水缸的衣服好歹是给换下去了,伤口有经过简单处理,不过包扎得很拙劣,躺着不动还是一抽一抽地疼。

  他有点迷糊,看看自己身上又看看面前的莫寻欢,却听莫寻欢道:“别看了别看了,我知道那伤包得不怎样,你忍忍吧,等到前面乐游原,我找人给你重治。”

  冼红阳没说什么,低下头又琢磨了一会儿,忽然问道:“你为什么救我?”

  “啊?”

  “你为什么没把我交给云阳卫?”

  莫寻欢莫明其妙:“我还真没干过出卖朋友的事。”

  冼红阳看着他:“你我的交情,充其量也就是知道对方,说过几次话,喝过一次酒,为了这样的‘朋友’,你肯为了救人把命搭上?”

  莫寻欢笑了笑,没直接回答,只反问:“换成是我,你救不救?”

  冼红阳怔了下,他天生就是个不管不顾,使情任性的性子,要不然也不至于当了两年帮主就再当不下去,若遇到这种事,定然也不能甩手不管,于是答道:“救。”

  莫寻欢笑道:“这就是了,你还问我做什么?”他想了想又道,“我明白了,一定是这一路上你被不少以前的朋友卖了,所以心中怀疑。其实啊,”他转了转手里的马鞭,“这事你得这么想,不救你,那是正常,是世理人情;救了你,那是你福气。”

  莫寻欢扔过一个小包裹,里面有几块干粮,竟然还有一小瓶酒:“吃饭吃饭,吃得饱饱的,前面的路还不一定怎么样呢。”

  他不提昨天晚上怎么逃过陈鹰和云阳卫的追捕,不用想也知道必不是件简单的事。浪子最重仪表,昨晚相见时莫寻欢还是一派风流,如今却颇有些狼狈。冼红阳默然无语,拿了那瓶酒出来,对着瓶口长饮一口,心里一时也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莫寻欢又回到驾车的位置上,前行一段,听得里面悄然无声,暗想当年冼红阳也是个洒脱诙谐的人物,如今这场大变,果然把他的性情也改了。正想到这里,忽听里面人道:“这干粮太寒酸了,好歹也拿一盘梅菜扣肉啊!”

  莫寻欢一怔,随即哈哈大笑。

  笑声未歇,官道忽然闪出两个人来,一色的侍卫服饰,手中拿着鬼头大刀,左边那人开口喝道:“马车停下!云阳卫奉旨搜查钦犯!”

  莫寻欢看这两人身上所穿乃是黄衣,便知他们是云阳卫中地字一部的侍卫。

  云阳卫分天地人三部,但人字一部乃是后来加设,天字一支一直牢牢掌控在皇帝手中,地字一支权力却慢慢移交到大理寺手里。而人字一支的大头领关山雪,却又是如今代皇帝理政的程王的心腹。这资格最老的天地两支取“天地玄黄”之意,天字一部身着黑衣,地字一部则是身着黄衣。

  而莫寻欢不但晓得他们来自地字一部,他还识得这两人。他一挽缰绳,马车应声停下,笑吟吟道:“察大人、严大人,两位大人身居要职,公务繁忙,这等小事,怎还劳您二位的大驾啊?”

  其实这两人在云阳卫中职位甚低,这几句话颇有些讽刺味道,但自莫寻欢口中说出,居然就有几分真诚之意。居左的察梓一举鬼头刀,洋洋道:“这条官道十分重要,故而上头派我们兄弟看守。莫寻欢,马车里是什么人啊?”

上一篇:
下一篇:钱多多的江湖
栏目分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