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今古传奇武侠版 > 正文

杀倭·荆楚长剑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1-22

  当柳生十一郎走到俞听话府门口的时候,正听到里面杀猪似的惨号。

  “老婆大人,我昨天真的只是跟人喝酒吹牛,很单纯的!要是我去了翠微楼,就咒我天天吃老婆大人的菜……啊啊啊,老婆大人我不是说你做的饭难吃,真不是!”

  柳生十一郎愣在门口,不知道是该敲门,还是该转身离去。他抬头看了看,牌匾上的确是偌大的俞府二字。

  俞大猷的俞。

  好在柳生十一郎并没有等多久,府门就被“砰”的一声撞开,一个瘦骨嶙峋,满身酒气的中年汉子给人扔了出来。

  柳生十一郎侧身闪过,感到一阵杀气直逼眉睫,骇了一跳,连忙后退一步握刀前望。

  一个柳眉倒竖,一脸泼辣的妇人掐腰站在门口:“俞听话,今天你出了这个门,就别他娘的再想回来!”

  柳生十一郎又骇了一跳,低头看着自己脚边的汉子,竟然就是俞大猷的后人,赫赫有名的荆楚长剑的传人。

  俞听话哭丧着脸,抬头看着妻子道:“老婆,我没想出去啊,你非把我扔出来,我能进去不?”

  “进来?给老娘用出荆楚长剑老娘就让你进来!你看看你,还有脸说自己是俞大猷的后人?城里的小卒子都配荆楚长剑了,你连挥两下都挥不动!我爹当时真是瞎了眼,竟然把我嫁到你们家,我也真是瞎了眼,就没看出你是这么一摊烂泥……”那妇人絮絮叨叨说着,一旁的柳生十一郎耳朵都要起了茧子,忍不住拦在俞听话前面。

  “这位夫人,鄙人柳生十一郎,久闻俞府盛名,特从东瀛而来,想一会荆楚长剑。”

  柳生十一郎剑眉星目,面如冠玉,这一番话说得不卑不亢,任是半老徐娘还是闺阁少女见了他都要忍不住倾倒。

  戚家的小姐,也就是俞听话的夫人,却只盯着柳生十一郎。柳生十一郎但觉无比尴尬,只想着不论输赢,赶快打完了这一战,速速脱身就好。

  忽然十一郎感觉后面有人拽自己的衣角,他回头看去,发现是满脸堆笑的俞听话。

  “怎么?想打赢荆楚长剑,搏个名声?我俞听话别的不行,这个包你满意!”俞听话拍了拍身上的土,一下站了起来。

  俞夫人罕见地没有说话,只是一脸鄙夷地望着俞听话。

  柳生十一郎心道这俞听话虽然惧内,但显然还是有武人风骨的。于是稍退两步,摆了个起手式道:“请!”

  俞听话一脸无奈,伸出手来道:“你这人没打听清楚行情?打败荆楚长剑俞家传人,须付白银二百两,要不然……你打死我也没用,最后你还要被押去见官,明白了吧?”

  柳生十一郎怔在那里,感觉自己的三观被颠覆了。

  “可能……你也没打听清楚行情,我已经击败了武当、少林、点苍、万梅山庄……你这里是最后一地,我是肯定要打的。就算你不想打,中原武林也一定会逼你打,你收不到钱了。”柳生十一郎低沉地说着,对中原武林失望至极,默默转身离去。

  俞听话看着柳生十一郎走路的步伐,每一步都是一尺二寸,不多不少。他眉头扬了扬,然后忽地感到耳朵一痛,被自己老婆拉进了府门。

  刚刚踏进府门,戚小姐还顾不得骂,便听到城里一声巨响,好像是城门被人砸了一个大洞一般。

  这种声音戚小姐以前经常听到,不过都是自己家里的将军领兵征战,她偷偷躲在后面看到的。

  俞听话也听到了这声大响,一脸兴奋地跑出去,“唰”地一下又跑了回来,紧紧地关上了府门:“老婆,好像是倭寇破城了!”

  继而俞听话又脸色惨白道:“不会是那个柳生十一郎怪我不跟他打,就派倭寇过来了吧?”

  “放你娘的屁,给老娘在家等着,我去看看。”戚小姐四处看了看,一把抓起墙根里的银鞭,大步出门。

  俞听话上前跟了几步,便被戚小姐一脚踹了回去:“给老娘好好看家!”

  俞听话摔了一个屁股墩,欲哭无泪,暗想祖先的荣光真的是被自己丢光了。

  不过俞听话又转念一想,祖上的荣光算个屁啊,偌大一个宅子,只有一个仆人兼顾多职。要不是闲着找事的武林人士,和一些初出茅庐的浑小子还能让自己骗点钱,他早想把宅子卖了了事。直到指腹为婚的戚家小姐过来,自己浪荡二十年的生活才算终于结束。

  想着自己的苦日子,俞听话拍了拍身上的土,愁眉苦脸地站起来,走到门口张望着。

  当年自己也和老婆在街上散过步,那是多少人都曾向往的金童玉女啊,老婆,你要是出门挂了,我可听谁的话去。

  “阿福,晚上做两个人的饭,等我们回来。”于是俞听话吩咐一声,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出府门,冲着城门去了。

  有道是,风萧萧兮。

  易水寒。

  易水寒不是寒冽江水,而是一个人,一个俞听话曾经见过的人。

  点苍山的剑道宗师,此刻正站在长街上,左右两侧还有一个道士一个和尚,严严实实地堵住了俞听话的路。

  “阿弥陀佛,这位道长乃是武当掌门,太极剑能挽瀑布之水,道号玉泉。”

  “无量天尊,这位神僧乃是少林住持,伏魔降妖能通天彻地,法号无尘。”

  俞听话听完两人的相互吹捧,看了看三人的体型,感觉自己冲过去的可能不大。

  “三位大佬,你们千里迢迢跑到这东海小城来干吗?如果想来喝茶,还请稍待,要不……你们帮我去把我媳妇拉回来,我白送你们三杯茶!”俞听话眼前一亮,握住易水寒的手,“我知道,三位大侠一定是侠肝义胆,听闻这附近有倭寇作乱,所以仗义援手,来,小子给三位大侠带路!”

  俞听话用力扯着三人,一个都没有扯动。

  “俞施主可想力挽狂澜,拯救这满城百姓于水火之中?”无尘忽然问道。

  俞听话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

  “俞施主可想重振先祖威名,重振夫纲?”玉泉子笑容可亲。

  俞听话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前面半句可以,后面半句恐怕被我老婆听到,我会死得很惨。”

  易水寒冷笑:“俞将军的脸,真是被你丢光了,若不是荆楚长剑曾威震武林……哼,柳生十一郎就在城门,若是你杀了他,还算能捡回你先祖的几分颜面!”

  “俞施主,那柳生十一郎勾结倭寇,正是你力挽狂澜之机会!”

  “放心,我等都会替你掠阵的,听话。”玉泉子微微笑着,手已经握上了剑柄。

  俞听话感到一阵寒意袭遍全身,吓了一跳,连连点头,奔向城门。

  身后三大高手如影随形。

  俞听话在心里问候了这三个人祖宗十八代的女性亲属,战战兢兢地到了城门附近。

  柳生十一郎正拿着他那柄武士刀,一点点擦着上面的血迹,而他身边,则是气喘吁吁的戚家小姐。

  两人同靠在城门洞里,城门附近已经死了无数的官兵,官员们早抱头鼠窜,不知所终。

  俞听话发现,城门是从内部被破坏的,这样的情况下竟然还能打退倭寇的第一次进攻,自家老婆也是蛮拼的。

  身后一阵寒意袭来,老和尚戳了戳俞听话,俞听话勉为其难地向城门洞挪去。

  柳生十一郎看了眼俞听话,目光就径直掠过俞听话,望向了后面的三个人。

  “我就知道,你们不会这么简单地让我离开。”柳生十一郎已经站起,横刀身侧。

  易水寒冷笑道:“我们怎么会不让你离开,只是这中原还有荆楚长剑,你总要跟他见个分晓才是。”

  俞听话笑得比哭还难看,瞅着老婆道:“老婆,我想回家……”

  戚家小姐也顾不上数落老公,猛地蹿起来,一把抓过俞听话:“你们三个老不死的,输了不就输了,俞听话是个什么窝囊废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从他接任俞家就再没赢过一次,打什么打?”

  “柳生十一郎勾结倭寇,人人得而诛之,俞施主不过先行一步,我们自然会从旁掠阵。”无尘双手合十,慨然说道。

  戚家小姐神色古怪,望着柳生十一郎道:“可是……刚才他还帮我们御敌,杀了数十个倭寇。”

  玉泉子摇头道:“自古大奸大恶者,皆如大善,不可轻信。”

  柳生十一郎低头看刀,沉声不语。

  城门外的倭寇也静了下来,下一波进攻马上便要开始了。

  俞听话摸了摸鼻子,在老婆耳边道:“媳妇,我怎么觉得,是这仨人怕被十一郎打得丢了面子,要强留他一命啊?”

  戚家小姐破口大骂:“你就是这么想,也别他娘的说出来啊!”

上一篇:暴徒
下一篇:
栏目分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