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今古传奇武侠版 > 正文

[2017年02期]立冬·蜃气楼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10-16

  黍蓠,五谷之一,黄粱也。蓠者,香草之一,江蓠也。合在一处,便是一个爱觅食的吃货,终日游走于现实与梦境之间。以实在的执着氤氲看以幻离的武侠之梦。

  酉时,夕阳已近消失。

  办完了一天的公务,典史郭自儒从源康县衙的门里走了出来。今日是立冬,他想趁着菜贩还未收摊,再买些肉和菜蔬回去。就算月俸不多,吃顿饺子,年节应景,还是能做到的。

  门外正值两名衙役王二与赵财轮班上岗,见他过来,均是笑着打招呼:“郭先生回家啊!”

  郭自儒和善地笑着,点头随口应声。脚下不停,下得台阶后向左一拐,往街东头的菜市走去。

  肥瘦相间的五花肉切成了肉沫,正好和新鲜的大白菜一并裹进馅料。郭自儒咂着嘴,在菜市里逛了一圈都沒看到腌好的糖蒜,便想着只得将就着买个蒜头。在葱蒜摊上左挑右拣,刚要付钱,忽然心里打了个激灵:她似是不喜欢这等浓烈辛辣、气味又重的菜蔬的。一想到这里,不仅没有扫兴,反而有丝丝暖意自心头泛起。放下了蒜头,转而到饴饼摊上买了两块桂花糕和一包麦芽糖,这才舒了口气,心满意足地往家走去。

  年过四十的不第书生,中等身材,身形偏瘦,少小离家老大方归,无妻无儿也无亲眷,只是托人关系才进了衙门,做了个整日与公文案牍打交道的典史——这是郭自儒的大致情况,就和大多数人一样,他也平凡极了,平凡得就跟这深秋的冷风卷起的沙砾一般,随随便便,到处都是。

  但是,时间如果可以倒退,人们就会看到另一个完全不同的郭自儒。

  他黑衣劲装、形如鬼魅,一剑过处,血光迸现,被他看中的目标从没有一个能逃出生天……那时,他的名字叫“高路”,是江湖上极罕见的极少失手的杀手之一。就连盛极一时的杀手组织“朔风堂”的鬼面堂主,也会偶尔在手下面前夸上他一句:“此人是个天才。”

  “天才?”在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的同时,总会有种酸涩感同时泛上郭自儒的心头。没有人会喜欢杀人,他会去做杀手,只不过从来没有选择罢了。他时常会回想自己年少时为了报仇,第一次杀人的情景。他也时常会问自己:倘若一开始便能选择的话,是否还会走上这条路……

  “如果再让你选择一次,你会选择什么?”

  小巷里万家灯火,各种菜肴在锅釜中煎炒烹炸产生的香气暖得足可逼退风中的寒意。推开大门,郭自儒的小院里也有灯光,那是近几个月来,每次看到都能暖进他心田的光亮。

  似是听到了门轴转动发出的声响,一个八九岁大的男孩当先从屋中跑了出来,兴奋地叫道:“叔叔!叔叔!”跑到近前,将他手里的大包小包一并接了过来,转而又跑向院西头的厨房。

  一个身穿粗布裙衫的妇人闻声从厨房中走了出来,从孩子手中接过纸包,摸了摸他的头,夸赞了几句。一抬头,发现郭自儒正站在院中,两人目光相对,她随即微微一笑,然后赶紧低着头又进了厨房。灶内薪火闪动光芒,正照出她脸上的笑意。

  那笑意柔婉、温馨,而又甜美。一时间,郭自儒竟看得有些痴了。恍惚间,似乎觉得只在这一瞬间,便已别无所求了。

  悦蓉和安泰是他小半年前收留的一对母子。当时黄河水患正重,冲垮了堤坝,将方圆几百里的村镇都淹成了泽国。成千上万的百姓流离失所,逃难的人蜂拥到了附近的几个镇甸乡村,其中就有源康县。

  一时间,街头巷尾处处可见无家可归、扶老携幼的灾民。为了安置他们,县衙中早已忙得不可开交,县太爷见郭自儒也忙得一连十来天都没有回家,便抽了个空,让他回家睡上几个时辰。郭自儒推脱不过,再三言谢,打算回家换身衣服再回来。哪知,刚刚走进自家的小巷,便看到门口的檐下坐了两个人。尽管已经安定了两年多,但身为杀手的经历足以让他练就一副铁石心肠。也正是如此,他才能够置身事外、冷眼旁观,看清许多局中人看不清的东西。

  他慢慢走近院门,掩在袖中的手掌里已经多了一柄匕首。等走到了近前,他才发现坐在门前的是一大一小两个人,看来像是一对母子。母亲搂着熟睡的孩子倚在门边正打着瞌睡,两人均是衣衫褴褛,灰头土脸,看来正是逃难过来的灾民。

  听见人声,那搂着孩子的妇人立即惊醒了,她慌忙地抱起孩子,连声道歉,转身便欲离开。谁知刚走出两步,脚下忽地一软,一声低吟便倒了下去。地面泥泞不堪,她倒下去时脚底打滑,身子一歪,便往门前的台阶上扑了过去。郭自儒在一旁看得真切,这一摔,她怀中的孩子必然当先撞上台阶,磕掉几个牙齿事小,若是正撞在太阳穴上,只怕立即就会一命呜呼!

  鲜血滴落在地上,立即成了一片污色。睡眼惺忪的孩子从母亲的怀中挣脱了出来,迷茫的小脸因为看到了血而吓得卡白。他一声惊叫,立即向那妇人扑了过去。原来,这妇人竟在摔下去的时候侧过了身来,紧紧搂住了怀中的孩子。而她自己却因为这个本能的反应当先着地,额角被台阶的边缘撞开了一个口子,鲜血登时淌满了大半张脸,人也立即晕了过去。

  这全凭母性本能的一个动作,在原只打算冷眼旁观的郭自儒眼里,像是一道闪电,在一刹那间便击垮了他的心防。他二话不说,立即将这妇人抬进了自己的院中,又去医馆找来了大夫给她治伤。见这母子俩皆是身子虚弱,神情萎靡,便又拿出些银子请邻居一个大婶过来照顾这对母子的餐食起居。直等都安排妥当了,才拿了几件换洗衣物,继续回衙门内做事了。

  时间一晃十来天,待灾民安定,郭自儒从衙门回家时,一推开门,眼前的景象便让他大吃了一惊。

  杂乱的小院已经焕然一新。原本随地堆放的杂物都被收拾归拢,垃圾败叶打扫一净。几个残破的花盆中泥土被翻新过,整齐地放在檐下墙根处,点点新绿在盆中萌生,让灰泥色的房舍也多了些许生气。从院门到正屋那条用青石铺出的小路刚刚被清扫过,上面连半点黄土都看不到。门窗擦拭一净,连窗户纸上的几个破洞也被人用纸细细地补好了。

  郭自儒有些诧异,几乎有一瞬间,他那杀手的本能都被激活了。一个粗布裙衫的妇人闻声从厨房中走出来,看见他诧异地站在院中,便笑了起来,说道:“您是郭先生吧?”

  那时,从云层后吐露的阳光也正好照在她的脸上。满头乌发已经梳成了发髻,用一块花布裹了起来,更衬得她姣好的容貌有种自然而朴素的美。一如白莲出水,自然浑成,而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额角一条仍然鲜红的伤疤。如玉石上的裂痕,在还略显苍白的肤色上看来,几乎是触目惊心的。

  似是被她的容貌所惊,郭自儒一时间竟未想起要如何对答,一个男孩子从她身后探出半张脸来,抓着她的裙子,惊疑不定地看着眼前这个陌生人。

  “我们母子幸遇先生所救,无以为报。又叨扰了这许久,心中不安……”那妇人语声柔婉,言辞恳切而又大方,似乎是读过书的。她回过头,对身后的男孩道,“安泰!快来给叔叔磕头,感谢叔叔的救命之恩。”说罢,自己当先便跪了下来。

  那男孩起先還有些胆怯,见母亲跪下,便也跟着跪到地上,冲着郭自儒“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郭自儒连声叫道:“使不得!”赶紧上前将这母子俩扶了起来。

  “在先生这里住了这么些天,又有刘嫂照顾,妾身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早上听刘嫂说先生要回来,便做好了饭菜,也备好了茶水。”妇人拉过孩子,又行了个礼,说道,“乡下人,也没什么可以报答先生的,日后若是有机会,一定再来看先生。只盼着先生身子安康,诸事顺遂。好人会有好报的!”说着,她拿过早已收拾好的包袱,拉过孩子便往门外走去。

  “我这里还有处空的小院子……”郭自儒忽然脱口而出,似乎有种无法形容的力量在推动他。他指了指房后的另一个小院,说道,“……就两间房,原本只是堆些不用的家具和书的,可以腾出来……”

  话刚出口,看到妇人脸上惊讶的神情,他便有些后悔了。意识到过于唐突,他忙又道:“抱歉抱歉,并非在下有意强留,只是大水仍未退去……是了,等水退了,你们还可以回家的……对,也能投亲的。呵呵呵!”他勉强笑着,尴尬得只想立即刨个地洞钻下去。

  而那妇人听了却忽然红了眼眶,她摸了摸孩子的头,凄然道:“一场大水过来,哪儿还有家?村里的几块薄田都让水给淹了,好些人也都让水给冲走了,就连妾身的婆婆也……”她说着,眼泪已经止不住地掉了下来,勉强忍着哭腔才说道,“可怜安泰前几年就没了爹,如今只我一个妇道人家,也实在是……”看着母亲落泪,那男孩也眼泪汪汪起来,扯着她的手轻轻摇着,说道:“娘,咱们还有舅舅,咱们不是还能去找舅舅吗?”

上一篇:[2017年02期]小雪·鸡腿·刀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分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