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今古传奇武侠版 > 正文

[2017年02期]小雪·鸡腿·刀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10-16

  钴闪大熊,玄武纪写作小组签约作者。福建福州人,现为小学教师。喜欢文学,大学期间组织参与众多文学社团活动,有不错的文笔能力。

  一、破庙

  雪落。风吹。刀冷。

  你拾起散落在破庙各处的柴火,那些大多是庙里栋梁上腐落的木材。你用钻木取火的方法引燃,因为你连个最廉价的火折子都没有。

  你的大徒弟穆道凉将一只刚拔光毛、放完血的鸡用一根碗口粗的竹竿串好,架在了两尊铜鼎之间。

  你端坐在火堆前,抓着竹竿的一端,轻轻地转动着,让整只鸡能在熊熊的烈焰上缓缓地翻转,均匀受热。

  你有一双十指粗长、满布老茧的大手。干燥、素净、稳定。你就用你的这双与众不同的大手,烤着眼前的这只鸡。

  你的神情专注,瞳孔里倒映着跳动的火焰。你若有所思,仿佛自己在做的,是一件神圣而庄重的大事。

  这件事情你并不常做,通常情况下,你这双稳定的大手所抓着的,不是竹竿,而是刀。

  破庙里没有人说话,除却外面隐隐传来的风雪低鸣外,只剩下一阵磨刀的声音。

  磨刀者,正是你的二徒弟,名叫李磨刀。

  李磨刀在破庙里那尊破败山神像的大腿上磨着刀,这已是他在这间破庙里能找到的最适合的磨刀石了。

  山神的膝盖被他磨掉了漆皮,露出里面一层暗沉的黑金色,而他手中的刀,已变得又快又亮,明晃晃的很扎眼。

  可是李磨刀好像不止是在磨刀,似乎也在磨牙。在霍霍的磨刀声中,你隐隐能听到一阵“咯咯”的磨牙声。

  他面目狰狞,咬牙切齿,显得非常愤怒,磨刀的动作也越来越快,越来越狠。

  你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转头看了看你的三徒弟,董小雪。

  董小雪披着你们师徒中唯一的一件斗篷,坐在破庙中被收拾得最干净的一个角落里,呆呆地看着你。

  你是一个掌门,孤月刀派的掌门,刀法是你平生引以為傲的绝技,然而却不是生计。

  十年间,你陆续收了三位徒弟,悉心传授他们“孤月刀法”,可谓是倾囊相授。

  然而痴迷于刀术的你,是一个好师父,却不是一位好掌门。

  三个月前,因经营不善,孤月刀派里早就揭不开锅了。为了让徒弟吃饱饭,你一狠心,便带着剩余的所有积蓄,偷偷去了趟赌场。

  然而,等你回来后,孤月刀派的庄院已被人给收去抵债了。

  你和三位徒弟就这样过起了一同闯荡江湖的日子。

  那一刻,你的心很痛。你牢记那天回头望着孤月刀派时对自己发下的毒誓——我一定会再回来的,我一定要东山再起。

  然而三个月转眼就过去了,你非但未能做到,甚至每况愈下。

  不止是你,你的三位徒弟也是一样。

  大徒弟穆道凉,以刀击水,不生细纹,但却日日杂耍卖艺,以换铜板。

  二徒弟李磨刀,出刀如电,切金断玉,但却天天摘果扯菜,为求果腹。

  三徒弟董小雪,舞刀弄影,雪落无声,但却夜夜裹住斗篷,方得安眠。

  不知不觉间,眼前的这只鸡已被烤得喷香,鸡皮开始变得焦黄,滴下的油在火堆里炸起一小簇火花,毕剥作响。

  扑鼻而来的肉香像一只只无形的鬼手,把你三个徒弟的脑袋死死地掰了过来,全都盯着火上的这只烤鸡。

  你的耳朵里明显听到了三股吞咽口水的声音。不,好像是四股。

  你未转头,但向后伸出了手:“刀呢?拿来。”

  李磨刀闻言一愣,浑身狺狺颤抖了片刻,终于举着刀,腾地一下站起来:“师父,我们的刀,是拿来杀人的,不是拿来切鸡的!”

  你和另外两位徒弟转过头来,都看着李磨刀,李磨刀一脸的不甘:“何况……何况这只鸡……还是大师兄偷来的!”

  穆道凉的眼中没有多余的情绪,只是淡淡地看着李磨刀,好像很疲倦。

  空气凝结了片刻,突然,传来了一阵如车轮滚动般的雷鸣。那是从李磨刀的肚子里发出来的。

  你静静地看着李磨刀,看着他的脸慢慢变红,看着他终于低下了头,看着他一步一步地走过来,递给了你那把刀。

  明明是四个刀客,却只剩下一把刀了。

  只有你的大徒弟穆道凉知道,去当铺把佩刀当掉来换取买干粮的钱是一种什么滋味。

  大徒弟穆道凉跟着你的时间最长,也最听话。你让他去做的事,他大多能顺利地完成,没有多余的犹疑,不管是卖艺、当刀,还是……偷鸡。

  当然,你那时所说的,并不是偷鸡,而是:“去看看那间农家小院里这阵奇怪的叫声是怎么回事?”

  那一刻,穆道凉点了点头,心领神会。很多事,你不用明说,他就会懂你的意思,他总是能揣测到你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而且,他从来不会违背你的命令,总是像士兵听从将军的命令一样,领命而去,凯旋而归,做到绝对服从。

  他不像你的二徒弟李磨刀,总是显得有些孤傲,有些叛逆,有些太有主见,有些不那么听话。

  然而李磨刀却有他孤傲与叛逆的资本,因为他是你三位徒弟中天分最高的人,甚至可以说是百年不遇、万中无一的刀术奇才。

  穆道凉学“孤月刀法”用了七年才勉强学完,而他只用了三年便已融会贯通,甚至还另辟蹊径,自创了一套“寒星刀”。

  你深知,李磨刀注定是一位不平凡的刀客,他若成了下一任掌门,必会让孤月刀派威震武林。

  至于三徒弟董小雪,她既没有大师兄穆道凉那么圆滑世故,也没有二师兄李磨刀这般天赋异禀。但是……她长得很美。美得就像庙外的这一场从天而降、乱琼碎玉般的小雪。

  你并非看不出,穆道凉和李磨刀对这位小师妹都格外关心,穆道凉总是无微不至地照料她的生活起居,而李磨刀则喜欢在武功上对其指点一二。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其实你对三徒弟董小雪也是倍加体贴的。

  因为,常年独身的你,对自己的这位女徒弟,已然有了超越师徒的幻想。

  这一点,显然只有你自己知道。三位徒弟都把你对董小雪的那种关爱看成是父辈对女儿的疼爱,而非爱慕。

  你用李磨刀磨好的这柄刀切下了这只鸡的一只硕大的鸡腿。任何一只鸡的鸡腿,都是其身上最肥厚、最香嫩的地方了。

  你一只手拿着刀,一只手抓着鸡腿,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三位徒弟。三个人的眼睛都不由自主地盯住了这根鸡腿。

  一只鸡的身上,只有两只腿。其中一根,自然是师父你的,而另外的这一根鸡腿,你该给谁呢?

  你突然陷入了沉思。

  今天,你给的是根鸡腿。

  明天,也许就是掌门之位。

  你默默地盯着那堆不住舞动的篝火,火光明灭,逐渐开始扭曲、蒙眬、模糊起来……

  二、道凉

  雪恶。风狂。刀寒。

  十年后,还是在这间破庙里。

  不,准确说,这已然不是一间破庙。

  这间庙宇里,不但雕梁画栋金碧辉煌,而且所有的墙砖地板都被装潢一新,就连大殿似乎也拓宽了几丈,气势恢弘。

  在大殿的供桌后头立着一尊通体鎏金、五彩斑斓的威武山神像,而在神像下面则站着一个人,锦衣华服,面如冠玉,气魄丝毫不亚于这尊山神。

  大殿里,无数人跪伏在地,对着这个如山神一般的男人顶礼膜拜,这些人或背刀剑,或挽弓弩,全都是些武林人士。

  而你,早已垂垂老矣,你的头发更白了,你的眼睛更花了,你的后背更弯了,你的皱纹更多了。你就这样鹤立鸡群地站在这一群跪着的武者当中,显得有些突兀、茫然,还有不知所措。

  而站在你面前的这位受众人敬仰与跪拜的男人,正是你曾经的大弟子,孤月刀派的新任掌门人——穆道凉。对了,他现在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身份和更响亮的名头——当今武林盟主。

  穆道凉平静地看着你这位师父,那眼神就像当初被李磨刀质问他偷鸡时一样,没有多余的情緒。

  你望了一眼在供桌上的那只烤鸡。这只鸡,比十年前的那只更大、更香,颜色更加鲜艳有光泽,更能引起人的食欲。

  今日,是穆道凉继任武林盟主的日子,他特意选在了这间重新整修过后的山神庙举行继任典礼,还特意在供桌的中央摆放了一只烧鸡。

  你缓步走上前,穿过由伏地人群之间的狭窄缝隙组成的小道,来到了穆道凉的面前。

  左右突然有两名武者起身,架起交错的双手,意图拦住你的去路,却被穆道凉摆手制止,示意让你上前。

栏目分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