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今古传奇武侠版 > 正文

[2017年02期]小雪·初停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10-16

  小雪,经济金融女,曾用笔名四象。开始写作纯属偶然,写作初衷是因为心里有如天外来物般住进好多人物和故事,关在心头,过意不去,所以提笔以文字的方式还他们自由,结果转角遇到写作,发现是真爱。欲知后事如何,且听我慢慢道来。

  楔子

  房间里传出低沉的呢喃声,女子推了一把身上男子,说:“你们这几天为了你哥哥成亲的事儿忙得不可开交,怎么还来我这里。”

  “他成他的亲,我怎么就不能来你这儿。今后就是我成了亲,照样来你这儿。”

  “你说的,成了亲也来我这儿,我记下了。”

  男子刮了一下女子的脸。

  “你呀,跑不了。”

  云雨交欢中的男女不知道,门窗外,一双眼睛盯着他们,那双眼睛被冷风冻得通红,她的嘴唇在抖,却不是因为冷。

  看院的家丁在打瞌睡,她拉开府院的门闩,离开明家大院,夜风吹得她发髻松乱,立冬已过,大地像冰块一样坚硬,她像一个影子般在旷无的沙砾之间向一个不明的方向奔去了。

  一、

  立冬那日,秦掌柜就将棉毡挂上,此时黑幕已降,秦掌柜估摸着不会再有客人来,就上了门闩,将寒风严严实实地关在外面。

  大堂灯火通明,一伙人正把盏言欢,他们将两张桌子并了,围坐成一大圈。

  那些是秦掌柜的常客,平日里对秦掌柜多有照顾,出手又阔绰,秦掌柜便拿出了他珍藏的高粱酒来宴请他们。

  “我说几位,这可是我不轻易拿出来的,让鲜儿给你们满上?”

  众人看了看立在桌边的少女鲜儿,呼道:“满上!”

  烈酒入喉,几个人同时咧嘴,惊呼一声,那酒如刀子划过肠胃,在这塞北,要的就是这股劲儿。

  众人喝过酒,知道秦掌柜肯拿出好酒,为的是闺女鲜儿得了个好人家。再看看那少女,年纪十五,真正是花朵般的样貌。

  “我说秦掌柜,您闺女都要嫁给我们府里的二公子,你以后可不用忙了。”

  “唉,我这闺女还是小家子气,只望到了大门大户别闹出笑话才好,以后啊,还得你们多照应着。”

  “诶,以后哪里是我们照顾她,得是鲜儿姑娘照顾我们啦。”

  “砰砰砰”,外面响起了敲门声,屋子里的客人丝毫没有注意,屋外狂风肆虐,那大门一直响个不停。

  秦掌柜耳尖,一听识得是有人来了。

  他翻开厚厚的棉毡子,拉开门闩的瞬间,冷风灌进来,惊扰了那一桌子人。

  那伙人看着棉毡子外卷进一个人,不,是两人,一个大约二十二三岁的年轻男子背着一个姑娘,那姑娘披头散发,衣服和脸面上罩了一层沙尘,也不知是睡着还是病着。

  “掌柜的,这姑娘病了,请先给我一间房。”

  “鲜儿,带这位客官上二楼,让这位姑娘先住在最里面那一间。”

  “多谢掌柜。”

  掌柜打眼一看便知,这小哥会些功夫,至少腿上功夫尤其好,只见他几步上了楼,甩了自己一个后身。

  “秦掌柜……”

  秦掌柜忙招呼着那桌子人:“還有什么想要的。”

  “没什么了,夜深了,我们得回了。”

  “哎哟,这天都这么晚了,还走什么,就在我这儿住下吧,不收房钱。”

  “秦掌柜,不是钱的事儿,过几日明家操办大少爷的喜事你也是知道的,我们奉命采买,若是平时,谁愿意黑天走,只是这大管家催得急。没法子,硬着头皮也得走,好在这天还没下过雪,道不难走,明家也不远,一个时辰便到了。”

  “那我给你们拿灯去。”

  “别忙,这大风也用不了灯,好在从你这儿到明家,我们就是闭着眼也能到。就着你这酒的劲儿,告辞了!”

  “您慢着点。”

  秦掌柜站在门口,听着一阵马儿嘶鸣,那伙人乘着快马去了。掌柜关上大门,却被那大风拉扯着。

  “你这风,不帮我关门就算了,还和我抢……”

  那风好似听懂了似的,“咣”的一声关了门,秦掌柜倒像是被赶进了屋子。

  待他把门闩都扣好,伸了个懒腰,坐在椅上上休息,他着实是忙了一天了。

  “对了,楼上还有客人。”

  秦掌柜忙起了身,到了最里面房间外,他发现房门是开着的,那位小哥正守在床边。

  秦掌柜站在门口,只听鲜儿说:“公子,我去为姑娘煎些药来吧。”

  “妹子,你们这里哪儿有大夫?”那小哥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面上露出难色。

  “公子,从我这往前十里,是一个村落,那里有郎中,往后十里的明家也有一位大夫。只是,明家的大夫只医治明家的人,而村里郎中……这样的天气又这个时辰,只怕不会来。哦,你若信得过我爹爹,可以让他看看,我们这客栈前后不着店,有什么疑难杂症都是我爹爹给瞧好的。”

  “那太好了,掌柜的您请坐。”

  秦掌柜本不愿揽这样的差事,倒不是因为钱,只是这姑娘不是熟客,医好了还则罢了,医不好,只怕生出事端。

  他走进屋里,见那姑娘闭着眼,脸上的灰尘已被擦去,露出白皙的脸来。

  秦掌柜为她把脉,脸上露出异色,秦掌柜又仔细看了看姑娘的面色,着实没有看出任何病症。

  “敢问公子,这姑娘最近几日有何不适?”

  那小哥摇摇头:“掌柜的,我是在客栈一里外的地方发现了她,所以也不知道她这几日是怎么了。”

  那小哥贴近姑娘耳边,轻声道:“文绮,你哪里不舒服?”

  那个叫文绮的姑娘没有开口也没有睁眼,只是睫毛在颤。

  秦掌柜奇了,既是客栈外相遇,他怎么会知道这姑娘的名字,即使知道也不会直呼姓名。秦掌柜只觉中间定有曲折,但他久在这古道上磨砺,知道有些事该问有些事不该问。

  “公子,我看姑娘可能是被冻得厉害了,没什么大碍,要不让姑娘先休息,等明天我让村里的郎中来看看。”

  “那也好,掌柜的,给我一间房,再给送些吃的来,简单些就行。”

  “好的,公子,我这就去。”

  秦掌柜和那公子一同出了房间,秦掌柜走在后面。这突如其来的一对男女着实奇怪,女子奇,男子更奇,又不像是情侣,秦掌柜只愿不要生出事端来。

  二、

  立冬过后,秦掌柜就觉得这日头一下子变短了,已是辰时,但外面的天还呈青色,未大亮。

  不过天短有天短的好处,客人不会来得那么早,住店的人也会多起来。

  秦掌柜下了楼来,开始做一天的准备。大堂里照进了零星的光,如雾一般,秦掌柜看到一个人影站在大堂靠窗子的桌前,他穿着一身破晓前天空一样颜色的衣服,整个人就如窗外的天际一般寂寥。

  秦掌柜走过去,他平日里开门做生意,嘴巴向来殷勤,可这个早晨,他真不知是不是该把这安静打扰。

  “公子,您怎么起得这样早。”

  “不是什么公子,我姓曲,曲天渔。”

  “噢,我姓秦,你叫我秦掌柜就成,那姑娘好些了吗?”

  “临破晓的时候,我走过她房前,听里面呼吸匀称,应该是好些了。”

  曲天渔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他没有注意到秦掌柜的惊讶。不过是站在房外,他竟能听到那女子的呼吸声,该是拥有如何深厚的内功。

  曲天渔两眼望着窗外,似要望出什么来。他说道:“我醒来时,看见天际混沌,以为要下雪,结果等到此时,天却有了晴朗的迹象。”

  “现在的天气谁说得准,往年立冬的时候就会下第一场雪,但今年到现在都没下。但我想,小雪的时候,怎么也该下了。怎么?曲公子喜欢看雪景?”

  “还好。”

  秦掌柜忽然盼这雪不要下,以免衬托得曲天渔更加孤寂冷清。

  “对了,曲公子早上想吃些什么?”

  曲天渔好像没有听到这句问话,只是看着窗外喃喃道:“怎么还没下雪?”

  “油泼面可行?”

  曲天渔转过头来对秦掌柜说道:“就做油泼面吧。”

  客栈外的大道上,几头青骡拉着货,目的地是十里外的明家。

  曲天渔喃喃道:“新人换旧人,明府这几天一定热闹极了。”

  “是啊,昨天那几位客人是明府的家丁,这大半夜的一刻都不敢耽搁。明府操办喜事,所有物件都要最好的。”

栏目分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