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今古传奇武侠版 > 正文

[2017年02期]大风吟•山海卷(二)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10-16

  前情提要

  天刀门五雄远赴西域寻人,以解门派危难,却不料一路困难丛丛。到达目的地,遇到一场诡异的无头死尸事件,当众人惊愕未定之时,又有来路不明的少年男女出现。五人与青年男女大打出手,却不料惨败,幸得突然出现的师叔祖相救,然而前途依旧坎坷……

  第二章 雪山老怪

  十里陌路勿探问,酒香巷子深,正好醉孤魂。月上柳头影起舞,后池蛙声乱纷纷。薄被颇可寝,粗碗粥尚温。琴倚门后弦结网,剑卧囊中锋生尘。早没了少年意气,眉梢眼角不再恨。但将是非询他处,何言寂寞能袭人。

  万金山等四人在门外呆了片刻,北风渐紧,树梢呜呜作响。

  贺水桦道:“大师兄,师叔祖真的走啦,咱们回屋去吧。”

  四人回到屋中,谭火池兀自愤愤不平,恶狠狠骂道:“难怪师父说过,这个涂松林是个弄不懂的货色,果然没有说错。”

  吴土焙道:“师叔祖没给你治病,你就这样骂他老人家!”

  谭火池道:“哈哈,老人家也叫上了,你说得不错,他没给我治伤,我能不骂他么?要是他没给你小子治伤,你也不会老人家老人家地叫了!”

  吴土焙道:“我却没那么下品。”

  谭火池怒道:“你说谁下品?”

  吴土焙回敬道:“谁下品,谁就下品!”

  谭火池大怒,手掌便抬起,腰椎顿时疼痛钻心,又悲又气,一掌拍在床板上,叫道:“大师兄,你不如一刀劈死我算啦!”

  万金山喝道:“都住口!师叔祖说得有理,咱们不能在这里久留。老二,你去马棚里收拾好鞍鞯,咱们准备走。”管木锡答应一声,出门自去收拾。万金山、贺水桦伤势轻,打点包裹家伙。

  谭火池哭丧着脸道:“大师兄,我怎么骑马?”

  万金山一怔,皱眉道:“哎呀,这倒是一桩难事。老三、老四骑不了马,这可怎么办?”贺水桦早就想到这桩事,却没什么解决办法,叹了口气。

  谭火池焦急起来,哭声道:“大师兄,你们不会不管我了吧?”

  吴土焙割开那牧人家的一床被子,取了些棉花,塞在左肩伤口处,望了谭火池一眼,冷笑道:“你刚才不是说让大师兄一刀劈了你吗?劈了你,就不用管你了。”

  谭火池勃然大怒,骂道:“放你妈的……”但旋即醒悟,此时自己毫无还手之力,倘若其余四位师兄弟当真起了此心,那便糟糕至极。脸上的怒意顿时变成凄惶,两只小眼睛圆圆瞪起,望着万金山,看样子眼泪便要流下。

  吴土焙笑道:“四师兄,你好本事,竟然生生把那个‘屁’字咽下去了!”

  谭火池心思猛醒到同伙是否管自己这一节上,于他的话竟然恍若未闻。

  吴土焙笑了几声,牵动肩头的伤处,笑没多久也就笑不出来,说道:“四师兄,我早想到了个主意,这家院子里便有一驾马爬犁,咱们抱十床八床被子上去,你卧在上面,大概还不妨事吧?”

  西域之地,一年之内,半年大雪覆盖。雪野中,寻常车辆行进极是困难费力。牧人便用平滑木料制成大雪橇,以马驱拉,十分方便,当地人称之为“马爬犁”。

  谭火池听吴土焙为自己想到这一节,不禁感激涕零,说道:“好主意!五师弟,不用十床八床被子,三两床也就够啦!”

  吴土焙笑道:“你不说我放我妈的屁了么?”

  谭火池神情忸怩,讪讪笑道:“五师弟,你四师兄脾气急说话没深没浅。这个就算我放了她老人家一个……一个……好啦。”

  吴土焙笑骂道:“你还是放自己老娘的好了!”

  万金山、贺水桦均笑。四人身上都有伤,这一笑少不得夹着呻吟呼痛,然而先前的不和气氛却一扫而空。

  天刀门师兄弟五人共套了三驾马爬犁,管木锡、谭火池同乘一驾,万金山、贺水桦、吴土焙同乘一驾,另一驾拉了一垛干草,将所余两匹马拴在后面。五人更将牧人的衣裳服饰捡来穿了,一可以御寒,二可以遮掩面目,再无不妥,驱赶马爬犁,离开了喀拉苏村。

  临行之前,天刀门五雄已将全村的地窝子一一搜查过,找到许多煮好的冷牛羊肉,竟然还有好几袋酒,此时都放在马爬犁上。那马爬犁长可近丈,宽约四尺,高不过一尺多些,连驾车的也可卧在上面,无论驾乘,都远比马车轻松。五雄一路向东,按照计议,要赶到轮台去,等伤势彻底痊愈,再作入关回乡计较。

  上路之初,五雄生怕遇到那少年少女的同伙,人人踡卧在爬犁板仓里,连话都不敢多说,只驱着马匹快行。

  好在马有五匹,可以替换,是以行进颇快,走了三四个时辰,算来已有七八十里地。天上下起了雪,北风呼呼,割人耳面。好在五雄有先见之明,从喀拉苏村带来的被子不止十条,每人身上盖了两三床,丝毫不惧风雪。

  五雄在车上啃了点冷肉馕饼,天快擦黑时,方敢找了一个避风处休息,从后一驾爬犁上取了些干草喂马。

  天黑透之后,風渐渐小了,雪野之中一片银白,茫茫然不知何处是尽头。

  五人商议行止。贺水桦道:“这里一片大雪,天上又看不见星星,难辨方向。不如就在这里歇息,明晨再走。否则,只怕会走错了路。”

  吴土焙虽则服了那涂松林的豹胆雪莲丹,制住了伤处的寒气,毕竟气力不济,不想再行,言间与三师兄看法相同。

  万金山道:“不可。那两个小家伙武功太过高明,咱们万万不是对手。眼下离喀拉苏不远,他们同伙追上来,我们再也无法抵挡。”

  谭火池道:“不是有二师兄的神镖么?”

  管木锡也知自己的两支飞镖之所以能伤敌,自然是涂松林暗中的手段,由不得脸上一红,不接他话。

  谭火池又道:“我是不打紧,走也好,不走也罢,咱们还是听大师兄的。”

  万金山道:“反正坐着爬犁,人是累不着。就怕牲口受不了。嘿,咱们五人的坐骑,跟着我们辗转了上万里地,如今落了个拉车,也真难为这些牲灵儿。”这话一说,事便算定了。

  贺水桦想到一事,叹道:“大师兄,我等五人远赴西域,总算是见到了师叔祖。不过,就这样回去,我们怎么向师父交代?”这话说到痛处,众人均默然。

  过了一会,管木锡道:“嘁,各位师兄弟,我算是看出来了,其实找到师叔祖也行,找不到他也罢,于事无关紧要。我问你们,师父派我们五人找师叔祖,为着什么?”

  谭火池道:“这还用问,当然是想问他那件大秘密。贼娘皮,那姓白的务必要跟我们天刀门争这正宗名分,约定今年八月中秋在玉皇顶跟师父一比高下,到时谁得胜谁坐镇泰山。师父身系天刀门正宗,如何能让那白贼抢去名分?这才派我们找涂师叔祖,向他打听天刀门刀谱中缺失的那三页要旨。二师兄,我们谁不知道身负的重任,还用得着问吗?”

  贺水桦道:“二师兄,你说这话,自然有你的用意。”

  管木锡呵呵一笑,说道:“我岂能不记得咱们出来是干什么的?可是众位师兄弟,今年中秋之约,那姓白的好像稳操胜券,广邀鲁豫一带武林同道,到时大伙儿同上泰山玉皇顶,看师父跟他比武。大家想想,他为何敢这样张扬?”

  其余四人只感一阵北风吹到颈子里,人人都不由自主缩了缩脖子。万金山咳了一下,道:“咱们五人生死一体,你想到什么,只管说出来好啦。”

  管木锡道:“我若猜得不错,白贼已经得到了那三页刀谱。”

  好似雪天忽然响了个炸雷,一刹那间,四人均是失魂落魄。原来据师父童浩声所说,天刀门刀谱中的最后三页,所记均是发力要旨、内外功融合之道,没有那三页秘诀,就算将前面的所有刀谱练得滚瓜烂熟,也不过仅得其形不得其神。数十年来,天刀门上下无不将那不知在何处的三页刀谱视作佛家之雷音寺、道家之蓬莱阁,梦想有朝一日得此真经,从此练成世上第一的刀法镖技,傲视天下武林。

  管木锡这一言却不啻是晴天霹雳,人人只觉得耳鼓嗡嗡作响,半天作声不得。

  过了好一会,贺水桦艰难道:“二师兄,你为何会这样猜?”

  管木锡叹道:“我再不想骗你们。昨天夜里,我发飞镖伤那两个娃娃的时候,飞镖刚一离手,便觉得一股劲力一推,镖的去势陡然加快。现在想来,那自然是涂师叔祖用隐身之术,在一旁相助。各位师兄弟,他老人家的武功,你们觉得怎么样?”四人均叹说那自然没话可说。

  “这老人家的武功,自然是那三张刀谱的功劳。我们千万莫要忘记,他提到师父的时候,口气很是不屑,但说起白秀龄白贼来,却好像很是器重。各位,若是我猜得没错,这几十年来,白老贼必定是找过这位师叔祖,并且得到了那三页刀谱。”

栏目分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