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今古传奇武侠版 > 正文

[2017年02期]奔雷记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10-16

  楔子

  “卤汁饭……卤汁饭哎……”

  “师兄!”

  “别套近乎!我知道你就是想吃饭不给钱!”

  “你……”

  一

  珞喻城北的私塾旁不知何时多了个小摊子,三五板凳、一张方桌,精选辽东大米混玉米粒烹香,取三五卤煮诸如猪耳、牛肚,切作丝或块,于炭炉瓦瓮中秘制卤料里焯煮片刻,混汤汁淋于其上,配以葱蒜抑或香菜,飘香二里,物美价廉。

  每逢饭点,私塾里偷跑出三五学生,总来这里偷偷摸摸地打包一份卤汁饭,左顾右盼防着先生的样子,让林大河想到了他还小的时候。

  师父说山里的果子是山下的农户种的,任何人不准摘取。他就去游说三哥、四姐、六师妹,趁着中午练功休息的空当,跑到林子里去尝尝鲜。六师妹最小,负责放风。大家左顾右盼的,如做贼一般。

  那果子特别好吃,就好像这饭特别好吃一样。

  自然,除了那几个嘴馋的学童,街里街坊,过往行人,也会来买一些。林大河做饭的手艺好,所以走遍天下都不愁吃喝。只是生活太单调了点,每天早上很早起来,去找二里路外的王屠夫买肉,开锅下卤,又是几个时辰。饭点前挑着担子来到这里抢个好地方,摆好桌子,等着开工。

  切肉,下锅,捞起,加葱蒜辣椒,兑一点卤汁,拌一拌,装盒,收钱。一天做百来次,重复单调,却也很规律。午后林大河和隔壁摊卖烧鸭的大姐吹牛,和对门沽酒的老汉侃大山,老汉开心了还会分他酒喝。然后等天黑了,一天就结束了,回去洗刷洗刷,睡个觉,天就又亮了。

  有时候他在想这样活着是不是不如死了算了。后来他偶尔又能想明白,人生啊,其实就是重复着各种无聊的事,活下去就是最好了。再后来他觉得,做菜卖饭也挺有趣的。

  直到林晓绯找上门来。

  二

  六师妹其实还是挺懂事的,知道在师兄忙的时候不能打扰他。于是林晓绯站在对街的柳树下看了他一天。

  林大河的一天,不是林肃羽的一天,是单调、乏味的一天。

  他已经快忘记自己叫做林肃羽的时候,过的一天是怎么样的了,直到六师妹来,手里拿着一把剑,柳眉蹙起,一天下来快拧成了疙瘩。多好的美人儿站在柳树底下,杀气一点点重起来,连那些平日里看到姑娘绝对坐不住的小痞子都不敢靠近她。

  林晓绯差点没把那摊子掀了。

  她找师兄找了快半年了,大江南北,然后看到一个天天在日头底下卖卤汁饭,都快晒成黑炭,数两个钱傻乐傻乐的,叫做大河的傻大个子。

  “卤汁饭,不要卤汁。”林晓绯把剑往桌上一按,那几个私塾里偷跑出来的学生吓得饭都没拿就跑了。卤汁饭不要卤汁,这是找茬干架啊。

  “好嘞,卤汁饭不要卤汁。”林大河抬头,看到师妹也不以为意,抄起饭勺就装了一盆饭摆到林晓绯面前,“客官,我这的米饭不要卤汁也好吃。”

  林晓绯还想说点什么,却见林大河满脸期待的样子递给她一双筷子:“试试。”

  就像那天他们去偷摘果子被师父抓住,屁股都被打烂的晚上,林肃羽从怀里摸出两个野果,擦了擦,满脸期待地递给她说,试试。那天她“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触景伤情,心中竟也有了些波澜。林晓绯微微动容,接过筷子,小小扒了一口米饭。很好吃,真的很好吃。但是呢?

  “师兄,大家都在找你。”

  “客官是不是认错人了?”

  “你少来。”林晓绯咬着嘴角,眼里微微湿润。

  “好吧,好吧。就当我是你师兄。然后呢?小姑娘你是不是被情郎甩了?心里有什么話都可以和大哥说说。或者你想哭,我也不介意抱抱你。”林大河说着两手在褐色的粗布麻衣上抹了两下,张开了双臂,想了想又觉得有哪里不对,回身去熄了火,准备收摊。

  一个柔软的身体从背后抱住他,淡淡的冷香袭来,让人心里一动。

  林大河突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于是他只好吆喝起来。

  “卤汁饭……卤汁饭哎……”

  “师兄!”

  “别套近乎!我知道你就是想吃饭不给钱!”

  “你……”

  三

  林大河自然不肯承认他就是林肃羽。但有一件事是不会变的——那就是他打心底里知道,自己就是林肃羽,就是林晓绯乃至整个山门都在找的那个人。

  那个死人,那个废人。

  奔雷七境已至其六,第七诀,引天雷修意,参悟突破。

  门里已经快十年没人突破奔雷六境,除了林肃羽——不是林大河。

  林肃羽从小在师门长大,资质超群,十六岁突破奔雷六境,十七岁胆如斗大,敢引天雷,一朝破灭,武功尽废。

  但他叫林肃羽,是个天才,未半年,以废人之身再至奔雷六境。参意三载,一朝破势,吐了两盆血,又成了个废人。

  但他是个天才嘛,于是有了第三次。

  他用三年做完了别人三十年都做不完的事。

  第三次,林晓绯想,师兄那样厉害,便是再失败了,过个三五寒暑,又能再回巅峰,总有一天他能成功,不仅光大师门,还能纵横天下而无阻——百年前的祖师便是如此。

  然后林肃羽就死了。

  活着的那个名叫林大河,卖卤汁饭的林大河。

  四

  林大河觉得,当个废人有时候还是很烦的。比如林晓绯赖着不走,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又不是以前了,挑着个担子翻墙越瓦、日行千里也毫无压力。

  现在挑着个担子都费劲。

  于是林晓绯跟着林大河到了他的住处。那是一个大杂院,住的什么样的人都有,林大河有一间小屋,算是不错的,还有很多人睡屋檐底下。那种拥挤的吵闹无法让人感到家的温馨,日常嘈杂让人想要作呕。

  “进来坐?”林大河问。

  林晓绯摇了摇头,找了大院的一角,小心翼翼地坐了下来,靠着。

  屋子的门关上了,林大河竟真也不再管她,油灯点起来,照出窗纸上有点佝偻的剪影——明明他还那样的年轻。

  半夜的时候林大河被吵醒,开门出去一看却是林晓绯和莫大叔吵了起来,她坐了那个流浪汉的地方。莫大叔喝醉了,酒品不好,动手动脚,还动气。林晓绯差一点就把剑拔出来,被林大河按了回去。

  赔了千万个不是,又送了人半斤猪耳,这事情才算平息。林大河拉着林晓绯回了屋子,说:“你到床上睡,明天就走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师兄!”林晓绯叫道。

  林大河拿了一床褥子,靠着墙角,未多时已经睡着了。

  五

  第二天,第三天。

  林晓绯说:“师兄,你跟我回去。”

  “为什么要回去?”

  “回去练剑,突破奔雷七境,也许你就能成为天下第一。”

  “天下第一不如一碗热饭。”

  林大河又开始吆喝卤汁饭了,林晓绯又看了一天。她试着耍过小性子,拦着过往的人不让他们买,结果被林大河瞪了一眼,又怯怯地缩到了一边。

  一如往常的生意兴隆。

  “每天这样重复着一件事,切肉、下锅、捞起,加葱蒜辣椒,兑一点卤汁,拌一拌,装盒,收钱——你的人生还有什么意思?”

  “要什么意思呢?活着就已经很不容易了。难道每日练剑修意,就有意思了么?你只是觉得练剑高贵,庖厨低贱,仅此而已。”

  那句话像是说重了,林晓绯红着眼眶转身走了。

  林大河说:“客官,带份卤汁饭路上吃!”

  六

  林大河怎么也想不到,再一次接到林晓绯的消息就是死讯了。

  二师兄来找他,说师妹强突奔雷七境,引雷成功,修意失败,被劈成了一块焦炭。

  “师兄,你逗我吧?”林大河睁大了眼睛,“我跟你说这点小把戏你别想骗我回去!你们商量好的,骗我的,对不对!”

  二师兄冷笑一声:“你还知道叫我一声师兄。林肃羽,你最好别再回来了,师父说他再看到你,你会死。”

  师兄转身走了,扔下一把铁剑,剑柄都烧焦了——林晓绯的佩剑,前不久他见过的——数年前他送她的。

  七

  月色很好,但是天上突然掉下一个雷来,劈着了身边的小树。

  林大河想,师妹或许果真是死了,老天爷都看不下去,晴天落雷要把他天打五雷轰,只是这一次准头差一点,下一次说不定他就死了。

栏目分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