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今古传奇武侠版 > 正文

尺寸江湖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10-12

  湖上烟雨茫茫。

  远山如黛,青冉冉地润透了水面。几只白鹭点水而过,留下一串似有还无的影。

  这是江湖的晨景。

  静谧、阔大、清旷,而又深沉。

  此时,远山之上红日渐升,广阔的湖面又隐隐罩了一层稀薄的霞光。一叶小舟从湖对岸荡过来,舟头上立了个戴着斗笠的剑客,衣袂随风鼓荡,飘然如仙。

  我怔立半晌,终于叹了口气,扔下了画笔。

  才过辰时,屋外的蝉声已经聒噪得裂云穿石。毒辣的日光穿透窗纸,在门槛前的地面上投下一块栅栏形的耀眼白斑。

  哎,江湖。

  我又叹了口气,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肩膀,走到桌旁去斟茶解渴。抬手发现指间染了些许墨迹,便蘸了点茶水去擦。

  我的一双手,是我全身上下生得最好看的地方——十指纤长灵动,皮肤细腻白皙,明亮如玉。不过,这双手的价值却远不止“好看”二字。

  我出身世家,打小受着极好的女德教育,极擅刺绣和书画。自从七年前嫁到许家,一族几十口人的花销,十之八九都是从我这双手底下挣出来的。

  正感叹,庭院外突然传来“咯吱”一声。有人开门进来,大步流星穿过院子,直向我房间走来。

  是他来了。

  我心头突然一跳,起身想将那幅江湖晨景图收起来。可是墨迹未干,无处存放。只这一瞬犹豫,他已像往常一样在门上轻叩了两下,推门而入。

  “呀!娘子又有新画作!”他向我直跨过来,满眼都是欣喜。

  然而等他看见这幅图的全貌,脸上的喜色便突然僵住了:“咦,竟是……山水画!”

  我心中暗叹了口气,把画卷往我这方拖了拖。

  “昨夜发梦,醒来尚有意兴,便随手涂了一张,见不得人的。”我手指摩挲着纸边,只盼墨迹快些晾干好收起来。

  “哎!冉娘的画作,岂有次品?”他又恢复了笑态,挤过来一把将画卷夺过,“来,让我仔细瞧瞧!”

  我被他一碰,只得退开。

  我嫁的这个男人许疏,是个书画经纪。家世普通,品貌普通,才干也无一出色。若非七年前我家里遭难破落,怎的也不会下嫁给他这样的人。

  不过,我对此也并无什么怨愤——当时下嫁的决定是我自己做的。他是个老实人,这七年来,也确实待我不差。

  “哎呀呀!这画里意境,甚是……甚是别致啊!”许疏大声赞叹,整个人都似要扑进画里,“先前只知冉娘会画花鸟,怎的还藏了这等绝活?依我看,今晚的六院萃选不如换了这幅图?定能压那醉棠画院一头!”

  听他说这句,我心中咯噔一下,没由来有些慌神。

  六院萃选,乃是京城六座民间画院每年一办的盛会。六院携手请来宫廷翰林画艺局和图画院的几位泰斗作宾,每座画院各选一幅门下画师最好的作品,在会仙酒楼一齐亮相,当场点评。魁首者,便能一举成名,画作价值自此连番数十倍不止。

  这些年来,许疏一直在流枫画院门下效力,我也算是流枫门下花鸟画的首席画师。每年的六院萃选,流枫选送上去的均是我的画作。前些年倒也得过数次魁首,只是近几次,醉棠画院新收了不少佳作,渐渐压住了我的风头。

  “怎么,那幅《浅草落英图》可耗了我两月心血,穆老板还嫌不好吗?”我走过去,抢回那江湖图,“这半梦半醒乱抹的图,拿出去岂不惹人笑话?”

  “哎,怎么会!”许疏大手一挥,又夺了回去,“出奇方能制胜!花鸟图看多了也怪腻歪的。我这就拿去裱了,送去画院!”他说了便准备走,低头一看,又转回来,“呀,尚未题词钤印。你再补几笔!”

  我看着那画上的剑客,不由心中又是一软。

  哎,江湖。

  曾经,我也是有机会去的。跟青萍一起。

  如今七年过去,也不知她飘荡到了何处,过得好不好。

  我叹了口气,又撩起袖口,起笔蘸墨。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己亥暮夏、青冉作。”

  我搁下笔,许疏已殷勤地帮我钤上了印,口中啧啧有声,喜不自胜。

  我心中不由暗叹了口气。

  他确是个太普通、甚至可以说是无能的书画经纪。这幅图拿去画院里,穆老板若不骂他,倒是怪了。

  我忽觉很累,对他笑了笑,任他拿着画去了。

  这一日过得甚是漫长。

  不知为何,自许疏走后我便坐立不安,口干心悸。做绣活手也有些发抖,几次险些刺伤手。距卢员外的绣屏交货已没有几日了,今日这一耽搁,明后天又要吃苦了。

  可是现下这般状态,久熬也无益。我叹了口气,放下针线,推门走出屋去。

  入了夜,暑气总算降下来了些。院中的老槐树被风吹得叶子沙沙作响,月亮也渐渐升到了院子里能看到的尺寸天幕里,安宁又静谧。

  这间屋子,我一人独居——这也是我如今生活里,最得幸的一件事。

  七年前我下嫁许疏,便在这间偏僻的民宅里。那时他尚在街头摆摊,贩卖些劣质字画,生活拮据。我在屋中无事,只由着兴致随手做些绣活,他见着还成的,便拿出去卖卖,销路竟也不错。

  后来他母亲生病,無钱买药。我看他愁苦无措,便叫他买了水墨纸笔回来,开始画花鸟图。按说闺阁笔墨不该外传,尤其不该贩卖,可生活所迫,也顾不得许多。没想这一画,竟被流枫画院的穆老板相中,使了些商业手法,让“青冉画作”在京城一炮而红。

  接下来便顺风顺水,许疏进入流枫画院做了正经书画经纪,在城里的繁华地段买了大宅,慢慢还有了余钱请下人帮工,过上了富足人家的生活。只是我生性不爱热闹,画画刺绣也皆需静心,在那边住了一段时间,便提出一个人回来住。

  许疏只得答应——对于我的要求,他向来都会满足,毕恭毕敬的。每两天他必然会亲自过来看我一次,日常起居的照料也安排得细致稳妥,丝毫不用我操心。

  按理,我的人生,便该如此平静如水地过下去。

  本来也没什么不好的。

  只是我不知道,昨夜为何会突然梦见青萍,梦见了江湖。

  “咚咚”,叩门声响起。我站在廊前没有动,很快夏姨便从偏房出来,提着灯笼去开了门。

  这个时辰,该是许疏差人从府上送宵夜过来了。果然,夏姨关上院门,提着食盒向我走过来,笑盈盈地道:“二夫人准备了冰雪圆子羹,送来给夫人消暑。”

  我点了下头,轻声道:“夏姨吃了吧。”夏姨也不多说,道谢行礼,便拎着食盒回偏房去了。

  许疏的侧室,也一向对我很是关怀亲热。只是我懒于应对,生怕如最初那般,稍稍对她示点好,便要三天两头往我这跑,甜腻得招架不住。

  我抬头看着从槐树枝叶间流出的月影,不由又叹了口气。

  除了杳无音讯的青萍,这人世间竟再没有我喜欢的人了。

  而在她心里,除了江湖,又还有没有我这个姐姐呢?

  就在这时,院门之外突然响起了踉踉跄跄的脚步声。我心头一跳,忽然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门外人似乎喝醉了,砰砰地砸门,口中大声喊着:“青冉!夏姨!给老子开门!快!陈青冉!”

  竟是许疏。

  我本能往门口迈了一步,复又收住。这不正常,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夏姨匆匆从屋里出来,跑去开门。刚开了一条缝,许疏便使劲一推,险些把她撞倒。

  “青冉!陈——青冉!”他向我冲过来,几乎是在吼着,“你……画的什么东西!完了,全完了!”

  我心中狠狠一跳。难道穆老板也昏了头,真的把我那幅江湖图送去了六院萃选!

  许疏醉得东倒西歪,手里攥着大半幅残画,一掌往我身上搧过来。

  我躲开他的直面击打,一伸手架住了他手臂,又拽住他后领让他不致向前扑空摔个狗啃泥。然而他身子沉重,又喝醉了酒,我即便拉了他一下,却没能止住他向地上软倒。

  “哎哟,你个臭婆娘,想害死老子!”他侧身磕在了廊前的台阶上,髋骨处发出一声闷响,“嗷——都毁了!一切都毁了!你画的什么狗屁!你画的……”

  “夏姨,去拿盆水来。”我夺下他手里的半幅画,抽身后退。

  夏姨不出声,很快照办。我接过水盆,干脆利落地对着他兜头浇下。

  “啊!”他一声惊叫,捂着头坐了起来,酒醒了三四分。

  “怎么回事?说。”我把盆子还给夏姨,支开她去许宅通知管家,抄起手冷冷问道。

栏目分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