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今古传奇武侠版 > 正文

大风吟,山海卷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4-12

  第一章 大雪无痕

  远离京华,穷乡僻壤,等闲是天涯。常有思归意,不知何处家。且将春风共残雪,一霎眼中画。鸣孤箫,吹寂寞,和落叶三片两片飘下。舍将心曲,诉与幼草野花。集似束,乱如麻。

  一条半冻的小河,横亘在银海似的雪野上,蜿蜒曲折却一刻也不停地淙淙流淌。河水清冽,因白雪之衬,反显出墨黑色,河道中凸出的一块块鹅卵石顶着一团团的雪帽,虽寂静却大有生动之感,不成队列却自有野趣,顺着河道延伸到远处,终于也漫漶不清,与茫茫雪野汇成一片了。

  西边雪野上隐隐有一片雾霭,显出一线淡淡灰色,若非穷极目力,断难辨认,然而久在雪原上生活之人自会知道,那里定是一片树林。

  既有树林,便有村郭,是以一人精神一振,马鞭向前方一指,操着半生不熟的汉语说道:“万大爷,那便是喀拉苏了,再错了的话,我就是牲口!阿囊格,走错了好几回,累得几位大爷来回跑路,真不好意思得厉害!”

  说这话的是一名青年牧人,叫做也德力。前些日子他在沙吾尔山东牧场牧羊,遇到五名汉人,向他打听一个叫喀拉苏的地方。

  草原牧人,最是纯朴善良,想给五人带路,然而自己二百多只的羊群,却没人看管了。那五名汉人当真大方不过,拿出两只银元宝相赠。也德力虽是一名牧人,却也识得这东西价值不菲。何况羊群放在山谷之中,未必就会走失,于是准备了干粮,带上一只牧羊犬,与这五名汉子一同上路。

  哪知道冬天时节,四野尽是大雪覆盖,好几回却是走错了路。

  这一回细辨地形河流,终于断定走对了,自是十分高兴,又道:“万大爷,大家都下马休息一下,让马吃点雪。”

  与他同行的五人都是汉人,年纪在三四十岁之间,一抹儿玄色大氅,头上戴着灰色毡帽,正是常在西域回疆收购毛皮山货、药材黄金的汉人客商模样。

  也德力不知这伙人的身份,只知道他们中的头头儿姓万。

  那姓万的汉子最为年长,人也长得和气,笑道:“这一回总算对了么?可不要再弄错了路。”说话间下了马来,其余四人也均下马。

  也德力将五人的马缰接了,笑道:“不会错了再。阿囊格,再错了,我的脸放裤裆里面了。”

  五名汉子哈哈大笑,他们与也德力在这雪野之中同行二十多天,早知他每句话中都带着的“阿囊格”是句骂人的粗话。

  老万学着说道:“阿囊格,那就快点拿出酒肉来。咱们今天一早从甘草沟出来,到这会儿,还真饿得狠了。”

  老万眯着眼看了看天色,又道:“快快吃点就走。否则今天晚上怕是到不了那里。”

  也德力从马背上摘下一个大包裹,见五人已席地而坐,便也坐了下来,打开包裹,往众人中间一放,但见是些馕饼、冷肉之类。

  一名黄牙板的汉子道:“也德力,酒呢?”

  也德力脸上堆起了笑,十分不好意思,讪讪地说道:“已经喝光了。”

  他从怀中摸出一只牛皮袋子,晃了一晃,软塌塌的,果然是滴酒未剩。

  酒是这五名汉子前天在黑山头那里买的,西域寒地,又是冬季,买肉十分容易,但要买到酒,那可是极为难得。前天用了足足三两银子,才让遇到的一位老牧人忍痛割爱。

  那黄牙板汉子骂道:“阿囊格,你可真行!本来这是大伙儿御寒的,你却一个人都喝了!”

  姓万的汉子道:“也德力,前几天咱们一次次走错路,但到了哪里,都能买到酒,你是不是故意跟咱们几个闹着玩呢?”

  他们五人有要事在身,要到喀拉苏去找寻一个人。自夏末出发,从山东辗转来到这西域极寒之地,眼下已是寒冬季节,却不料一来此处地广人稀,二来语言不通,是以十分不顺。这一回好不容易遇到了懂一点汉语的也德力,却也耽搁了二十多天。

  姓万的汉子这话一说,余下四人登时脸色一变,瞧着也德力。

  也德力浑不知觉,从腰间摸出一把锋利的小刀来,左手拾起一块冷肉,削了一片递给老万,笑道:“路错了嘛,酒喝上了。两个事情!”

  言语间又削了几片肉分发给余者,自己向嘴中填了一片,吃得极香,顺手将手中的残骨扔给那只牧羊犬。

  老万等见他神情了无心计,相互望一眼,均想这也德力十分纯朴,决非有意绕路兜圈子。老万使了使眼色,轻轻摇了摇头,其中两名汉子将右手从腰间拿开。

  也德力以小刀削肉,给各人奉上,原是当地牧民的风俗,五名汉人随手抓食,不一会儿,各人填饱了肚子,随手抄了几口雪吃了。

  以往每当此时,众人一面剔牙,一面闲谈,颇是舒服放松。这会儿也德力却见五人神情沉郁,好像有什么心事,不禁笑道:“万大爷,想老婆了吗?”

  老万骂道:“阿囊格,我想你的老婆了。走吧!”率先站起来,向自己的马匹走去。

  突然之间,只听他咦了一声,颇显惊异。余下四人一齐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右手都已按在腰间。

  也德力道:“怎么啦,有狼吗?”

  草原之上,狼本来不少,但一到冬季,狼就极少见到了。可一旦见到,那便十分凶险,只因若非饿急了,狼群决不近人的。

  众人却见小河对岸向东北的雪地上,现出两个小黑点,正隔岸向这里飘来。那两个小黑点移动甚快,不一时来得近了,看清是两个人,但奔行之速,匪夷所思。

  片刻之间,已从东北边的那片山坡上掠过,被另一处小丘挡住了。等从那片小丘露出,已是两个背影,可以看出是一男一女,却也看得不甚分明。两人一会儿高,一会儿低,顺着河岸向西南方向驰去。

  也德力禁不住喝彩:“好马好马!”

  老万等却知两人虽然行动迅速,但仔细辨认,决非骑着马的情状,况且奔行之速,比骏马尤快许多。

  五人本是武林中人,自然知道这两人均身具极为高明的轻功,才能在这雪地之中奔行如飞。然而能快到如此地步,若非亲见,当真不敢相信。

  老万啧啧称奇:“想不到如此荒蛮之地,竟有人身负这等武功!”

  那黄牙板的汉子听老万此言,不由说道:“我看这一男一女另有门道。大师兄,会不会是那个人的徒弟?”

  老万一愣,旋即摇头:“那人的功夫自然高明得很,但轻身功夫么……嗯,二师弟,咱们门派是靠轻功吃饭的么?”

  黄牙汉子自己也是一笑,说道:“我以为西域之内,就只那个人会功夫,一下子想到这上面去了。”

  老万想了一想,淡淡道:“他的徒弟,断无此身手。不管他,咱们走吧。”

  六人上马,向喀拉苏赶去。

  雪原上行路,极是困难,看起来不远的路程,足足又行了三个多时辰,才到了村落跟前。

  天上已经升出了月亮,雪野映光,连一草一木也都看得清。只见不过是个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子,一色矮小的土窝房,偶有小窗户里透出灯光。

  家家户户的院落都以木栏围成,堆着草垛。这里原是草原牧人“猫冬”的聚居点,住房是掘地为坑,上面再加上两三尺土打墙,当地人称为地窝子。

  六人一近村庄,六七只狗就狂叫着围上来。

  也德力拿马鞭子扬了几下,狗儿愈发叫得凶,前突后奔地围着圈跑,卷起一团团的雪雾来。

  也德力叫道:“阿达姆巴勒吗?霍那克开来嘚!”

  老万等与他数日相处,每到一处,即听他说这两句话,已知是“有没有人?有客人来了的”的意思。

  以往每当他这样一喊,不管多晚,好客的当地牧人便会推门而出。只是眼下还不到子夜,何以十几户的人家,没有一个人出门来?

  老万眉头皱起来,吸了吸鼻子,沉声道:“你们闻到了什么味道?”

  余人一齐吸了吸气,却茫然无得。

  老万跃下马来,向庄内察看。

  狗群见他下马,吓得一齐掉头奔窜。

  黄牙汉子笑道:“这里狗的胆子倒小。”

  也德力道:“阿囊格,怪得很!”轻磕马刺,走向一户近前人家。

  忽听得一声轻响,那人家的草垛上一道黑影疾飞而起,一声哑鸣,冲进夜空。老万等人吓了一跳,不自禁全握紧刀柄。

  也德力笑道:“哈哈,你们怕啥?是夜猫子!”

  老万等松了口气,均觉自己过于紧张,几乎不像武林中人。师兄弟五人互相望望,不禁哑然失笑。

  可是忽然之间,只听也德力大叫一声,雪地映着光,照见他神色惊恐之极,大呼道:“死人,死人了!头、头,没有了!”

上一篇:离镜秋
下一篇:三剑客·节气露外笛寒
栏目分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