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今古传奇武侠版 > 正文

墓法墓天,无法无天(下)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4-12

  04 孤愤,贯日长虹

  天穹中,女娲巨大的面庞又离人间更近了一些。那张神圣而威严的脸上,有着莽莽青林一般的眉毛、平原一般广阔光洁的颧骨和高山断崖一般峻峭的鼻梁。

  她的长发飞舞,遍布天空。

  她吞吐云霓,神光照亮一天晚霞。

  她望向下方,那安葬了她的兄长、她的爱人的地方。

  她似乎已经看到了九州大地上的人迹,眼中已经有风暴在酝酿。

  1、

  破宇神通,化身万千。

  在蔡紫冠在回天沼告诉摇光、在天独洞告诉“花”、在堕云峰告诉雪飞鸿等人世界真相的同时——

  另一个蔡紫冠——留在了伏羲宫的蔡紫冠——也走出伏羲大殿。

  大殿前,伏羲宫的人群围着小贺和阴小五,敌意森森。小贺伤痕累累,但却凛然无惧;阴小五诚惶诚恐,却又心不在焉。诸葛星手中拿着一幅被一斩两截的画轴,脸色铁青。

  ——之前小贺来到伏羲宫,矢志要为火二报仇,反倒被诸葛星以《山河图》这顶级的法宝戏耍于股掌之中。可是小贺天性倔强,不仅反败为胜,脱困而出,更将这伏羲宫的至宝一剑斩断。

  “冠冠。”阴小五喃喃道,可是那声音却也多了几分迷惑,少了几分亲昵。

  “不要再打了。”蔡紫冠失魂落魄,道,“不要再打了……我们都要死了……”

  小贺听到他的话,意外了一下,旋即瞪起眼睛,一副要跟他找麻烦的样子;阴小五叹了口气,根本没放在心上;反倒是诸葛星眨了眨眼睛,忽而笑了。

  “看来,蔡公子已经知道了世界的真相了?”

  “是女娲……女娲大神!”蔡紫冠看着阴小五和小贺,声音忽然哽咽,“我们只是女娲造就的偶人,而这个世界,即将被她毁灭了。”

  ——他们居然都是被女娲制造出来的偶人?

  神话居然真的变成了事实。蔡紫冠悲悯地看着他们,看着他们那被真相震惊的样子,流着泪,将一切的一切:世界的真相、火二的秘密、破宇灭宙的由来……全都告诉了他们。

  ……但出乎意料,阴小五和小贺有了截然不同的反应。

  “你们……也是偶人?”阴小五颤声道。

  她那如枯井一般的心中,在这一瞬间竟涌起一阵狂喜。别人也如她一般,是被更“高等”的人制造出来的消息,竟像是甘甜、清冽的泉水灌入她的心里,渗入她干涸已久的心田,在嗞嗞的低响中,令她整个人都振奋起来。

  她并非血肉之躯,而是一具由泥土和竹枝制成的傀儡,由广来峰神通六将之中的叶三手制。广来峰覆灭,叶三隐身草莽,思念同门,于是制造了神通六将的傀儡。其他五具,后来都在蔡紫冠决战雪飞鸿的一役中遭到破坏,只有她幸存下来,并经过了雪飞鸿的改良,变得越发“像人”。

  但她终究不是人,顶着阴五的外形、有了阴五部分记忆、用笨拙的方法在体内藏着魔刀姬、妖月姬、神药姬,复刻了阴五的一点神通……可她也仍然不是阴五。她无法像阴五那样去爱火二,也没有设计广来峰、生育蔡紫冠的记忆,甚至连正常人应有的味觉都没有。

  她一直努力想要成为阴五,可是越努力却也越远。雪飞鸿曾经为了阴五而毁灭师门,可是看她的时候,也并不曾把她当作自己的青梅竹马;蔡紫冠和她一路同行,被她每天占着便宜,可是也并没有真的把她当作母亲。

  ……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因为她是一具傀儡吗?

  那样的出身是一根刺,深深地扎进她的心里,在伏羲神殿前终于毒发。

  数天以来,她颓丧欲死,在这危机重重的地方,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却酝酿着对这世界的无限憎恶。可是突然间,蔡紫冠却带来消息:在这个世界上,是傀儡成人的,不止她一个,甚至包括着这世间的所有人。

  所有人,管他什么大人物,都只是因为特殊目的而被制造出来的。

  那正在不断膨胀的憎恶,忽然之间像水泡一般地碎裂了,散发出的恶意像朝露一般消失在了阳光下。

  “冠冠也是偶人啊?”阴小五心花怒放,怜爱地伸出手来,捏住蔡紫冠的脸颊,拉了拉,用心感受那触感,“要不咱们怎是亲娘儿俩呢。啊啊啊,啧啧啧,这手感、这温度,女娲的本事看来毕竟是比叶三大一些的。用的材料,似乎也比木石好?”

  蔡紫冠猝不及防,被她捏个正着,脸都歪了。

  “这呼(世)界……素(是)个笑发(话)啊!晃(放)手!”

  他努力想让阴小五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可是歪掉的嘴走风漏气,听起来一点都不沧桑了。

  “没事啊。”阴小五笑吟吟地道,“反正我不觉得自己是个笑话了。”

  蔡紫冠愣了一下,眼前这个明明曾经一直自卑于偶人身份的“小妈”忽然显示出来的信心,令他大感意外。

  “女娲什么时候到……‘降临’?”小贺忽然道。

  “按我们的时间来说的话,不超过三天。”蔡紫冠连忙甩开阴小五。

  他出来和他们说话,是要分享这噩耗,分担肩上压力的。阴小五的兴高采烈、幸灾乐祸,却令他的压力好像更大了。

  小贺低下头去,看起来好像有点难过。

  “她一来,一定会对我们的世界进行大清洗。”蔡紫冠滔滔不绝地倒出自己的痛苦,“我们是多余的人,是杂草、是虫子,是不该存在的人。在她创造了一切的神力面前,我们根本不堪一击。世事皆成泡影,我们的人生……”

  “很好!”可是小贺突然抬起头来,眼神锐利,状甚坚定。

  “好什么?”蔡紫冠愣了一下,本能地感觉到,这个少年似乎也不会陪他一起绝望了。

  “很好。这么一来,我就来得及——”小贺神情严肃,“唰”地又拔出入鞘不久的双剑,指向诸葛星,道,“杀了他,然后快马加鞭,我还来得及赶回辛京,去见柳姑娘。”

  “不是,我是说,世界就要毁灭了……”蔡紫冠努力道。

  “所以我要和柳姑娘在一起。”

  “……那你干脆现在就走吧!我现在就送你去见她好不好?”

  “不好。”小贺果断地道,“无论如何,该干的事情总该干完——诸葛星,火二的那条命,你该付出代价了。”

  伏羲宫的宫众发出意义不明的嘈杂声。

  蔡紫冠一头雾水,明明回天沼那边的回天教和复国军都在老老实实地陪着他崩溃、绝望,可是为什么在这里,他那一心的悲愤却如对牛弹琴,徒劳无功?

  “不不不,”一旁的阴小五突然插嘴道,“我也要挑战这个诸葛星!我看他不顺眼好几天了——你之前跟我说是你杀了火二是吧?太好了,据说我应该喜欢他的,那我给他报仇吧!”

  “不,阿姨,别和我争,我赶时间。”小贺连忙声明。

  这两人连报仇的宣言,都说得如此随意,蔡紫冠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可奇妙的是,连着被两个人打岔之后,他心中的悲愤似乎也莫名轻了一些。

  ——在充满了元气的少年眼里,似乎“生死”在“爱恨”面前,并不算什么大事。

  ——而在本身就是偶人的小妈面前,似乎一个人是血肉铸成,还是木石构造,也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区分。

  而在他们面前,那在众目睽睽之下,显得比“生死”还要重要、比“真相”还要令人念念不忘的诸葛星,终于再也维持不住脸上的笑容,一张俊脸一阵青、一阵红。

  诸葛星的右手伸入到自己左袖中,然后慢慢地从短短的衣袖中,拉出了一柄长矛。

  乌黑、修长、沉重,白色的算珠一般的骨节花纹贯穿矛杆,倍显狰狞。

  “赤火金风……蛇骨矛?”蔡紫冠大吃一惊。

  “正是!”诸葛星放声大笑,“当初火二闯入伏羲殿,被‘灭宙’送回到三天前的时候,他的蛇矛是遗落在伏羲宫中的。”诸葛星冷笑道,“你们先前争夺的那一柄,是曾‘火烧辛京’、‘死于赤龙谷’的火二的蛇矛;而我这一柄,则是曾‘大闹伏羲宫’、‘窃据万寿宫’的火二的蛇矛。”

  长矛终于完整现身,蛇信般的矛尖上隐隐泛着火焰红光,白色的骨节花纹仿佛游动着,不断向上升起。

  “这柄蛇矛,火二曾经用它杀死我的父亲。”诸葛星冷笑着,眼中闪烁着疯狂的光芒,“现在我要用它来杀死火二那心爱的小师妹了。”

上一篇:海魂祭
下一篇:武林奇妙物语剑鸣匣中
栏目分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