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今古传奇武侠版 > 正文

墓法墓天·金风玉露(上)(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8-01-11

  “没有别的办法了。”孟浩天冷冷地望着胡夫子,语气中毫无回旋之意,道,“你是我军屈指可数的战力,牺牲你,我也于心不忍。可是时不我待,公主、我们复国军,都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你也不希望公主最后走到那一步吧?”

  胡夫子的身子一颤,那句话准确地触动了他的心。

  ——公主,复国军唯一的希望,大茉朝流传至今唯一的血脉。

  ——公主,他眼看着长起来的,如同自己女儿一般的回天明珠。

  胡夫子将天魔散接在手中,瓷瓶冰冷,意外得很有分量,竟像是真的把他下半辈子的命运都托在了手中。他颤抖着拔开瓶塞,往掌心里倒出了一些粉末。

  “你残了、废了,我孟浩天养你一辈子。你这次救了公主,救了全军兄弟,我孟浩天永远记得你的恩情!”

  胡夫子看着掌心的粉末,心潮起伏,又是害怕,又是激昂!

  ——渐行渐远,摇光公主黯然而去的身影。

  ——血火交征,黑水渊化为人间地狱。

  他一咬牙,已将天魔散送入口中!

  药粉入口即化,一过喉头,直如一道火线,烧入五脏。胡夫子大叫一声,周身灵力四溢,连忙盘膝坐好,施展神通。

  一片落叶自中天飘落——它被剑气带起,凌空被绞得粉碎一持剑人仰天大笑,状若疯癫——吊桥轰然坠落,消失在深远的暮色里——摇光放声大哭——大茉朝历代皇帝的灵位仿佛活了一般——急速掠过的雾气和扑面而来的沼泽——杀气腾腾的锦衣公子——复国军人仰马翻——孟浩天口吐鲜血,尸身栽倒……

  “啊”的一声,胡夫子的身子猛地一挺,复又摔倒在地。

  以刚才的那一片落叶为引导,他在瞬息之间,就已经看到了三天三夜之后的事!

  “孟将军,”胡夫子挣扎道,“你……你的手……”

  孟浩天微笑着,举起了一直藏在身后的左手。

  那只手红肿难看,小指、无名指软绵绵地耷拉着,竟已被折断了。

  “孟将军……你竟然……”胡夫子嘴唇颤抖,连说到那几个字,都已是觉得不安,道,“你竟然以下犯上,行刺公主?”

  “一叶知秋”的神通,已令他在一瞬间,看到了已经发生了改变的命运。

  ——而那改变的起点,竟是源于不久前一场未能实现的罪行。

  “只要能够改变你预测出来的命运……”孟浩天冷笑道,“什么样的‘罪’,我都担了!”

  他如此决绝,胡夫子的脸色也不由变了变。

  “现在,未来改了么?”孟浩天问道。

  胡夫子口唇颤抖,像是想哭,又像要笑,道:“改……改了……可是……也没有……没有。”

  他仍是看到了那个悲惨的未来,看到了他们那仿佛被诅咒了的命运。孟浩天的行为虽然使得一些细节已经不一样了,但也令那惨剧的起承转合,越发清晰。就像是被蛛网缠住的小虫,越是挣扎,越是动弹不得。

  孟浩天的脸色变了一下,原本白玉一般的俊脸,一瞬间变得铁青。

  ——在那个宿命的结局中,他是一个必死之人。

  “锵”的一声,他骤然拔剑。

  剑风卷起那片落叶,将它绞得粉碎,然后“叮”的一声,砍在了石碑上。

  石碑前,原本应该身首异处的胡夫子,这时已经就地一滚,逃到了一丈开外。

  “你为什么躲开了?”孟浩天微微侧头,冷笑着问道。

  “我看见了……”胡夫子吞了口唾沫,道,“刚才我看到自己死在将军的剑下了……”

  在刚才那电光石火的一刹那,他也看见了自己惨死的结局。震骇之余,才及时地躲开了孟浩天的那一剑。

  “为什么?”胡夫子难以置信地叫道,“我对大茉忠心耿耿,就连这一次,也是全力以赴……”

  “可是你却只能带来坏消息。”孟浩天冷笑道,“我们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也没有别的办法。是吉是凶,都只能干到底。你的预测只会扰乱我们的军心,你死之后,我可以假装未来已经在我们的掌握中。”

  孟浩天的理由虽然乖张,但却令人无从辩驳,胡夫子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

  “怎么样,一对一,你还想和我的‘寒寂剑’较量一二么?”

  孟浩天遥遥地平举黑剑,那乌黑得没有一丝光泽的剑身散发出吞噬一切的引力,一瞬间已令胡夫子须发皆张。

  胡夫子挣扎着站起身,一个踉跄,单手扶住身边一块石碑,才没被那引力给拉倒。

  可是面对那复国军中几乎无敌的孟浩天,一旦对敌、便令敌人尸骨无存的寒寂剑,再拖着自己这一具几乎已油尽灯枯的残躯,他实在已经失去了一战的勇气。

  “啪”的一声,胡夫子手一松,掌中的四巧板落地。

  可是那一声脆响,却猛地令胡夫子的头脑一阵清醒,一股不甘之意也随之而来,蓦然涌起。

  “孟将军……”他喃喃道,“我常常在想,我和九公的神通,到底有什么意思……”

  他和辛京城里胡九公的神通,殊途同归,都是预测未来,是胡家最强的神通。可是他常常会怀疑,所谓的未来是否真的存在,他们的神通是否真的存在。和别人的神通不同,天罚莫家的神通,杀人就是快,眼睛就看得见;书山苏家作画,就是能将画中食物,化为实体,手也摸得着。可是他和胡九公的神通,却是作用于谁也不曾经历过的命运之上。

  他能够预测到唐霆行刺,于是复国军瓮中捉鳖,杀了唐霆。那么,到底命运是“唐霆‘本该’行刺成功,但被他预测‘改变’,‘才’被杀死”,还是“唐霆行刺,‘注定’被他预测,‘只能’行刺失败,‘便’被杀死”呢?

  ——那被改变的未来,真的存在吗?

  ——或者说,那天地不仁的命运,真的可以改变吗?

  为了这个难题,胡九公郁郁寡欢,终于在十几年前不告而别,滞留辛京。

  而他也在成年后惰于修炼,只把可以预测的未来,停留在一两个月左右。

  胡夫子一直以为,不能解决“真实”与“虚妄”,那么他就永远也不会打起精神来,将“一叶知秋”的神通发挥到更高境界。可是现在,当他面临死亡的时候,却忽然有一种强烈的本能已将超出了真假、虚实,而令他浑身颤抖。

  ——那就是“求生”。

  ——无论如何,都想要活!

  在这一瞬间,他反而更明白了孟浩天那大逆不道、背信弃义的行为。

  “孟将军,我要和你打。”胡夫子低声道,微微弯腰,捡起地上的四巧板,“我也要挑战我的命运,我也要证明,我的‘一叶知秋’是错的。”

  2、

  “锵”的一声,孟浩天收剑回鞘。

  碑林中一片狼藉,许多石碑已给寒寂剑“吞食”得残缺不全。巨大的缺口,如新月、半月,像是小孩子吃饼,齿印切入石碑,触目惊心。

  硝烟散尽,半截铁笛在地上骨碌碌滚动,胡夫子已从这个世界永远消失。

  有一瞬间,孟浩天目光萧瑟,浑身无力。杀掉了一个本没有过错的人,还是昔日出生入死的兄弟、长辈,这于他而言,无疑也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撕下一条衣襟,他匆匆将两根断指绑定。

  先前袭击过摇光之后,他跃下石柱,为同伴所救,匆匆换好了衣甲,又来赴与胡夫子订下的约会。时间紧得甚至连绑扎伤口的间歇都没有,更遑论却找军中治伤的神通。一切胜负,全在这一两个时辰,他实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摇光性情之烈、灭宙术神通之强,他自是早有准备。在那样的情形下只给她折断左手的两根手指,说起来,其实已经是便宜了。

  孟浩天将地上的天魔散捡起来,摇一摇,里面约摸还有两次的量。

  刚才胡夫子在濒死时所爆发出来的力量,着实令孟浩天出了一身冷汗。那一直以来暮气沉沉的中年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无疑已将“一叶知秋”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到最后胡夫子浑身进血、为寒寂剑吞食时,连孟浩天也几乎给他逼到了绝路。

  杀掉胡夫子后,孟浩天是真的没有退路了。摇光的灭宙神通一旦反应过来,势不可当,过了今天,他们即便偷袭,只怕也已没有胜算。而复国军上下对她忠心耿耿,事情一旦败露,她即使真要离开,只怕不顾一切保护她、支持她的人也决不在少数。

上一篇:擒虎计划
下一篇:月下小馆·鸡蛋羹
栏目分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