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今古传奇武侠版 > 正文

墓法墓天·金风玉露(上)(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8-01-11

  一指之后,她又掰断了黑衣人的无名指。

  可是再往后,她已觉得气息不足,黑衣人的中指、食指、拇指,较之小指远为粗壮,她虚弱之下,试了两下,居然再也未能伤之。想要将黑衣人推开,力气也是远远不够。

  集中最后的力气,她将黑衣人刺下的那一刀勉强推向一边。

  “啪”的一声,“灭宙术”已然解开。

  那原本直刺她心口的一刀落空,重重地扎入一旁的兽皮中。

  “啊!”

  那黑衣人正稳操胜券,蓦然间两指已断,稍一用力,已觉痛彻心扉。

  那疼痛来得实在太过突然,他的手不由一缩,身子也向后仰起。摇光借势一挺身,已将他掀下石榻,自己一骨碌坐起,向枕后一摸,已抓出了护身短剑。

  她气力不足,单凭赤手空拳,即便停止了时间,一时竟也不能全胜,可是只要有了这口削铁如泥的短剑,立刻便是战无不胜。

  石洞外的笛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那黑衣人捂着伤手,狼狈后退。

  摇光在石榻上站起身,冷冷地看着他。

  她衣衫不整,可是居高临下,眼前所见的黑衣人又已如逃生的蝼蚁一般。

  “你是谁?”她冷冷地问道。

  那黑衣人深深地吸了口气,面罩下的一双眼睛望着她,眼神闪烁,似有无限的绝望与愤怒。

  “你不说也可以,我摘下你的面罩也就是了。”

  摇光冷笑一声,眼中神光聚合,正要再使出灭宙术,可是蓦然间,山洞外却猛地传来一声尖锐的笛声。

  那笛声如同一把钢针猛地刺入人的双耳,摇光心中一乱。却只见那黑衣人一个转身,已逃出石洞。石洞外只有一个小小的平台,平台下石柱壁立千尺,一片苍茫夜色。

  黑衣人一步跃出平台,笔直地便向沼泽中坠落下去。

  外面复国军的嘈杂声一下子停了下来,旋即响起的是一阵惊呼。

  摇光又惊又怒,整理衣衫,迈步走下石榻。剧烈交战后,她感到一阵阵头晕目眩。她将短剑收回袖中,踉踉跄跄地走到石洞外,几名恰在左近的复国军将领正沿着索桥飞快地向她靠拢。

  石柱下方,雾气氤氲,那坠下的刺客已经不见踪影。

  “公主,出什么事了?”最快赶到的将领问道。

  “有刺客。”摇光冷冷地道,“传商大人与孟将军!”

  居然已经有刺客潜入大本营中,惊扰公主,六姓中人个个义愤填膺,纷纷下到沼泽中去搜寻那刺客。这时天色已晚,回天沼下层泥潭瘴气、蛇虫遍地,无疑已是禁地。可这事非同小可,一个个青壮年登时打着火把,顺着索道下了去。

  从高处望去,透过雾气,只见石林底部,一条条火龙蜿蜒盘旋,煞是好看。

  摇光在石洞中稍作喘息,将那洞口的侍女救起,万幸她也只是昏倒而已,悠悠醒来,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过来不久,商思归已匆匆忙忙地赶了过来。

  “公主,你没事吧?”远远地,他已颤声叫道。

  “我没事。”摇光将方才遇刺一事简单说了,忽然发现孟浩天没到,问道,“孟浩天呢?”

  “他……”商思归迟疑了一下,道,“我们安顿孟三姑食宿,中途他突然被胡夫子叫走了。说有要事商议,我后来就没见到他了。”

  摇光心头一沉,蒙面人那一双似曾相识的眸子,在她的眼前不住地闪过。

  ——那充满了志在必得的、满是野心的眸子。

  她沉默不语,商思归虽然目不能视,却马上注意到了异常。

  “公主,你……你不会怀疑浩天吧?”

  摇光沉默着,一时无话可说。

  “公主,我们去找浩天!”商思归低喝道,“浩天虽然狂妄了一些,但决不可能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第二章 求欢,有的放矢

  傍晚的天空,火烧一般的云霞低低压下。

  远远近近的石柱,如同一个个乌黑的巨人站立在天地之间。

  这将是他最后看见的景象,最后看到的壮丽夕阳。

  远远的,忽然有一阵歌声传来。

  “石头尖尖顶着个天,

  “雀儿喝水花心心甜,

  “哥哥离我那么老远,

  “妹妹咋能不把你怨,

  “唉——

  “妹妹咋就不把你怨……”

  清脆的歌声,伴着女孩银铃一般的笑声,飘飘荡荡,久久不息。

  1、

  在回天沼石林的西南角,远离营房,一根格外粗大的石柱,是复国军的英灵塔。

  英灵塔下细上粗,笔直陡峭,远远望去,如同擎天之柱。孤零零一条索桥,将它与复国军大本营的石柱连接起来。英灵塔自下而上,以半镂空的样式,凿出了三层石洞:第一层,石洞中摆满石碑,石碑上密密麻麻地刻着二百年来阵亡将士的名字;第二层,一层层牌位供奉着六姓中涌现出来的名将;第三层,则是历代皇帝的雕像与祭天台。

  黄昏时分,胡夫子就在第一层的石洞门口坐着。背靠着二百年来的将士灵位,他干枯的身子显得异常渺小。

  他歪坐在一块石碑旁,手里把玩着几块木片,木片或三角或长方,乃是儿童常玩的四巧板。

  胡夫子今年四十三岁。神算胡家,除胡九公以外,以他的神算之力最强。神通“一叶知秋”,可以让他借一颗星辰闪烁,一朵落花离枝来预知未来。当初就是他预测出了海天会的刺客唐霆,与伏羲宫的刺客南宫野,才保得复国军有备无患,中军不失。

  可是这项神通却也有禁忌:若需预知多久之后的事,预测完成后,他便有相应多久的时间,无法使用这一神通。

  不久前,他强行突破自己的极限,做了一次长达三个月的预测,预测的结果令人大吃一惊,而他也因此在这复国军生死攸关的时刻,失去了神通,形同常人。

  手中的木片相撞,发出“嗒嗒”的轻响,胡夫子默默长叹。四巧板构成简单,却千变万化,小时候,他被那些巧妙的构成所吸引,一度玩得没日没夜,废寝忘食。但后来却忽然厌恶起来,收起来束之高阁,直到最近,才又将它拿出来把玩了。

  从某个角度来看,四巧板就像是命运。

  单调的四个形状,便仿佛是吉、凶、时、运,稍加组合,便可以拼出匪夷所思的结果。正如人生,一件一件的小事叠加,最后引出的结果却往往出乎人们的预料。拼出的不同形状,恰如不同的命运,由四块木板拼成,每一块都不多,每一块都不少,在最后一片落入正确的位置时,严丝合缝,更不由令人忽生命运注定之感。

  ——命运……

  如果事情真的像他先前预测的那样的话,那么他们未来的命运将会悲惨无比。复国军两百年来的努力即将全部付之东流,而无数志士的死也都将变得毫无价值。

  胡夫子心烦意乱,远处复国军的大营石柱上,也忽然传来一阵喧哗,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这时,“吱呀”一声,有一个人穿过了连接祭台与军营的唯一一道索桥,踏上石柱。那人出现在胡夫子的视野中,红甲白袍,腰悬黑剑,意气风发,如同天上神将一般不可一世,自然正是在复国军中,掌管一切战略的孟浩天。

  胡夫子试图站起,可是身子一晃,他实在太累了,未能成行。

  “你坐着吧。”孟浩天微笑道。

  “公主那边,到底怎么说?”胡夫子急切地问。

  孟浩天在胡夫子身前站定,微微仰起头来,望着四下里林立的石碑。在这样的肃穆之地,这跳脱张扬的年轻人也不由显出一些庄重。

  胡夫子低下头来,孟浩天的一行一站,皆虎虎生威,那一双脚在他的面前,几乎是落地生根。

  “上次你预测到的那个结果,我们绝对不能接受。”孟浩天忽然道。

  “是……是……我也这样想……”胡夫子颤声道。

  “所以,我要你再测一次。”孟浩天道,“我们已经做了一些事,我要你告诉我,‘未来’是不是已经被改变了。”

  孟浩天自腰带中掏出一枚小小的瓷瓶,递了过去。

  那是孟家祖传的禁药“天魔散”。服食后,可以激发本身数倍的潜力,可是一旦效力过去,使用者轻者致残,重者致命。孟家虽已贵为六姓次席,但江湖气不减,一直仍以死士自居,随时做好了与强敌同归于尽的准备。

  胡夫子吃了一惊,可是却也算早有预料,颤声道:“孟……孟将军……”

  他现在本已筋疲力尽,再以药物催逼,即便又能施展神通,只怕以后也永成废人。

上一篇:擒虎计划
下一篇:月下小馆·鸡蛋羹
栏目分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