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今古传奇武侠版 > 正文

墓法墓天·金风玉露(上)(4)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8-01-11

  月色下,他伤痕累累,摇摇欲坠。洞府中,明贵妃盛装梳洗,已经准备好。摇光在摇篮中酣睡,孟三姑拼命忍着,没有哭出声来。青月帝看着明贵妃慢慢喝下了毒酒,笛音终了之时,明贵妃也终于咽气。

  青月帝手托她的尸身,跳上火二吹笛的石柱。

  “你对她一片痴心,不该无所回报。”青月帝的声音像是心已经死了,道,“她活着的时候,是我的人。她死了,你送她一程吧。”

  他将明贵妃和安置艳僵的地图,全都交给了火二。

  火二放声大哭,携尸而去。不久,便传来了他火烧辛京的消息。

  不过总算明贵妃的尸体被他安置无虞,后来就转为莫家的高手看管。

  再往后,他最后的消息,便是为广来峰清理门户,赤龙谷一战,死在三位师兄弟的手下。

  那漫长的故事终于告一段落。

  孟三姑长长地吐了口气,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是泪流满面。作为明贵妃的贴身侍从,她只怕已是最清楚这件事的四五个人之一。在明贵妃死后不久,她就被青月帝远嫁到了吉州,从此将这秘密烂在了肚子里。

  随着时间流逝,知情者或死或亡,她偶尔回来探亲,更觉孤独。现在她成了除火二之外,唯一的知情人。

  “公主。”孟三姑哽咽道,“你别怪明贵妃,她是那么好的一个人……”

  “那她为什么要死?”摇光忽然道。

  摇光的声音低沉,隐隐地带着一点哽咽。当过去的真相终于呈现在她眼前,当她终于明白母亲不是为了空洞的一个复国目标就将她抛下之后,忽然间,她心里的委屈和理解已是一股脑儿地涌了上来。

  “她……她怕自己喜欢上火二对不对?”

  “她……”孟三姑犹豫着,也落下泪来,道,“公主,明贵妃为国捐躯,她……她没有什么对不起你们父女的……”

  商思归和孟浩天站在一旁,脸色惨白。

  “她怕自己做出对不起先帝的事情,于是就去死了?”孟浩天忽然道。

  “不……不……”孟三姑喃喃道,“不是的……”

  可是到底如何“不是”,她却又说不出口来。

  ——火二一往情深,便是铁石心肠的人,时间久了,也不由动容。当年青月帝甚至在私下里问过明贵妃,是否愿意与火二远遁江湖,他也可以成全他们这一段佳话。

  ——但明贵妃,终究还是拒绝了。

  明贵妃那温柔端庄的面容,又浮现在孟三姑面前。

  “公主。”孟三姑重重跪下道,“我没有老胡家的本事,不会洞察人心。明贵妃心里怎么想,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陪侍在她的身边,她的起居言行,决没一点失礼的地方。”

  她自进洞府以来,便唯唯诺诺,仿佛没见过世面的村姑一般。可知道这时,口音渐去,言语中终究露出了兵战孟家的锋芒。

  摇光看着她,眼圈微红,微微点了点头。

  “公主……”商思归忽然道,“我们要不要去抢回明妃遗体?”

  “我……”摇光犹豫良久,终于道,“先放一放好了。”

  4、

  商思归带着孟三姑下去,那妇人怎么说也是孟浩天的本家三姑,孟浩天更得相陪。

  三人离去后,洞府中一时便只剩了摇光一人。

  摇光卧病许久,一直是茶饭不思。今天听到火二的旧事,心潮起伏,却忽然有了食欲。让侍女准备了一碗清粥,两样小菜,草草吃了,出了一点汗,便又觉得困意袭来,昏昏睡去。

  恍惚中,仿佛看到火二手持利剑,杀死了她的父亲,又抢走了她的母亲,然后才怀拥艳僵,登上了青月帝的皇位宝座。

  摇光望着火二,不知为何,却不恨他。

  二十年来,她孤零零地活在这死气沉沉的黑沼中,肩负着一个仿佛永无尽头的使命。母亲早早地就成为一具名为“艳僵”的兵器,存在于复国军的复国蓝图中,而一直忙忙碌碌的父亲也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已死去,只留给她一点模模糊糊的记忆。

  忽然间,在火二的故事里,这两个人居然鲜活起来。

  摇光努力望向火二,与在商思归他们面前表现出来的愤怒不同,她其实并没有那么讨厌这个狂人。

  一种微妙的情愫,在她的心中醒来。

  ——和母亲一样,她是复国军的一具名为“灭宙”的兵器。

  ——可是母亲这具兵器,却是在生前死后,都有一个男子不顾一切地深爱着她的。

  火二微笑着望着她,手中拾起一管铁笛,轻轻地吹响。

  笛音婉转,似有无限的哀愁,但却极其温柔,像是一只温暖的大手轻轻抚过她的后背。

  虽在梦中,摇光的唇角也不由浮起一丝笑容。

  可是就在这时,洞府门外忽地传来“飒”的一声轻响。

  摇光猛地睁开眼来!

  多年来出生入死的经历,早已令她对危险有了超人的警醒。她一睁眼,便看到洞口处侍女的身子一软而倒,一道黑色的人影如箭一般,已向她的石榻扑来。

  摇光两眼一瞪,“灭宙”术,已然施展开来一

  那黑衣人身形高大矫健,人在半空之中,五指如钩,一爪毫无迟滞地便已向她抓来。摇光大吃一惊,身子向旁一滚,“扑”的一声,那一爪已紧擦着她的面颊,抓入了兽皮堆。

  ——她的灭宙术,居然又失灵了!

  摇光又惊又怒,一骨碌已自兽皮堆中爬出,跳下地来。地面冰冷,她的赤足给冰得一痛,如被针扎,不由一滞,而就在这一瞬间,那人的手已紧紧扣住她的胳膊。

  “呼”的一声,巨力袭来,她被那人一把掀起,重重地又摔回到了石榻上。

  那人两眼中凶光大盛,合身扑来,一爪探出已经扣住了她的咽喉,向下一按,已将她按入了兽皮堆中。

  摇光全身心都投入到了“灭宙”的神通中。神通固然无敌,可论及身手气力,却不过较之常人略胜。一旦灭宙失灵,在那黑衣人面前,几乎不堪一击。

  那人将她压住,蒙面的黑巾下一双凶狠的眼睛里忽然一阵迷茫,一瞬间竟像是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了。

  旋即,他像是下定了决心,眼中精光四射。

  在这一瞬间,摇光心头大震,只觉那人的眼睛竟似有些似曾相识。

  他一手扼住了摇光的咽喉,令她无法出声,另一手在腰间一摸,已拽出一把短刀,高高举起。

  光天化日之下,此人潜入复国军的腹地,打倒了复国军的第一领袖、第一高手,只消再有一刀,便可令她丧命。

  摇光又惊又怒,奋力挣扎,可是身子纤弱,却怎么也挣不开那人铁箍似的一只手。

  摇光的双手在那人身上乱打。可是那人身高臂长,一手压在她的脸上,头稍稍向后仰起,便全避开了要害。任摇光双手在他肩上乱打,也毫不躲闪。

  其时正是傍晚时分,石洞外不时传来复国军的喧哗声,可是摇光为图清净,容身的石柱远高于其他,二人的打斗外面根本无从得见。而她现在既然发不出声,外面的将士虽近在咫尺,却也根本无从相救。

  那不知何处而来的笛声,若有若无,仍丝丝缕缕地飘入她的耳朵,令她心烦意乱。

  她两手攀住那黑衣人的手臂,一双眼瞪得大大的,死死地盯着那黑衣人。

  黑衣人那一刀迟迟不落,仿佛挑衅一般,也冷冷地回望着她。

  他的眼中,愤怒、失落、欲望、愧疚一一闪过。

  然后猛地一刀,终于向摇光心口扎落。

  寒光一闪——

  摇光那一双清澈的仿佛冰泉的眸子里,瞳孔蓦然收缩。

  与此同时,在石榻的对面,那具一直流动不停的沙漏骤然止住。

  ——灭宙之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终于发动。

  在摇光的身边,一切事物忽地一暗。

  洞壁、盆栽、石榻、兽皮、短刀……甚至就连从洞口照射进来的阳光,忽然间仿佛全都被抽离了色彩,变成了单调的黑白两色。阳光苍白,凝固成笔直地一束,从洞口搭上石榻。晦暗的洞壁上,如同铁笔刷过,留下一道道粗粝的阴影。雪白、浅白、灰白、青黑色的兽皮堆在身旁,通体乌黑的黑衣人高高在上,只有一双眼睛惨白疹人。

  天地四方曰宇,古往今来曰宙。灭宙之术,消除一切时间,停止一切运动,也令一切色彩,全都失去了生命。

  ——除了摇光自己。

  摇光在自己的咽喉上摸索着,找到了那个黑衣人扼在她颈侧的小指,抠起来一扳,“咔嚓”一声,已将那毫无知觉的手指掰断。

上一篇:擒虎计划
下一篇:月下小馆·鸡蛋羹
栏目分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