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今古传奇武侠版 > 正文

大隋名捕·蓝釉娃娃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3-19

  ·人物简介·

  ◆秋水鸣:医学、武学双修世家的公子,现任余杭县衙的捕头,为人温和,沉静睿智,善于探寻蛛丝马迹,侦破谜案、探索秘密。

  ◆哥舒无瑕:最大情报机构“无冕楼”的楼主,身有残疾,掌握着天下最大最多的隐秘消息。

  ◆俞妃烟:秋水鸣的恋人,隋炀帝的妃子,在哥舒无瑕的帮助下假借死亡之名离开皇宫,在世外隐居。

  ◆烈如风:秋水鸣的表弟,身材高大,性格风风火火,与秋水鸣一样,家族都介入了当今朝廷三足鼎立的激烈角逐。

  ◆缪可人:逃婚流落在外的大小姐,轻功一流,被秋水鸣收为手下后与烈如风相恋。性格爽快,敢爱敢恨。

  ·剧情简介·

  隋炀帝中后期,内外交困,民不聊生,致使群雄并起,大隋渐呈颓亡之态。出身医林世家的公子秋水鸣,为了调查长姊离奇身死之谜,在高中进士之后返回家乡余杭做了捕头。

  长姊案的调查毫无头绪,而这时他却接到了一桩知县委托的私奔案。此案表面上案情清晰,实则玄机暗藏。不见踪影的小妾和戏子、举止有异的富商员外、被摧残得七零八落的红点百合……私奔背后藏着令人唏嘘的真相,幕后黑手让人始料未及。

  秋水鸣最在意的则是她调查小妾曾在的青楼时,遇到的一位头牌花魁。她仿佛并不是一个普通的青楼女子,处事有条不紊,举止轻佻却实则冷静,所提供的线索也给秋水鸣查案提供了极大的帮助,秋水鸣疑心她的来历并不简单。

  (详情请见《大隋名捕·红点百合》,刊登于《今古传奇·武侠版》2015年第1期)

  不久后,秋水鸣破获了一起有关祭剑门门主尉迟兰慧的案件。秋家与祭剑门素有交情,尉迟兰慧也向他提供了一些有关长姊秋雨霏一案的线索。尽管目前得到的情报极其有限,秋水鸣还是发觉他身边发生着的一切,似乎都被一股力量操纵着。即使是看起来彼此毫无关联的案件,也会在他破案时,似有似无地为他提供一些重要线索。

  (详情请见《大隋名捕·绿玉瓶》,刊登于《今古传奇·武侠版》2015年第3期)

  秋水鸣和自己的一帮手下——烈如风、缪可人、孟小眼等,因为一桩失踪案,被派往临近的吴县展开案情调查的工作,却“偶遇”了一个奇怪的小男孩童心。童心年纪虽小,却机智过人,甚至连武功也比一般的武林高手更为精湛。童心似乎早已认识秋水鸣一行人,话里行间更表露出他是受某人托付前来与众人见面的。毫不意外,童心也为破获失踪案提供了不少线索,他的出现更是让秋水鸣确信,背后一定有人在操纵这一切。而能有童心这样出色的手下,幕后人的能力和身份定然不一般。

  (详情请见《大隋名捕·橘皮灯笼》,刊登于《今古传奇·武侠版》2015年第5期)

  就在童心出现后不久,秋水鸣终于见到了幕后之人的真容,他竟是江湖中最大的情报机关——无冕楼的楼主哥舒无瑕,花魁女子和小男孩童心都是无冕楼中的人。哥舒无瑕相貌俊美,但双腿残疾,大多数时间都坐在轮椅上。但这位残疾的青年却掌握着天底下最大、最多的秘密,而且他显然已经将秋水鸣当成了与自己旗鼓相当的“知己”。虽然敌友莫辨,但哥舒无瑕看上去对秋水鸣毫无敌意,甚至还主动为他提供了许多关于秋雨霏之案的线索。

  (详情请见《大隋名捕·青罗帕》,刊登于《今古传奇·武侠版》2016年第1期)

  哥舒无瑕的暧昧态度使得秋水鸣心生警惕,同时无比疑惑,但他发觉哥舒无瑕提供给他的线索都是真实无误的。更令他惊讶的是,哥舒无瑕知道的关于他的事,远比自己想象的多,而且自己的红颜知己俞妃烟,似乎也与哥舒无瑕有着密切的关系。尽管哥舒无瑕的目的成谜,但秋水鸣却只想查探出秋雨霏死亡的前因后果。他本可以直接向哥舒无瑕询问,但也知道对方绝对不会回答,因为那位无冕楼主显然希望他自己去寻找真相。

  (详情请见《大隋名捕·金锁片》,刊登于《今古传奇·武侠版》2016年第6期)

  秋水鸣所遇到的这些各具特色,乍看毫无关联的案件,却在揭开层层迷雾的同时,发觉有一根无形的线将它们串联了起来,牵引着自己走向这乱世漩涡的中心。真相越近,痛苦就越深。在情义和礼法两难的处境下,他到底该做何选择?

  女国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阁楼微敞的窗扇处照射进来。感受到脸上的丝丝暖意,秋水鸣费力地睁开双眸,入眼的是被原木立柱和横梁支起的人字斗拱,以及直垂而下褪色蒙尘的五彩挂毯。

  他下意识地从吱呀作响的板床上坐起身,掀开盖在身上的暖毡,站了起来。这时他方才觉出四肢百骸都泛着酸痛,双腿尤为绵软无力。全然陌生的环境,加上从未有过的不适感,令素习沉稳持重的他也觉心下茫然。

  恰在此时,一个头戴巾式发箍,高鼻深目的青年推门走了进来,见他已然起身,立刻喜道:“你醒啦?”

  听到来人有些别扭的汉话,再看看他身上毛疏泛白的鹿皮裘和脚下造型古怪的翘尖靴,秋水鸣禁不住问道:“这是哪儿?”

  “我家。”青年赶忙向他解释,“昨日我去河边汲水,见你倒在岸边,就把带你回来了。”他略显窘迫地笑了笑,又补充道,“我给你找过大夫,可他说你脉象正常,瞧不出有何病症,只能等你自己醒过来。”

  在他说话的间隙,秋水鸣一直在试图暗运真气,却发觉自己修习了二十几年的内力仿佛一夕之间被掏空,甚至连护体的那一分真气也完全提不起来。他不动声色地压下了心中的惊诧,见眼前这个淳朴的年轻人还是一脸歉意,遂安慰道:“在下是因为中毒才会昏迷不醒,并无大碍。我是想问,这里可是隋国的地界?”

  “中毒?”这个说辞让青年有些吃惊,而对方随后以颇为诚恳的语气抛出的这个太过显而易见的问题,则更令他诧异,“这里是女国呀,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西陲女国?”秋水鸣不由苦笑了一声,自语道,“这一送,送得可真够远的……”

  眼见异族青年瞧着自己的目光正渐渐转作同情,秋水鸣认命地叹了口气,振作起精神,向他郑重地欠身抱拳为礼:“在下秋水鸣,多谢小兄弟的搭救之恩。”

  “不谢不谢,我叫海小武。”海小武有些拘谨地回了礼,转身将桌上尚冒着热气的瓷碗递了过来,“趁热喝了吧,补补身子。”

  望着碗里腥膻之气扑鼻的不明液体,秋水鸣实在无法拒绝主人的好意,只得无奈地伸手接过。

  经过几日的相处,秋水鸣和内向寡言的海小武逐渐熟稔起来,得知他以砍柴为生,还有个瘫痪在床的老父亲,日子过得十分清苦。寄居在这样的家中,秋水鸣自然不好意思白吃白喝,所以他陪着海小武进了几次山,却发现自己气力不济,又不懂技巧,不但帮不上忙,反而还要海小武分神照顾。

  原因很简单,在提聚真气的各种尝试均告失败的状况下,他身体中名为“矫若跹”的奇毒,已将先天不足的他彻底打回原形,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他将重温儿时的噩梦,变得连普通人也不如。

  好在还不是百无一用,他比任何时候都庆幸自己出身医林世家,尚有一技傍身。他一面想方设法地帮助海老爹恢复身体的知觉,时不时地还为街坊四邻看看病,收些微薄的诊金来贴补家用。洒然如他,适应得倒也快。

  当然,就这样安于现状也不可能。他自有不急于离开的理由,但这并不妨碍他欣赏异国他乡风土人情的兴致。得了个空闲,他便换上海小武为他备好的当地特色服饰,步出了海家的重屋,走上女国西罗镇的大街。

  西陲女国位于大隋西方的一处谷地,国俗女尊男卑,国中物产丰饶。虽与隋国并不相邻,但素有邦交,两国商人互通有无,贸易由来已久,因而女国人大多会讲些汉话,沟通起来并无困难。

  西罗镇虽不大,却也是拱卫京畿的重镇,若不喜这里的胡饼和羊奶,品质中等的南国茶点也是不难找到的。逛了小半日,秋水鸣在街边找了处摊子坐下来,点上一壶茶,靠在炉火边闲闲地喝着,神思慢慢地飘回到中毒昏迷之前的那个场景,唇角不觉漾起一抹苦笑。

  街对角的府衙门口突然喧闹起来,听得到粗暴厌烦的呵斥中夹杂着隐约断续的分辩声:“……我大哥真的是冤枉的……求你们再调查一下……”

  少时,几个衙役七手八脚地将抗辩之人扔了出来,他滚落阶下,仍硬撑着爬了起来,束腰革带的下摆处渗出了明显的血痕。

  乍见这个陌生国度里唯一熟悉的身影,刚刚回神的秋水鸣先是一怔,随即快步上前扶住他:“不是说去山里砍柴么,出什么事了?”

栏目分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