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今古传奇武侠版 > 正文

山河(卷二十五)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3-15

  【前文提要】

  行往无双城途中,沈从龙与凭天行布下疑阵、分兵而行。计划让凭天行一行,北出长城由塞外赴无双城,沿途故意留下线索诱敌。就在出发前,许惊弦在谈城中偶遇裂空帮门主贾遇道,得到强援,顺利与凭天行一齐混淆视听,行至塞外……

  第一章 反戈一击

  许惊弦与凭天行、水柔清等人携金角鹿冠出行塞外,沿途无意间发现贾遇道暗中在大树中留下含有气味的布片引来敌人,确定了他奸细的身份。许惊弦一路隐忍不发,直至第九日来到了天壑关口、龙蛇谷前,见地势险峻,料定敌人会在此处设下伏兵,方才突然发难擒下贾遇道。

  许惊弦艺高人胆大,明知威赫王对金角鹿冠志在必得,设下埋伏必是高手尽出,但却偏要撄其锋芒,所以只须盘问贾遇道得知敌方部署后,便欲伺机反击。凭天行虽奉明将军暗中下令要将金角鹿冠交给威赫王,但岂肯甘心?许惊弦此举正中他下怀,加上有裂空帮关中分舵数十名精锐相助,足可与敌人周旋一场。何况塞外地势广阔,只要不被离昌大军包围,或是误入绝地,至不济也能脱身而逃。

  不料贾遇道拒不吐实,但从他坦然的态度中许惊弦分析其目标可能并非己方众人。与凭天行一番商榷后,猜测贾遇道或许是江湖上另一个神秘组织“御剑盟”的人,动机不明。正待继续审问,却忽听巡查弟子飞骑来报,在他们身后出现了大队狼群……

  听闻狼群狂嗥之声,众人齐齐色变。他们虽未亲眼见过狼群,但都知道塞外人烟稀少,狼灾极重,一旦遇上,唯有望风而逃。听狼嗥声离他们最多不过二三里路,半炷香的工夫即可追到。

  凭天行指挥众人上马集合,然而左右是高耸入云的隔云山脉,前方则是那深邃的龙蛇谷,眼中闪过忧色:如果威赫王设下的伏兵就藏在龙蛇谷中,岂会让他们由此逃走?弃马上山或能躲过狼群,但失去马匹后不但要多耽搁几日路程,一旦再遇敌情,亦难以快速脱身。

  许惊弦亦有此顾忌,提声朝一众裂空帮弟子问道:“可有哪位兄弟熟知狼性?”

  一名弟子上前一步开口道:“报告帮主,在下自幼在塞外长大,深知狼群的可怕。狼灾令塞外百姓受损极重,却无法根除,昔日某国合举国之力亦不过杀了几百只狼,反倒折了不少士兵,最后只得任其肆虐。独狼尚不惧,但大队狼群所到之处,人畜不留,实非人力可挡。幸好孤狼只在严寒隆冬之际方才成群,不过此刻已是开春,却是少见了。看来路那滚滚烟尘,数目怕有数千之众,我们的马力短途可胜过,但长力决计比不过狼群,要跑现在还来得及,若再迟疑,只怕……”说到这里,脸上已有惧色。

  许惊弦不为其言所动,面色依然镇定:“可有办法引开?”

  “对付狼群亦可采用擒贼擒王之策,只要杀了头狼,其群自散。不过那头狼不但身高体大,凶残成性,且极狡猾,常常隐于暗处伺机而动,或深藏群中坐镇指挥,纵能辨识,亦无力杀之。但据说头狼颇通人性,塞外有高人可以与之心灵感应,或能诱其率狼群离开,但这只是传闻,属下从未亲眼见过,也绝无此能耐。”

  他们的马儿虽都是精选,但多是中原马种,几时见过这阵仗,听到狼嚎,闻到狼味,皆是骚动不止,有几匹急欲挣缰而出,被几名弟子死死拉住。

  许惊弦与凭天行对望一眼,事起突然,狼群转瞬即至,必须尽快做出相应的对策,但后有狼群,前疑伏兵,一旦做出错误的选择,极有可能招至全军覆没之祸,实难决断。

  凭天行沉声道:“在此情形下,你我二人与水姑娘、贺舵主应可自保,但这些裂空帮弟子可未必有此能耐,或集力一战,或四散存力,须得速下决定。”

  一位裂空帮弟子扬声道:“我们都愿与帮主共进退,是生是死,绝无怨言。”

  几人齐声附和,每个人都望向许惊弦,等待他下令。

  凭天行低叹一声:“既然他们都唯你命是从,我就把这条性命也一并交给你吧……”说毕一咬牙,解开肋下刀鞘递至许惊弦面前。如果把金角鹿冠交给威赫王,当可解伏兵之围,但凭天行心性高傲,所以宁可假许惊弦之手,也不愿亲自把此物奉上。

  许惊弦知道:这是作为一个统领必须承担的责任,在此紧要关头,无可推卸……他眼中神光一闪,轻轻推开凭天行递来的金角鹿冠:“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把它交给威赫王,凭大哥先留着,我自有理论。”又对手下高声道,“把马背上的货物卸下摆成防御阵营,做好迎战准备。”言罢转身入帐。

  一旁的贺封怀惑然不解,听许惊弦的意思似是要与狼群大战一场,但他却为何入帐?莫非想让手下截住狼群,他先离开?想到这里不由大急,上前一步欲要拦住许惊弦,凭天行知其意,一把拉住贺封怀,微笑道:“贺老弟太不了解许帮主了,他心怀坦荡,岂会弃众逃生,既然如此分派,必有道理,你们只须听命行动,稍后即见分晓。”

  水柔清亦道:“大家听帮主的吩咐,保证他会与我们并肩作战到最后!”

  众人齐声应诺。

  许惊弦听着他们的对话,踏入帐中,脑中却暗自提醒自己:方才那一刻,他本应多说几句鼓励的话安抚手下,不然将被误以为临阵脱逃,不免令一众弟子心寒,士气一丢,必将溃不成军。看来作为一个统帅,无论何时都要保持冷静,三思而行。

  贾遇道被缚在帐中,虽点了穴道,但耳目无碍,早就听到狼嗥之声,料想众人逃命要紧,必顾不上自己,尽管早报着一死之心,但念及万狼噬体之惨剧,仍觉不寒而栗。听到帐门响动,只见许惊弦手按佩剑大步迈入,心头惴惴,既盼他一剑杀了自己免殒恶狼之口,又盼着还能有一线生机,心头颇有求恳之意,却只是说不出口。

  “呛啷”一声,断流剑出鞘,贾遇道自赴必死,不由闭目待毙,却听得耳畔剑风急响,手头却是一松,原来许惊弦一剑斩断了缚着他的绳索。

  贾遇道一怔,只听许惊弦沉声发问道:“你在大树中留下的布片是为了引来狼群么?”

  贾遇道险死还生,暗松一口气,戒备略失,脱口答道:“他交给我一包药说是涂在布片上即可,我本还以为有猎犬跟随,实不知竟是引来狼群……”说到这自知失言,忽又噤声不语。

  “你说过不想害兄弟,但现在这情形能保证么?我也不再追问交给你药物的人是谁,只问最后一句:他们是否就在前方龙蛇谷埋伏?”

  犹豫之色从贾遇道脸上一闪而过,终于还是咬牙不语,垂下头去,不与许惊弦目光相对。

  许惊弦微哂道:“事到如今,你的答案说与不说已无区别。我断你绳索,解你右臂之穴道,不是让你逃跑,而是给你足够自保的能力,好自为之吧。”言罢解开贾遇道的右臂肩井穴,转身离去。

  “诸位兄弟,看好马匹,将货物中的布匹等易燃之物围在周围两丈方圆,待狼群来的时候就放火,不过小心别把自己烤糊了。”

  一众裂空帮弟子本都紧张万分,听帮主如此说,不由齐声大笑,但觉能与帮主并肩共战,生死已不足虑,身心皆松弛了几分。同心协力之下,已匆匆摆开阵势,静等狼群到来。

  水柔清已是有些花容失色,悄悄拉一把许惊弦,低声道:“真要和狼打呀,我倒宁可冲到谷中和威赫王干一仗……”再凶狠的敌人她也不怕,但想到要面对成千上万头狰狞的恶狼,着实有些惶恐。

  许惊弦拍拍她的肩:“放心,我知道你不是怕狼,而是不想看它们的样子,闭上眼睛吧,我保证不让任何一头狼接近你。”

  见许惊弦说得轻松,水柔清气也壮了:“哼,当我无能呀,不如比比谁杀的狼多。”

  许惊弦大笑:“好,一言为定。”又招来一旁的凭天行与贺封怀,轻声道,“我假意要杀贾遇道,其实却解开了他一半束缚,他心志失守下说出了布片其实是用来诱狼群的,你们怎么看?”

  贺封怀一怔,惊道:“难道果真如郭小洒所言,敌方中有高人可以与头狼心灵感应?”

  郭小洒就是方才那名略通狼性的裂空帮弟子。

  凭天行沉吟道:“我知道威赫王手下有‘一象、双马,十六兵;四仕、八仙、锦夫人’一说,其中八仙指的是塞外的八位奇人,分别来自深山、丛林、沙漠、沼泽等秘处,本以‘八山人’为名,武功并不见高,却以奇门异术而称著于塞外,或是当中就有会驱狼逐虎的高人。看来狼群并非被我们无意间撞到,而是威赫王专门对付我们的秘密武器!”

  “多半如此。”许惊弦点点头,“随后我再问龙蛇谷中是否真有埋伏,贾遇道虽不答,但他的神态已证明前方必有伏兵。综上所述,那么威赫王的如意算盘就是特意用狼群逼我们不得不逃入他的埋伏圈中,或是分散而逃被他逐个击破,我们岂可受其摆布?所以我才决意在此力阻狼群,再看威赫王下一张牌怎么出。群狼虽多,但我们兄弟个个身怀武技,再加上可以凭火阵稳守,最不济也可支撑一段时间,应可把损失减至最轻。但最怕的就是敌人也能在狼群中行动无碍,那可真就是凶多吉少了……”

上一篇:易秉道
下一篇:鲛人湖
栏目分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