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今古传奇武侠版 > 正文

华夏之赜·天人五衰(上)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1-11

  华夏之赜【系列回顾】

  钩赜派弟子华玄智破“鬼蛱蝶”谜案,却将自己的好友梁郁秋推上了风口浪尖。他完全无法想象侠骨仁心的梁郁秋为何会为保护一个女子而大开杀戒,甚至为她不惜牺生自己的清誉,背上采花贼的恶名。破解过无数谜案的华玄痛心之余,感到世上最难钩赜的不是案件,而是人心(详见2011年3月上-6月上《蛱·侠·铗》)。

  华玄与至交好友、濯门弟子甄裕在灵蛟山庄破解金色蛟龙之谜时,邂逅了活泼美丽的山庄大小姐夏静缘(详见2011年8月下《蛰鳞记》),夏静缘钦佩华玄的智慧,同时也对各种谜题充满好奇,于是跟在华玄身边,与他一起前往神兵门解开了天外幽客之谜(详见2011年11月下《天外幽客》),却在后来的“琥珀神胎”一案中被凶手柏寒种下了“痴男怨女叶”,生命垂危(详见2012年5月下《琥珀神胎》)。华玄得知只有十年一开的迦孪花才能挽救夏静缘的生命,于是毅然前往洛迦山寻找迦孪花,途中遇到旧日相识纪天瑜(详见2011年12月下《钩赜剑》),三人并肩同行,不料却被牵扯进当今“五庞”的争斗中。在侦破一系列连环杀人案件后,华玄终于明白了迦孪花中暗藏的秘密,夏静缘也因此而得救(详见2012年8月末《惩恶扬善花》)。随后夏静缘与华玄一同前往剑阁寻找华玄师尊的踪迹,不料恰逢剑阁惊变,几位元老相继被杀,剑阁新阁主与前任阁主杨骁、杨骋两兄弟竞都有可能是杀人凶手。夏静缘也因误会离开了华玄,华玄伤心欲绝,却又不能置剑阁不顾,因而只能专心破解剑阁谜题(详见2013年10月末《玄骓无双》)。然而冥冥之中似有定数,华玄又被纪天瑜引到农匠盟,几位天农神匠死法特意,竞与三十八年前被灭的魔教有所牵扯。诡异的死亡、神秘的怪猿,这些谜题都被华玄轻易解开,但缥缈的神秘人却困住了华玄,五庞齐聚夺天塔下,亲眼看见华玄将罪人变成干尸(详见2014年4月末《圣猿传说》)。

  华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神秘人又酝酿着怎样的阴谋,五庞会遭遇怎样的巨变,华玄、夏静缘、纪天瑜三人情归何处……

  楔子

  一面残破的大旗在寒风中被扯直,发出呼啦啦犹如鬼泣的抖响声,旗面上是一头人形猿首的怪物,它手脚被镣铐紧锁,头顶有雷火轰鸣,却挺身昂首,冲天怒吼,目光中满是桀骜不驯。怪猿咧开大嘴,露出白森森的尖牙,血盆大口正中,用银线绣了两个炸开般的遒峻大字:戡天!

  这面戡天大旗已被鲜血染透,半凝固的血液顺着旗杆直淌下来,最终浸入了一件绣着波浪条纹的蓝袍,原来这杆大旗竟是生生插在一名年轻逐浪帮弟子的胸口上。

  这名逐浪帮弟子张嘴瞪目,早已毙命,他身下又是一大片血泊,通过一条条向四面八方蔓延开去的血渠,与无数个大大小小的血泊相接。各个血泊之中,又是一具具尸体,着各色服饰,持各式兵器,有的小腹尚插着对手的断肢,有的手中还攥着敌方的头颅,当真是血流成河,惨不忍睹。

  东北方地势低洼,数条血渠向此汇聚过来,转进一个山坳。山坳中,五条人影腾跃翻飞,将一个玄袍男子围在垓心。

  玄袍男子墨发披散,一袭玄袍已经破损不堪,鲜血自伤口处不断涌出。他缓缓定住身子,容貌才透过乱发显露了出来。这是个面容清秀的中年男子,薄唇,鼻梁高挺,双眼犹如千年寒潭一般,淡淡地扫了一眼身周的这五个人。

  正前方是个国字脸的白袍书生,手持一柄长剑,乃是剑阁阁主曲北芒;左首一男一女,男子作农夫打扮,双目炯炯,极具威严,其为农匠盟盟主唐天泽,女子着淡黄罗衫,正是羽衣派掌门阮虹;右首两名男子,一人穿深青色劲装,腰间悬挂着一只法螺,乃是六道轮轮主萧清冷,另一人眼窝极深,所着长袍上绣满了波浪状的花纹,正是逐浪帮帮主赵无惮!

  被这寒冰般的目光一扫,五人都微微怔住。赵无惮阴森森地笑道:“霍亢,没想到吧,你叱咤风云,一手遮天,最后却要葬身在这么一个平凡无奇的山坳中,血肉成为这些杂草野花的肥料,骸骨被这些卑劣的虫蚁寄附吞噬。”

  霍亢眸色一沉,不以为意地道:“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人死之后,不过是一摊烂肉,若能成为草花之食、虫蚁之居,岂非比在锦棺玉椁之中慢慢腐朽贵重万分?”

  赵无惮一时语塞,萧清冷却冷冷道:“魔教恶贯满盈,岂能以人而论,你比恶鬼还不如,你的肉是毒,你的骨是刺,万物唾之弃之,必堕入地狱,永受轮回之苦!”

  霍亢猛烈地咳了两声,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欲加之罪……”

  曲北芒突然吼了一声:“和这魔头废话什么,并肩子上,为咱们这么多战死的弟子报仇!”手中剑光闪现,掠向霍亢,唐天泽、阮虹、萧清冷和赵无惮也同时攻了上来。

  霍亢朗声笑道:“且都来吧。”拔身跃起,迎了上去,双拳挥击唐天泽和阮虹,双腿横踢萧清冷和赵无惮,钢牙开启,竟是一口咬住了曲北芒的长剑!

  唐天泽和阮虹不假思索,以本门的滴水穿石掌和霓裳羽衣手直撄霍亢的拳劲,劲道相触,唐、阮二人手臂登时一麻,踉跄退开几步,都不由暗暗心惊:滴水穿石掌刚猛无俦,霓裳羽衣手柔纤绵长,截然不同的两种劲道,却被霍亢以同一招抵遏,此人武功当真匪夷所思。

  眼见霍亢凶猛的腿劲袭至,萧清冷眉梢微不可察地一挑,以轮回掌画了个回环,打个虚晃避开。赵无惮本待萧清冷稍阻攻势,争得喘息之机,自己蓄力起风,再兴浪出掌,如此才能发挥乘风兴浪掌的最大威力,未想萧清冷挡也不挡,径直避开,霍亢的雄浑腿劲全向自己涌来,仓皇之中,逐浪帮帮主连退带避,这才狼狈地躲过,嘴中气得哇哇大叫:“萧老鬼,日你个先人板板!”

  曲北芒长剑剑尖被霍亢咬住,无论如何后拽或前送,均纹丝不动,剑阁阁主的脸色一分分变白,正不知所措,猛听得霍亢张嘴一声暴喝,吓得他右手颤抖,脱剑而去,只见长剑剑尖悬空在霍亢口腔中不住抖动,“咔嘣”一声,寸许长的剑尖竟被他这声暴喝震断。断了剑头的剑身“哐当”掉落在地。霍亢从嘴中吐出剑尖,一道寒光,直插入山壁。

  仅此一招,霍亢硬扛唐天泽和阮虹,逼退萧清冷和赵无惮,喝断曲北芒的长剑。五位当世高手面面相觑,惶恐的神色中都掺杂着些不可思议。

  便在这时,霍亢突然吐出一口鲜血,染红了前襟,他伸手撑住了山壁,虎躯瑟瑟抖动,对付这五人之前,他已力战多位高手,几近油尽灯枯,方才光芒大盛,却是回光返照。

  唐天泽和阮虹都露出不忍之色,唐天泽压低声音道:“此人也算是条铁铮铮的汉子,不如生擒了他,幽禁一辈子便是。”

  赵无惮恨恨道:“说什么鬼话,这等魔头,不但要斩草除根,还得挫骨扬灰,以绝后患!他撑不了多久了,咱们一鼓作气杀了他!”

  话音未落,赵无惮与萧清冷即向霍亢冲杀过去,唐天泽与阮虹微微叹了口气,也紧随而上。曲北芒慌忙拾起断头的长剑,亦扑向霍亢。五人呈合拢之势,已将霍亢前后左右去路封死。霍亢凄厉地一笑,面上现出慷慨之色,手脚大开大阖,与五人缠斗在一起。

  转瞬之间,六人翻翻滚滚已拆了百余招,愈斗下去,霍亢对这五人的心性便愈了解:唐天泽刚正不阿,阮虹慈柔慧明,二人的武功也是光明正大,有时甚至故意手下留情;赵无惮与萧清冷则是彻头彻尾的阴险小人,出手尽是些虚虚实实的阴招暗招,无不欲置自己于死地;曲北芒的剑法表面上刚直凛然,实则暗藏了不少弯弯道道,而且他出剑时表面上全力奋击,其实暗暗留下几分力,但霍亢的凶猛劲道,却大半由另外四人受了去,显然这位剑阁阁主是个肤仁腹恶的伪君子。

  霍亢初时仗着困兽之勇,堪堪抵御住五人的猛攻,到得最后,便越来越力不从心。赵无惮与萧清冷瞧出他力怯之兆,仗着唐天泽与阮虹奋勇在前,悄然退到两人背后,互相递去一个阴损的目光。萧清冷喝一声,以轮回掌画出无数个圆环,罩向霍亢周身要害。霍亢深知这轮回环的厉害,心念一动,也将双掌画出圆环之状,而且比轮回环径圆更大,竟是大环套小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萧清冷脸色微变,嘴角却狡黠地弯起。眼前大环与小环即将相触,孰料萧清冷的轮回环突然凝定在胸前,两只手掌从圆心中穿透而出,又自霍亢的掌环正中穿入,结结实实地打在霍亢胸口。

  霍亢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连退四步,左膝铿的一声跪倒在地。仰起头来,只见得萧清冷和赵无惮狰狞的笑容。原来两人方才齐生诡思,以萧清冷的轮回掌为幌子,赵无惮的乘风兴浪掌隐藏在后,只待霍亢施展出对付轮回掌的招数,赵无惮便趁机发招,攻了霍亢一个猝不及防。

栏目分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