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花火杂志 > 2017花火杂志 > 正文

余生不再为你难过2(二)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3-07

  前情提要:恭玉偷溜进白家,救下了准备自尽的白洛歆,却被大家误会为他欺负了白洛歆。白洛歆不敢告诉父母事实,却不想恭玉隐瞒了真相,承认了大家的说法,两人的故事就此展开。

  1.

  那个时候,午后斜阳,他的乱发在阳光里张扬,没有丝毫犹豫地打落她手里的瓷片。她看着他,如同现在一样,又怔又惊,五味在心里翻涌。她知道他是裴睦哥哥的亲弟弟,他的眉眼同裴睦哥哥有八分相似。他如今鲜活地在自己眼前出现,可裴睦哥哥却因为她的一念之差,永远都不会再出现了。

  她眼里的光慢慢淡了下去,手不自觉地握成拳头。

  这副模样落在恭玉眼里,他难得理解地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她的头:“有难言之隐是吧?”

  她低下头,不敢看他,也不做声。

  “我有个朋友,”沉默了一会儿,恭玉没有来由地突然道,“他有很严重的病,人生大半的时间都是在医院度过,可他却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人。”

  白洛歆缓缓抬起头,看见少年的眼里因谈起那个人而流露出的光芒,如星辰般闪闪发亮。

  “我见过他因病痛得打滚,冒出的冷汗打湿了整个人,令他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我光看着都觉得痛。可即使再痛苦他也从不向病魔低头,这样一个人都能那么努力地好好活着,那我们这些生来完好的人又有什么值得要死要活的呢?反正认识他后,我就觉得从前那些我所经历的以为的苦难,根本不值一提,就跟个屁一样,抬起屁股,‘嘣’的一声就没了。”

  一番话,前半部分一本正经,到了后一句,意境全毁。

  白洛歆认真地听着,满腔复杂的情绪仿佛聚成一滴大水滴,最后却“吧嗒”一下化成了雾气。明明已经涌到眼眶的泪水也在他最后一句话说完时硬生生地憋了回去,可心情却没有之前那么沉重了。

  “所……”

  白洛歆还未说完,额头上又挨了一记栗暴。她疼得叫出声,刚要伸手去捂额头,手伸到一半却被恭玉打了下来。不过须臾,少年便用修长的手指戳她的脑门,戳一下,说一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所以,你说你是不是不晓得珍惜啊?就作吧你!要不是看你是个小姑娘,小爷我早就揍你一顿了。”

  他扬着拳头吓唬她,白洛歆却不觉得害怕,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勇气,忍不住冲口而出:“就、就算做了追悔莫及的错事,我……也配好好活着吗?”

  恭玉歪着头反问:“你都说了是追悔莫及的事,那你死了,就能补救得了吗?”

  “不能……”

  她缩回了脖子,声音像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一样。

  恭玉满意地打了一记响指:“那不就得了。”

  白洛歆默了默,鼓起勇气,正视那双琉璃般的眼睛:“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明明他们只是不相熟的邻居而已,以她对他短暂的了解,他并不是个爱管闲事的好心人。

  那双眼瞳的颜色却忽地变得深沉起来,静了有好一会儿,他露出无奈的笑:“我爸死了,我妈死了,我哥也死了,我最好的朋友还经常病危,在生死门边徘徊。我见惯了死别,不仅没有习惯,还偏偏见不得好好活着的人寻死。因为在我看来,活着本身就是一种幸运。”

  活着,本身就是一种幸运啊。

  她怎么会忘记,那个时候,裴睦哥哥在她的耳边说:“小白,别怕,我会救你,你不会死的,相信我。”

  她不该这么容易就舍弃他拼了命救下的自己。

  桌面敞开的数学书上,躺着一朵小小的白色油桐花,约莫是被风吹进来的。

  像极了裴睦哥哥葬礼上,前来送别他的人们别在发间的小小白花。

  白洛歆攥着衣角,轻轻低下了头,长发垂下来,本就被口罩遮了大半的脸更是几乎看不见了。可看她的肩膀微微抖动的频率,恭玉就知道,这臭丫头哭了。女孩家就是麻烦,爱哭鬼。于是他瞪了低头哭泣的白洛歆一眼,也没打招呼,就扒拉着窗跳回油桐树上,顺着树干滑了下去。

  重新落到地面的一瞬间,他转头往二楼还敞着的窗户看了一眼,秀气的眉皱了起来。

  他爱凑热闹,却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

  并非他薄情,只是怕麻烦,嫌累。

  可是这一次,他怎么就管上了别人家的麻烦事,还和个老妈子一样操心呢?

  或许是他大哥从前偶尔会念叨起对门家的小白妹妹?

  他百思不得其解,想得脑子都疼,只得摇了摇头,暗暗发誓,这是他恭玉这辈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管别人家的闲事了。

  多年后,当恭玉背着行囊千里迢迢来到战火纷飞的阿富汗,站在一处岌岌可危的民居外头,看着巴掌大的窗户里微微的光亮,他眼前的破败恍然与十八岁的油桐花下那个清冷的夜晚重叠,他才知道,当初年少轻狂,大放厥词,直到时光狠狠地打了自己的脸。他是不会再管别人的闲事,因为,除了她,再无其他。

  2.

  清晨,白洛歆坐在饭桌前喝粥时,对门又传来了裴司令的咆哮声,间或几声少年的吆喝。

  白洛歆慢慢放缓了手里的动作,竖起耳朵去听他们在吵些什么。

  凌乱的词句中,最清楚的就是少年声嘶力竭地喊“老子要吃酱肘子”的控诉声。

  白洛歆将头低得更低一些,藏起嘴角忍不住溢出的笑来。

  白奶奶站在落地窗前张望了一会儿,笑呵呵地转身摇头:“可别说,自从恭玉这孩子来了以后,咱们大院啊,倒是热闹不少。”

  “鸡飞狗跳的怎么能不热闹。”

  厨房里传来母亲不赞同的声音,白洛歆抬眼瞥去,与探头出来的母亲打了个照面。母亲看到她,愣了一下,惊道:“天哪,歆歆,你怎么还没吃完,要迟到了!”

  白洛歆也吓了一跳,她一门心思听裴家的吵闹声,竟忘了时间。

  “我走了!”

  于是,她饭也顾不上吃了,拿起书包,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

  跑到公交车站时,刚好看见校车的尾巴消失在公路的延长线上。

  白洛歆气喘吁吁地呆在马路中间,抓着书包带不知如何是好。校车只有一趟,家里的司机一早就送父亲去外地出差了。军区大院靠近城郊,公交车有自己的路线,要绕一大半路程才能到学校。这样看来,今天是免不了要迟到了。

  “丁零零!”

  伴随着车铃声响起的还有不耐的吆喝声:“前面那个大傻子,让开!”

  白洛歆愣愣地就要往旁边让去,心中却蓦然一振。这个声音……她迅速转过身去,不远处,一只眼睛裹着纱布的少年正懒散地骑着自行车,以S形的走位慢慢悠悠地前进。

  白洛歆的脑袋以慢动作随着少年移动,在他就要经过自己身旁时,忍不住向前一步,挡在他面前。

  自行车猛然刹住,引来少年不满的恼声:“大爷的!你丫是活腻了来碰小爷我的瓷?”

  他的声音可真大,明明做出了横眉怒视的模样,但被那过于美艳的五官一柔和,再大的雷声也变成了绵绵的细雨。

  白洛歆忽略掉他的恼怒,想到昨夜他看上去并不讨厌自己的样子,便鼓起勇气向他开口:“那个……你能不能带我一下?”

  她头一次求人办事,声音低得如同蚊蚋。

  恭玉掏了掏耳朵:“啥?”

  “你能捎带我一下吗?我知道一条小路,骑自行车的话很快就能在校车到达前赶到下一站。”

  用快速并且清晰的声音说完后,白洛歆小心翼翼地瞄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大气都不敢出。

  恭玉的眉头都要皱到一块去:“你家车呢,喊你爸送你。”

  “我爸出差去……”

  “没空!”

  没等她说完,恭玉就掉转车头,绕过她往前骑去。

  白洛歆在他身后轻轻地喊了一声:“我家有酱肘子……”

  已经骑到道路尽头的自行车突然刹住,掉了个头,在白洛歆又惊又喜的目光中,缓缓停在了她面前。

  满脸不爽的恭玉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麻烦!”说完又拍了拍车后座,“警告你!不许占老子便宜!”

  “哦。”

  怕他反悔,白洛歆连忙跳上后座,牢牢抓住坐垫的两边,小声道:“好了。”

  恭玉端着一副苦大仇深的脸,狠狠地瞪她一眼,认命地踩起了车轱辘。

  “那个……你能不能,稍微骑快一点……”

  “……”

  等了半天没有反应,小手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戳了戳少年的腰。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