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花火杂志 > 2017花火杂志 > 正文

彼山之远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2-26

  作者有话说:

  前阵子去博物馆看展览,在保安室看到一个孤独少年的身影,脑子里就冒出一些奇怪的画面,于是就写了这篇稿子,一个关于守护与治愈的故事。好久没写外冷内热的男主了,希望你们喜欢啊!

  我看是你欺负他吧

  周柳柏不会生气,这让乔苑很是沮丧。

  乔苑总是给周柳柏找各种各样的麻烦,比如周柳柏刚来乔家的时候,她就趁他睡着的时候偷偷剪过他的眉毛,又或者放几只小动物在周柳柏的床上吓唬他。可周柳柏只会从嘴里吐出一个词:无聊。

  “就是无聊,爷爷才会把你捡回来陪我玩啊!”乔苑吐着舌头说。这一句话,成功地让周柳柏的眉头稍微蹙了一点,原本摸瓷器的手停了下来,抬头看她:“是啊,可惜没有如你的愿,我不想陪你玩。”周柳柏一字一顿说得非常清楚,那硬生生的语气就像是在和她划清界限,让乔苑不要来烦自己。

  听见乔爷爷进屋的声音,乔苑小跑着过去抱住爷爷的手臂:“周柳柏他又欺负我!”爷爷看了她一眼,再看一眼周柳柏:“我看是你欺负他吧。”

  这下乔苑更气了,自打周柳柏来了以后,连爷爷的宠爱都抢走了!

  虽说她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幼稚赌气,可当她看到爷爷跟周柳柏说话时眼里的宠爱,她心里就升腾起一股怒火,凭什么这个陌生人要来分走她的爱,凭什么!

  其实乔苑也知道周柳柏为何能得到爷爷的喜欢,爷爷毕生都在修补瓷器和收藏瓷器,希望能有个人继承家里的衣钵。只可惜乔苑的爸爸更喜欢做生意,对于这种跟古老玩意儿打交道的事不感冒,并且乔苑也不喜欢瓷器散发出来的味道,更看不懂爷爷收藏的老物件有什么价值。

  可周柳柏呢,小小年纪就能分辨出哪些物件是老物件,哪些是仿制品,甚至于还能辨别出物件的年代。从他来乔家开始,就跟着乔爷爷修缮这些瓷器了。

  周柳柏为何会来乔家,还要从周柳柏的身世讲起。他爸妈重新组建家庭后就把他丢给了做博物馆保洁员的姥姥带,所以周柳柏从小就浸泡在博物馆里,那些文物的解说他几乎听了个遍,乔爷爷好几次去博物馆,都能看到小周柳柏在那儿给一群大人讲解文物,机缘巧合下成了忘年交。

  去年,周柳柏的姥姥去世了,员工宿舍不能再住,周柳柏爸妈的新家又容不下他,他也不想住过去受气,就住在博物馆的休息室里,保安对他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却也不是长久之计。后来爷爷知道情况后,就把周柳柏带回了家,收作徒弟。

  乔苑知道周柳柏可怜,可瞧周柳柏那一副傲气冲天的样子,哪有半点可怜的模样。或许周柳柏不那么傲娇的话,乔苑就不会那么反感他,也会更容易相处。

  我就不能当做养宠物啊

  更让乔苑郁闷的是,这个周柳柏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时常到吃饭的时候,爷爷就会让她出去找人。这不,爷爷又在叫她:“苑苑,去把柳柏找回来吃饭。”

  “我不去,我可不知道他在哪儿。”

  “那算了,我自己去。”乔爷爷见孙女不情愿,也不勉强,打算自己去找人。见爷爷动了真格的,乔苑只得从沙发上站起来,把爷爷推回厨房:“得了,我去把你的宝贝徒弟给你找回来,您就别乱动了。”

  乔爷爷今年已经七十多了,身上还有些老毛病,身子不算硬朗,乔苑不想让爷爷受累。并且事实上乔苑知道周柳柏会去哪儿,他这个时候肯定就在博物馆宿舍附近,他和姥姥曾经住过的地方。

  即使周柳柏已经在乔家住了好一阵子,可在周柳柏的心里,只有他和姥姥所住的员工宿舍对他来说才是真的家。

  快到目的地时,乔苑远远地就看见三岔路口那个被街灯拉得长长的身影,显得分外落寞。他的目光紧盯着曾经住过的那间屋子,暖黄的灯光亮着,里面住的却已不是曾经的人,这种情况大抵称得上俗语里所说的物是人非吧。

  乔苑明明之前那么讨厌他,可看到他一动不动地站着,又生出怜悯的心思来,不忍打扰此时的他,生怕会打断他的思绪。

  那时的乔苑想,或许冷漠傲娇如他,也应该有着脆弱的一面吧,只不过他都用坚硬的外壳包装起来了而已。

  乔苑去一旁的奶茶店买了两杯热乎乎的奶茶,拎着奶茶回到原来的位置的时候,周柳柏刚好转身与她对视上:“是爷爷让你来找我的吧?对不起,又让你们担心了。”

  乔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啥,就把手里的奶茶递过去:“怪冷的,拿着。”

  周柳柏接过奶茶,盯着乔苑的眼神有点疑惑:“你不是一直不待见我的吗?今儿个怎么对我这么好,难不成心里藏了什么小九九。”

  这个不知好歹的周柳柏!乔苑刚刚对周柳柏生出一丝怜悯的心思,又被这超级无敌贱的语气给熄灭了,愤愤不平地说:“我对宠物也是很关爱的,我就不能当做养宠物啊?”

  闻言,周柳柏偷笑,每看一眼乔苑,都兀自笑好久。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乔苑被周柳柏的笑声弄得莫名其妙,可不管她怎么发飙,周柳柏仍旧不说话,还是个闷葫芦。

  只不过,他把那满满的一杯奶茶喝得一丁点都不剩。

  沉默地走完归途

  有时候吧,乔苑觉得老天就是故意安排了一个天敌给她。

  不然为什么她不希望他出现的时候,他偏偏要不合时宜地冒出来呢?比如说放学她想和男神程毅君去咖啡馆写作业,就在校门口看见正在等自己的周柳柏。

  周柳柏戴着耳机,认真地看着来往的人群,很快就辨认出那个戴着帽子打算避开他的视线的乔苑。

  “乔苑,你不回家吗?”周柳柏推着自行车走了过来。

  “要你管。”乔苑对周柳柏使了个眼色,可周柳柏偏偏不为所动,仍像木桩一样杵着。她只能变换语气,用乞求的语气说,“你先走,我真的有事,跟爷爷说我会迟点回家。”

  周柳柏在两个人身上打量了好久,若有所思地说:“看来是我妨碍二位了,那我先走了。”

  看着周柳柏骑着自行车的身影越来越远,乔苑才松了一口气。程毅君在一旁好奇地问:“那人是谁?好像之前你们也经常一起回家。”

  听到男神居然问起八卦来,乔苑都不知是喜是悲。喜的是男神终于关注自己了,悲的是万一男神误会了可怎么办。她小小的斟酌了一会儿,回答了一个比较保险的答案:“他是我爷爷的学徒,我们俩之间倒是没什么关系。”

  解释完以后,乔苑提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她决定回家就跟周柳柏约法三章,不许他在学校里跟自己打招呼。

  然而不用等到她回家,她就再次见到了周柳柏。当她从咖啡馆做完作业出来,跟程毅君道别之后满心欢喜要回家时,却发现周柳柏居然就站在不远处的路灯下,借着暖黄的路灯的光在那儿看书,时不时还抬头看一眼咖啡馆。看到乔苑正在看着自己,他便挥了挥手。

  “你跟踪我?”乔苑心里满满地都是怨气,还有很多不解。周柳柏那么傲娇的一个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新闻里播的最近几个案子的嫌犯都还未归案,女生不要单独上街,你又不爱骑车,自己走路会更危险。爷爷那边我已经电话联系过说晚点回家了。”他拍了拍车后座,“上来吧,我载你回去。”

  “不要,我自己走。”她拒绝了周柳柏的提议,自顾自地往前走。

  周柳柏没再说话,推着自行车一步步跟在身后。

  两个人就那么一前一后走着,沉默地走完归途。

  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不管乔苑愿不愿意,周柳柏每天都会跟她一起上下学。即使周柳柏念的学校比乔苑的还要远十多分钟的路程,可他每天都会准时出现在校门口。

  那段时间乔苑以为周柳柏是故意整她,为了破坏她和程毅君相处的机会,可后来她才发现是自己想多了,因为当新闻播报罪犯抓捕成功后,周柳柏就再也没有跟她一起上下学了。

  原来,周柳柏是真的在关心她。

  有好几次,乔苑走到校门口的时候,总会不自觉地去寻找周柳柏的身影。缓过神后才反应过来,周柳柏已经不会来接她了,心里居然有那么一点失落。

  被坚硬外壳包裹的柔软之心

  程毅君要生日了,乔苑绞尽脑汁想送他点特别的东西。她曾经带程毅君到爷爷的店里来玩过,貌似他对店里的物件都挺感兴趣的。她还记得当时爷爷送了个陶瓷小挂件给程毅君,他露出惊喜的笑容。

  乔苑琢磨着,从爷爷这堆宝贝里找一个看上去精致一点的,然后再找爷爷撒娇软磨硬泡一下,拿下应该不是问题。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东西还没挑成,她就先打碎了一个青花瓷瓶,并且是爷爷特别珍爱的一个花瓶,平时没事儿就喜欢给它擦擦,保养保养。还放在店里最显眼的位置,为的就是在哪儿都能看见这个花瓶。

上一篇:北风生于淮南
下一篇:别时千行泪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