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花火杂志 > 2017花火杂志 > 正文

遥远星球永不抵达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1-21

  编辑推荐:熟悉桑榆的读者大多知道,她笔下的故事,结局时悲剧总多过喜剧,然而这一篇却是一个意外,结局很圆满,“冥王心”等到了“海王心”,而林千慧也等到了她的岑漠,如果最后是你,晚一点,真的没关系。

  新X野号花掉九年时间,在宇宙里穿梭48亿千米才得出的答案。好在,有生之年,他已经明白。

  她曾以为,那颗他曾指过的遥远星球,是自己永远也无法到达的梦。

  PART-1

  同龄人中,林千慧是最早上天涯社区网站的,还曾发过一个名为“怎样纠正父母重男轻女观念”的帖子。

  回帖很多,五花八门,但没解决她的实际问题。例如,正值高一的她想要一台属于自己的电脑,方便看名师讲解做黄冈试卷,却被母亲一口回绝。

  “你哥已经有一台笔记本,用他的不就好了?”

  电流那边,中年女人的严厉嗓音拧成线,勒得林千慧喘不过气,一句“他的电脑常年放在宿舍”始终没能出口。

  两个孩子的家庭,很多时候,大人并不明白何谓“平等”。那种被团体接纳且一视同仁的感受,自打出生后,林千慧从未体会过。通话是晚自习下课,她扣了线跑离小卖部,还没等回到宿舍,委屈的泪水已喷涌而出。

  正值夏季,葱郁的叶子连着枝,被校工修剪得异常可人,此时的林千慧却无暇顾及。她随手抓下末端的树丫,愤恨地扔到一米高的小花园下,以发泄心头的不快。一次,两次,三次……越来越频繁的抽噎声,在无际的黑暗里显得尤为隆重。

  “同学,虽然很清楚你现在正被身体里的原始野性控制。但反正你这一生应该还会撒很多回野,这次我能不能先阻止你?”

  不知过了多久,花园岩壁处有男生走出,头上覆着零散的树枝绿叶,是她的杰作。他抬头望她,一本正经的表情,导致眼角还挂着泪痕的林千慧,顷刻被他的狼狈模样逗笑,遂缩着脖子做了个抱歉的手势,逃遁。

  再相逢,是在男生宿舍。

  她原想借电脑用,林千智却忙着训练,要参加接下来的校篮球比赛,吩咐她自己溜进宿舍取。万没想到,当日她无意“袭击”的男孩,竟和哥哥一个宿舍,叫岑漠。

  啪。

  清脆的一声响,林千慧眼前多了张白纸,白纸顶头有龙飞凤舞三个大字:免责书。

  “下方内容大致就写--我试图阻止你拿走电脑,但你一意孤行。”

  男孩说话声没起伏,似乎林千慧即将要签的是认罪书,签完立马被判无期徒刑。于是,讷在原地的她试图搭话:“你怕我哥怪你监管不力?不用怕,我已经告诉过……”

  被活生生打断:“不,我懒得向他解释。”

  语毕,转身回到整洁的桌椅前,端起一本貌似天文类的书翻看,当她不存在。

  十七岁的世界,最有资本花痴的年纪,男生是被女孩们这样划分的:帅的和不帅的。林千慧的看人标准也不例外,直到遇见岑漠。

  作为高一排名居中的学生,林千慧自然不会关心高三都有哪些著名学霸。况且,这名学霸的颜值并不特别高,唯独身高出众,说话还有些刻薄,看人的眼神寡淡……

  正发呆,老师已近在眼前,敲了敲桌面叫回她的魂。

  “林千慧,朗诵第二段。”

  PART-2

  B城那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十一月初,天降大雪。

  第二节地理课,因道路交通管制,老师不得已缺席,班级里闹哄哄,直到教室门被利落地扭开,男孩头顶一层薄霜出现。

  事发突然,被堵在路上的也不止一个,学校说一时没有合适的代班人选,地理老师便挑了自己的得意门生给他们讲课,正是岑漠。

  林千慧始终记得,那堂课讲解的是八大行星。岑漠虽然一身校服,讲解东西却头头是道。他不断用粉笔在黑板上刻下一个个钢劲有力的字,正如要她签免责书时的肆意。

  “海王星,亮度仅为7.85,直径和体积都小于天王星,质量却大于地球,约是地球质量的十四倍,有着太阳系最强烈的风暴……”

  同年,冥王星已被除名,他却花了诸多笔墨详解冥王与海王之间的联系,并提出种种假设,和同学们互动。

  “新X野号探测器的发射,预示着我们离宇宙更进一步,飞船旅行也不再是神话。如果,有天你从海王星着陆,却降落到冥王星,猜测会发生怎样的事情?”

  举手的男女同学都有,林千慧尤其积极。

  后来,林千慧八卦才知,岑漠的父亲正是某著名天文学家,任职中科院,从小耳濡目染,才喜欢上这一门。那么他做事严谨的态度,也并非无源可循。

  可是,在大家都认为,岑漠的人生除了天文知识并无其他的时候,林千慧却发现了一个秘密。

  说起来,也不算秘密。只他每每经过校友栏,目光总会若有似无地停留片刻。林千慧实地考察他站的角度和目光方向,锁定了一张女孩的照片,叫苏素。

  “苏素啊?以前我们一个班的啊,脑子也相当够用,后来跳级了,已经毕业。据说她和岑漠是青梅竹马,两家大人曾共事过。不过两人的关系比较紧张,常常为了一分或者一个名号暗中较劲。”

  直男的想法果然很表面。

  那怎么能叫关系紧张呢?在林千慧看来,分明是互相在意的表现。因为想把最好的展现给对方看,所以无法容忍失败。她比起他们这些人,虽然笨,始终更接近凡人,食烟火。

  “既然她都跳级了,他怎么没有?”

  林千智一边盯着游戏界面,一面意兴阑珊地搭话:“鬼知道。说什么不喜欢失去控制的感觉,那和动物有什么区别?”

  语出,林千慧迅速脑补了一下自己的冲动事迹,禁不住拍脸长啸:“天呐……我完全是他最讨厌的类型啊!”

  这次,林千智终于引起重视,从电脑前回过脸,惊悚地摸摸她的额头。

  “别啊我的妹,我们宿舍里还有其他男生!老二,篮球队长,肌肉发达,拳上能走马。老三,文质彬彬,舌上能开花……”林千慧完全没听进去,怏怏地走出亲哥的房间,罔顾身后的警告。

  “亲妹,你暗恋谁,都别暗恋他啊!你知道他有多讨厌我们这些单细胞生物吗?你们不合适!”

  她知道不合适。从岑漠站上讲台游刃有余那刻起,林千慧已经清楚。

  自己是冥王星那般渺小的存在,质量轻薄到被除名。而他,是不容忽视的海王星,挟裹着强烈风暴在她的世界过境。虽然因为共振的缘故,没能将她从原有轨道弹开,却也因此,永远无法出现在同一片区域。

  可尽管是这样两条永不相交的线,她却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注意他。

  这才能叫悸动,不是吗?

  PART-3

  冬初,全校盛行女孩子织围巾。

  林千慧搜了教程跟着学,将一条针洞大到不忍直视的围脖给林千智,要他转交给岑漠,“记得说你们宿舍每个人都有哦!不然太明显了。”林千智嗤之以鼻,“别说我们明年就毕业,哪怕你们一个年级,你也考不上他考的学校,好吧?现在做的这些根本就是无用功。”

  可林千慧认为,对一个人好,并不为要什么回报和结果。单纯因为是他,所以她想。

  林千智不理解,讪讪地扔下一句:“你先考进你们百名榜再说吧。什么时候考进去,围巾什么时候到他的手上。”

  是亲哥。

  因为这么一句,整个十一月,林千慧都处于鸡鸣而起的状态。寝室熄灯早,她准备了小手电,还用零食贿赂了锁门的班长,要到班级钥匙,这样就可以早去教室复习,不打扰舍友。

  那是她一生中唯一觉得数学有趣的时间,平常拉分项都在理科,到了月底考试时,竟真冲到了班级前三,令班主任刮目相看,令林千智泣血。因为他功课比不上妹妹,被父母碎碎念,还将电脑没收,给了林千慧。

  成绩好有这么多用处?林千慧兀自想,应该早些遇见他。

  圣诞前夕,听说凑齐二十四个硬币买苹果的习俗,林千慧煞费苦心要到四十八个硬币,买了两个苹果,一个给林千智,一个给岑漠。

  高三年级的走廊相对清静,她在拐角处拦住徐徐而来的人,脸蛋与手里捧着苹果的颜色不相上下,“这、这个送给你。”末了,又此地无银地加上一句,“本来给我哥的,他说已经有了,正好遇见你……”

  岑漠轻轻瞄了她一眼,没接,好半天才说:“我不爱吃。”

  气氛陡降,林千慧脸转白,伸出去的手不知该怎么办,他却侧身要走。

  片刻,男孩倒回,若有所思,“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好奇,为什么圣诞一定要送这个?”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