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花火杂志 > 2017花火杂志 > 正文

[2017年07B]西双版纳等不到你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10-14

  陈若鱼

  01

  前不久,网上曾有一个话题,喜欢一个人很久很久是一种什么体验?

  苏渺渺头一次认认真真在网上回答问题,洋洋洒洒写了四千字的回答,没想到在贴吧里引起不小的轰动。

  许多人追问:结果呢?

  苏渺渺望着窗外乌云堆叠,山雨欲来的灰沉,蓦地鼻酸。

  02

  十六岁的苏渺渺揣着一根冰棍从学校一路狂奔回家,新买的红色运动鞋发出“噔噔”的声响,高高的马尾在肩上敲打出欢快的节奏,冰棍袋子上凝结的水珠在手里融化,一路凉到心里。

  离那栋蓝色屋顶的建筑,越来越近了。

  “喂!陆尔!”她腾出一只手朝门口的少年挥舞。

  少年闻声回头,看见苏渺渺,眼皮依旧耷拉着,直到少女气喘如牛地将手里的冰棍塞到他手里,他嘴角才浮现出一丝笑意。

  陆尔熟练地撕开包装袋,一口将快要融化的冰棍咬在嘴里,苏渺渺的胸口仍起伏不定,看着陆尔吃冰棍才想起,竟然忘了给自己也买一支。

  天气预报播报今天四十一摄氏度,附近的冰棍都脱销了,她跑了好远才找到他喜欢的橘子味。苏渺渺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撇过头去看远处的房子。

  等她再转头过来的时候,还来不及反应,陆尔就将剩下的冰棍塞进她嘴里。她稍稍仰头看他,迟钝的脑子转了一圈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脸顿时红得像煮熟的虾球。

  陆尔见状,哈哈大笑起来。

  苏渺渺看着他滚动的喉结,尴尬地转身跑了,但口中的冰棍又凉又甜。而她心里有点可耻又有点欢喜,就像看见电影里男女主角接吻时双手捂脸却忍不住从指缝中偷看一样。

  她一路跑回家,躲进房间,捧着那支冰棍的木棒看了又看,笑得像个傻子。第二天,她溜进书房,用爸爸的钢笔在那根木棒上写下自己和陆尔的名字,又用红色钢笔在中间画了一个小小的心,一个人看着那根木棍吃吃地笑。

  陆尔比苏渺渺大三岁,在外地念大学,寒暑假的时候才回来。

  苏渺渺還是个高中二年级的学生,既不是学霸,也不是学渣,不丑也不美,淹没在七十多个人的班里,成为大多数的普通人。

  在遇见陆尔以前,她更普通,连什么是喜欢都不知道,每天乐呵呵地过日子。她的父母都是大学教师,奇怪的是对她一点也不苛刻,随她的性子,学习只要过得去就行。

  苏渺渺正是在青春的开端认识了陆尔。

  那时还是春天,苏渺渺跟两个女生一起逃出学校去公园看樱花。公园里人很多,许多人在樱花树下拍照,她挤进人群里,瞧见树干上挂着小木牌,小小的楷体写着“山樱花”。

  因为开了好几天了,花瓣已经从绯色变成了浅白色,风一吹就纷纷扬扬似雪花飘落。正在她看得出神时,忽然从头顶飘下一句:“这些人,连山樱和垂枝樱都搞不清。”

  充满不屑的口吻,苏渺渺顺着声源望去,一个朗朗如风的少年,望着满树樱花,但那双清冽的眼里却写满了嘲讽。

  他发觉她在看自己,索性垂下脸看她。

  “喂,小妹妹,我告诉你,这是垂枝樱花,才不是山樱花。”

  他凑得那样近,她能看清他睫毛上的光。她蓦地紧张起来,蒙了一阵。等回过神来时,他已经融入人群,她踮着脚也寻不到了。

  回程的路上,苏渺渺跟同学说起这不是山樱花,而是垂枝樱花,同学都笑她傻。

  “管他什么樱花,只要是樱花就好了。”

  苏渺渺觉得这不对,思来想去在周末的时候又去了公园,告诉管理处的人,樱花的品种有可能写错了。

  可当管理员问她为什么是错的,她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她莫名地相信那个少年,他既然会那样说,就一定是因为有十足的把握吧。

  就像那天晚上睡前出现的他的脸,也一定不是幻觉。

  03

  后来,公园管理处的人找了专家来求证,果然是垂枝樱花。

  苏渺渺看着樱花树上的小木牌更正后,有一种说不出的雀跃。不知道那个少年还会不会再来公园,如果他看见树名被更正了,会是什么反应呢?

  苏渺渺有事没事都会去公园逛逛,可是直到樱花全部凋谢,她也没有再见过他。她有些失落,同时对那句小妹妹耿耿于怀。

  她已经十六岁了,只不过发育得晚些,胸前还是一马平川。

  夏天很快来临,苏渺渺和许多同学一样,拼了命地准备期末考,毕竟这决定了高二的分班。

  期末考试一结束,她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就在她已经快要忘了那个少年的时候,他又忽地闯进了她的世界。她终于知道他叫陆尔,知道他在隔壁市念大一,最巧的是,自己的父亲竟然是他的导师。

  爸妈放暑假开车回来的那天,陆尔正是搭她家的顺风车回来的。她一看见他,就跑过去打招呼,他却已经不记得她了。

  “垂枝樱花和山樱花……”她试着提醒他。

  陆尔挠挠后脑勺,清冽的眼睛像是在回忆,几秒钟后才“哦”了一声:“原来是你啊。”

  苏渺渺猛点头,其实她自己也很奇怪,为什么会对见过一次的人印象这么深刻。是在很久以后,她才真正明白,有些人是注定要出现在你生命里的,躲也躲不掉。

  苏渺渺从他爸妈那儿得知了更多关于陆尔的信息,比如原来他就住在离她家两公里之外的街上;比如他才十九岁,就去过许多地方;再比如他痴迷于植物研究,认得平日所见的所有植物,以后想要写一本关于稀有植物研究的书。

  这样一个人,不像那些只想着打游戏追女生的人,苏渺渺自然地崇拜起他来,整个暑假一有空就跑去找他,而他也毫不客气地使唤起了她,买水,买饮料,买杂志,像只勤劳的小蜜蜂。

  那个夏天,苏渺渺成了陆尔的跟屁虫,他去公园趴在草丛里研究一朵花,她就站着撑伞;他在笔记本上记录时,她就凑过去看他的字。不看不知道,一看“扑哧”笑出声来。

  “你的字……也太丑了吧。”她忍不住说出来。

  陆尔无所谓地耸耸肩,还冠冕堂皇地说:“这不是丑,是艺术。”

  苏渺渺窃喜,因为总算发现一个他不那么完美的地方了。这样一来,那么普通的她,是不是就能够离他更近一些?

  在暑假结束前,苏渺渺终于获得许可,第一次踏进陆尔的家,整个人都震惊了。与其说是家,不如说是微型植物园,各种她见过的没见过的植物,占满了整个庭院。

  看来,他真的是爱植物爱到了一种境界。也是那时候,她才知道,原来陆尔的父亲是植物学家,常年在世界各地搞研究,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苏渺渺还注意到陆尔的卧室里贴着一张照片,是个女人,看起来二十出头,穿着一身工装,冲着镜头笑得一脸灿烂,而身后是绵延的青山。

  一个男生家里贴着一张女生的照片,这让苏渺渺如临大敌,指着问:“她是谁?”

  陆尔放下手里的喷壶,眉宇间似有笑意,一脸骄傲地介绍。

  “她叫辜媛,是学植物保护的,已经毕业了,在植物园工作……”

  那天陆尔第一次同她说那么多话,他说自己以后也要像父亲一样做植物学家,去看遍全世界所有的植物,写一本关于稀有植物的书。

  苏渺渺看着他眼里的光亮,心一寸寸冷下去。她明白了,他不是喜欢植物,而是喜欢那个叫辜媛的姑娘。

  回去的路上,她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失落。

  04

  暑假结束后,陆尔去上学了。

  苏渺渺的生活一下子变得无趣起来,每天她都会想起陆尔好几遍,有时甚至会梦见他。梦见他仔细研究一朵花的样子,梦见他低眸看她的样子,也梦见他追在辜媛的身后。

  醒来,她望着天花板,是前所未有的怅然。

  在那天早晨,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对陆尔的心意。虽然明知陆尔喜欢辜媛,但她不想就这样败北。她决定去植物园看看那个叫辜媛的姑娘。辜媛看上去比照片上更年轻,将裁剪简单的墨绿色工装穿得别有一番韵味,也像许多成年女性一样有着曼妙的曲线。

  苏渺渺以喜欢植物,将来也想进植物园工作为由,还把从陆尔那里学来的植物知识全都搬了出来,才获得辜媛的信任。她一有时间就跑来植物园,这是她小小的心机。因此,她知道了更多关于辜媛的事。她二十三岁,主攻植物保护,梦想是成为一个女植物学家,保护那些将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濒危植物。

  多么崇高的理想啊,和她曼妙的曲线一样,十六岁的苏渺渺只能望尘莫及。

  辜媛真把苏渺渺当成了植物爱好者,时常带着她在植物园里穿梭,教她如何分辨石斛和兰花,如何分辨剑麻和芦荟。苏渺渺学得认真,只一心等陆尔回来后向他炫耀。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