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花火杂志 > 2016花火杂志 > 正文

[2016年09B]笛沙格同调(五)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05-03

  [一]

  暑假的好处是,可以有大把的时光一个人待着。父母仍要忙工作或社交,摆脱了学校生活又毫无家庭生活的人相对就比较孤独,谁能想到在学校里跟班无数的唐韵同学已经独自盯着自己家的池塘度过了两个小时,直到两只流浪猫在墙上打起来。

  可能是争地盘?唐韵觑眼看了看,刚想继续低头看鱼,就听见隔壁的彭锐出门进院子的声音。

  看来他也很容易受噪音干扰。

  很快,彭锐的注意力就离开了猫,转移到唐韵身上:“你这是在干吗?”

  “钓鱼。”

  戴着遮阳帽,坐在树荫下,手拿钓鱼竿,可不就是钓鱼吗?一点也无法反驳。

  彭锐“扑哧”一声笑起来:“哪有在自己家钓鱼的?”那池塘里本来养的就是菜场里买回养着慢慢吃的鱼。

  “决定中午吃哪条。”唐韵反倒嫌他大惊小怪的。

  男生笑着蹲下来和她聊天,两家院子中间隔着栏杆,女生这边悠闲地坐着钓鱼看起来倒没问题,可男生双手扒着栏杆从缝隙里说话看着像被探监,唐韵一眼瞥过去便忍不住想笑。

  “作业做完了吗?语文借我抄一下。”

  “根本还没开始做。”

  “那你还钓鱼!”

  “说得好像你做了似的。”

  暑假才开了个头,彭锐也没从报复性打游戏的节奏中回到现实。

  “不出去约会吗?”男生突然产生了点恶趣味。

  “约会?”

  “听说你在跟赵亮交往。”彭锐揶揄道。

  想来应该是妈妈在外吹嘘时,传到了彭锐父母的耳朵里,这不就是她的目的吗?唐韵收起鱼竿,转向彭锐:“当然是假的,这你也信。”

  “怎么不能信,成了也是我帮忙的。”

  “男生和女生判断标准不一样。我倒很好奇你们男生到底觉得他哪里好,看起来他威信很高的样子。”

  “游戏打得好啊,很有责任心,也乐于助人。”

  “这都什么和什么!”女生撇撇嘴,不屑一顾,顺手抄起渔网从水里捞了一条鲫鱼扔进桶里,“男生真是幼稚,这也算特长。”

  “还有人以游戏为职业呢。你不懂。你不钓鱼啦?”

  唐韵把桶伸给他看,眨眨眼:“这不是已经钓到了吗?”

  “你们女生才幼稚。”

  彭锐笑着在自家院子的草坪上躺下,目送女生拎着水桶走进屋里。再看看更高的地方,视野里有一棵树被锯掉了两三条枝干,他盯着它许久,觉得没有先前那么惬意了。

  [二]

  从小到大,唐韵已经习惯了彭锐是自己生活的一部分,遇到重要的事总是想着与彭锐商量,没想过两家竟然有一天闹到这种地步,但她更没想到的是,大人之间的关系远比她想的复杂。

  她对妈妈撒了谎,也想过是不是要在全世界面前做出正与赵亮交往的假象免得穿帮,但唯独没有意识到第一个应该欺骗的人是彭锐。

  暑假的家庭活动之一,晚饭后全家人一起看电视剧。彭锐爸爸比较偏爱谍战片,他和妈妈中途才开始看,不太能投入剧情,但妈妈看电视的兴趣并不在剧情,而在评头论足。

  剧中大Boss不惜把养女送去做间谍,彭锐妈妈就说:“真是不择手段啊,不过这也是电视剧,现实更厉害,连亲生女儿都舍得用来使美人计。”

  这话过去好几秒,彭锐才反应过来她指的是谁:“什么美人计啊!赵亮喜欢唐韵又不是一两天了,还让我帮忙出过主意追。”

  妈妈瞪了他一眼:“你有没有出息!做这些替人作嫁衣的事。”

  “不要那么严肃嘛。”男生乐呵呵地蒙混过去,指着电视里的紧张场面,“哎哟,看啊,中计了!”

  “赵亮喜欢唐韵,可我不信唐韵能看上他,平心而论,他不算是长得阳光朝气的孩子。唐韵以前看不上他,难道这会儿公司出了事就看上了?她妈还到处宣扬,可真好意思!”

  “哪里这会儿又看上了。”彭锐忍不住替唐韵辩解,“那是唐韵骗她妈的,也就那么随口一说。”

  “搞了半天是唬人的。我就说嘛,唐韵和她妈还是不一样。”

  “那当然了。”

  彭锐眼下是帮唐韵澄清了误会,却留下了无穷后患。因为彭锐妈妈和唐韵妈妈挺一样的。

  [三]

  这天妈妈回来得比平时晚一些,唐韵起初没觉察到异常,因为近些日子妈妈总是闷闷不乐,就连外出血拼拎回一大堆购物纸袋也不能缓解她的抑郁。

  低气压一直持续到饭桌上。

  唐韵心里正盘算着快点吃,吃完赶紧逃回房间,妈妈突然发了话:“你今天又在家里蹲了一整天?”

  “没有啊,上午去居委会做了社区服务。”

  妈妈语塞几秒,又重整旗鼓,这次开门见山:“你不是在和赵亮交往吗?你们怎么不联系?”

  “哦……联系啊!他也忙着做社区服务呢。”想来应该如此吧,学校布置的任务,每个人都得完成规定时长的社会实践。

  “你上午做社区服务,下午为什么不约他出去玩?”

  “他……要打游戏啊!他们男生……”

  “你还在骗我!”妈妈勃然大怒,把筷子狠狠扔在桌上,“赵亮和他表弟出国玩了近半个月,根本不在国内,昨天才回来的,你一点都不知道,还说联系过!你知不知道彭锐妈妈是怎么说的?说我势利又滑稽,一心让女儿攀高枝,活该被自己女儿骗得团团转。”

  唐韵被劈头盖脸骂得反应迟钝,还没来得及找出像样的托词,一直低头吃饭的爸爸突然皱着眉也把筷子一扔。

  “差不多够了。人家说错了吗?你不就是正在逼女儿攀高枝吗?”

  妈妈愣了两秒,泪水立刻涌了出来:“我逼她什么了?你让她自己说!我只是让她和同学关系亲近点,好帮我们家渡过难关,这很过分吗?你的公司没出事的时候我什么时候让她去结交朋友了,不是一直由着她爱跟谁玩跟谁玩吗?什么事没有个轻重缓急!”

  “公司的事她一个小丫头能帮上什么忙,你不要把世界想得那么简单,搞一些无厘头的压力闹得全家惶惶不可终日。”

  “你觉得帮不上忙,那你拿出解决方案啊!你整天在家看电视坐以待毙,别人要帮忙,你还有什么意见?这个烂摊子不是你搞出来的?信错人不是你的错?”

  “我信错谁了?你小声点!”

  “就大声了怎么样!”妈妈朝着彭锐家的方向愈发高声地喊道,“害人还不让人说了?”

  “真是不可理喻!”爸爸气得把门一摔,离开了家。

  空旷的家里只剩下妈妈号啕大哭的声音。

  唐韵想上前劝慰,又觉得自己也毫无力气,只得长叹了口气。

  直到半夜十二点,妈妈一直木然地坐在地下室的沙发上,始终盯着一个台,电视剧之后是球赛,现在在放股票分析。很显然她根本没有关注任何内容,只有楼上有声响时才动一动。唐韵待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

  “你去睡吧。”妈妈有气无力地说。

  “我给爸爸打个电话吧。”

  “打什么打,永远不要回来才好。”

  虽然嘴上这么说,当唐韵拿起电话听筒,她还是向这方向望了过来。

  “爸爸关机了。”妈妈神情略有些失望,轻声说,“给你彭叔叔打个电话问问。”

  唐韵拨了彭锐家的电话,正是彭锐爸爸接的,他说爸爸没有和他联系过。唐韵道了谢,挂断电话。妈妈已经从她通话时的只言片语中猜到没联系上。

  “算了,你去睡觉吧。”

  “妈妈你也睡吧?”

  “我再等会儿,你爸没带钥匙。”

  结果爸爸彻夜未归,第二天清晨,唐韵看见妈妈蜷在沙发上睡着,便拿了床空调被给妈妈盖上。

  电话座机突然铃声大作,是彭锐爸爸打来的,告诉唐韵她爸早上直接到公司上班了,让她们母女俩别担心。唐韵放下电话后向妈妈转述。妈妈眼神空洞,一句话也没说。

  唐韵独自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感到泄气,为什么生活一下子变得如此艰难?家不成家让她觉得很绝望,她又不知该对谁倾诉,彭锐显然是不行了,虽然他肯定没有恶意,但两家关系这么复杂,他也未必懂得判断哪句该说、哪句会掀起暴风骤雨。

  这时她想起了赫连瑛,平时在学校经常一起活动的小团体成员之一,很多愁善感,家里养了和自己家相同品种的狗,所以她们双休日遛狗时也经常见面,想必家里这些事跟家境相当的女生倾诉会更好吧。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