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花火杂志 > 2016花火杂志 > 正文

[2016年09B]你是我生命里最温暖的事(二)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05-03

  上期回顾:十七岁少女乔悄悄在一次英语比赛中遇见洛伊东,莽撞之下立下要打败洛伊东的赌约,最后意料之中地输了这场赌约,无奈之下乔悄悄带着好友官思诺来到建中操场……

  能把“没义气”说得这么理直气壮,也是一种才华吧?

  我打电话给乔静:“哥,你什么时候过来给我撑场子?”

  “已经来了,我看到你了。”

  我闻言抬起头,看到乔静从不远处走来,边走还边冲我挥手–但他身旁为什么是洛伊东,而他和洛伊东身后,为什么跟着那么多男生?

  难道洛伊东发了传单,把整个建中的男生都集中到这个篮球场来了吗?

  他这是存心要我下不了台,要我难堪啊!真不愧是“小气之神”。

  等乔静一走近,我就痛心疾首地看着他说:“与敌同行,叛徒!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乔静!”

  乔静冲我一皱眉:“悄悄,你对我也太没礼貌了,毕竟我是你哥哥。而且我这不是与敌同行,伊东本来就是我好朋友啊,就像官思诺跟你那样–我怎么知道你们会碰一块啊,我这招谁惹谁了?”

  “那你昨天不说?”我都不知道他有这一号好朋友。

  “你昨天也没问啊!”

  乔静一脸无辜,可我觉得他就是故意的。

  在家时,我常仗着爸爸疼我,威逼乔静承认景美比建中强,完胜建中,他肯定是口服心不服,今天总算是让他逮到机会报仇雪恨了。

  我还没说话,洛伊东一扬下巴说:“你妹?”

  我下意识地觉得他骂人,立刻回道:“你妹!”

  洛伊东愣了一下,说:“你不是我妹。”

  “我妹我妹。”乔静笑道。

  “不管你是谁妹……”洛伊东环顾四周,说,“人到得差不多了,你可以开始了。”

  “开始什么?”我装傻充愣。

  来之前我和官思诺仔细研究过战略部署,认怂不行,那就只能拖,拖到上课,人也就散了。反正建中我只要来过,我和洛伊东的赌约就算兑现了。

  乔静多管闲事地说:“哦,她忘了你要她说什么话了,伊东你再跟她说一遍吧。”

  洛伊东扬着眉毛,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很简单,就几句话:承认我们建中确实比你们景美强,你以后要是嫁人,死皮赖脸也要嫁给我们建中的男生。”

  我之前还真没仔细听他要我说的这句话,如今一听,只觉荒谬:“离事实真相太远,违心的话,我说不出口,你换一句吧。”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啊!”洛伊东定睛看着我,暗示我不能违反约定。

  我像被他捏住了七寸,不由气急道:“和你打赌输了,是我自己判断失误,我认罚,但你怎么能说建中就比景美强呢?言不由衷的话,我说不了。”

  我们互相看着对方,四目相交,火花四射。篮球场上一片安静,要是加上动画特效,大概是画面静止,但我和洛伊东头顶上乌云笼罩,风起云涌,闪电隐现,有种大战一触即发的感觉。

  “你还真是个‘爱校狂魔’啊!”洛伊东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他的视线依然落在我的脸上,轻得像一片树叶贴在我的皮肤上。

  他忽而抬了抬眼,用那种网开一面的语气说:“那这样吧,你只说后半句:你以后要是嫁人,死皮赖脸也要嫁给我们建中的男生。”

  他刚说完,身后那群男生就挤眉弄眼地哄笑起来。

  这哄笑声像冲击波一样轰到我的身上,我的脸上,乃至我整个人热得好像要爆炸了,又像是气得要爆炸了。

  洛伊东这人,真的好可恶!

  我又转脸瞪向乔静,他依然保持无辜状,甚至还劝我:“悄悄,伊东已经给你减量了,你不会连半句话都记不住吧?”他嘴角的弧线压了几次都没压下去,微微上扬着,出卖了他内心的幸灾乐祸之意。

  乔静这个骗子!小人!我心中大骂,但也无可奈何,只能继续保持珍贵的沉默。

  局面僵持,太阳热辣辣地晒着,我感觉头顶都快被烤焦了。

  官思诺终于看不下去了,走到我身边对我语重心长地说:“悄悄,你快说啊,说完我们赶紧回去吧。我今天没有涂防晒霜,再晒下去我要被晒黑了。”

  我真是服了官思诺。

  我无声地叹气,抬眼时发现洛伊东正一眨不眨地看着我。

  “你看什么?”我突然想起来,这是我第二次问他这个问题了,并且我和他说的第一句话也是这几个字。

  洛伊东微微一笑道:“看美女呀。”

  我不确定他这是在讽刺我还是发自内心,但如果有人叫我美女我却发脾气,那也显得我乔悄悄太没自信了。所以我冲他眯眼假笑道:“我不得不说,你也有眼神好使的时候。”

  他没接话,只看着我,保持那种从心底漾出来的笑容。

  我得承认,洛伊东的笑容很有感染力。

  他是个很矛盾的人,刻薄的时候看人都用眼尾,骄傲得好像“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可他一笑起来啊,便给人一种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的感觉。

  怪不得那天领奖他在台上笑,我身后的女生会那么激动。虽然当时我不觉得,但此刻近看,才发现他长得是有点好看。

  这世上就是有那么一拨人,受尽上天的眷顾,耀眼得让平庸的路人只能羡慕,无法嫉妒。

  “快点说吧,你再不说,赶不回去上课了。”洛伊东看似为我着想地催促道。

  我一咬牙,心想大丈夫能屈能伸,说就说呗。

  我憋屈地用蚊子叫般的声音说:“我以后要是嫁人,死皮赖脸也要嫁给建中的男生。”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洛伊东故意装没听见,还问身边的乔静,“你是她哥哥,你听见没?”

  “我是悄悄的哥哥,我要说句公道话,”乔静把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说,“没听见。”

  好你个洛伊东!好你个乔静!

  我咬牙切齿,但也只能愿赌服输。

  这一次,我在几十个建中男生和路过的学生的围观下,闭上眼睛大声地,字正腔圆地说:“我乔悄悄,以后要是嫁人,死皮赖脸也要嫁给建中的男生!”

  洛伊东身后的那些男生们沸腾了,有人起哄道:“可我们不一定看得上你啊!”人群随即爆发出巨大的哄笑声。

  我知道,这就是洛伊东要的效果。

  他等的就是这一刻吧?

  昨天我骄傲地说,我不可能搭讪他这种“孔雀男”,今天他便要我在众人面前承认,我死皮赖脸也要嫁给建中男生;昨天我无意中喊他一声“大王八”,今天他便要我当众被人羞辱“不一定看得上我”。

  乔静可恶,当了他的帮凶,可乔静有一点说得没错–洛伊东,他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

  后来官思诺说,我当时的脸色难看极了,又羞又怒,好像怒极攻心,随时会一闭眼晕过去似的。所以她大叫道:“你们太过分了!”说完拉着我,推开人群,想要快点离开那里。

  又是洛伊东,他挡在了我们面前。

  我抬头看他,他仗着身高比我高,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然后皱起眉头,露出微微吃惊的表情–或许是像官思诺说的,我当时的脸色难看到一定程度,吓到他了吧。

  可洛伊东很快又扬起嘴角,笑着朝我俯下身。

  他停在离我很近的位置,鼻尖几乎要碰到我的鼻尖,轻声说:“乔悄悄,你是有机会嫁给建中男生的–我也是建中的啊,我会给你机会的。”

  他说话时,气息轻轻地喷在我的脸上,而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投掷在我的心里。

  他再一次羞辱了我。

  我想也没想,抬脚往洛伊东身上狠踹一记,然后反手拉住官思诺跑了起来。

  身后,洛伊东一声没吭,反而乔静大叫一声:“呃……看着就疼……我妹真是太凶悍了……”

  啊呸,乔静这个吃里爬外的家伙,回家看我爸不修理他!

  晚上我比乔静先到家,先把客厅的地板擦了一遍,把地上的杂物收拾干净,还把茶几往里面推了一点,留出面积更大的空地。

  “我的好囡囡,这些事不用你做,快去写作业吧。”爸爸穿着围裙从厨房探出头,造型相当温情。

  “嗯,就好了就好了。”我狗腿地说,“别的忙我帮不上,这点小事还力所能及,我做了,爸爸你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爸爸一脸欣慰又感动:“悄悄真是长大了……晚上爸爸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红烧肉!”他回到厨房,再次忙活起来。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