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花火杂志 > 2016花火杂志 > 正文

[2016年09B]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05-03

  作者有话说:先让我感叹一下,第一次过《花火》竟然是在我这样毫无准备的情况之下。我好想穿过屏幕抱着叉叉狠狠亲两口哇。写这篇文是因为我自己最近在练琴,弹琴的时候,陆然笑的形象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我很想写一个女孩子很坚强挺过所有困难的故事。我也记得我曾经听到过的一句话,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坎儿,只要你有信心,你的未来一定会很美好。

  年少时,失去一样东西总感觉天都会塌。可在你长大之后才会发现,当年的失去是一道天劫,你在其中浴火重生,变得更加完美。

  01.她一定会把干花糊在他的脸上

  2015年12月25日,住在城南的最后一家人搬走了。机器将墙推倒,发出巨大的声响。

  陆然笑让司机把计程车停在离施工现场最近的路上。她站在那里,目光执拗地寻找了很久,终于看见那块儿千疮百孔的牌匾。她用手机拍了张照片,发给顾畅远。还没有一分钟,她的微信来了新消息。

  对方发来了一张照片,顾畅远寂寥的背影配着废墟,离他不远处是牌匾躺着的地方,他说:那里已经拆迁了。笑笑,我发给你的新地址,还能找到吗?

  陆然笑飞快地回复消息:找得到。

  片刻后,顾畅远回复:我在花店等你。

  陆然笑攥着手机,不敢再耽搁一分钟。她跳上计程车,一直催促司机开得快些,快些,再快些。看着飞快往后掠去的景,她的思绪飘回五年前,一切都还平静如水的十八岁。

  十八岁那年,她刚上大学。在这最爱美的年纪,梳妆镜前的化妆品应当是她们积累谈资的工具。陆然笑的左手活动不便,对这些黏糊糊的东西更是敬而远之。偏偏舍友楚夏是个面膜偏执狂。陆然笑每周末为了躲避被楚夏拉去买面膜的命运,一大早就躲到离学校不远的书店。

  看了半上午的书,陆然笑才去花店买下周泡花茶需要的干花。常年不离店的老板今天却不在。一个看上去二十出头的男孩子抱着一个大箱子,站在收银台前。他看了陆然笑好几次,终于鼓足勇气开口:“你是……要花,还是要面……膜?”

  陆然笑一心一意地选干花,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得她手里的干花撒了一地。陆然笑瞪了他一眼,继续手里的动作。陆然笑拿干花去结账,他依旧站在那里,像座雕塑。知道陆然笑在看他,他紧张得脸都红了,结结巴巴地说:“你……你……要面……面膜吗?”

  陆然笑摇摇头,说:“结账。”

  男生又往前推了推箱子,说:“你买……买面膜,我……我就给你……结账。”

  陆然笑打了个电话给楚夏,简单地说了这边的情况。十几分钟之后,楚夏风风火火地跑进来,往柜台上拍了三张百元大钞,抢过男生手里的箱子又风风火火地跑了,徒留目瞪口呆的少年与嘴角含笑的少女相视无言。陆然笑说:“面膜应该这样推销,知道吗?你这样问,有心思买的也不想买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顾畅远。”顾畅远拿了个小本子,一笔一画记得很认真,他记完后,抬头看着陆然笑,“请问,你还有什么方法可以教给我吗?”

  陆然笑有些无语。他真当她是在帮他吗?她把装花的袋子往桌子上一甩,没好气地说:“没有。给我结账。”

  顾畅远“哦”了一声,收好本子,又抱起一只箱子直视前方,等待下一个顾客。

  现在让他结账是不可能了。陆然笑在纸上留了联系方式以及干花的克数,说:“记得让老板算钱,我明天过来给钱。”

  顾畅远点点头,目光落在陆然笑戴着手套的左手,脸瞬间憋红,说:“手套……真……好看。”

  陆然笑的笑容僵在脸上,右手捏得干花咔咔作响。如果不是碍于巷子里来来往往的人,她一定要把干花糊在顾畅远的脸上。任何人提及左手的手套,总会挑起陆然笑的暴力因子。

  02.你怎么干什么都离不了女生

  如果上天再给陆然笑一次机会,她一定会选择自己买下这箱子面膜,然后丢进垃圾箱里。

  楚夏在自己脸上试了不够,还要拉着陆然笑试面膜的效果。陆然笑以绝交相威胁,楚夏才稍有收敛。周五,陆然笑本是要去医院做复健,却被楚夏死皮赖脸地拉去给社团做苦力。她无力反抗,只能乖乖地帮楚夏卖……干果。

  今天是学校百社联谊,每个社团都要拿出镇社之宝吸引人过来买东西,营业额排名前三的社团会有一笔丰厚的活动经费。

  陆然笑一面看着楚夏站在台上卖力地演出,一面帮着招揽客人。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好美”,摊位前的顾客瞬间都跑光了。

  陆然笑刚抬头看见对面的动漫秀社推出一位金发美人。“她”的旁边已经围了不少观众。社长借此推销,成功卖出去不少东西。从陆然笑的角度看过去,刚好可以看见“她”的侧脸,红得快要滴血了。别人挤“她”,“她”就怯怯地往后退,碰到身后的人又怯怯地往前走。来回移动几次,“她”已经窘迫得不敢抬头。好巧不巧,这个“她”,陆然笑是认识的。

  顾畅远窘迫地站在那里,无助地看着陆然笑。那一瞬间,陆然笑想起年幼时养的兔子,那只兔子被宰的时候也是这种眼神。她丢下手里的干果,拽着顾畅远就走。

  “同学,你这样会……会得罪人的。”顾畅远拽了拽陆然笑的衣袖。

  陆然笑冷笑一声,说:“那你这样是自愿的吗?”

  顾畅远低着头,轻轻地摇头。

  “不是自愿就不丢人?”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动漫秀社社长的脸就跟被锅底糊了一遍似的。陆然笑瞟了他一眼,这一眼瞟得他悲愤交加。在他发作前,陆然笑牵着顾畅远跑出学校,又找了地方让顾畅远换衣服。

  顾畅远换好衣服出来,让陆然笑在原地等他。十多分钟后回来,他手里抱着一个大箱子,结结巴巴地问了陆然笑哪里人多些。

  陆然笑给顾畅远指了方向,可他还是亦步亦趋地跟着她。陆然笑被他跟得有些崩溃:“我不是已经给你指了地方吗?你自己去好不好?”

  顾畅远递了一袋牛奶给陆然笑,腼腆一笑,脸又红了,说:“这是过期牛奶,拿回去可以美容的。”

  陆然笑不接,继续走。

  顾畅远就一直跟着她。

  陆然笑把牛奶抢过来扔进包里,怒瞪顾畅远。

  顾畅远被她看得脸更红了,说:“我……我送你……到车站。如果……你觉得我让你不开心,你就当我不存在。”

  陆然笑以为他只是说说,没有想到他真的跟在她后面,送她到车站。车子开动,她望向顾畅远,看见不少女生都在他那里购买牛奶。她忽然想,这顾畅远,怎么这么喜欢卖和女孩子有关的东西?

  03.他说女孩子的钱是最好赚的

  自从那天陆然笑收下那包牛奶,顾畅远每天都变着法儿地给她送过期牛奶,还顺带着一张美容面膜的配方。这让楚夏很兴奋,陆然笑很头疼。连续收了半个月,陆然笑辗转找到顾畅远的电话,问了他的宿舍楼号。她约他十分钟后在宿舍楼下见。

  陆然笑的左手有残疾,每天都会带着一个蕾丝手套。因为她曾是著名的大提琴演奏家,所以这是众所周知的秘密。她在男生宿舍楼下被动漫秀社长拦在教学楼门口。他把一把大提琴塞进陆然笑的手里,说:“拉一首曲子,上周的事情我既往不咎。不然上周我们社团的损失就要你来赔。”

  自从手伤后,陆然笑就没有再碰过大提琴。

  顾畅远抱着一个大纸箱,站在离陆然笑不远的地方。他几次伸出脚,却没有勇气挪动一步。

  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陆然笑感觉到社长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左手上。她向来好强,就算把一首曲子拉毁了也不会妥协。一曲毕,看着社长不甘心的那张脸,陆然笑潇洒地把弓丢在他脚边便走了。

  左手痛得让陆然笑想撞墙。食指和中指都是假肢,方才她怕压不住琴弦,用了些力气,两根指头斜斜地吊在那里,看着有点恐怖。吃了止痛药,她才打电话联系主治医生,不免又被责备一通。挂了电话,看见顾畅远朝她走过来,陆然笑问他:“有事吗?”

  顾畅远从大纸箱子里拿出一罐芦荟胶,递给陆然笑,说:“这个对皮肤好。”

  “顾畅远,你这是什么意思?”芦荟胶刚到手里就被陆然笑扔出去了,她表情狰狞地问。

  “你的手刚……受伤了,涂点芦荟……胶会好。”顾畅远有点害怕,结结巴巴地回了句。

  “我的手有问题和你没关系。把你的芦荟胶拿上走。”顾畅远无辜的表情,让陆然笑觉着自己过分了,这事儿又不是他的错,自己跟他生什么气,“你要真觉得愧疚,下午就陪我去医院。四点半,学校大门口。”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