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花火杂志 > 2016花火杂志 > 正文

[2016年09B]请你倾听玫瑰花的叹息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05-03

  作者有话说:

  初中毕业时,有位男生在我的同学录留言栏写了一句话:我是你的fan,唉,苦!同学录早已丢失,我却仍记得他用歪扭字迹写下的这句话。这话像一粒种子扎根在我心底,哪怕我们没有后来,种子依旧开出芬芳的花,成为美好回忆。但愿你们都能像这个故事里的女主角,遇到一位将你们当成独一无二的玫瑰花的王子。

  所有花里,唯独玫瑰从不叹息,她把时间都用来开成一朵美丽的花。她在等一个人,忍痛拔掉她的刺,拥抱她的花朵。

  乔斯丽是个作息极其规律的人。

  新学期的课表出炉,她花费半个小时来规划日程。她不参加社团活动,坚持独行侠原则,生活规律得犹如一只活闹钟。

  但近期她调整了行程,在“12:00-12:30”这一区间,增加一项行程“费暮迟”。

  费暮迟,性别男,车辆工程院系大二学生。这位师兄各方面接近完美,人缘极好,在校论坛上凭一己之力,将整个专业平均颜值提高了一颗星。

  –他们本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

  01.因为,我把你加进每日行程表里了。

  上午的课结束,费暮迟走出教室就看到乔斯丽。

  他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她却甩动扎得高高的马尾朝他走来,犹如斗志昂扬的战马。

  “师兄,你要去学生餐厅吧?我也去。”

  这话令人压力倍增,更别提有胃口吃饭。

  俗话说吃人嘴软,费暮迟决定先收买她:“小乔师妹,今天我请客,我们有必要好好谈一谈。”

  “突然这么严肃,莫非师兄终于决定把电饭锅还我了?”

  说来或许没人信,受欢迎如他,被师妹纠缠不是因为她暗恋他,而是因为一只电饭锅。

  上个月,费暮迟去检查违规电器,收缴了乔斯丽的电饭锅。

  自此,她阴魂不散,准时在午饭时间找他。

  休息日还好,他不去学生餐厅,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偏偏他这学期课表很满,工作日没法藏,只能认命。她估计查过他的课表,总能准点等他去学生餐厅。

  乔斯丽长得不难看,吃相也不差,费暮迟刚开始还会边吃饭边调侃她。

  她除却喜欢念叨“师兄,你什么时候把锅还给我”之外,和她相处并无多大问题。她算是健谈,看到他挑食,会毫不客气地指出。

  这期间,费暮迟试图动摇她的决心。

  他告诉她,缴获的电器在仓库里,期末考试后才能领回,她与其把时间浪费在他身上,不如去做有意义的事。

  乔斯丽扎马尾的橡皮筋“啪”地绷断了,黑亮长发披散,形似女鬼。

  她从包里摸出一根橡筋把头发扎好:“师兄不用担心,因为,我把你加进每日行程表里了。来找你和吃饭并列在同一时间段,并没有浪费。”

  这话说得有点像告白,细思却有两方面意思:好的方面,他天天有人惦记,有人陪吃饭;坏的方面,他和“起床”“晨跑”并列,根本没被当人看待!

  不知不觉快一个月了,费暮迟精神遭到重度摧残,他想,长痛不如短痛,他要做个了结。

  埋头吃饭的乔斯丽人畜无害,他先用方案A:“小乔师妹,没收电器是我作为学生会干事的工作。不如我买一个新的给你,好不好?”

  用他的卡买了加大份牛肉盖浇饭的乔斯丽抬眼:“你确定,你是公事公办地缴了我的电饭锅?我胃不好,睡前要喝小米粥,现在我不仅煲不了粥,买好的米也快过期了。”

  费暮迟移开视线,用手支住弧线优美的下颌,试图以美貌掩饰他的心虚。一般情况下,女生看到他忧伤的侧脸,都会心软放过他。

  可她眯眼,持续向他发射逼问光线。

  他举手投降:“我承认,是我公报私仇。”

  第一次遇到乔斯丽,是费暮迟赶去心理学选修课的途中。

  他在转角处和一位女生发生碰撞,当时,她提着的东西都掉落在地。因为他要给教授准备课件,匆匆帮她捡起,就赶去阶梯教室。

  他刚测试过麦克风,就见适才的女生走了进来。

  她从他面前经过,他注意到有个袋子不停地往外掉米粒,忍不住提醒她。

  “同学,你的米漏了。”

  费暮迟忘了他刚打开麦克风,这句话扩散出去,引来哄堂大笑。女生涨红了脸,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上完课,她拦住他,将米袋举到他面前给他看。

  “你撞破我的米袋子,记得要赔我。我还要去图书馆,在二楼,你买完给我送过去吧。”

  生怕他赖账,叫乔斯丽的女生还拿走了他的学生证。

  那是费暮迟人生第一次买米,此番经历,令他对这位师妹印象深刻。

  数日后,他去突击检查违规电器,借机收缴了乔斯丽的电饭锅。

  他没想到,接下来遭殃的人会是他。

  02.他能不能认为,她是真的挺在乎他?

  时针向深夜十点钟靠拢。

  空无一人的仓库外,两道黑影小声而激烈地讨论着什么。

  费暮迟拉开一条门缝,让乔斯丽快进去找她的锅,他留在门外望风。

  “你真的不会出卖我?我有预感我进去后,里面会跳出来几名凶神恶煞的保安,将明晃晃的电筒照在我身上,把我当成犯人绑起来严刑拷打。”

  “乔大女王,你是警匪片看多了吧?我以身犯险陪你来,你动作不利索点,被保安发现我们都要完蛋。”

  路灯昏暗,她的眸光闪烁,迟疑片刻后选择相信他。

  费暮迟守在门外,切身体会到什么叫“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昨天午饭时,他提出赔新的电饭锅给乔斯丽,却遭到拒绝。

  “如果买一个新的给我,期末考试后旧的回来,我就有两个锅,浪费资源。”

  他没忍心告诉她,学生会缴获的电器多半无人认领,将作为义卖物品。一旦被没收,她的锅等同于有去无回,他才提议赔她新的。

  既然她拒绝,就剩方案B了。

  费暮迟搞来仓库钥匙,将“电饭锅拯救行动”定在今晚十点。起初,乔斯丽坚决不同意,在她的行程表里,这个时间要睡觉。

  他费尽口舌地劝她:“你的锅还在黑暗里等待主人的救援,你忍心吗?”

  神奇的是,她居然答应了。

  半天不见乔斯丽出来,他压低声音问道:“小乔师妹,你的锅找到了吗?”

  乔斯丽两手空空,一脸沮丧地走出来。

  “我……不记得我的锅是哪个,大家都是在超市买的,同一个牌子,同一个型号,多看一眼我都要得密集恐惧症。”

  远处传来保安大叔走调的歌,费暮迟拉住她,匆匆往回走。

  “我买一个新的给你,快走。”

  她沉默,这次同意了。

  夏日燥热的风吹过,送来她身上的淡淡香气。费暮迟出神间,“啪”的一声,乔斯丽扎头发的橡皮筋崩断打在他脸上,他忍不住惨叫。

  “你别吓我,难道真的有……”

  仓库在老教学楼,听说闹过灵异事件,她之前之所以不敢来,就是怕……

  他邪恶地扬起嘴角:“对的,好像有什么抓了我一把。”

  “那我们快跑!”

  乔斯丽拽住他狂奔,她没有丢下他一个人逃走,他能不能认为,她是真的挺在乎他?

  现实很快送他一记耳光。跑了许久她停下来,气喘吁吁地撑住膝盖,指向前方。

  “去吧,师兄……现在还来得及。”

  他们停在超市门外,她拉着他,只是怕他趁乱逃跑。

  买了电饭锅,费暮迟如释重负:“这次你可要藏好,下个月不是我检查电器。如果被收了,你更不要去纠缠别人,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好欺负。”

  “师兄不针对我,我也不麻烦你。”她歪头,“明天中午,我请你喝粥吧。”

  昏黄路灯在她柔顺的发顶打下一圈柔光,她笑起来真好看,右脸颊有深深的酒窝。

  翌日,乔斯丽带了个保温桶来找他,他满怀期待地打开。

  第一层,白粥;第二层,白粥;第三层……还是白粥。

  他怀疑她是在变相报复他。

  “小乔师妹……”他硬着头皮尝了一大勺,“这粥入口即化,米和水的比例把握得很好,但白粥和小菜更配哦。”

  “师兄不是小孩子,难道吃药还要吃糖吗?”

  他忽然想起一件事:“你一次性给我熬这么多,不会是米快过期,觉得扔掉可惜吧?”

  乔斯丽连忙低头剥橙子,假装没听见。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