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花火杂志 > 2016花火杂志 > 正文

[2016年09B]岛屿尘埃终相忘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05-03

  编辑推荐:

  喜欢一个人一定要得到他吗?如果他有更广阔的天空,你肯松开握在手里的那段风筝线吗?少女时代的林文静终究没能成为陈故的故事,但是待他流浪过大千世界之后,她又何尝不能陪他止步看夕阳。

  原来这一生能够遇见你,已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即使那只风筝到最后了无影踪,也多谢当日你曾对我笑,令我脸红心跳。

  01

  我儿时看的第一本漫画,是元秀莲的《浪漫满屋》,之后便喜欢上热烈的色彩。后来我学习美术,每次握笔,都仿佛握着一个变幻莫测的世界。

  可越长大,我越不敢奢望成为作者那样的人物,毕竟有些事情,不是靠嘴说说而已,它需要天分和努力。我愿意为之努力,但我天资愚钝,打小成绩就不怎么样,素描水平也并非培训班最好,很勉强才考上父母满意的中学,要考取心目中的四川美院简直难上加难。

  所以,青春少艾的年纪,梦想于我只是舞台上虚空的表演,直到陈故出现。

  “陈旧的陈,故事的故。”

  转学来那天,他如是介绍自己。

  听说陈故来自音乐世家,陈家祖上有人师从南宋音乐家姜白石,由此一代传一代。他的父亲是知名交响乐团的小提琴手,几乎每天都穿梭在世界各地。陈故的钢琴造诣也超越许多同龄人,甚至能将贝多芬交响曲行云流水地倒着弹,别有自己的韵味,文化成绩更是好到天怒人怨。

  出于此,我对他的印象很深,因为隐隐羡慕。

  他是天生逐梦的人,他有资本,加之清秀如斯的容颜,班里的女孩子们趋之若鹜,总私底下调侃。

  A:“他是我的故事。”

  B:“不,是我的。”

  C:“总有一天,会成为我的。”

  然后大家嘻嘻哈哈地闹开。

  可陈故不怎么和女生来往,多数时间都与男生混在一起。唯一与他走得近的,是个叫陈雪的姑娘。她自小学古筝,长发飘飘,走过的地方香气四溢,与她的才气交融,令热血男孩们荷尔蒙飙升。用班主任的话来说,她就是女版陈故,还感叹陈这个姓氏是不是天生出才人。

  陈故与陈雪的绯闻越演越烈,是在开学不久后的国庆节。

  班里出节目,陈故为《扬州慢》作了曲,陈雪用古筝倾情演绎,双剑合璧。女孩的声音并不若黄鹂,却恰如其分地唱出了原词里哀时伤乱的意境–

  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

  唱到这儿,她抬脸,顾盼生辉地看了台下的陈故一眼,两人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

  我真正与陈故有交集,是在QQ空间里。

  班级有个群,所有人都在里面,唯独陈雪说话的时候,陈故会搭上几句。我曾经借着同班同学的名义,鬼使神差加了他好友,却没说过一句话。有天刷新空间消息,我发现整整十多条下来,都是陈故的心情,遂假装自己是个无聊的看客般,大着胆子给他留言:亲,能不能别刷屏呀?

  发送键一摁下,我才惊觉手心出了汗。

  没几分钟,界面弹出有新回复,我嗓子眼发干地点开:亲,能不能别这么关注我?

  内容意味深长。

  我定睛一看,才发现陈故没有刷屏,是我不小心点进了他的主页。更惨绝人寰的是,我给他留言的地方,是他半个月前的状态。

  好在我发现及时,手脚麻利地删除了我和他的对话,于是这司马昭的一颗心,才没有路人皆知。但自那以后,我与陈故相遇时不再云淡风轻,开始出现迷之尴尬。

  尴尬的是我,他只是有些迷惑。

  02

  高二下学期,望城教育局与各中学联合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风筝大赛,两人为一队。听说风筝飞得最高的队有神秘礼物,所在班级也能获得教育局颁发的荣誉奖。

  为了卖关子,这个神秘礼物迟迟没有揭开面纱,却更吸引人跃跃欲试。

  我本无意参赛,因为由儿时与伙伴放风筝的经历看来,我毫无疑问是垫底的那个,不料却被钦点。

  “林文静,这次大赛的要求是风筝必须自制,我们班就你有美术功底,图案设计这件事儿就交给你了。”

  办公室里,班主任一边摇扇子去暑,一边对我交代。

  与此同时,陈故进来送练习册,被班主任顺口叫住:“还有陈故,就你们两参赛吧,意思一下。原本我也考虑到你们课业繁忙,但这种集体事件,就我们班没表示,不好交代。”

  于是周五的自习课,我俩被赦免,去美术画室做风筝。

  留言事件后,陈故的存在对我来讲,形同枷锁。好在我是没办法三心二意的性格,投入做某件事情时,什么都无法影响我,这副枷锁就没那么让人透不过气。

  我早早拟好了图案,余下上色的工程,每个色块面积很小,必须用特别细的勾线笔一点点填。而陈故,则优哉游哉地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吹空调,看乐谱。

  不知过了多久,空旷的画室里传来他的声音。

  “不用那么认真,反正也不是冲着冠军去的。”

  我如蒙恩宠,惊慌地抬头,瞥见他夕阳下棱角清晰的一张脸,遂支支吾吾地“嗯”一声,紧接着继续手里的工作,佯装并未受到丝毫影响。

  兴许被我的固执感染,片刻后,我听见椅子被移动的刺耳声,有脚步由远及近,一道阴影笼罩在头上。旋即,那个影子的主人蹲下身,投入到制作风筝的程序里。

  他好像无论什么事情都很擅长,连拼风筝骨架也是。我隐约偷窥到男孩单薄白皙的眼皮,以及弧度刚好的睫毛,在眼睑处敲啊敲。

  到了比赛那天,各式各样的风筝争奇斗艳,我俩却遭遇史上最大难题:我放风筝的水平奇差,而他不会放风筝!

  “一个不会放风筝的人为什么会做风筝呢?!”

  陈故耸肩:“一个耳朵失聪的人还能弹钢琴呢。”

  他说得好有道理,我无法反驳,只好被赶鸭子上架。

  当天,在望城宽阔无边的广场上,比赛的哨声刚吹响,我身边许多人已信手拈来地将风筝缓缓放上了天际。唯独我试了又试,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它才有了展翅的迹象。

  据说我跑路的样子像个迟暮的老太太,陈故没控制住笑了场。我朝着他的方向龇牙咧嘴。看他越过障碍远远走来,手脚细长,我一时失了神,没注意到手里的线不知什么时候打了结。

  “怎么办怎么办?”

  他行至我身前,有先见之明地掏出美工刀:“早就告诫过你不要贪轻松买自动收线盘,根本不好控制。”被预言砸中的我苦着一张脸,听他发号施令,“我先把它剪断,你捏紧这端,然后交给我接上。”

  事实证明,陈故高看了我的智商。他叫我抓紧的是风筝那头的线,可我趁他手起刀落时,用尽所有力气,攥紧了线盘这边的接头。然后,风筝就像一只被启动的滑翔机,以迫不及待的姿势向远处飞去。

  “咦?啊!”

  男孩发出两个语气词后,长腿一迈,朝着风筝的方向追出。我这才惊觉失误,丢了手里所有的东西,也跟着跑起来。

  他夏日校服的衣角,跟着风飘了又坠了。我长长的头发,在艳阳下飘舞。

  可惜,我刻意将场景唯美化,也掩盖不了我俩当日的狼狈姿态。中途,我还差些撞到人群摔倒,是眼明手快的陈故回身拉住了我,而那飞出去的风筝,再也没回来过。

  我俩怔怔地望着它飘远,最终消失。半晌之后,身边人念出一段独白。

  “我们是否知道我们心中的风筝到底在什么地方,人生错过就不会再得到,也许我们会忏悔,会救赎,但这些似乎都已经晚了。每当天空放飞起风筝的那一刻,我们是不是应该问问自己,我们是否真的珍惜我们所拥有的一切?”

  –来自《追风筝的人》。

  我侧首,看年轻男孩的侧脸被太阳光照得发亮。

  他在金色的光亮里回过头来,对上我的眼,微微一笑。从此以后,我的心,再没剧烈跳过。

  03

  谁也没想到,本校风筝大赛的冠军,居然花落我和陈故。

  原来策划风筝大赛的还有韩国一高校,目的为引进创意型人才。比赛规则是谁的风筝放得高,却没说线必须在手上。对风筝来说,剪断桎梏它的线,它才能抵达最远的远方。简而言之,他们想通过这次比赛,找到思维拓展力极佳的学生,我和陈故歪打正着。

  那个迟迟未公布的神秘大奖,则是作为交换生,公费去韩国学习一个月,生活老师随行。

  前面提过,我从小崇拜元秀莲,能去到她的国家学习,的确比现金奖励诱人,陈故却不以为然。

  “不去,懒得办签证。”

  我企图动之以情:“多好的机会啊,你也可以接触下那边的音乐文化。”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