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花火杂志 > 2016花火杂志 > 正文

[2016年09B]从此夜色都温柔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05-03

  作者有话说:

  有一种男生,他并不是教科书式出类拔萃的男神,他或许骄傲自大又毒舌,但是他赤诚的喜欢是真心的,他想为喜欢的人努力变得更好,也是真心的。希望看故事的你也会遇到这种真心并好好珍惜。这是在我们夏温柔暖如春风般的鼓励(写不完跟我姓)中写出来的故事,大家也要感受到我和夏温柔的真心啊!

  “如果她开心,我就大张旗鼓地喜欢她;如果她不开心,我就悄无声息地喜欢她。”

  我说小雏菊都闭上了昏昏欲睡的眼睛,你说夜来香又开放了层层叠叠的心。

  我说这是一个生机勃勃的暮春,你说这是一个诱人沉醉的黄昏。

  01.等他自己情愿

  2014年的夏天,比以往来得都早一些。

  烈日高挂,热浪翻腾,蓊郁的悬铃木被烤得绿叶微卷,正是中午时分,梁杞茉顶着火辣的太阳来回走了几趟,终于勉强找到一片树荫。

  “市中心!三室两厅!房租已经是最低价了!”梁杞茉甩开高跟鞋不管不顾地席地而坐,耐着性子和电话那端已经软磨硬泡了三天的客户继续拉锯,“大姐,我只是个房屋中介,做不了这个主。”

  客户愤愤地挂断电话,梁杞茉长舒一口气,这才觉得饥肠辘辘,从包里翻出一桶国民泡面老坛酸菜,手脚麻利地撕开包装,用筷子把面饼捣碎,又拧开一瓶矿泉水倒进去。

  梁杞茉坚信,即使放眼全国,要比谁穿得像神经病,她根本没有对手。

  顶着三十五度高温,她仍然是一身长衣长裤的厚实工装,赤着脚坐在路肩石上,抽出两张纸巾塞在领口下,避免酱料包弄脏衬衣。汗流浃背的梁杞茉咯吱咯吱地吃着冷水泡面,丝毫不顾及过路人的目光。

  她正吃得欢快,手机突然响起邮件提示音,她赶紧喝掉最后一口面汤,忙不迭地滑开屏幕,果然是来自简亦铭的邮件:在巴黎还好吗?

  这是每周五的固定问候邮件,梁杞茉边想边回复:当然好啦,今天放假,我自己跑来加尼歌剧院,果然和你形容的一样富丽堂皇!繁复气派的古希腊罗马式廊柱,巴洛克风情的雕塑和挂灯,大理石楼梯在金色灯光下闪闪发亮,简直豪华得像个装满了琳琅珠宝的首饰盒,让我想起了斯通·勒鲁的《歌剧魅影》。

  也想起你。梁杞茉顿了下,还是删掉了这几个字。

  简亦铭回复得很快,梁杞茉甚至猜到他早就写好了邮件,只等她编辑好内容按下发送,他就立刻回过来。

  –那就好,梁杞茉,这是最后一封邮件。

  这句话之后中间隔了大段空白,似乎满腹的欲言又止都融在里面,最后他黯淡收尾:不等了,你说得对,我大概是等不到你了。

  在中国南方燥热的小城里,梁杞茉只觉如坠冰窟,聒噪的蝉鸣戛然而止,她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

  “结束了,”心里水声滴答,梁杞茉告诉自己,“一切都结束了。”

  记得刚毕业那年,梁杞茉找了份工作,在一个情感公众号扮演毒鸡汤角色,每天帮大把人解决饱暖以外的烦恼,有年轻女孩子问她:喜欢的那个男生纨绔不羁,该怎么让他变好?

  梁杞茉感同身受,告诉她:如果你喜欢一个人,不要竭力去改变他,要等他自己情愿。

  就像她的少年一样。

  02.人生无巧不相逢

  梁杞茉第一次遇见简亦铭,对他印象差到极点。

  十七岁那年对梁杞茉来说是个多事之秋,先是妈妈因为健康问题不得不辞掉了一直在做的保姆工作,家里的经济来源骤然被切断。屋漏偏逢连夜雨,没过两个月,一场十年难遇的暴雨冲垮了她们家所在的那片早就被划为危房的居民区。

  所幸她们没受什么伤,生活总还要继续,母女俩在近郊租了个便宜的院子,是个两层的破败小楼,水泥墙剥落了大半,露出暗红色的墙砖来,晒不到太阳的那面墙攀着湿滑的苔藓。

  唯一显出些勃勃生机的大概是院子里那棵香樟,枝叶蓊郁,亭亭而立,一树绿枝一直伸展到二楼的窗口。

  为了节省开支,她们只租了一层,听房东说二楼也有人交了订金,过段时间就会搬来住。

  要读书,要吃饭,要交房租,处处都是花钱的地方,梁杞茉的妈妈咬咬牙,拿出全部积蓄在城北街口盘了一家小铺卖早点。

  早点铺的生意还不错,爸爸远在新疆工作,两三年才回家探一次亲。梁杞茉是个懂事的小孩,每天都会起很早帮妈妈忙上一阵。

  梁杞茉最喜欢初春的早上,海棠吐蕊,三月微风拂开盎然绿意,她哼着小调守在炉子前照顾几个正在煮粥的锅,心情好得恨不得把春色裁下来几片,炖进浓稠的小米粥里。

  如果没有讨厌的简亦铭搅局,梁杞茉简直要相信生活果然公平,挨了巴掌后总能等到一颗糖。

  而简亦铭,于当时的梁杞茉而言绝对是生活给的第二个巴掌。

  “手擀面都没有还开什么早点铺。”周一大早上梁杞茉就听见大呼小叫,简亦铭跷着二郎腿坐在店里,少爷似的一脸挑剔,一字一句地重复,“我就要吃手擀面。”

  “就是你阿姨要吃手擀面,该没有还是没有,我最讨厌你这种人。”梁杞茉冷笑,她号称“行走的炮仗”,一言不合就爆炸,对这种故意找碴的人一直信奉能动手绝不动口,为了避免其他顾客看戏,她压低声音,抓住简亦铭的校服领子赶猪一样吆喝,“走走走……”

  梁杞茉的妈妈是个温柔如水的女人,看梁杞茉和简亦铭横眉冷对,赶紧打圆场:“也不麻烦,顺手做一份好了,你稍等一会儿。”

  “还是阿姨好,不像某些人,暴力!粗俗!”简亦铭变脸堪比翻书,笑眯眯地整理好衣领,顺带挑衅地看了梁杞茉一眼。

  两碗荞麦鸡蛋手擀面,青翠的油菜卧在面条上,再配上一把切碎的西红柿,鲜艳的颜色看起来就让人食指大动。简亦铭吃得起劲,看那架势恨不得连碗也囫囵吞进去。

  梁杞茉坐在他对面毫无食欲,并不是简亦铭那张清朗如七月夏风的脸多么秀色可餐,而是正义如她,做人的原则就是要和两面三刀的人划清界限。

  “喂,你能不能……”梁杞茉忍不住敲敲桌面,想让他注意一下形象,可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梁杞茉,”突然有人站在门口叫她的名字,“一起走吗?”

  “好好,等我一小会儿。”梁杞茉再没心情管简亦铭,她脸红心跳,匆忙丢下碗筷,踢翻了两个板凳终于拿到书包,还不忘见缝插针,对着光可鉴人的桌面整理了一下头发。

  邹寒单肩背着书包,逆着光靠在墙上,在地上投下高高瘦瘦的影子,像是青春电影的某一帧镜头。

  终于收拾妥当,梁杞茉完全收了小火龙似的脾气,温柔娉婷地走在邹寒旁边,权衡再三筛选了十几个能和男神聊起来的话题,清了清嗓子刚想开口,一个嘻嘻哈哈的声音却顺势插了进来。

  “你们也是师大附中的吧,真是人生无巧不相逢。”简亦铭硬生生地挤到梁杞茉和邹寒中间,“正好顺路,咱们结个伴一起走呗。”

  “哎,你叫梁杞茉啊?”简亦铭伸手搭上她的肩膀,语气熟稔,“虽然人粗俗又暴力,但名字还挺淑女的,有文化。”

  如果要票选“世界上最没眼力见儿的人”“最厚颜无耻奖”“年度最自来熟奖”,梁杞茉想,简亦铭一定是那个大满贯得主。她掐了手心半天才勉强保持住微笑,不和他一般见识。

  03.倾盆大雨无人知

  没想到两个小时后,简亦铭就以比肩病毒传遍的速度,迅速火遍整个学校。

  周一升旗仪式照旧有发言代表,简亦铭站在高高的主席台上,长身玉立,浓眉薄唇,他轻轻一抬眼,仿佛海啸前崩裂的天光,盛大而耀眼。

  简亦铭慢悠悠地把演讲稿一撕为二,放进衣兜里,右手轻轻弹了下话筒,似笑非笑的样子:“无话可说。”

  英俊潇洒而又张狂,简亦铭迅速盖过学霸男神邹寒的风头,一时在校园里风光无两。

  “国际班新招来的学生,能歌善舞,会跳国标,唱歌剧男高音,”池微冉捧着下巴一脸陶醉,“我听过一次,专业!比郎朗唱得好。”

  “我再提醒你一次,”梁杞茉拿笔轻戳了下被迷得五迷三道的同桌,“郎朗是弹钢琴的,没有知识也要有常识,没常识就多看看电视。”

  “杞茉,你认识简亦铭吗?我们走个后门去加入国标舞社团吧。”池微冉抱住她的胳膊,一脸坏笑若有所指,“邹寒也在社团里,丁老师钦点的大将,说不定还能把你俩配成舞伴。”

  “简亦铭是谁?不知天高地厚且自我感觉良好的人,我从来不认识。”梁杞茉不屑地说。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