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花火杂志 > 2016花火杂志 > 正文

[2016年09B]你是年少的欢喜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05-03

  作者有话说:我好久没有给《花火》投稿了,在责编美丽的鼓舞下终于又回到了大本营,才发觉自己原来如此深爱着青春文,少女心都重新被激活了。这篇文其实没什么跌宕起伏,但是里边的一个个细节却都来自我真心,有几处对白、几个场景,是让我自己的心微颤动过的,所以,我期待着呆少年曹雨植和萌少女杜小炎的故事,也能让你们微微心动。

  曹雨植,三年的共同时光都没换来你的一点音信。

  你是否应该检讨?

  曹雨植,而我一直在检讨。

  一

  在很小的时候,我便想拥有一个高大帅气、样样出彩的男闺密,我们要如胶似漆,要好到跨越男女生的界线,冲破血缘的阻隔!

  后来长大了,我真的就认识了一个可以模糊性别、推心置腹的男闺密。

  然而,他的配置却有着无数的意外:帅哥里长得最不打眼的,学霸里性格最温暾的,高个子里最干瘪的,最重要的是,他是个宇宙无敌大闷包。

  和我认识六年,他说过的话绝对没有超过五百句。

  而这个闷包的名字叫作曹雨植。

  曹雨植一家在当地很有名气,爷爷是岭南市最出名的中医,经营着一家有着百年历史的中医馆。

  据说他是曹操的第一百多代后人,因为几代单传,曹爷爷特别宠爱他,为他取名雨植,希望他能受到天地雨露滋养,多福多寿。末了,他还叮嘱雨植,说千万不能和名字里有土的人在一起,因为土能埋掉植物,还会汲干水分;也不可以和有火的人在一起,因为树木最见不得火。

  纯真的他也就牢牢地记住了这句话。

  然后,他便遇见了我。

  那是初中入学后的第一次考试,成绩直接决定分班。而我欣喜地发现,升学试中第一名的雨植就坐在我前面。

  清爽的小圆寸,光洁的小脸蛋以及一双黯然销魂的大眼睛,浑身还散发着一阵清新解暑的药草香,我只瞅了一眼,就笃定能拿下这小伙。

  开考五分钟前,我戳了戳他的后背:“喂,和你商量点事呗。”

  他非常缓慢地回头:“你要怎样?”

  我按捺住脾气,继续微笑道:“数学是我弱项,你关照我一下呗。下午考英语,我罩你啊!”

  曹雨植没说话,目光依然非常缓慢地扫过我的准考证,然后果断地摇了摇头,转回了身。

  “为什么啊?”我踢了一脚他的椅子。

  他没回头,声音却传过来:“因为你叫杜小炎。虽然中间有小,但也有两个火、一个土。”

  “那又怎样啊?”我继续踢他椅子。

  “我有祖训,帮不了你。”他说罢便像面铜墙一样堵在了前面。

  我是听错了吗?这年头竟然还有人遵循祖训过活吗?一股怒火涌上心头,我若不报此仇,便枉活这十五年!于是在交卷十分钟前,我把一块写满了答案的橡皮扔到了他桌上……

  曹雨植被取消了考试资格,而我也因为伙同作弊受到了同样的处罚。分班试结束后,我俩的名字醒目地出现在了白榜上。一周后,我俩的名字又被一起挪到了初一十班的花名册上。

  原本升学试第一的曹雨植和最后一名的我,终于狭路相逢了。

  二

  分班后,我原本以为我们不会再有交集,结果谁料这呆头呆脑的小子竟然主动挑起了事。

  新班级分座位的那天,从来不开口的曹雨植突然和班主任说了五个字:“我不和她坐。”

  “哇,我多稀罕和你坐啊!”在全班同学惊诧的目光下,我扛着书包直接坐到了最后一排。

  十分钟后,曹雨植成了我的同桌。

  “同学间要相互宽容,解除隔阂,你们俩就坐在一起吧。”班主任的目光里写满了鄙夷,仿佛在说:作弊生还挑什么挑。

  曹雨植把书包放在桌上,一句话都不再说。

  倒是我,一把将他书包推到了地上,然后用涂改液在桌子中间画了一条虫子样的线,对他吼道:“你,过界了!”

  曹雨植看都没看我一眼,弯下腰一把扯下我的运动鞋,猛地扔向了窗外。

  “喂!曹雨植!”我号叫起来。

  “你鞋,过界了。”他依然是那副不紧不慢的口气。

  在这样“礼尚往来”的氛围里,我和他成了同桌。

  从此这一张小小的课桌就成了没有硝烟的战场,每一根铅笔、每一块橡皮、每一粒头皮屑都成了我们相互叫嚣的理由。我们关注那根分界线的时间,远比黑板和课本还要多。

  这还不算什么,课堂上凡是有同桌合作的项目,我们也都通通不参与。由于我们的不和谐,屡屡被班主任责罚,先是罚站、跑步,后来就是长达三年的值日生。

  曹雨植成了我每天第一个和最后一个见到的男生,我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比和我爸在一起的时间都要长。

  清晨我们一起开门、扫地,晚上还要一起锁门、关灯。

  而两人所有的交流也通通因为不屑于开口,变成了字条互飞–

  喂,把电池给我拿来!

  你别给我传字条。

  喂,把酒精灯拿来啊!

  你别给我传字条。

  喂!你信不信我告老师啊!

  不信……

  作业本总能被我俩撕成若干张字条,一个学期到头,班主任在我们俩的点评册上写:为什么你的作业本总比别人的薄?

  或许是和这个优等生在一起久了,也或许是他身上的药草香迷惑了我,我的磁场也开始受到了干扰,渐渐地我的注意力由分界线、言情小说这些成功转移到了学校的那块红榜,以及上面永远都排在第一位的曹雨植!

  我才不信他有什么奇能异术,他能考第一,我也一定能前进十!

  从那之后,我的进取心像烧红的火箭头一样,一发而不可收。命运之神也总是眷顾像我这样奋发努力的人,我总能在遇到难题时,碰巧听到曹雨植给别人讲解;误下课程时,他又刚好把笔记落在了我桌上……

  一来二去,我的排名从年级倒数十名,一路向上追击,在老师和同学们质疑的目光下,直冲进了前五十名。

  然后我发现,原来名次并没有守护分界线那么难嘛。

  更让我惊奇的是,摸爬滚打、擦枪走火之中,我已经稳稳地进入了重点生培养名单。

  回望过往,我突然意识到,曹雨植这小子其实是在助我升仙得道啊!

  三

  我们打打杀杀了三年,除了激起我无边的斗志,送我走向重点生,更历练出我一胳膊的肌肉。我与他之间却依然清清冷冷,未见感情增进半分。

  对于曹雨植,我依然所知甚少。

  我只知道:曹雨植,男,射手座,家里开中医院的,有钱,以及他还有个青梅竹马。

  他从来不与同学们说起自己的家事,每每张口无外乎试题和作业。所幸这个世界上有着一群狂热地热爱八卦的同学,我才得知了这个叫郁恩的女生的事。

  她在隔壁女校读火箭班,听说是比他还厉害的学霸,小学的时候就获过什么世界级的心算奖项,其他什么琴棋书画更是不在话下。

  据见过的人说,人美如画。

  但更重要的信息是,他们最近吵架了,在冷战。

  听完这个悲伤的故事,我全身上下有种说不出的畅快,当然也万分同情被甩的曹同学,女生天生的感性与柔软特性下,我决定和曹雨植求和。

  临毕业的一个晚自习,我把求和的字条丢到他面前。

  –QH。

  三年来我们间传过数万个小字条,已经达成了超神般的默契,只写首字母也一样可以懂。

  曹雨植眉头抬了抬,破天荒地开了口:“求婚?”

  我差点一口血喷在他脸上。

  “求和?”

  我点啊点头。

  “准了。”他在纸上利落地画了一个勾,像皇帝批阅奏折般了结了此事。

  我目瞪口呆酝酿了许久的求和谈判……就结束了吗?我们从初一战到了初三,战得我这倒数第一名都爬到年纪前一百了,支持我的动力就是要赢他啊!

  后半节课,我故意将书本、文具全部推到了他那一边,他也果真守约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我心有不甘,仿佛一个坚守多年的约定一朝化了灰,心里空得发了慌。于是我直接骑着椅子杀到了他那边,整个人跨过了他的地界。

  曹雨植看着入侵过去的我,顿了一顿,然后慢镜头式地摘下耳机,转过脸来,三年来第一次认真地看向我。

  目光相接的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自己心跳漏了半拍。

  这销魂的目光,难道他是要表白?

  谁料下一秒钟他拎起书包就站了起来。

  “这位置你喜欢啊?让给你啊!”话音落,他就踩着下课的铃声走出了教室。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