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花火杂志 > 2016花火杂志 > 正文

[2016年09A]你的笑,以及旧日拼图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03-16

  作者有话说:初次看《楚门的世界》时我还在读高中,当时特震撼,许多年过去后,同样题材的电影看过一些,再回想起来,记忆最深的竟是楚门寻找初恋用的拼图。我也曾试图用这方法找过人,没成功,毕竟,能上到图片上的眉眼口鼻都好看得多么标准啊……(我究竟在抱怨什么?)我就只好把这感觉写进故事里,虽然故事的发展也被坏心眼的我弄得一塌糊涂,不过,有何关系呢?

  1.愿望

  五根羊肉串外加三段烤鸡翅下肚后,沈韵又一次提到了Four Loko。

  我也只听说:“口感像果汁,越喝越清醒,结果神不知鬼不觉就晕了,俗称‘失忆饮料’。”

  昏暗的灯光下,她笑起来,说:“有机会真想给自己灌上一打。”

  若在往常,我一定会跟着笑:沈韵想喝酒,就像五岁小孩说自己能飞一样。她这么温和平静的一个人,无论见到谁、听到什么,脸上都挂着笑容,似乎什么也难不倒她、刺激不到她、伤害不了她,这样的人会需要酒?

  可这一刻,她笑盈盈地眯起眼睛,看向坐在身边的杜有风。杜有风正在埋头应对一排烤香菜,纤长的睫毛遮住了他的眼睛,却没遮住周围人向他投来的目光。

  那目光里充满了欣赏、好奇、暧昧和妒忌,最后一种源自他的同性,比如我。其实,我在外形方面并不比杜有风差,但他身上有种酒的感觉,让女生见到就晕乎乎的,所以,沈韵醉了,还想继续醉下去,这我能理解。

  我对杜有风说:“注意点!你女朋友可讨厌香菜了,小心你吃完后她不让你吻她!”

  杜有风终于抬起头来,看着沈韵淡淡一笑,沈韵脸红了,别过头去,因为热,解开了长袖衬衫的衣领。我心说哪有这么虐狗的,就嚷着“方便一下”,起身往大排档外的街角走去。

  我没想到沈韵会跟过来。她知道我不是真要去方便。我们站在街角的胡同里,她问:“能帮我个忙吗?”

  我一怔,她说:“我想找到韵儿。她是杜有风的前女友。”

  杜有风的前女友多了,他从大一读到大三,几乎半个学校的美女都是他前女友。我的调侃让沈韵不快,但她也没反驳,只是笑道:“这个不一样。你没发现那些女生都有相似之处吗?杜有风一直是按着某个原型来找人,他变成现在这样,不肯专注于同一个人,也是有原因的。”

  我觉得这太荒唐:“你别胡思乱想。再说,你跟那些女生也不一样,她们疯疯癫癫的,你可不……”

  我拼命搜索赞美沈韵的话,她却将嘴紧紧抿住了:“杜有风叫我韵儿,这本来不是我的小名,可他就这么叫了。”

  –他和我在一起,其实只是为了一个名字。

  天空猛扯出一道闪电,之后是远远地传来闷闷的雷声,我望着若有所思的沈韵,她脸上的笑容变得勉强而又坚持:“我想和你一起找到她,让杜有风从那个幻象里走出来。”

  事已至此,我也没别的好说,只是,这个“韵儿”既没有真实姓名也没照片,更不知是杜有风哪年哪月在哪里结识的,茫茫人海,从哪儿找起呢?

  “我们用老法子吧。”沈韵的眼中闪过一丝期待,我愣了一秒:“你是说……拼图?”

  说话间,我们已经慢慢走回到大排档。杜有风刚结完账,他看到我们,笑道:“你俩又去说什么秘密了?你俩的秘密真多。”

  沈韵冲我挤了一下眼睛:“不许说。”

  2.特征

  沈韵说的“老法子”很简单:找出杜有风喜欢过的那些女生的照片,按照他喜欢她们的特点进行组合拼接。这样拼出来的“人”可能四不像,但很有可能就是他心里的那个女生。

  这办法还是我当初看《楚门的世界》学来的。那时读高中,我整天坐在图书馆里,剪些画报和杂志在纸上拼贴。有同学好奇地凑过来,以为我在拼梦中情人,但他们很快就露出诡异而惊恐的神情,不久后,我被传说成是心理有病的危险人物,因为我买的是儿童画报,拼的是个三四岁大的女孩。

  没人相信我的解释,除了沈韵。

  “我在找当年的好朋友。她和我玩拼图的时候,在当时的小区院里失踪了。”我说,“后来我搬家了,不知她被找到了没有。我没得到消息,也没有她的照片,所以……”

  “你惦记她,我明白。”她想也没想,便同意帮我找来很多女孩的海报和贴纸,顶着所有人的质疑,在一个个寂寞的午后,坐在高中部空荡荡的图书馆里陪我,就像我现在这样。

  只不过,我们将地点挪到了大学图书馆的天台上,毕竟,那些女生都是校内的同学,将她们的照片放在人多的地方拼拼凑凑,不好。

  我靠在墙边,随手翻动找来的照片,向沈韵汇报自己打探来的情况:“这个女生,杜有风喜欢她的眼睛,说‘明眸善睐’;这个,杜有风在很多人面前帮她梳过头,他俩也是因为她擅自把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给剪了才分手的;这个,这个是怎么回事来着,哦对,杜有风据说是被她BOBO头的侧脸迷住才……哎,奇怪,他不是喜欢黑长直吗?”

  沈韵不说话,只管裁剪、粘贴,遇到矛盾或重复的特征,就把它们并列贴在一起,所以,白纸上的“人”看上去像个怪物。但我看着看着,感到更古怪的是:“记得当年每次我拼图的时候,你都离得远远的,说帮我把风,可你现在这方法用得很溜嘛,是不是偷师过呀?”

  她一笑,道:“这有什么难学的?那时你是反反复复拼不出人脸,不就是因为时间太久、记忆不深而忘掉了特征吗?”

  想不到她这么聪明,我无言以对。见她专心致志,我倍觉无聊,便拿过那些被剪裁之后丢弃的照片,找了一张纸,也开始玩拼图:“我那好友女大十八变,也不知现在成了什么样子。我记得她是个大眼睛……”

  可能是我的絮叨让沈韵有点烦,也可能夏天天热,而她穿得又多,她说:“我好晕。今天就先到这吧。晚上还有选修课,不然我们各自回去收拾一下?”

  我们在图书馆门前告别。我看着她远去,被风一吹,脚步有些踉跄,想问情况却又觉得唐突,只好沉默地朝林荫路上走。没想到我一转身就看到杜有风。他身边还站着一个女生,她正用纤细的手一下下地捶打杜有风,像个发怒的芭比娃娃。

  我想起刚刚在天台上,沈韵曾不经意地朝下望了一眼,忽然明白过来。我朝杜有风走去,他只顾着应付那个女生,被我敲了一下才回过头,看到我后脸色忽地一下变了。他侧身对那女生说了些什么,那女生问“凭什么”,然后朝我生气地瞪了一眼就转身走了。

  这时,大家都赶着打水、吃晚饭,林荫路上行人稀少。我们对望着,他笑道:“只是学妹而已。”

  我也笑道:“这话只有沈韵会信。”

  沈韵什么都好,就是什么话都肯信。记得当年,我给她讲我那童年玩伴是怎么消失的,以及我们一起坐在大杨树下玩过的拼图……因为时间久远,很多细节我都说得颠三倒四,今天讲的和昨天的总有出入,可她每次都认真地听,每次都信。

  “她那么单纯、善良,你也忍心?”

  我朝杜有风吼道,他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她还会哭?我以为她只喜欢笑。”

  是啊,沈韵在和杜有风恋爱后总在笑。一次,我开玩笑说她喜不自禁,她回答说:“不。是我嘴角有些下垂,不笑的样子太讨厌。”

  她不愿让人看到她不美好的一面,却不知她笑起来时神采飞扬,整个人都在发光。

  “我没感觉,可能只有你能看出来吧。”杜有风无奈地耸了耸肩,“我就觉得不对劲,你喜欢她吧?她也只愿意和你说秘密,我早就看出来了……这不正好?我可以做个顺水人情。”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人简直是“恋爱脑上身”,什么事都能扯到这上面来。我想笑、想置之不理,可拳头不听使唤地冲了出去,速度之快,令我都所始料未及:“不许侮辱沈韵!”

  我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大跳:这算是什么说法啊?我难道比杜有风还差劲?!

  3.名字

  我和杜有风并排躺在两张病床上,裹着层层纱布挂水。

  我俩根本没有真正动手,当时我推了他一把,他躲闪之际撞到了不知谁停在林荫路上的自行车,自行车筐里恰好放着个装满热水的暖水壶。

  大夏天被开水烫是种折磨,可更折磨人的是杜有风的学妹。她自从赶来后就叽里呱啦说个没完,数落完杜有风后又埋怨我:“都怪你!你好端端推他干什么?这下,我们晚上不能出去玩了!”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