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花火杂志 > 2016花火杂志 > 正文

[2016年09A]此处心安是洛阳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03-16

  作者有话说:我自己也完全没有预料到会写这样一个故事,在截稿期的前几天,我文档里断断续续写的两千多字跟这个故事没有一点关系。

  在交稿期快要到的前几天晚上,我看了一个短短的纪录片,里面讲的是一个到处拍摄动物的男人。那男人面对动物一脸柔光,我那时心里就涌出了想写一个摄影师的冲动。

  我想,如果有一天,这些摄影师离开了镜头,他们眼里还会有柔光吗?我想一定会有的,因为这个世上有爱,每个善良的人脸上都会有柔光。

  因为开始对爱有信仰,曾以为丢失得很遥远的人,原来也能触手可及。

  一、我说你还真是个奇怪孤僻的女生啊

  李元宝十八岁的时候,最讨厌的事就是每周要坐很久的公交车去上声乐课,课程枯燥无味,时间漫长且过得缓慢。可她综合成绩不好,母亲指望艺术特长能在高考的时候给她加分,所以,不管她有多讨厌,每周两节的声乐课她都必须风雨无阻地去。

  那时候的李元宝就是这么一个有些无趣、容易与困境握手言和的少女。她认识秦洛阳就是在声乐课上。那天,她站在声乐老师家的阳台上,跟着老师抑扬顿挫地唱着:“啊~~~~”

  阳台的门毫无征兆地被人给撞开了,一只布偶迎面咂向了李元宝。李元宝看着肇事者,那是个和她年纪相仿的男生,他倚着门框,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眉目间青春飞扬。他挑高眉毛看着李元宝,说:“嘿,你确定你是在学唱歌,而不是感冒了喉咙不适?”

  李元宝没有反驳,只是习惯性地咬了咬嘴唇,倒是声乐老师把玩偶朝他扔了过去:“秦洛阳,快点出去!要不然,我就要你妈早点带你回去!”

  门口叫秦洛阳的男孩子无辜地耸着肩膀:“小阿姨,你这个学生一点天赋都没有,你这是在浪费她的时间。你要知道,浪费是一种非常可耻的行为。”

  声乐老师气得挥手将他赶了出去,可这时的李元宝内心极想为他的口才摇旗呐喊。很久以后,李元宝不得不肤浅地承认,其实,最先击中她心的,并不是他出色的口才,而是他那双仿佛在微笑的眼睛。他长得多么好看啊–鼻子高挺,笑起来时嘴角微微上扬。

  上完了声乐课,李元宝规矩地跟声乐老师说了再见,然后走出老师家的房门,一下子就看到了坐在楼道里的秦洛阳。听到她走路的声音,他转了个身,微挑着眉毛看着李元宝:“嘿,你明天还来吗?”

  李元宝呆呆地看着这个漂亮的男孩子。她一直都比较笨拙,并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倒是秦洛阳从台阶上蹦了起来,把手上的玩偶塞进她的怀里,说:“其实你唱得也没有很差,我只是午睡被吵醒情绪失控。这只玩偶送给你,就当是给你道个歉。”

  李元宝并没有接那只玩偶,漠然地越过秦洛阳。她背着一只旧旧的书包,那只书包又大又泛黄,使她看起来没有一点亲和力。

  “我说你还真是个奇怪孤僻的女生啊!”背后的秦洛阳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

  李元宝没有答话,她一步一步地走下楼梯。这并不是第一次有人说她奇怪孤僻,十七岁的李元宝在单亲家庭长大。她的父亲是个警察,在她八岁的时候外出执勤,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母亲一个人母兼父职,所以,她一直孤独而保守地长大。

  二、他一人站在窗台下好窘

  回到家后,李元宝坚持要退课。母亲问她缘由,她只说自己嗓子有问题,每次练习都达不到老师的标准。最后,她写下保证书,保证从此认真读书,提高综合成绩,母亲才答应她的要求。

  李元宝从来没有想过还会和秦洛阳有什么交集。她退课后的第二周,有天大家正准备上课,就见班主任领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子走进了教室。正在底下背书的李元宝一眼就认出是那天取笑过她的秦洛阳。他站在台上,双手斜插在口袋里,一双漂亮的眼睛好奇地四周打量。

  李元宝低垂着头,可还是没有逃过秦洛阳雷达一样的眼睛:“嘿,李元宝,真是你!你怎么不去上声乐课了?”

  李元宝在底下面无表情地摊开书,弄得讲台上的秦洛阳意兴阑珊。老师只当两人是旧识,再加上李元宝后面有空位,于是就安排秦洛阳坐在了她后面。

  下课之后,从同学们的议论声中李元宝才知道,因为秦洛阳的户籍在这里,所以,高中最后一年他要留在这里上学并参加高考。李元宝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热情,倒是秦洛阳趴在后桌不死心地问她:“李元宝,你为什么不去上课了?是不是上次我讲的话让你受打击了?”

  “还是你突然灵魂开窍,觉悟到不应该在一件自己不擅长的事情上面浪费时间?”

  他一直追问,可李元宝一概不予回答。

  两人的座位一前一后,可是,两个人真正开始说话,是在秦洛阳转来后的一个午后。

  那天下午学校进行大扫除,李元宝负责教室的两个窗户。意外就是在她擦窗户的时候发生的。那扇窗户的玻璃不知为什么松了,当时秦洛阳正在窗户旁扫地,他扔掉扫把,搞怪地捧着脸说:“李元宝,我和你前世无仇、今生无怨,你可不能毁了我的脸哦!”

  李元宝淡淡地冲他翻了个白眼,站在窗台边上死死地抱住松了的玻璃。秦洛阳的脸总算是有惊无险,只不过,抱着玻璃的李元宝却从窗台上跌了下来。玻璃应声而碎,割伤了她的掌心。

  “李元宝,你要不要这么傻!你为什么要抱住玻璃啊?玻璃掉下来,我会躲开的啊!”看着跌下来的李元宝,秦洛阳张大嘴巴,话里虽然有抱怨之意,眼睛里却再也没有平时的戏谑,分明是要漾出来的担心。

  秦洛阳在校医务室买来了纱布和云南白药,只不过他还没有来得及给她包扎,她自己已经简单地做了一下处理,拍拍屁股又站到了窗台边开始擦起了玻璃。

  他一人站在窗台下好窘。看着她受伤的手,他心里泛滥成一片。

  三、听到自己的心瞬间轰塌的声音

  每个学校都有一个像秦洛阳这样小有名气的学生,他们篮球打得好,他们眉目如画,他们自带磁场,大家都喜欢和这样美好的人做朋友。偏偏李元宝就矛盾地、别扭地与他划清界限。一直到这学期快要结束的时候,两个人的关系才因为一件小事而有所缓和。

  李元宝家住在父亲以前的单位房,那里是老城区,随着城市的发展,大部分的邻居都搬了家。李元宝那幢楼的老邻居就只剩下一个姓周的奶奶。周奶奶平时一个人生活,养了一只特别皮的猫,那只猫时常蹿到李元宝家里抓坏她家的沙发,弄坏她妈妈养的花花草草。所以,那天晚上,当周奶奶爬上楼梯说猫丢了,要李元宝帮忙找找时,妈妈冲李元宝扔了一个眼神,然后轻描淡写道:“哎呀,真不巧,我家元宝还要复习功课呢!”

  李元宝默不作声地趴在桌子上写作业,等老奶奶下了楼,母亲走进了厨房,她才觉得心里堵得慌。于是,她带着负罪感趁母亲不注意偷偷下了楼。

  她原本以为老猫只是在家附近玩耍,结果一路找过去,竟然找到了老城区附近的山头上,等她想起要回家时,天色已暗。小山坡上灌木丛茂密,她一不小心就摔了一跤。她摔破了膝盖,一路慢腾腾地走。冬天的晚上总是迅猛地到来,她还没有走到山下,天已经一片墨黑。她蹲坐在山上的一棵树下,迷迷糊糊竟然睡着了。忽地,一束强光打过来,被惊醒的李元宝哇的一声就哭了。

  “李元宝,怎么是你啊?”

  抬眼望过去,正是秦洛阳,她心里镇定了下来,止住哭声,低头轻轻说了一声:“我迷路了。”

  秦洛阳知道她不爱多说话,并没有多追问,见她在树底下发抖,便脱下外套盖在她的身上,陪她坐在树底下。两个人都没有作声,寂静里只有猎猎的风声。

  李元宝不知怎么又睡着了,是秦洛阳把她从睡梦中摇醒过来。只见天边一轮鲜红的朝阳忽地跳出来,整个天空仿佛少女的脸庞,红晕微微地晕开。这是冬天的黎明,远方的天空正在进行日夜更迭。

  原来,冬天的日出竟然这么美,李元宝看呆了。秦洛阳架着相机拍了很多张日出的照片,末了还给李元宝拍了一些特写。

  两个人回去的途中经过一棵大树,在大树下听到了猫叫,李元宝兴奋地指着猫说:“丢掉的猫找到了!”

  在一旁摆弄相机的秦洛阳听到她的话,惊讶地“咦”了一声。他看着她的眼睛,那双一直波澜不惊的眼睛里是满满的要溢出来的欣喜。原来,她跑到这山头竟只是为了找一只老猫。她平时性格古怪,话也不多说,这会儿却因为一只猫眼睛里有光亮闪现。

  秦洛阳见她手足无措,就在一边利索地脱下鞋子,光脚爬上了大树。顽皮的猫原来是被鸟巢里面纵横交错的树枝绊住了腿,他费了很大的劲才把猫解救出来。干净的白色毛衣被弄得皱皱巴巴的,可他并没有抱怨,看着那只猫的眼睛像泉水一般清澈。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