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花火杂志 > 2016花火杂志 > 正文

[2016年08B]欲向霜雪借白头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03-12

  作者有话说:

  我们镇上有个阿姨,她在我们镇上开了家小书店,她有一只猫,没有嫁人。我们那个镇上有人背后叫她老姑娘,可我一直都在她那里买书,有时还会在那里坐坐。因为我曾听人说过,那个阿姨年轻的时候有个未婚夫,有一年我们那发洪水,她的未婚夫在抢险的时候离开了,从此她就单身一人。很多时候我们要用一双善意的眼睛去看世界,有些人不是不会爱人,只是他们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就像贺迟年一样。

  可谁也不知道,他年少时曾偷偷许诺,他要变成另一个样子,对喜欢的姑娘表白。

  没有几个成年人有少年的勇气,少年们就算喜欢了一只悬崖上的野玫瑰,也会一路披荆斩棘去攀折。

  一、人生除了物理还有哪些关键词?

  贺迟年再提起苏北北是认识她的第十年。

  这年的四月,香港大学年轻的物理学教授贺迟年接受曾经寄读的母校邀请,回校做演讲。整个礼堂里静谧无声,只有他清朗的声音在空气中飘荡。

  到了最后的提问环节,有女生好奇地向他提问:“贺师兄,你的人生除了物理还有其他关键词吗?”

  这个问题与专业无关,虽然他没有准备,但他还是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一个词:“泰迪犬。”

  二、她已经拍拍尘土策马奔腾而去了。

  十年前的夏天,香港少年贺迟年第一次到内地北方的小城。父亲是香港一名穷困潦倒的跌打医生,一生为人看病,最后自己却患了绝症躺在医院,无人照料的他被寄养到了内地的叔奶奶家。

  他听不懂当地人讲话,以至于头发长了也不敢去街上大型的美发机构。北方的夏天热得不行,他一个人偷偷摸出门,找了一个小巷子,挑了一家看起来不大但干净的美发店。他用蹩脚的普通话让美发师给他推剪一个小板寸,剪出来的效果差一点就是大光头,比起犀利的发型更让他吃惊的是68块的价格。

  他微微挑起清俊的眉,平着舌头吞吞吐吐地问:“牌上不是写明剪发二十块吗,怎么又变成了六十八?”

  那美发师见他一副乖仔模样,露出一脸小市民的市侩精明:“剪发是二十啊,再加上洗头二十,泰式按摩二十八,正好六十八,哪里有错?”

  贺迟年巴巴地听着,好几次都想顶撞回去,可组织了很久的语言,骂人的话一句都想不出来。他急得额心冒了汗,也只结结巴巴地说出一句:“你这是讹诈。”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就是那别扭的港腔。美发师愈发气焰嚣张地提高了语调:“怎么?小小年纪就想赖账不给?”

  一句赖账让贺迟年憋红着脸掏出了钱,就在他垂头丧气准备离开理发店时,店里的门被人气势汹汹地推开了。

  来的是一位姑娘,顶着满头的细卷儿,她看着贺迟年那犀利的板寸笑道:“你还敢在这里剪头发?你看我的头发,我让他给我剪成桂纶美式的短发,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像什么?”

  看着和自己同病相怜的女生,贺迟年很有耐心地抬了抬鼻梁上的眼镜,一本正经地说:“泰迪犬。”

  “我妈说像一头狮子。”女生指着她的头发,脸上是那种发自肺腑的难过。

  “美女,狮子的头发不是这样的。”美发师用手揉揉女生的头发。

  女生没有心情和美发师理论狮子的头发到底是什么样子,她转头摊开手:“退钱,否则我就坐门口,来一个客人我就给她们看我的头发。”

  美发师显然被她的气势吓到了,他摊开刚刚收到的68块无奈地说道:“今天生意不好,只有这点钱。”

  女生一手抓起钱,一手抓起贺迟年冲出了美发店。到店子外面后她把钱塞到他手里,狡黠地冲他吐吐舌头:“其实我的头发不是在这家店做的,我是在外面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被讹诈了,这种黑店最喜欢讹外地来的学生了。”

  贺迟年接过钱正准备说话,她已经顶着一头细卷儿跑远了。

  贺迟年立在路上看着她渐渐走远的身影,觉得她真像电视里的女侠客,骑一匹骏马,执一把长剑,背光而来为他打抱不平。他还来不及道谢,她已经拍拍尘土策马奔腾而去了。

  三、她有那般灵动的眸子,微微前倾的姿势,像一只骄傲的天鹅。

  贺迟年插班到了小城的一所普通高中,入学第一天,他站在讲台上做自我介绍,背了一个晚上的台词最后一句还是出了错,他把“友情”念成了“有钱”–

  “希望大家有钱天长地久。”

  底下的同学们大笑起来,贺迟年看到笑得最厉害的那一个,她捂着肚子笑得直不起腰。笑的过程中,她头发上的细卷儿非常张扬,让贺迟年一眼便认出了是那天在美发店帮他解围的女生。

  当时贺迟年站在讲台上,看到她漂亮的眼睛向上挑着,嘴角飞扬,美得像一只蝴蝶,他不自觉地也跟着扬起了嘴角。唯一生气的人是班主任,她指着大笑的女生:“苏北北,你想想你的成绩,还好意思闹啊!”

  女生的笑尴尬地僵在脸上,贺迟年忍不住说:“老师,或者我可以为苏同学补习。”

  十七岁的苏北北并不讨喜,成绩不好又特别娇纵,老师正愁没有人可以帮助差生苏北北,贺迟年的出现就像是一场及时雨。于是老师大手一挥,贺迟年就这样当上了苏北北的同桌。

  同学们都很喜欢贺迟年,即便被人取笑也能弯一弯嘴角,多么温润明净的一个少年。可苏北北不喜欢这个新同桌,他讲不好普通话,上课心无旁骛,格外沉闷。不管老师的课讲得多么单调,他总如标枪般挺得笔直,偶尔皱一皱眉那一定是为了解不出的题。而她则喜欢看课外书,每天下课后都会捧一本武侠书看得酣畅淋漓。贺迟年成了她的同桌后,总会在下课后阻止她看课外书,说要替她补习。

  他摊开书讲完题,总会问她:“苏同学,你听明白没有?”

  她嘴里叼着笔,笑得两条眉毛一跳一跳的:“听不明白。”

  贺迟年耐心问她哪里听不明白,她却玩弄着笔头,笑吟吟地反问他:“读书有什么好?”

  贺迟年沉默了良久,然后认真地说道:“居里夫人一生与放射性特质接触,钱学森先生毕生潜心研究数学,知识就是这样,永远都没有止境。”

  苏北北听得愣在原地,从此给他贴上了“无趣”的标签。有时苏北北想,这么无趣的人,怎么会成为她的同桌?这么无趣的人,她恐怕一辈子都不会跟他有交集吧。

  两人真正闹僵是因为一套武侠书,那是苏北北远嫁到香港的表姐替她带回来的金庸签名典藏版。她抱着书在教室里炫耀的时候,所有男生都红了眼睛,恨不得摸上一摸。只有贺迟年头都没有抬一下,他正在低头演算一道数学题,橡皮在纸上擦了又擦。

  正在炫耀的苏北北不知怎么就突然失去了所有兴致,她怏怏地抱书回座位时却踩到了同学丢的果皮,脚下一滑,书便呈抛物线落在了贺迟年的桌上。他手上的笔来不及停顿,一下子就划伤了她的书皮。

  苏北北看着从习题里抬起头的贺迟年,示威地双手环胸:“贺迟年,你弄脏了我的书,你说要怎么办?”

  一直波澜不惊的贺迟年这次涨红了脸:“要不我回香港以后给你带一套回来?”

  “谁知道你说的话能不能当真,除非你给我打一张欠条。”

  她原本只是开玩笑,没有想到贺迟年立马撕下一张白纸,迅速地写下了一张欠条。看着他打下的欠条,苏北北心底里忽然涌起一阵奇妙的痛快。谁说贺迟年无悲无喜,她小小的一个玩笑就让他乖乖就范。

  可好景不长,当天中午班主任就以影响学习为理由搜刮了她的桌子,没收了她那套所谓珍藏版武侠小说。苏北北认定是贺迟年告了状,下课后她在教室门口堵他。她的手臂长长的,伸手堵他的时候,竟然把高高瘦瘦的贺迟年围在一个圆圈里,那是一个很微妙的姿势,可她浑然不知,故作凶恶地说:“是不是你告的状?”

  发现贺迟年身体绷成了一根直线,她突然就不生气了,反而笑嘻嘻地对视他的眼睛:“哟,害怕了?”

  她的语气让贺迟年觉得自尊心受损,他猛然抬起头,强作镇定地同她对视:“谁说我害怕了?”

  就在贺迟年强作镇定的下一秒,苏北北却大笑着松开了他。贺迟年回过神来时,苏北北已经笑着跑远,他看到她的裙子因为宽大被风吹得鼓了起来,看到她跑到教室外的槐树下回过头冲他笑道:“真是一只呆头鹅,连跟你吵架都没有意思。”

  她有那般灵动的眸子,微微前倾的姿势,像一只骄傲的天鹅。窗外十月的艳阳洒下,一贯自恃的贺迟年竟发不出任何声音。他呆呆地站在那里,苏北北的脸仿佛就在面前,她的眉眼那样好看,它们带给他排山倒海般的晕眩感。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