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花火杂志 > 2016花火杂志 > 正文

[2016年07B]失去的勇气我都还留着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03-11

  作者有话说:

  曾有一段时间,我总是打嗝,有一次几乎成天都在打嗝。在安静的环境里面忽然发出打嗝声会很奇怪,更会被人嘲笑。在准备写稿子的时候,我忽然想到这个事情,就写进了故事。而且我还想说,有时候你心心念念喜欢的人或许没那么好;有时候你讨厌到骨子里的人,反倒会是个不错的人,所以,请不要武断地判定一个人的好坏。

  这个曾经被他厌恶到骨子里的男生,如今却成为她最大的牵挂,如果没有遇见她,他的人生一定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有病就吃药,不是吃饼干

  薛云萱对周寒柯的第一印象,就两个字:疯子。

  当时薛云萱在认真做题,完全没注意到窗外爬了一个人,所以当那双修长的手指忽然映入眼帘的时候,她顿时吓得站直了身子:“鬼啊!”那只手掌里拿着的,是她放在一旁的奥利奥。

  她吓得魂飞魄散,就差没有晕过去。

  再仔细看,那双修长手掌的主人,居然长着张跟李易峰有点相似的脸,好看是好看,但他到底在做什么啊?

  她的惊叫声没有吓到他,他晃了晃手里的饼干:“饿了,借点粮食。”这个脑残的奇葩,就是周寒柯。

  毕竟是四楼,摔下去肯定得出事:“你没事爬到窗外干吗?擦窗户吗?太危险了,赶紧进来。”可因为刚才被那么一吓,她连续打了好几声嗝。她试图让自己放松,可是打嗝声却愈演愈烈。

  薛云萱将手伸出窗外,想将他拉进来。他却只是笑笑,并做挥手状:“本少侠还没成功呢。”他抓着窗栏又继续往上爬。

  一般能如此娴熟地飞檐走壁的,都是那些穿行在夜幕里的盗贼。可看他那一身名贵的运动装……这估计是脑袋有问题的。

  楼下传来响亮的鼓掌声,薛云萱探出脑袋才发现下面已经聚集了一群人,个个都仰着脑袋看上面,不少女生大声呼喊着加油,眼神里满满都是倾慕和崇敬之情。薛云萱就不明白了,大白天攀爬教学楼,这在一定程度上是扰乱治安吧?最重要的是,他偷吃了她的饼干!

  周寒柯成功登上五楼,楼下传来雷鸣般的掌声。或许只能理解为现代大学生的日常生活太过无聊,所以在看到别人做出冒险之事便会格外激动,不然怎么能解释那掌声持续了几十秒?

  这般嘈杂的环境,薛云萱根本看不进去书,只得整理书本打道回宿舍。她走到教学楼门口时,再次碰到周寒柯,他被三名保安紧紧围着,像押犯人般带走。周寒柯脸上哪有半点惊恐,他挺直身板,春风满面,更像接受荣誉加冕的战士,而不是犯错被抓的顽皮少年。

  薛云萱前脚刚踏出教学楼,就听见了身后周寒柯的声音:“谢谢你的奥利奥,下次请你吃饭。”

  他这种时候还有工夫搭讪,正常人不应该是担心自己会受到什么惩罚才对吗?不过既然做得出攀爬教学楼的人,也不可能是正常人。

  “有病就吃药,不是吃饼干。”她原本想潇洒地离开,谁料转身的同时,喉咙发出了声音,打了个长长的嗝,接着又一个,连续打了六七个嗝,周围传来的嘲笑声在她耳畔一直响着。

  薛云萱想逃离,却觉得双腿像绑了铅球似的,非常沉,抬不起脚来。

  尽管那个时候薛云萱并不认识周寒柯,但是她对周寒柯的恨,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谁会天生喜欢孤独

  一紧张就会打嗝,这是薛云萱从小就有的毛病,而且一直影响着她的生活。她有很多事情都不能做,比如说上台表演,有一次集体活动她用这个理由向老师提出了不上台的申请,却被同学们说胆小怕事。甚至后来,好几次考试她都被隔离到单独的房间考试,也因此,同学曾经一度以为她的好成绩是特权隐藏的猫腻,不愿意与她为伍,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是形单影只一个人。

  谁会天生喜欢孤独?她也希望能成群结队地与朋友们玩耍,所以她尝试了很久,保持心态平和,尽量减少因为紧张而打嗝的次数。

  她这老毛病已经很久都没复发了,可是被周寒柯那么一吓,止都止不住。

  因为攀爬教学楼的事情,周寒柯成了学校名人,大伙儿都叫他蜘蛛侠!他各种各样的照片流传在学校的论坛里,有他后空翻的照片,有他骑自行车环湖的照片,还有他攀爬建筑物的照片。薛云萱的闺密小旭是周寒柯的超级粉丝,单独给周寒柯的照片设了一个文件夹:蜘蛛侠!

  “这么难听的名字,还说是你男神。”薛云萱不理解周寒柯这么个神经病有什么好崇拜的,“你崇拜他,还不如去崇拜夜晚飞檐走壁的小偷。”

  薛云萱一盆冷水,浇得小旭连翻白眼:“这有本质的区别。周寒柯那叫极限运动,你懂吗?”

  薛云萱回敬了小旭一个白眼:“是极限神经。”

  周寒柯真的是神经病,名副其实的神经病,因为薛芸萱又被他吓了一次,而且这次他还是故意的。那天她在小树林里背单词,背得正起劲,忽然发现有人坐在树上笑嘻嘻地跟她打招呼:“又见面了,奥利奥。”

  能想象吗?大清早六点多钟,看到一个人坐在树上,那是一种什么感觉?薛云萱当时整个人都崩溃了,吓得书都掉在了地上,老朋友再次找上了门,这回打嗝打得,她差点气都喘不过来。周寒柯起初只是笑笑,可是当他看到薛云萱脸色越来越差,最后整个人都趴下了,他才意识到不对劲,迅速爬下了树,试图替薛云萱拍背,让她缓缓气。

  薛云萱像看到怪物似的,连连后退好几步,但是倒退无法看见后面的障碍物,就在她差点被一块大石头绊倒的时候,周寒柯疾步上前搀住她:“小心。”

  薛云萱像只受惊的兔子,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周寒柯这才意识到自己玩过火了,赶紧道歉:“对不起,我没想到会把你吓成这样。”

  薛云萱不出声,弯腰捡起她的书,用大幅度的动作试图拍掉上面的灰尘,更是在试图驱赶周寒柯。“冤家路窄”这个词,用在他俩身上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她往前走一步,周寒柯就跟着走一步,她走快一点,周寒柯也走快一步,她感觉脑袋都快要炸了,怎么就甩不掉这个包袱呢!然而更大的噩梦是宿舍楼门口小旭的出现,她看见周寒柯像是看见了明星似的,迅速跑了过去:“天啊,蜘蛛侠!”那模样完全就像是见到了电影明星似的,眼睛里放着光,红晕在脸颊漾开,说得简单点就是一脸花痴。

  “回去喝点热水。”周寒柯的注意力却全在薛云萱身上。

  薛云萱径直上了楼梯,小旭紧跟其后:“你什么时候跟周寒柯这么熟了,他居然嘱咐你多喝热水?实话交代,你们到底有什么关系?”

  薛云萱没好气地瞪她一眼:“别跟我提疯子。”如果说人有三魂七魄,她已经被吓丢了两魂六魄了,剩下那一魂一魄勉强支撑着她走回宿舍。

  只是噩梦并没有结束,她还没清净多久,周寒柯居然进了她们宿舍楼,宿管阿姨还特地在楼道上喊:“薛云萱,你哥给你送药来了。”

  脑袋一钻出宿舍,她才发现是周寒柯,眼里只剩下熊熊燃烧的怒火。她还来不及开口爆粗,周寒柯就晃了晃手里的袋子:“这两次看你受了惊吓都会打嗝,我担心你被我吓出病来,所以去医务室开了点药。”

  薛云萱不想跟周寒柯多废话,拿过袋子,“砰”的一声关了门,顺手把袋子扔进了垃圾桶。

  那天她猛灌了自己十五杯水,可依旧无济于事,就连睡梦中都会被打嗝惊醒。望着茫茫无际的黑夜,她有些无助。

  她去过很多医院检查,都说胃和消化道都没什么问题,医生说可能只是情绪紧张的时候,身体想给逃避紧张找借口,让情绪有发泄的渠道。小时候被骂的时候她就一直这么做,后来习惯了,只是没想到最后成了一种病。其实这些年,她一直学会与紧张和害怕和谐共处,可周寒柯的出现,让她之前的努力功亏一篑。

  深夜里,喉咙里的气体又蹿了上来,她猛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她不想室友们也把她当成爱打嗝的怪物。

  完全可以做朋友,却被她当了那么久的仇家

  怪物,薛云萱真的很怕自己变成怪物,好在打了整整三天的嗝以后,总算消停了,她其实很担心如果继续这么打嗝,迟早有一天要进医院的。

  小旭说,打嗝的事儿,也不能完全怪周寒柯,他顶多只能算是引火线,然而炸弹本身是薛云萱自己,其实根本不必要那么在意打嗝,谁没坏毛病,有些人有狐臭,有些人会磨牙,还有人爱发酒疯,哪一样不比她的打嗝来得让人讨厌,是她将自己捆在了自我厌恶的牢笼里。

  小旭说:“如果你想治好这个毛病,不如先试着跟周寒柯相处吧,只有坦然面对,才能消除心中的紧张。”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