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花火杂志 > 2016花火杂志 > 正文

七月流光燃成了夏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1-19

  作者有话说:

  不知道为什么,到秋天以后我就一直想写一个跟理发店有关的故事,并不是现在满大街的“洗剪吹”,而是那种文艺复古的小店,男女主角因为这个店相识,然后延伸一段爱情故事,故事的发展与结束也始终和理发店有着关联。

  所以我就写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意外得知父亲犯罪的少年,在矛盾和正义的驱使下接近他同父异母的姐姐,因而结识女主角,并跟女主角念同一所大学。可是没想到女主角意外向警察爆料了他父亲重婚罪的事情,他的良心备受谴责的同时又感到松了一口气。女主角全心全意地爱着他,他对她却另有隐情,最终只能选择逃避……

  这是我在《花火》发表的第三篇故事了,希望你们喜欢哦。

  1.她第一次懊恼自己长得太矮

  段小莘认识赵亦安是一个巧合,高考结束后他们一起在绿桥的理发店里相遇,随口聊起来才发现,原来他们在同一所高中,上周也填了武汉同一所大学的志愿。剪完头发之后,他们礼貌地互相留了微信。

  他们再相遇的时候,是在开学去武汉的火车上。他们一人端着一碗泡面坐在餐车里,四目相对后眼里是满满的诧异,很快又化成惊喜。他们一起吃完泡面,赵亦安突然问:“你不玩微信吗?”

  段小莘想起一个多月以前他留给她的微信号,她以为不会再遇见的,所以根本就没加,此刻便窘迫起来,支支吾吾地说她很少玩微信。

  “那我现在加你吧。”

  “好。”

  “你没事吧?脸怎么这么红?”

  段小莘摇摇头:“没事,车上太热了。”

  赵亦安缩了缩肩膀,车上冷气十足,可能是她比较怕热吧:“我先回座位了,到学校了联系。”

  段小莘点点头,看着他走出餐车,立刻掏出手机删掉了朋友圈各种乱七八糟的发言,还换了一个看起来很文艺的头像,才通过他的请求。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刚才相逢的时候,她的心就扑通扑通地狂跳不止,脸也火辣辣的,紧张到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第一次在绿桥理发店见到他时,她站在那么高的他旁边显得像个小学生,理发店门口种的两株夏日葵都比她高,她第一次懊恼自己长得太矮。

  初到大学,新生都会有些紧张,有个认识的人会增加许多安全感,所以,赵亦安请她去奶茶铺喝东西,她也欣喜赴约,虽然他总是问起关于绿桥的事,但她仍然觉得欢喜。

  那天喝完东西,还有人把他们当成情侣,拍了一张“最萌身高差”的背影图发去了网上。赵亦安在网上找到照片传给段小莘,她傻傻地看着那张照片,从心底里散发出一丝蜜一般的甜味来。

  然后,她把那张照片设置成了微信背景图。

  2.她或许会全盘皆输

  学校靠近东湖,有时候赵亦安也会在周末公休时叫上段小莘一起去散步,走一段路回来就绕去小吃街,吃热干面或者糍粑。

  秋天的武汉还有些热,段小莘穿着棉麻裙子跟在赵亦安身后,不知不觉手心出了细密的汗。风从湖面上掠过来,吹动她的额发,面颊上有舒爽的触感。

  他们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但是一直没说话,段小莘隐约觉得大概与昨天她班上的辅导员跟她表白的事有关吧。

  她的辅导员叫周蘅,是留校的实习辅导员,大不了她几岁,从军训时就对她展开了猛烈的追求,还当众送她一大束勿忘我。

  那天围观的人众多,她一眼就看见了人群里高高的赵亦安,他皱着眉看着她。在同学们一片高亢的“在一起”叫声中,她拒绝了周蘅的表白。

  周蘅颜面尽失,但毕竟是辅导员,只得拿着那一束勿忘我默默地离场。人群散去之后,段小莘发现赵亦安也不知在什么时候离开了。

  周末公休,她还在宿舍睡懒觉,突然被赵亦安叫来东湖,她总觉得他是有什么话想跟她说,可是现在东湖都走了四分之一了,他一句话也没说。

  女生的心思向来最敏感,段小莘已经发觉自己喜欢上了赵亦安,只是她并非那种敢爱敢恨的女生,她不敢赌,尤其是这种朋友关系,一旦没把握住赵亦安对她的心意,那么她就全盘皆输,连朋友也会失去。这大约就是世上许多暗恋不曾大白于天下的缘由。

  赵亦安终于停下来,问她:“小莘,你喜欢他吗?”

  段小莘愣了一下才明白他说的是周蘅,然后摇了摇头。她望着他,以为他会继续说下去,可是一直到小吃街,再到吃完小吃回学校,他也没有再说其他的,只是最后在校门口说了一声“拜拜”。

  段小莘看着他走远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赵亦安都没有再来找段小莘。她看着他在朋友圈里发大段大段的文字,每一条都默默点个赞,他也不会回复。

  国庆放假,段小莘坐火车回家。她怀揣着小心思从车头走到车尾,可是并都没见到赵亦安。

  3.他总爱穿白衬衫,很像从杂志插图里走出来的人

  段小莘在开学前去了一趟绿桥理发店,以前她每次都剪妹妹头,但是上大学以后她见到学校那些女生都留长头发,衬得她像个没长大的土包子。所以这一次,她决定不剪头发,而是要染个颜色。

  老板绿桥是个二十四岁的年轻姑娘,两年前开了这家店,她也留着妹妹头,还有些婴儿肥,很可爱,看起来跟段小莘差不多。

  绿桥听说段小莘要染头发,笑着说她终于要摆脱土包子的称号了。

  段小莘确实是长大了,她第一次到这来剪头发时才十六岁,现在都上大学了。

  绿桥给段小莘推荐了深栗色,这样不会显得夸张又衬肤色,可是她什么也没听进去,心里只想着赵亦安。

  “绿桥姐,你最近有见到上次跟我一起来的那个高高的男生吗?”

  “他今天早上已经来过了。”绿桥说。

  段小莘激动地转过身,绿桥手里的染发剂抹在了她额头上。

  “他又不是你男朋友,你急什么呀?”绿桥帮她擦掉染发剂。

  段小莘却唰地红了脸,绿桥瞧着镜子里的段小莘顿时明白了什么,露出一个了然的笑。

  “他……有没有问起我?”

  绿桥望了一眼收银台上的那一束紫色勿忘我,那是赵亦安早上来时硬塞给她的,然后看着段小莘期待的表情,她说:“有啊!他问我你是不是住在附近。”

  “真的吗?”段小莘喜上眉梢。

  绿桥点点头,赵亦安那个男孩子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隔两天就往她店里跑,还给她带了武汉的特产,今天还送花来,还好没有被段小莘看见,不然这个天真的小女孩可能会伤心呢。

  “桥姐,是不是有人在追你呀?”段小莘指着收银台上的勿忘我问她。

  “呃……没有啦,我自己买的。”绿桥说。

  也许是用玫瑰表白太俗气,现在的人都改用勿忘我了,加上上次周蘅捧的那一大束勿忘我,段小莘一看到勿忘我就觉得是有人用来表白的。

  段小莘坐火车回学校那天,还是没有遇见赵亦安,却遇见了周蘅,他还特地跟人换了座位,坐到她旁边来。

  “真巧啊,没想到你也是仙桃人。”周蘅说。

  段小莘不说话,只是点点头,气氛渐渐变得尴尬起来。

  周蘅到坦诚地说:“上次我太唐突了,不好意思。”

  “没事的。”段小莘这才敢看他一眼。

  其实周蘅还挺帅的,年长她四岁,总爱穿条纹的POLO衫,留着干净清爽的板寸头,看起来有几分像现在很火的男星欧豪。赵亦安跟他完全不同,留着谢霆锋年轻时那样的发型,还总爱穿白衬衫,很像从杂志插图里走出来的人。

  唉,段小莘戳了戳脑袋,怎么又想起他了呢?

  周蘅一路陪着段小莘说话,还时不时帮她买瓶饮料,到武汉之后还帮她提行李一起去学校。

  “周老师……”上地铁之前,段小莘突然说,“我自己拿吧。”

  周蘅一愣,他知道她叫他周老师是刻意提醒他们之间的距离。他莫名地感觉有些心酸,笑笑说:“放心吧,我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

  周蘅说完继续拖着她的行李,她看着周蘅的背影,心里隐隐冒出一丝愧疚。

  4.她总觉得赵亦安跟绿桥之间有些奇怪,但是又说不上来

  段小莘在食堂遇见赵亦安,已是十一月的事了。

  他的脸色看起来比之前憔悴许多,他们面对面坐着吃饭,许久未见自然有些尴尬,一直到快吃完也没说几句话。

  段小莘眼看马上就要吃完,突然搁下筷子说道:“赵亦安,你喜欢我吗?”

  说完她才又后悔又害怕,赵亦安猛地抬头对上她的眼睛,那一刻仿佛一切都慢下来了,她的心悬在半空中,在赵亦安那句脱口而出的“对不起”之后砰然落地。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