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花火杂志 > 2016花火杂志 > 正文

[2016年02B]奥敦图娅,带我走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11-14

  作者有话说:

  想写动物想了很久了,但是我不喜欢小动物(……),高大一点的东西反而会让朕心大悦。于是,我想来想去,觉得藏獒啊,狼啊,河马啊,恐龙啥的太扯了,哎,马不错,马挺好,就它了,嗯。(林栀蓝: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请允许我带走奥敦图娅和月光,她们为赛场而生,那里才是最适合她们的地方。

  楔子

  沙田赛马场从来都这样人声鼎沸。

  康会薇站在贵宾接待通道上,寻到四下无人的机会,抬手揉了揉酸痛的脖子。

  她已经站了整整一上午。

  下头的马场开始了新一轮障碍赛,开闸的一瞬间,尖叫声似乎要将这里掀翻。巨大的高清彩屏将骑师紧绷的表情巨细靡遗地呈现在观众眼前,高涨的呐喊齐齐等待濒临灭亡般的结局一刻–随后化为大哭和大笑。

  康会薇见怪不怪地叹了口气,忽地眼神一顿,定在拔得头筹的编号上。

  十号。

  居然是十号!

  康会薇焦急地扬起头四下寻找,然而茫茫人流中,没有那个熟悉的影子。

  她莫名感觉沮丧,低下头嘀咕:“又不是你每次都买十号,你替人家着什么急?”

  “康小姐。”有人匆匆赶来,在康会薇面前站定后才道,“我来迟了……”

  男人衣着精致,西装革履纤尘不染,手中还提着一只公文包,似乎是刚从某个会议上出来,可是略有花白的发却明晃晃地垂在鬓边,昭示着这男人已年逾不惑。

  康会薇没有在他手上看到投注单,沮丧地说:“周先生……您今天没有买10号?今天正巧是10号赢了。”

  周霆琛怔了几秒,这几秒仿佛静止,随后他说:“谢谢,我知道了。”

  “您别难过,我知道您每次都买10号,每次都不中,偏偏今天中了您又没买上,肯定觉得不舒服……”康会薇连忙安慰这场场不落的贵宾,“说不定下一次……”

  周霆琛摇摇手笑了:“没有下一次了。”停了一下,他又说:“我只是高兴,很高兴。”

  “您以后不来了?”–要出差?移民?迁居?还是只为了……看10号赢一次?

  在她晃神间,周霆琛已经转身走了。

  他脚步很轻快,偏头看到闸口有下一场即将开始的赛事,在众人的呼喊声中,他轻轻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

  –眼前恍惚是二十年前那没有高清屏幕,没有精致贵宾座席,也没有如今衣着光鲜的看客的沙田马场。

  然而赛道上有她。

  年轻的女孩身形矫健,后背“10号”的字样鲜明如初,座下一匹高大漂亮的三河马,那是场上唯一一匹来自草原的,原生态的烈马。

  而它背上的骑师那样自信,那样漂亮,开闸的一瞬间,便和它一起跳跃飞扬。

  它与她眼中的神采,如他们的名字般,载满星月光芒。

  那名字在周霆琛舌尖滚了又滚,却终究还是,淹没于无声。

  一

  “奥敦图娅!”

  女孩奔跑在辽阔的草原,朝远处从牧场中牵出来的枣红马驹挥手。

  父亲朗声大笑,将手里的缰绳交到女儿手中。

  “奥敦满三岁了,我兑现诺言将它送给你。”

  女孩笑着在父亲颊边一吻,牵住了马驹说道:“这次的哲里木赛马节我要参加!我要打败草原所有的男人,奥敦要打败所有的雄马!”

  父亲拍了拍女儿的肩膀,丝毫不以为奇:“好!”

  女孩笑起来:“我是萨仁图娅,它是奥敦图娅,月光和星光,本来就是要点亮草原的天空的。”

  女孩说着翻身跨上马背,沿着牧场外绕了半圈便勒住缰绳。

  带着温度的风吹拂她微乱的发鬓,有脚步声缓缓送到耳里,伴随着一个极为低沉动听的男音–

  “那匹马体尺不过145cm……离我想要的还是有差距。”

  青年从牧场另一头走过来,雪白的衬衫领口在阳光下几乎有些刺眼。看到眼前的一人一马,他站住脚,愣了一下。

  女孩偏头凝视他的脸,听到他带着些惊喜地说道:“这匹体尺达到153cm,很漂亮……它应该有一半的俄罗斯血统,对吗?”

  周霆琛身侧的助手阿良一面询问牧场做管理的阿和这匹马的编号名称,一面翻阅血统谱,然后微笑道:“没错的,周先生,您真是好眼力。”

  阿和认出女孩,怔了一下,正要阻拦周霆琛上前查看,她已经翻身下马,挡在了周霆琛身前。

  “奥敦是我的。”女孩的语气里满满戒备和敌视。

  周霆琛打量她一番,并不着恼,反而饶有兴趣地问道:“怎么称呼?”

  “它叫奥敦图娅。”女孩两条短短的麻花辫一晃一晃的,这一番汉话说得流利漂亮,“它是草原上的星光,永远也不会离开这里。这位周先生,你不要打它的主意了。”

  周霆琛失笑。

  女孩被笑得莫名其妙,看看他身后的阿良,又看看阿和,皱着眉正要问,就听见对方补充道:“我问的是你的名字。”

  青年的眼神很温和,温和到她无法再摆出尖锐姿态。

  过了好一会儿,她双颊滚烫地避开对方的注视,答道:“萨仁图娅。”

  “萨仁图娅。”周霆琛念了一遍,又念,“奥敦图娅。”然后他说,“你们倒真是一双姐妹花。”

  青年受的是英式教育,并不知道萨仁图娅和奥敦图娅各有各的意思,将图娅当成了姓,便道:“那好吧,萨仁,你能不能将奥敦让给我?”

  女孩一时忘了争马,反倒红着脸抗议:“我不叫萨仁!”

  阿和在旁边不给面子地哄笑。

  周霆琛一怔之下也忘了马的事情,只觉自己似乎失礼了,便问她:“那你叫什么?”

  女孩气呼呼地翻身上马,临走才回头大声道:“萨仁图娅是月光的意思,你不懂,就叫我月光好了!”

  随着一声呼喝,女孩策马而去。

  周霆琛的目光还停在奥敦图娅矫健的奔跑姿态上,久久没动。

  二

  这一年的哲里木赛马节令草原的八月完全燃烧起来了。

  身着蒙古骑装的女孩英姿飒爽,站在一众高大的男人里,分外突兀。

  青年端坐在观众席上,漫不经心地等待这场赛事开始。

  阿良低声询问:“周先生,您怎么看?”

  周霆琛淡淡说:“若要我看,月光倒有几分胜算。”

  “为什么?”阿良惊异道,“她站在那里,像是入了狼群的绵羊,她那样瘦小……”

  周霆琛道:“最好的骑师是一定不能给赛马增加任何负担的,她现在的身高体重完全符合标准,反倒是那些粗壮的男子汉,恐怕要在这方面吃亏……”

  号角声起,比赛即将开始,周霆琛停下来,说道:“不信?那我们拭目以待。”

  阿良虽然心里打鼓,却始终不敢开口问。

  一会儿的工夫,赛马已经开始。

  周霆琛全神贯注地观看这并不算盛大的比赛,比起沙田的盛况,这里简直像是玩闹。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对奥敦图娅的兴趣。

  “几乎完美。”周霆琛在月光首个冲线的瞬间,低低叹道。

  那是轻盈与力量的完美组合。

  众人一齐把从马上下来的女孩拿手拿脚举起,抛向蔚蓝的天空。

  “萨仁图娅!萨仁图娅!”

  女孩被抛得七荤八素,一落地便回身抱住马脖子,在它脖颈间蹭了蹭。

  “奥敦图娅,我的好姑娘,我们是第一,我们是最好的。”

  庆祝过后,她牵着马往回走,不经意间抬眼,恰对上青年含蓄有礼的一笑,像是致意。

  月光眨巴着眼睛躲开那目光,匆匆逃离。

  这夜月光兴奋得睡不着,她一刻也不想离开奥敦图娅,干脆在马棚旁铺了干草,和衣卧在上头,对着漫天星光,有一搭没一搭地同它说话。

  “一晃你就三岁了,时间过得好快。”

  “你知道吗?你刚出生的时候,是我亲眼看着你站起来的,那时候你好小,湿漉漉的一只,丑死了。”

  “可是现在你这样漂亮……漂亮得人人都喜欢。”

  “所以啊,那个周先生也喜欢你,可是城市里的人我见得多了,他们喜欢你,是因为能靠你赚钱,那才不是真的喜欢呢。”女孩带了倦意,还是撑着说完最后一句话,“你是个好姑娘,可不要被骗了。”

  奥敦图娅察觉到小主人的不安,踢了踢前蹄,低头拱了拱女孩的发顶,像是温柔的抚慰。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